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第二十五章 黃家大小姐

  蟲蟲的話語一出,周圍立刻一片嘩然。

  立刻有人跳了出來,指著蟲蟲,罵她不識抬舉,華神醫可是這一帶最有名的醫家,跟你買東西那是看得起你,哪里來這么多的矯情呢?

  旁人紛紛說是,七嘴八舌地指責,然而這個時候,先前問價的那個人卻不動聲色地遞出了五根金籌來,說道:“我也來一瓶吧。”

  蟲蟲不接他的,而是指著招牌說道:“不好意思,第二瓶需要加一金籌,以此類推。”

  那人大怒,說同樣是蛇毒,哪有加價的道理?

  蟲蟲撇嘴,不再理會。

  那人見蟲蟲根本沒有理會他,心中頓時就慌了,思索了幾秒,忍痛從懷里又摸出了一根來,這六根金籌一起遞到了蟲蟲的手里,然后從地攤上取了一瓶蛇毒。

  他小心翼翼地將其打開,只瞧了一眼,便慌忙將其收好,臉上露出了喜滋滋的表情來。

  有了第一個吃螃蟹的,便有第二個,而后立刻大家都明白過來——越早買,越便宜。

  而且看到華神醫和這煉丹的家伙臉上的表情,明顯是占了便宜。

  很快,又有一個黑衣道士和一個白面書生一前一后,按照蟲蟲的規矩,把東西給買下,而就在大家糾結最后一瓶到底會是誰當這個冤大頭的時候,突然間有人喊了一聲:“黃小姐來了。”

  話音一出,人群立刻露出了一條通道來,一個青衣女子被兩個俏麗丫鬟的簇擁下,走到了跟前來。

  她打量了一下四周,目光最后落到了蟲蟲的身上,忍不住驚嘆道:“好美的女子!”

  她說蟲蟲美,其實自個兒也差不多,但見她削肩細腰,長挑身材,鵝蛋臉兒,俊眼修眉,顧盼神飛,也是個風流人物。

  眾人紛紛朝著這黃小姐招呼,她微微一禮,拜過各位,然后一臉熱情地問蟲蟲道:“不知道姐姐叫什么名字?”

  蟲蟲抬了一下眉頭,安靜答道:“蟲蟲!”

  蟲蟲?

  黃小姐歡喜地說道:“好名字,小妹叫做黃英;姐姐這是在賣藥呢?”

  蟲蟲指著招牌,說不是,賣毒。

  她的目光落在了那招牌上,先是稱贊了一聲“好美的字”,然后開始念誦起來,而就在這個時候,有一個獐頭鼠目的男子出聲說道:“姑娘,嘿嘿,最后一瓶我要了,這是金籌。”

  他伸手,毛茸茸的爪子上面有九根金籌,卻是比那華神醫幾乎多花了一倍的錢。

  然而就在這個時候,黃英伸手攔住了他,說等等,這最后一瓶我要了。

  鼠男頓時就急了,說唉?黃英,雖說你是黃府的大小姐,但咱做生意嘛,總得有個先來后到的道理,對不對,你這樣子,可是壞了規矩呢?

  鬼市自由,規矩大如天,所以鼠男倒也有些底氣,這是那黃英妙目一轉,卻是瞧向了蟲蟲,說姐姐,你是賣家,由你來說,這最后一瓶賣給誰?

  蟲蟲打量了一下兩人,在眾人期待的目光之中,卻是指向了黃英。

  被選中的黃英自然是哈哈大笑,趕忙讓丫鬟付了錢,把那最后一瓶蛇毒收了起來,而鼠男則憤憤不平地大聲叫嚷道:“啊,為什么?”

  黃英捂著嘴,吃吃地笑道:“鬼市之中,可不能強買強賣,這也是規矩,現在蟲蟲姐姐說要賣給我,你還能說啥呢?”

  鼠男盯著蟲蟲,一字一句地問道:“為什么?”

  他就想知道一個答案。

  這個時候蟲蟲抬起了頭來,指著黃英說道:“她比較漂亮。”

  呃……

  這個理由實在是太傷人了,鼠男一臉黑線,轉身就走,而黃英則又是一番大笑,然后朝著周圍看熱鬧的人說道:“東西賣完了,別再圍著了,都散了吧,別在這里圍著看美女的,走走走……”

  她的性子刁蠻,飛揚跋扈的,鬼市里的人都怕她,見沒有熱鬧瞧,于是就紛紛散了,最后只留下我們這些人。

  黃英瞧見我、丑道士和姜寶仍站在蟲蟲的身邊,不由得一揚眉,說你們三個杵這兒干嘛呢,走啊?

  呃,我看起來真的很像圍觀的路人甲么?

  我一陣無語,好在這個時候蟲蟲開口了,對她說道:“他們仨,是跟我一起來的。”

  黃英一愣,打量著我們三人,瞧見葉秋丑,姜寶呆,也就我算是一正常人兒,不由得盯著我,好一會兒方才說道:“他們仨,跟姐姐你什么關系啊?”

  蟲蟲淡定自若地說道:“下人。”

  下人?

