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卷 第七章 失玉

  郭一指是個中年漢子,尖嘴猴腮,留著飄逸的山羊胡,戴著墨鏡,正在跟兩個大學生模樣的女孩子口沫橫飛地說得起勁呢。雜毛小道走過去,二話不說,緊緊握住郭一指的手,激動地說:“郭大師,你上次給我算得太準了,要不是你,我今年這道劫說不定就過不去了……”

  郭一指很淡然地抽出手,說不勞掛記,這位先生請稍等,我給這兩位小姐說完,再與你敘舊。

  雜毛小道唯唯是諾,點頭跑旁邊蹲著,一臉崇敬地跟這兩個算命的妹子說:“這位先生是個神算子啊,算得老準了……”兩個妹子本來還將信將疑,此刻臉上立刻露出了激動的表情,跟郭一指唧唧喳喳說起來。都是些姻緣啊前程之類的,我在旁邊聽得無聊,郭一指的水平跟雜毛小道差不多,基本上都是云山霧繞地忽悠。

  聊得興起,他還伸手在兩個妹子的背上一陣亂摸,他表情莊嚴,說是摸骨,妹子們則羞羞答答,卻也不拒絕。

  等送走她們,郭一指才慢條斯理地看著雜毛小道,說喲嗬,有幾年沒見了,你這小子還沒有變呢。雜毛小道說那是那是,倒是郭哥你越來越年輕了,呵呵……他指著我,幫我們介紹:“陸左,我兄弟;郭一指,鐵齒神算劉的四弟子,一張金口,能斷天下事務。”

  我們兩個拱手為禮,我說久仰久仰,他說失敬失敬,都是廢話。

  他又瞥了一眼站在雜毛小道肩膀上的虎皮貓大人,忍不住贊嘆道:“鳥不錯……”這肥母雞卻并不接受這贊美,不屑地罵一句“傻波伊”,頭扭到了一邊去。

  在我們面前,郭一指倒是十分的謙虛,說什么能斷天下事務?狗屁,他還沒有學到師父的兩三成功夫,不夠火候,勉強在這里混口飯吃罷了。他指著雜毛小道,說這個家伙真要認真起來,肯定比我厲害。好了,無事不登三寶殿,有啥事趕緊說吧。

  雜毛小道嘿嘿地笑,說這次來呢,是想打聽一下你師父在哪里。八年前蒙他老人家算過一次,說不得回家,需要給家人避禍,此次過來呢,是想請他再算一卦,看看是不是已經轉變了。郭一指笑了笑,說哦……原來如此。他很遺憾地告訴我們,說小蕭,你來晚了,師父他老人家去年就給人請到了帝都去,現在只怕是在八寶山上給人修陵呢,這是機密,莫說是你,便是我這當徒弟的,都難得見上一面。

  啊……

  雜毛小道有些失望,忍不住嘆了一口氣,說怎么會這樣呢?

  郭一指將攤收了,說好就沒有見了,今天難得一見,定要好好招待一番。他拉著雜毛小道,說你這命數,自己不清楚么?來找我師父不過就是求一個心安而已。以你這道行,早已經到了預知預感的境界了吧?走,哥哥先帶你們回我那里將東西放下,然后晚上帶你去樂呵樂呵……

  他突然露出了一副淫蕩表情,與之前的莊重嚴肅落差極大,讓我有些難以適應。

  果然是物以類聚人以群分,這個郭瞎子跟雜毛小道倒是一個德性。

  我本以為郭一指落魄到街頭擺攤,是個地道的窮鬼,卻沒成想他領著我們來到了廣場旁邊的停車場,打開了一輛黑色奧迪的車門。這個世界真瘋狂,街頭算命的假瞎子竟然是開著奧迪A6來上班,我坐上車上,朝東行去,半晌都沒有反應過來。郭一指熟練地打著方向盤,與雜毛小道聊了兩句,見我這副表情,哈哈大笑,說陸左兄弟,你真的以為我就是一個街頭擺攤的算命先生啊?

  我十分不解,說不然呢?

  雜毛小道也哈哈大笑,說堂堂鐵齒神算劉的弟子,哪里還需要擺攤混飯吃?郭哥這是微服私訪呢。他自己開了一個商業顧問公司,專門幫人預測運勢和風水,也有幫人堪輿的,還有培訓講課,走的是高端路線,服務的都是些公司老總、行業精英,年收入都是七位數,不缺這一毛兩毛的。

  郭一指搖搖頭,說也不是微服私訪,我又不是乾隆那廝,只不過師門有個風俗,我們這混中九流的,上結交權貴,下體察黎民,唯有心懷天下之志,方能摸清這世間的脈搏,不至于荒廢了手藝。

  我點頭稱是,雖然不知道鐵齒神算劉有多么厲害,但是雜毛小道對他推崇備至,想來是有幾把刷子和名望的,那么作為他的徒弟,自然也不愁吃喝。

  有人跟我說過,風水堪輿市場有上百億的份額,我之前還不信,但是現在看來,確實如此。

  封建社會數千年,不管受到什么教育,中國人還是信命的居多,而且越是高官富商,越信這個。除了因為見的東西比較多之外,也有可能是因為某些原因,信仰丟失,缺乏安全感,便需要某些東西來慰藉心靈。就像基督教,因為受到的誘惑太多而下了水,不舍得放棄,心中又被道德底線所羈絆,所以就靠著禱告懺悔來讓心靈得到安寧。

