第四卷 第二十二章 人流

  蟲蟲素來淡定,然而這一次卻顯得有些慌亂。

  一是擔憂那巨蟒小金,再有一個,則是擔心帶在小金頭頂上的圓靈通幽符,這玩意是我們跟蕭克明唯一的聯絡方式,倘若是沒有了,那我們不但是白來了這兒一趟,而且還將那茅山十寶之一的圓靈通幽符也給丟了。

  這個叫做賠了夫人又折兵。

  在這個時候,我必須得站出來,于是反手抓住了她的手,說道:“山洞這么大,岔道那么多,你確定它不在么?”

  蟲蟲著急地對說我道:“我在它的身上種了一絲神念,只要它還在這里,我就能夠感應得到的。”

  我心念一動,將在洞子里胡吃海嚼的小紅給叫了回來,吩咐它去搜尋一下。

  就在這時,一直被我們給晾著的丑道士突然說道:“你們說的小金,到底是什么東西?”

  我這是才想起了旁邊還有一人來,對他說道:“是一條金色的蟒蛇。”

  丑道士說道:“蟒蛇?是一條十來米長的蟒蛇么?”

  蟲蟲一驚,也忘記了矜持,趕忙說道:“對,你見過它?”

  丑道士點頭,說我見過,昨天的時候,差點兒將我們給吃了。

  蟲蟲說然后呢?

  丑道士說后來我們就逃,后來就碰到了剛才追殺我們的那幫人,他們幫我們殺了那條巨蟒,將它里面的蛇膽和丹囊取出,還拿到了一個玉佩,然后問我和我師兄,是否有碰見過玉佩上面蘊含氣息的男子,說那幫人殺了他們的少主,要找他報仇,我們說不知道,他們就要抓我……

  我和蟲蟲都陷入了沉默之中。

  沒想到小金居然是因為追逐丑道士和王維伽而離開的山洞,然后遇害的,而如果當時我們對這兩人伸出援手的話,小金就不會死,而圓靈通幽符也不會丟失。

  然而事情最終還是發生了,我瞧見蟲蟲有些失神,便對那丑道士說道:“你現在還能行么?”

  丑道士說都是些皮外傷,堅持一下,應該沒有問題。

  我說那你帶我們過去看一下小金遇害的地方。

  丑道士說好,我便叫回了小紅來,問蟲蟲是否可以,蟲蟲點頭,然后三人便又出了山洞,往著前面的石林走了過去。

  翻過了幾個溝坎,我突然間就聞到了一股濃烈的血腥味。

  小紅最是敏感,箭一般地射出,而我們也快步沖了過去,轉過拐角一瞧,卻見那小金變成了兩截尸體,躺在了巖石之上,在它的身邊,還有十幾頭宛如野狗一般的獸類在旁邊啃著腐肉。

  這些野狗在跟小紅對峙,幾秒鐘之后,紛紛跑開了去。

  它們顯然只是那兇險的黃泉路上食物鏈的底端,靠吃一些腐肉為生,并沒有與小紅一戰的勇氣。

  我們走到跟前來,發現蛇身之上還有許多螞蟻一樣的細小蟲子,密密麻麻的分布著,這條巨蟒可是黃泉血蟒,生前的時候,絕對是此間一霸,而此卻只是臭肉一堆。

  這兒如此兇險,說不定哪天,我也如同這巨蟒一般模樣了。

  蟲蟲不管那遍地的蟲子,快步走到跟前來,瞧見整只巨蟒的頭顱都給人斬下,然后帶走了。

  如果……

  如果那幫人在圍攻丑道士的時候,我們并不是嚇退,而是出手援助的話,說不定就能夠將那圓靈通幽符給奪回來。

  只可惜,機會稍縱即逝,追悔莫及。

  蟲蟲看了我一眼,不知道為什么,她的眼神顯得有些怪怪的。

  我瞧見他情緒不對勁,小心翼翼地說道:“不如,我們現在追過去吧,說不定還來得及。”

  蟲蟲搖頭,而是回過身來,看著丑道士說道:“岱廟之中的秘法頗多,不知道你是否能夠感應得到你師兄的下落?”

  丑道士驚訝地看了蟲蟲一眼,說你怎么知道的?

  蟲蟲說你們之前燃符喝灰的時候,我就感覺得到了,你告訴我,你是否可以感應得到方向?

  丑道士點頭,說可以。

  蟲蟲說你過來,丑道士原本只覺得這個女子漂亮得不同凡人,此刻卻給蟲蟲的表現給驚訝了,無論是竹笛退敵,還是憑著只言片語就斷定出這些來,收斂起了小覷的心思,走上前來,說怎么了?

  蟲蟲伸手,放在了他的胸口,感受了一下,說你的傷勢,我一個時辰內能夠給你治好,然后你帶我們去找你師兄,如何?

  丑道士愣住了,說不可能吧,我感覺我的肋骨好像有一根斷了呢?

  蟲蟲問:“你就告訴我,如果我做到了,你去不去?”

