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第二十四章 蟲蟲賣毒

  一行人望著那府邸上面的牌子,愣了半晌,我低聲問道:“那個啥,蟲蟲你剛才說這兒是泰山伯黃飛虎的封邑?”

  蟲蟲點頭,說對。

  我又問,說整個麒麟鬼市里,到底有幾個黃府?

  蟲蟲說也許、可能、應該只有一個吧?

  我的臉一下子就變黑了,苦笑著說道:“我的天,原來我們過來面對的不是別人,而是泰山伯黃飛虎?那還有什么可以講的,我們還是有多遠走多遠吧?”

  蟲蟲認真地考慮了一下,說道:“其實也用不著,我們在這附近守著就是了,只要蕭克明一露面,我們攔住他就行。”

  我一聽,大喜,說如此最好。

  丑道士一愣,說不會吧,你們在說什么啊,難道不救我師兄了?

  我苦笑著說道:“如果是些小人物,隨手打發也就是了;但是黃府可是泰山伯的府邸,這是人家的老巢,我們在這里興風作浪,指不定全部都得栽在這里。愛莫能助啊,當然,你若是要有本事的話,上門討要的話,也是可以的。”

  丑道士哭喪著臉說道:“我要是有本事的話,我師兄又何至于被抓走呢?”

  蟲蟲這個時候說話了:“其實他們抓你師兄,只是想要找一個人而已,而如果問不出什么來,應該也不會為難于他;再說了,這兒本就是黃泉路上,也沒有比這兒更糟的了。一動不如一靜,我們耐心等待便是了。”

  丑道士心中一動,說等等,你們剛才說了一個人的名字,那個蕭克明,可是茅山宗的掌教真人?

  我一愣,說啊,我們有說么?

  丑道士指著蟲蟲說道:“對,她說了!”

  蟲蟲說我沒有說啊,你聽錯了。

  那丑道士卻是一拍大腿,說我知道了,那些家伙所要找的人,跟你們所要找的人,其實是同一人,也就是茅山宗的掌教真人蕭克明,對不對?

  我面無表情地說道:“我不知道你在說什么。”

  丑道士卻是豁然開朗,說我知道了,原來如此!原來如此,難怪你們居然能夠通過泰山奶奶鎮守的陰陽界,來到這黃泉路上,原來竟然跟蕭克明認識,這也就難怪了……

  他顯得很激動,而我則輕描淡寫地說道:“葉道兄,有的時候,活得太明白了,其實不是一件好事。”

  丑道士聽見我語調低沉,似乎對他不滿,慌忙解釋道:“等等,兄弟,你誤會了,事實上,我和我師兄一直都非常崇拜蕭真人,現如今若是能夠與他結識,即便是死在這黃泉路上,也是沒有遺憾了……”

  啊?

  這兒居然還有雜毛小道的一小粉絲?

  我松了一口氣,仔細打量著葉秋的丑臉,說你確定你剛才所說的話,都是發自內心的?

  丑道士拍著胸脯,說崗崗的。

  我說你最好不要擅自主張做任何事情,否則我們是不會客氣的。

  丑道士賠笑著說道:“你們都是大拿,我在旁邊打打雜,當個小跟班兒啥的就是了,全憑你們做主。”

  確定了丑道士這邊無恙,我回過頭來,跟蟲蟲商量,說那東西一時半會兒我們是拿不回來了,不如現在這里待上幾天,看一看情況,你說如何?

  蟲蟲點頭,說好,我們現在鬼市落腳,然后分班守在這兒,一旦那家伙出現,我們立刻將他給攔住就是了。

  我們商量妥當,決定在麒麟鬼市落腳,這兒有客棧,不過得有通用貨幣才行,我們商量一番,由小妖在這兒監視著,而蟲蟲則帶著我、姜寶和丑道士三人前往大街的市集那邊去弄點兒錢財。

  蟲蟲之前與門口那灰袍人的對話并不是假的,她的確有攜帶了蛇毒,準備在這里售賣。

  來到了主街上,這兒就跟鄉下趕集一樣,好多擺攤的。

  不過這兒并非都是人,有的臉上陰氣繚繞,顯然就是一個惡鬼,還有妖屬,老鼠、豹子、野貓貍子、狐貍、虎……這些仿佛只有傳說中的玩意兒,此刻卻堂而皇之地出現在了街面上,自由自在地行走,一派自由景象。

  當然,最大的還是人,不知道這些是本地的土著,還是與我們一般從陽世前來的,反正大家在這兒,都不問由來。

  我們在大街上逛了一圈,也差不多弄明白了鬼市的通用貨幣,竟然是泰山伯發行的一種竹籌。

  這種特殊的竹籌篆刻得有某種獨有的符文,借以辨識真假。

  在這兒,沒有人膽敢假冒,所以就可以流通。

  我們也問清楚了物價,一根竹籌可以吃一頓基本的伙食,管飽不管好,兩根竹籌可以住店,而十根竹籌可以兌換一根銀籌,十根銀籌可以兌換一根金籌。

  銀籌和金籌,其實也是一種符箓。

  簡單而有效的金融體系。

  逛了一遍之后,蟲蟲找了一個街角的地方,然后從懷里摸出了五個瓷瓶來,跟旁邊一個長得跟頭豬一般的大叔要了筆墨和木板,在上面寫到:“白山蛇毒,精煉之物,一滴蛇毒,可殺十人,一瓶五金籌!”