  郭一指的公司在寧海路附近的一棟寫字樓里,他租了一個辦公室,公司不大,但是麻雀俱全,也有三四個手下在忙忙碌碌。其中那個女助理,長得跟《非誠勿擾》里面范偉的女秘書一個模樣,又漂亮又風騷,說話嗲得跟志玲姐姐一樣,聽得雜毛小道渾身顫抖,眼珠子都恨不得掉進人家胸前那深深的溝壑中去。

  我們在郭一指的辦公室待了一下午,雜毛小道和郭一指一同回憶著往昔崢嶸歲月,說話間都有著滄桑的回憶。那個時候郭一指三十好幾歲了還沒有出師,跟在鐵齒神算劉地屁股后面混。不過他也是個閑不住的人,也色,總是喜歡尋花問柳,兩人一回憶,結果雜毛小道第一次進入歡場,竟然還是這位老兄領的道。

  果真是鐵打的交情。

  聊到了下午,郭一指讓一個男助理羅小煒,帶著我們去夫子廟大石壩街一家很有名的酒樓吃金陵最著名的鴨肴,金陵醬鴨、香酥鴨、八寶珍珠鴨……好是一通亂點,都是聞名的菜肴。我這個吃貨自然大快朵頤,也顧不得剛剛認識的尷尬。不過話說回來,我自從得了金蠶蠱,食欲一向都好。當然,與此同時的是,我的力氣越發的大了。

  虎皮貓大人自顧吃著泡過的龍井茶和恰恰瓜子,見那個小羅愣著看它,破口大罵:“看個鳥啊?”

  小羅嚇得一身冷汗,看我們哈哈大笑,忍不住辯駁:“是在看一個鳥兒啊……”

  看看,虎皮貓大人就是這么個惹禍命。不過它吃完飯自有活動,展翅一飛,便不見蹤影了。

  吃完晚飯已經是華燈初上,這金陵古時的秦淮河聞名遐邇,艷名四射,時至如今,夜間的風情也不減當年,郭一指讓小羅開著車,載著我們來到酒吧街一處燈火閃耀的建筑之前,然后問雜毛小道是去大廳還是包廂?雜毛小道說包廂就好,大廳忒鬧騰了,他喜歡美女,但是卻并不喜歡那喧鬧翻天的DJ音樂。

  下車進店的那一段路程里,我感覺背后有幾雙目光在注視著我,扭過頭去,看見有幾個人有些熟悉,然而他們也只是匆匆一瞥,然后就離開了。我也不作多想,跟著進了大廳。這里說是某某會所,其實就是個夜店,一樓有嘈雜的勁爆音樂,年輕的男男女女在里面肆意擺動著身體,狀若瘋狂。

  郭一指是熟客,來到包廂,跟那個風韻猶存的媽咪調笑了好一會,然后開始挑姑娘坐陪。

  這場面我也熟悉,但是對風塵女子有些膩味,感覺那精致濃妝背后的臉孔,都是些疲憊無神的靈魂。不過出來玩,太拘束了反而會被人看不起,當郭一指挑了個熟悉的長腿妹子、雜毛小道找了個大波妹的時候,我無奈,也隨意找了一個妝稍微有些淡、也拘束的女孩子坐陪。

  小羅自覺得很,說他要開車,先去樓下玩一會兒。

  接下來的無非是喝酒唱歌,郭一指的那長腿妹子歌喉不錯,王菲的歌唱得婉轉悠揚,我們不住地喝彩,雜毛小道則摟著大波妹,開始研究起這個女孩子胸前的那兇器,到底是天然的,還是人工制造的。兩人嘻嘻哈哈地在沙發的那一側玩得開心得很。

  我跟陪我的這個女孩子聊了幾句,很隨意,但是也保持距離。

  她剛開始有些緊張,而后喝了兩杯酒,便有些放松了,她告訴我叫小美,聽到這個名字我心莫名地顫了一下。她見我臉色一僵,問怎么了?我擺擺手說沒什么,問她怎么會來這邊的?她告訴我她是財經大學的學生,因為家里面沒錢,所以就出來當公主了。她猶豫地看著我一下,說不過她不出臺的。

  我心里面笑了笑,這里面的女孩子,大部分都是這套說辭,我要真信了,說明我腦子里進水了。

  出來玩我也放得開,不當君子,捏也捏,揉也揉,進退有度,不給雜毛小道笑話的機會。果然,這個叫做小美的公主在躲閃中,比我還要老練,倒是讓我有些不喜。一直持續到了晚上十二點,我們才回去,雜毛小道和郭一指各帶著妞,醉氣熏熏地往旁邊的快捷酒店走,我則怕朵朵突然出現,帶壞小朋友,在一旁幫忙扶著雜毛小道。

  這家伙不知道是裝醉還是真有些喝高了,歪歪扭扭,搞得我下樓梯的時候還跟一個男人撞了一下。那個男人看了我一眼,也不說話,匆匆離開。等郭一指、雜毛小道在酒店各開好房間后,我朝著另外一個房間進去。在開門的一瞬間,我突然有一種莫名的慌張。

  我把手伸進了懷里,摸到一個整齊的切口來。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