  丑道士瞧見蟲蟲如此自信,沒有再懷疑,趕忙說道:“去,干嘛去不?我與師兄認識十年,一直情同手足,請你們去救人還來不及呢,哪里會不去?”

  蟲蟲不容置疑地說道:“那好,你且隨我回去。”

  蟲蟲將丑道士帶回了洞府之中,然后給他調配了一副苦澀的液體,讓他喝下之后躺下,再在他的胸口注入了一點兒五彩光華,然后告訴我,說她要去準備一下,讓我在這里陪著他。

  我問蟲蟲去干嘛,需要我幫忙么?

  蟲蟲搖頭,說那幫人的手段十分厲害,硬拼肯定是走不通的,既然如此,那她就只有使些養蠱人的手段了。

  蟲蟲擅毒,曾經將一整個毒梟老巢的人都給毒死,這手段我是領教過的,沒想到她此刻卻又要施展出來。

  顯然,她開始認真了。

  蟲蟲離去之后,小妖過來了解了情況,然后盤問起了那丑道士來。

  丑道士已經被我們給震驚住了,所以對于一頭肥鳥兒能夠如同人一般地思考和說話,已經變得麻木,恭恭敬敬地交待著,完了之后,小妖還要找他聊天,卻給我攔住了。

  我說他太累了,需要休息,回頭還要讓他尋找那幫人的蹤跡呢。

  小妖瞥了我一眼,說你小子倒是狐假虎威起來。

  話是這么說,她倒也沒有再繼續。

  丑道士服過了藥之后,昏昏沉沉睡去,而不知道過了多久,蟲蟲抱著兩個罐子回到了這兒來,問人起來了沒有。

  我推醒了丑道士,問他情況如何?

  丑道士爬了起來,摸了摸身子,驚喜地喊道:“哎呀,居然可以了,全好了,不同了!”

  蟲蟲說既然好了,那我們就出發吧。

  丑道士一愣,說現在么?

  蟲蟲聳了聳肩膀,說現在,如果去玩了,你師兄給人宰了,那可怎么辦?

  丑道士一聽,趕忙說道:“這樣啊,那我們趕緊走吧。”

  既然要去,自然是傾巢而出,不但是我們三人,就連姜寶和小妖也隨同出發,一行人離開了山洞,蟲蟲讓小銀在此守家,然后由丑道士帶路,朝著遠處走去。

  丑道士并非憑著感應,而是摸出了一個銅制羅盤來,左右打量,然后帶路。

  這一路行,走了差不多半個多時辰,我們越過了荒野,越過了樹林,突然前面有一條大道,出現在了面前。

  看著手中羅盤紊亂的指針,丑道士一臉詫異,說怎么會這樣?

  說著話,他徑直朝那條筆直的大路走了過去。

  然而在這個時候,蟲蟲突然伸手,一把拽住了這個丑道士,將他給拖回了路邊的樹林之中來,那丑道士一驚,說你干嘛呢,蟲蟲則一臉嚴肅地低聲說道:“噤聲,別說話。”

  丑道士下意識地閉上了嘴巴,而就在這個時候,大路的那一邊,突然傳來了一陣嘈雜的腳步聲來。

  有人么?

  我下意識地朝著那邊望了過去,一開始的時候模模糊糊,瞧得并不清楚,然而過了一會兒,就能夠瞧見密密麻麻的人頭,這些人頭有長發,有短發,也有光頭,無數的人頭在那兒匯聚成一條移動的河流,朝著前方緩慢流淌。

  好多人,這些人穿著各種各樣的衣服,有西裝,有馬褂,有各色綢緞,也有的光著膀子,男男女女,臉色慘白而麻木地向前走著。

  他們的身體僵直,兩眼無神地直視著前方,被鞭子驅趕著往前走,就像一群羊。

  鞭子……

  我朝著空中不斷炸響的鞭子望了過去,發現那鞭子的末端,卻是掌握在一個巨大的身影手中。

  我仔細地望著那家伙,發現它居然是一個身高具有五米以上的巨人,而這家伙身型雖然如同人一般,但是腦袋之上卻長著兩個彎角,再瞧他的臉,居然是如同水牛一般,碩大的銅鈴雙眼,還有穿著銅環的鼻子。

  這簡直就是一頭直立行走的野牛。

  這樣的家伙,在人流的兩側,有十幾個,就是它們控制著這長達幾千人的隊伍在行走。

  它們的手中,拿著那長長的鞭子,不時在空中發出一聲炸響,然后甩下來,有的人倘若是哭泣的話,就會被鞭子給卷住,然后朝天一扔,砸落下來的時候,匍匐許久,然后又默不作聲地匯入到人流之中去。

  這些家伙,難道就是傳說中的……牛頭馬面?

  陰卒!

  我嚇得心臟一陣急促跳動,而就在這個時候,離我們最近的一個牛頭魔怪,突然扭過了頭,朝著我們這邊望了過來。

南無袈裟理科佛說:
難道傳說是真的?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