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第二十三章 麒麟鬼市

  那牛頭魔怪遙遙而望,不知道為什么,我的目光在半空中就與它對撞在了一起。

  在那一瞬間,我感覺自己的腦袋被鐵錘重重撞擊了一般,咚的一聲,整個人直接就朝著后面仰倒而去,滾落在了泥地里。

  我雙眼一黑,最后瞧見的一副畫面,是那牛頭魔怪臉上流露出來那輕蔑的笑容。

  啊!

  我心中悶哼著,緊緊咬著牙關不出聲來,先前被開火眼時的那份劇痛又充斥在了我的整個腦海里來,揮散不去,有一種疼得想哭的沖動。

  但是我卻不敢發出任何聲響來,因為我知道那些陰卒的實力簡直是太恐怖了,我若是招惹到這些家伙,恐怕會給所有人帶來不幸。

  我只有苦苦忍著。

  好在這個時候,蟲蟲按住了我的頭,一股清涼的氣流傳遞了過來,那疼痛便消失了許多,我下意識地睜開了眼睛來,發現眼前一陣黑茫茫的,如同沒有開火眼之前一般模樣,就在我焦急之時,蟲蟲按住了我,在我耳邊低語道:“別動,這只是暫時現象,很快就會恢復的——它們注意到我們了,但并沒有過來顯然是默認了我們的存在,但警告我們不要靠近黃泉路。”

  什么,剛才的那條大道,就是黃泉路?

  也就是說,那浩浩蕩蕩的人群,其實就是……

  我不寒而栗,沒有說話,緊緊趴在了潮濕的地面上,感覺到有一只小蟲在我的鼻尖爬來拉去,忍不住蹭了蹭,不知道過了多久,姜寶突然說道:“它們走了!”

  我這才爬起來,再次睜開眼睛,發現灼熱退散,又能夠瞧見東西,而那人流已經如同緩慢的長龍,遠遠離去。

  我深吸了兩口氣,這才打量四周,發現那丑道士比我還不如,直接癱軟在了地上,一頭冷汗,牙齒不住地打顫,哆哆嗦嗦地說道:“那些傳說,難道都是真的?這世間,真的有牛頭?”

  小妖不屑地說道:“馬面倒是真的,牛頭卻未必——那玩意叫做塑形蟲,是幽冥變形蟲的低級形態,你看著好像挺大一個,其實是無數小蟲子湊在一塊兒形成的。”

  丑道士有些難以置信地說道:“怎么可能?”

  小妖嘿然而笑,說世間無奇不有。

  丑道士又開始疑惑,說那你是怎么知道的呢?

  小妖傲然說道:“那是當然,我可是彼岸花出身,這陰陽兩界的事情,我怎么可能不知曉?”

  丑道士一臉嫌棄,說得了吧,就你這一個吃多了的肥母雞,還好意思說自己一朵花兒?別以為說話娘娘腔,就可以裝妹子!

  小妖被這家伙說得一肚子的氣,哇啦啦大叫,說你廢話怎么多,趕緊找過去,下一波說不定馬上就來了。

  丑道士慌忙掏出羅盤來,仔細觀察了一下,說在對面,我們過去么?

  蟲蟲點頭,說我們走吧。

  一行人繼續出發,不過這一回所有人的心態都有了變化,之前的時候,一直覺得這兒只不過是一個黑乎乎的世界,是一片死地是,什么東西都沒有,然而經過了丑道士兩人被追殺,還有這恐怖的牛頭和黃泉人流之后,我們終于明白了一件事情。

  這兒并不是一個簡單的地方,強者如林,稍微一點兒差池,就會喪命于此。

  這是一個殘酷的世界。

  我們從丘陵邊的樹林中快步走下,來到那黃泉大道上面時,才發現這條路很快,差不多有八車道那般寬闊,上面十分平整,這是無數人用靈魂丈量出來的厚重。

  我們幾乎是飛奔一般地沖過了那黃泉大道,而就在我們剛剛過去的時候,路的盡頭,卻又是傳來了飛快的腳步聲。

  那速度飛快,轉瞬即至,我們來不及跑得太遠,慌忙回頭望去,以為會出現什么變故。

  然而這一回卻并沒有,我瞧見了一個身高兩米左右的馬臉漢子,他在不遠處停了下來,朝著我們望了一眼,然后臉上竟然浮現出了溫和的笑容來,朝著我們揮了揮手。

  我渾身僵直,不敢有任何動作,而小妖則朝著那馬臉漢子揮了揮翅膀。

  馬臉漢子打過招呼之后,箭步離開。

  一直到它沒了蹤影,嚇尿了的丑道士方才哆哆嗦嗦地說道:“呃,你認識它?”

  小妖揮著翅膀,不屑地說道:“那是當然!”

  丑道士又犯賤了,說你吹牛吧?

