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第二十六章 碰個正著

  丑道士本來就心虛,聽到那黃英一責問,慌忙說道:“啊?沒什么,沒什么……”

  黃英皺眉,對蟲蟲說道:“蟲蟲姐,你這下人有些問題啊。”

  蟲蟲笑了笑,說鄉下人,沒啥見識,都這樣,你實在受不了,看著煩的話,把他們扔院子里,別管他們就是了。

  說著話,我們來到了一進院子里,跟北方里的大宅門一般,倒也敞亮,幽幽的燈光照耀著人臉通亮,那剛伯將我們給安排到了院子角的一小房間里去,大通鋪,收拾得倒也干凈,而蟲蟲則隨黃英攜手進了正廂房。

  剛伯跟我們招呼一聲過后,趕忙過正廂房去,應付他們家大小姐。

  他一走,丑道士便笑了,說陸言,先前瞧你跟蟲蟲小姐眉來眼去的,以為你們是一對兒呢,沒想到跟我們一個待遇啊?

  我沒有理會他的嘲笑,而是在大通鋪上盤腿坐下,輕聲說道:“在人家屋里,多少也得小心些,你說呢?”

  丑道士這才謹慎起來,從懷里摸出了一根線香來,在屋子的東南角點上。

  那線香的青煙豎直朝上,他擺弄了一番,然后對姜寶說道:“你瞧著啊,若是這線香彎曲的話,就告訴我一聲。”

  我說你這線香,能夠防止別人窺探?

  丑道士灑然一笑,說然也,我說你倒也是有些本事,他有些得意,說那是,畢竟是岱廟出來的,沒有兩把刷子,如何維護泰山聲名?對了,我倒是一直忘記問,你們是什么來頭啊,又跟泰山奶奶攀得上交情,還認識那茅山掌教蕭真人,這來路可不小?

  我沒有回答,而這時姜寶則撇嘴說道:“你們放心說話便是,有人偷聽,我自然曉得。”

  姜寶有慧眼通,他瞧見的世界,與我們不一般,可比丑道士這線香好使。

  丑道士聽到,老臉一紅,悻悻地過去,準備收起那線香,我攔住了他,說別收啊,不管咋說,我們都得謹慎一些,雙保險也挺好。

  他這才感覺有了些面子,說也對,小孩子吹牛不打草稿,還是信自個兒比較好些。

  說罷,他也躺在了那大通鋪上,伸了一下腰肢,拍著床沿說道:“哎呀呀,我是真沒想到,有朝一日居然會跑到這黃泉路上來,還以為那是死后的事情呢;真的,說起來咱們還真是有緣分。”

  我無奈地說道:“被說緣分這事兒啊,你們兩個可是死皮賴臉湊上來了的,跟我們沒有一點兒關系。”

  丑道士說對,我們是死皮賴臉,不過十年修得同船渡,百年修得同枕眠,我們這回倒是同一炕了,不過兄弟我勸你一句,小心點兒那黃家小姐,別讓她跟蟲蟲太近,我瞧見她看蟲蟲的眼神,可有些邪乎。

  我一愣,說你這話兒,是什么意思?

  丑道士說這你就不懂了吧?先前我跟你說我懂相面,你以為我是在忽悠你,不過說句真的,老葉我還真的在面相學上面浸淫了多年,那女子長得雖然標致漂亮,一等一的美人兒,不過她的嘴唇太過于性感、眉毛如黛卻散亂,眼白而唇間有痣,桃花眼,下巴圓潤,這可是磨鏡的面相。

  我一愣,說磨鏡?這是什么東西?

  丑道士咧嘴,露出了一口黃板牙,輕聲念道:“宿空房,秋夜長,夜長無寐天不明;耿耿殘燈背壁影,蕭蕭暗雨打窗聲;春日遲,日遲獨坐天難暮……這女子深閨,空虛寂寞,又不能接觸男子,唯有找一同性,一解相思之苦……”

  呃?

  我再遲鈍,但那丑道士的猥瑣樣兒,卻還是明白了他想要表達的意思,不由得一陣郁悶。

  之前的時候,小妖沒事老叫蟲蟲“媳婦兒”,我并不介意,因為我知道小妖跟陸左是一對,盡管那丫頭嘴上倔強又逞強,但是心中卻是滿滿的情義,但是萬萬沒想到,這黃英居然來真的。

  仔細回想起來,那黃英無論舉止還是作態,跟養在深閨的大小姐還是有著許多差距的,多少有些男性化不說,而且對我們這些男子,表現得也是有些淡淡厭惡。

  不過說起來,其實也怪蟲蟲,一般來講,漂亮女人總是排斥漂亮女人,但她偏不。

  即便是女人,都忍不住對她心生愛慕,這就是蟲蟲的獨特魅力。

  不過一想起這般優秀的女人,卻是隱約鐘情于我,我的心中,又是興奮,又是有些惶恐。

  不知道過了多久,那邊終于撤了,待人出了院子,我過去敲門,蟲蟲開門的時候,我發現她的臉紅紅的,身上衣服還有些凌亂,不由得皺眉說道:“那孫子對你動手動腳了?”