  我忍不住翻起了白眼來,而那黃英卻松了一口氣,說敢問姐姐是從哪兒來的啊?

  蟲蟲說道:“從白山。”

  黃英深吸了一口氣,說啊,那可是一個險惡之地啊,到處蛇蟲鼠蟻,真不知道姐姐是怎么過下來的——您來這兒,有什么事情么?

  蟲蟲說過來見見世面,四處游歷一下。

  黃英又問,說你是剛剛來麒麟鬼市吧,可有落腳的地方?

  蟲蟲搖頭,說沒有,正準備換了點錢兒,就去找客棧住下呢。

  黃英一拍大腿,說別啊,咱們在這麒麟鬼市里能夠遇上,就是緣分,去客棧干嘛啊,人來人往,鬼神混雜的,不如去我家吧?我家有好多客房,絕對比客棧干凈,隨便收拾一下就好。

  蟲蟲說這怎么好意思呢?

  黃英說有什么不好意思的?我跟姐姐是一見如故,你去我家暫住,我也能夠跟姐姐學一學這書法,您說呢?

  蟲蟲猶豫了一下,然后點頭,說好吧,既然黃小姐盛情相邀,我若推辭,就有些不識抬舉了。

  黃英揮了揮手,說姐姐,你可別這么叫我,喊我黃英就是了。

  蟲蟲半推半就地應下,然后從兜里拿出一根金籌,遞到了旁邊那肥豬大叔的手上,說道:“多謝你的筆墨。”

  肥豬大叔不敢接,連忙擺手,嘿然笑道:“使不得,可使不得呢,我那點兒小東西能值幾個錢,您這個太多了,我不敢要呢。”

  黃英訝異,問怎么回事,肥豬大叔講剛才與蟲蟲的約定說了出來。

  黃英聽了,朝著蟲蟲舉手,說姐姐真乃信人——小甜,那兩竹籌出來,給這位老板。

  蟲蟲擺手,然后說道:“我給的東西,沒有收回來的道理。”

  啊?

  肥豬大叔被蟲蟲這霸氣的話語給驚到了,就連黃英也瞧得美目流連,瞧見那攤主還在發愣,便解圍道:“這樣吧,我拿你一些筆墨紙硯啥的,你就收了吧。”

  她旁邊的丫鬟小甜上前,筆墨紙硯,各拿了一些,那肥豬大叔方才如釋重負地松了一口氣,說如此也好,如此也好。

  我瞧了一下那些東西的價錢,撐死了也就幾個銀籌,說起來他還是大賺了。

  處理完這邊的事情,黃英便帶著我們離開,一路走,兜兜轉轉,卻是又回到了那黃府來。

  小妖正在墻頭放哨呢,瞧見我們又回了來,騰空而起,剛準備落下,瞧見還有別人,便又轉了一個圈兒,沒有下來,那黃英瞧見了,訝異道:“咦,我們這兒,怎么會有一只鳥兒呢?小酸,回頭找七哥他們,把這只鳥兒給捉了。”

  蟲蟲聽到,揚了揚手,小妖便飛到了她的肩上來站住,摸了摸小妖白色的羽毛,她解釋道:“這是我養的,可別傷了她。”

  黃英一陣驚訝,說姐姐還會養鳥兒呢?

  蟲蟲微笑,說略懂。

  黃英又是一陣崇拜,帶著我們從側門進入,滿口子的贊揚,而進入了府邸里面,瞧見來來去去的仆人胸口,都帶著一朵白話,蟲蟲問道:“家里出了什么事兒么?”

  黃英聳了聳肩膀,說都是我那不爭氣的大哥,整天沒事兒,到處惹禍,前幾天的時候,在玄武鬼市附近碰到有陰卒在追人,他非要跑過去湊熱鬧,結果被人家順手給殺了,還好留了一絲神魂未滅,不過那生靈卻沒了,按照習俗,我們都得給他戴白花,你說這事兒鬧得……

  蟲蟲不動聲色地問道:“哦,那人居然這般大膽,不但敢惹陰卒,而且還敢殺泰山伯的后人?”

  黃英說道:“據當時跟我大哥在一塊兒的家臣說,那人非常厲害,一把飛劍出神入化,十幾個陰卒將他圍住也沒有辦法拿下,我這大哥卻偏偏不知好歹,非要上前去湊趣,結果人一劍過來,小命兒就沒有了,唉,這是不作死就不會死!”

  說著,前面走來一個中年人,她招呼那人道:“剛伯,我有幾個客人,你幫我安排一進院子。”

  那剛伯瞧了我們一眼,點頭說道:“好,清風苑那便剛剛收拾過,去那兒吧。”

  黃英便帶著我們朝著左邊拐去,又走了一路,前方突然有幾人走了出來,朝著那便走去,瞧見黃英,紛紛躬身招呼:“大小姐。”

  黃英隨手揮了揮,并不搭理,而這個時候,我瞧見丑道士一下子就將身子縮了起來。

  我低聲問怎么了?

  丑道士回答,說就是他們。

  我下意識地回頭過去,而這時黃英卻朝著我們看了過來,皺眉說你們在嘀咕啥呢?

南無袈裟理科佛說:
攻守兼備!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