  蟲蟲的書法跟她的模樣完全不同,十分狂放,草書連連,不過勉強能夠看懂。

  當瞧見她寫出一瓶五金籌的時候,我下意識地拉住了她,低聲說道:“你這價格,定得也太貴了吧,普通人哪里買得起?”

  蟲蟲撇嘴說道:“本就不是賣給普通人的。”

  旁邊的肥豬大叔色瞇瞇地咧嘴說道:“大妹子,那小兄弟說得是極,這集市上也有賣蛇毒的,不過最多也就七八銀籌而已,你這個可比人家貴上快十倍了,賣不出去的。”

  蟲蟲聳了聳肩膀,在旁邊再加上一行字:“第一瓶五金籌,第二瓶六金籌,以此類推,先買先得,一人限買一瓶。”

  我本以為她是準備減價呢,沒想到居然這般張狂。

  肥豬大叔搖頭苦笑,說看來你是付不起我這墨水費了……

  他是賣筆墨的,剛才蟲蟲跟他借用的時候,答應給兩竹籌的費用,他一來看蟲蟲長得美麗,二來覺得反正也損失不了什么,所以才答應的。

  現在看來,似乎有一些失策了。

  蟲蟲并不理會我們的建議,而是從旁邊這兒尋了一個板凳過來,安靜地坐著不動,閉目養神起來。

  我們幾人則無奈地圍在了旁邊。

  沒想到的是,那招牌剛剛擺出了十分鐘不到,立刻就有幾人圍了過來,不過吸引他們的并非是蟲蟲售賣的這蛇毒,而是那招牌。

  幾個書生打扮的家伙拿著扇子,搖頭晃腦地說道:“這招牌上面的字跡,頗有書圣王羲之的古風啊,筆跡傳神,風骨傲然,不錯,真的不錯!”

  有人搖頭晃腦地將那招牌大聲念了起來:“白山蛇毒,精煉之物……”

  一整段話兒都念完了之后,旁邊看熱鬧的人就多了起來,有人忍不住吐槽道:“區區一蛇毒,好意思賣這么貴,真的是想錢想瘋了啊?”

  有人問道:“唉,你們到底誰賣啊?”

  丑道士連忙指著蟲蟲說道:“她,是這位姑娘。”

  那人說道:“我正在煉制的丹藥之中,正缺一味蛇毒,你們這個若是正宗的白山蛇毒,倒是可以考慮收購,只不過這價格太貴了,能否商量一下,按照實價出售?”

  我們都看向了蟲蟲,而她則平靜地說了一句話:“概不侃價。”

  那人大怒,說你這蛇毒到底有什么好的,居然能夠賣到人家十倍的價格?

  蟲蟲甚至都懶得說話,直接指向了招牌里的一行字上來。

  一滴蛇毒,可殺十人。

  那人冷笑一聲,說當真是吹牛不打草稿,你以為這蛇毒是天魔蛛毒漿么?

  蟲蟲沒有理他,繼續閉目養神。

  就在這個時候,人群之外傳來了一陣喧鬧,有人低聲喊道:“是華神醫,華神醫來了。”

  我們抬頭望去,卻見一個滿臉白胡須的老頭拄著拐杖,在旁人的簇擁之下走了過來,他在鎮子里似乎德高望著,不斷有人朝他打招呼,而他則微微點頭回應。

  老頭兒一直走到了攤子面前來,先是打量了一下蟲蟲寫的招牌,然后又打量了一番那五個瓷瓶,摸著胡須說道:“小姑娘,你的這蛇毒,真的有你說的那么神么?”

  蟲蟲抬頭看了他一眼,點了點頭,依舊沒有說話。

  華神醫說我能夠試一下么?

  蟲蟲搖頭說不行,買了之后,隨你處置,不買的話,概不接待。

  這話兒說出,旁人頓時就怒氣洶洶起來,大聲嚷嚷,說華神醫愿意給你正名,是看得起你,可別不識抬舉啊!

  蟲蟲依舊不為所動,反而是那華神醫笑了,抬起手,從他身邊的一個童子手上拿過了五根金籌來,遞到了蟲蟲的手中,說道:“既然敢在麒麟鬼市這兒發下如此狂言,自然是有本事的,我且當第一個吃螃蟹的人吧。”

  蟲蟲伸手,說請拿。

  華神醫取過一瓶蛇毒,將瓶塞打開,立刻有一股黑霧騰然而出,他的臉色一正,從懷中摸出了一根銀針,往瓶中伸了過去。

  當他把銀針拔出來的時候,臉色已然大變了,對著蟲蟲說道:“其余的,也是一般?”

  蟲蟲點頭,說對。

  華神醫招呼那童子道:“拿錢,我全部要了!”

  而就在此時,蟲蟲有指向了照牌,淡然說道:“對不起,一人僅限買一瓶。”

南無袈裟理科佛說:
營銷高手,從來不迎合任何人。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