  蟲蟲白了我一眼,說你都想什么呢?

  我低聲說道:“葉秋這家伙剛才告訴我,說那位黃小姐的面相有些邪性,指不定喜歡女人,你可得小心一點兒,別讓她占了便宜去。”

  蟲蟲巧笑吟吟地說道:“我有什么便宜能夠讓她給占了?”

  我撓著頭不說話,感覺蟲蟲自從跟小妖混一塊兒之后,這妹子就變得不是那么純樸了,總有一些小壞小壞的,但是怎么說呢,沒有了以前那種不食人間煙火的氣息,反而又平添了幾分可愛。

  嗯,我挺喜歡這種小女人模樣的蟲蟲。

  我沒有說話,蟲蟲這個時候卻把門給關了,對我說道:“事情基本上弄清楚了,這兒雖說是泰山伯的采邑,但是因為某種原因,或許是規則,泰山伯很少會出現,就連黃府也未必有人能夠見過一面,這黃府的當家叫做黃魁,就是黃英的父親,他有七個兒女,成年的有四個,黃英排行第三。這四個兒女,各負責一個鬼市;而這一片地界,除了泰山伯之外,還有三位神祗,分別是陳塘李靖,東斗蘇護和西伯侯姬昌。”

  我一陣無語,說《封神演義》我是看過的,這四位,可是當時的四大天王,對吧?

  蟲蟲微微一笑,說世間事,誰能知,這個世界,跟你知道的那個世界完全不一樣,所以最好不要隨意代入,可知道?

  我沒有再糾結此事,而是問起了剛才那幾人來。

  蟲蟲告訴我,先前前往白山,圍捕岱廟兩位道士,和殺害小金的,是黃家的老四黃葵,他的名字和黃英父親的音相同,而且性子也最為相似,最是受到老爺子恩寵;按理說老大垮了,最高興的,應該就是他了,不過他倒也沒有表露出來,而是帶著黃家的一幫門客四處晃悠,捉拿傷害老大的那個兇手,估計那個姓王的道士,應該也在他的手里,少不得一番毒打。

  我說能救不?

  蟲蟲攤手,說鬼市也有鬼市的講究,那就是不死人,他們若是撬不開口,應該也就毒打一頓,然后給放了。

  我點頭,說這就好,要不然還真的有些不知道怎么面對葉秋。

  蟲蟲說你到底還是太心軟,這兩個道人跟我們并無關系,倘若不是他們一路跟隨,說不定事情也不會這般糟糕,你還是得先顧自己吧——我跟那黃家大小姐商量過了,我們會在這里暫住一段時間,這期間你和小妖輪流值守,免得蕭克明自投羅網,知道么?

  我點頭,說曉得了,不會讓他受罪的。

  兩人正交流著,突然間院子里傳來一陣喧鬧聲,我連忙推門出去,瞧見門口擠了好幾個人,那丑道士卻是給人拿住,死死按在了地上,一個長得頗為古板的男子揚眉,朝著我們這邊望了過來。

  丑道士被按在地上,大聲喊道:“蟲蟲救我,陸言救我!”

  我快步走上前去,沖著那男子說道:“你們是誰,為什么拿住我朋友?”

  男子的目光越過我,盯了好一會兒蟲蟲,方才慢悠悠地說道:“你的朋友?這個家伙,跟我們追查的兇手有聯系——你們是三姐請來的客人么?”

  我眉頭一跳,說你到底是誰?

  就在這時,黃英從院子外走了進來,看著那臉色古板的男子,不由得皺眉說道:“老四,你這是做什么?他們是我請來的客人!”

  老四?

  這人就是那個頗得黃老爺子歡心的黃葵?

  聽到黃英的責問,黃葵不緊不慢地說道:“三姐,這個道人,跟殺害大兄的那個兇手有一些關系,我們先前不小心讓她給逃了,沒想到卻被你給帶進了府里來。要不是阿力他們在路上撞見,我都不知道這件事兒呢……”

  黃英聽聞,看向了蟲蟲,疑惑地說道:“啊,真的有這么一回事兒?”

  蟲蟲站在門口,淡定自若地說道:“之前跟妹妹提過一下,這次除了過來游歷之外,還有一件小事,現在說開了也無妨——我還有一個下人,不小心給人擄走了去,我也是出來尋人的;至于四公子所說的跟賊人有關系,我倒是不曾知曉,若四公子真的懷疑,也可以把我抓去,拷問一番。”

  黃英聽到,瞪了黃葵一眼,說你抓的人呢,招了什么事兒沒有?

  黃葵聳肩,說是個硬骨頭,倒是沒有交代什么。

  黃英立刻就要發怒了,而這時有人匆匆跑到了院子里來,朝著兩人拱手說道:“不好了,大小姐,四爺,集市外有人鬧事了,你們快去看看!”

南無袈裟理科佛說:
黃英雖然是三姐,不過頭兩個都是哥哥,她被叫做大小姐,是沒有歧義的,這里解釋一下。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