  小妖沒有理會他,驕傲地說道:“跟你這樣的俗人根本沒有得聊,我真的是給你蠢哭了。”

  馬臉漢子的出現只是意外,我們繼續向前走,抱著討教的態度,我叫小妖過來站在我的肩頭,然后低聲問道:“為什么剛才那個牛頭那么兇殘,而這個馬臉卻又那般和善呢?”

  小妖對我恭敬的態度十分滿意,對我說道:“牛頭和馬面,其實都是黃泉路上的原住民,不過牛頭除了是陰卒,還是幽府的士兵構成,據說幽府并非沒有敵人,幽冥血海之中誕生了強大的靈魂,幽府為了與之對抗,所以損失了許許多多的士兵,而因為幽府的特性,這些士兵的靈魂并沒有消亡,于是被附著在了那些塑形蟲的身上,用來押解陰魂。正因為是戰士,又已經戰死,所以這幫家伙的脾氣暴躁,是很正常的;至于馬面……”

  她搖頭晃腦地說道:“馬面力弱,一般都是做些文職工作,戾氣不甚,又因為同為土著,彼此有些香火之情,所以平日里能不得罪人,就不得罪人!”

  我低笑,說懂了,原來就跟公司、機關差不多,牛頭是埋頭做事兒的,馬面是抬頭做人的,對不?

  小妖點頭,說就是這個道理。

  我發現小妖其實對于這黃泉之事十分了解,言之有物,當下也是擺低了身段,虛心請教著,問了許多相關的問題,小妖有的回答,有的不作回答,不過總是能夠讓我心中的疑惑解開了許多。

  不知不覺間,走了好遠的路程,而這時丑道士突然低聲喊道:“到了,到了,就在前面。”

  我循聲望去,卻見那兒是一個山谷,里面居然有星星點點的亮光,借著那光亮,我能夠清楚地瞧見山谷的口子處有許多的籬笆,正門口有一個高高的牌樓,越過牌樓,能夠瞧見一大片低矮的棚子,棚子的后面是街道,有民房,也有亭臺樓閣。

  越往里面去,燈光越密集,建筑也越華美,街道上也有人走來走去,而在那山谷的門口處,則有穿著黑色盔甲的高大士兵在守衛著。

  瞧見這些,丑道士完全就呆住了,半晌方才說道:“啊,這里怎么可能會有鎮子?”

  蟲蟲也瞇眼望著那兒,過了好一會兒,方才說道:“這里應該是泰山伯黃飛虎的四大鬼市之一,這兒匯聚了很多旁門雜派和土著,是個面對黃泉路上一切種族的集市,只要遵守這兒的規矩,應該都不會有危險,我們進去吧?”

  我一愣,說黃飛虎,封神榜呢?

  蟲蟲朝著我微微一笑,說我也不知道啊,別人都這么說,我只是轉述而已。

  蟲蟲帶著我們翻下了丘陵,來到了山谷之前。

  剛剛走到了那牌坊下面,立刻有幾個黑盔黑甲的士兵將我們給圍住,這些家伙也不言語,擋在了我們的前面,有人持長槍,有人持彎刀,我朝著它們頭盔下面望去,卻發現只有一團霧氣,根本沒有臉。

  蟲蟲拉了我一下,低聲說道:“這些是符靈陰兵,別看它們的臉,否則會惹怒它們的!”

  我趕忙低頭,而這時蟲蟲開口了,對前面說道:“我們是過來互市的,請求進入。”

  幾分鐘之后,一個穿著灰色長袍的男人從鎮子里走了過來,打量著我們這一行人,然后問道:“從哪兒來?”

  蟲蟲說白山。

  那人又問道:“準備賣些什么東西?”

  蟲蟲說蛇毒。

  那人說那準備買些什么東西呢?

  蟲蟲說吃穿。

  簡單的三個問題回答過后,男人從兜里摸出了四塊雕工精致的石牌來,遞到了我們的手中,然后交代道:“記住,鬼市之中,禁止私斗,禁止欺詐和偷竊,不得與管理人員沖突,有任何事情,可以在泰山伯廟前申訴,或者在賭斗場決定生死,可知道?”

  我們躬身說曉得了,那人揮了揮手,這些黑盔黑甲的符靈陰兵立刻讓出了一條路來。

  他報以微笑,對我們說道:“歡迎來到麒麟鬼市,祝你們玩得愉快。”

  這話兒,怎么感覺進了賭場啊?

  我們緩步往前走,越過了外面的棚戶去,走到了大街上,發現這兒人來人往,就如同古代一個繁華的城鎮一般,而這些人身上的穿著也千奇百怪,既有現代的西裝夾克,也有古代的長袍馬褂,無奇不有。

  丑道士走到了一個沒有人的角落,打開羅盤一看,左右打量一番,然后指著不遠處的一個府邸說道:“就是那里!”

  我們順著他的手指望了過去,瞧見那府邸的大門之上,寫著兩個字:“黃府!”

南無袈裟理科佛說:
小妖的話,只能信一半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