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第二十七章 叫我小北

  有人鬧事?

  喲呵,這事兒可倒是新鮮了——麒麟鬼市在這地界的名頭可是響當當的牌子,泰山伯的場子,到底是哪個不開眼的膽敢在這兒撒野?

  這是不想活了么?

  在場的大部分人,恐怕都是這么想的,然而我和蟲蟲對望一眼,心中卻充滿了驚悸。

  難道,雜毛小道已經殺過來了?

  只是他茅山宗掌教再猛,可也未必能夠及得上這里那得道幾千年的家伙啊。

  要是真的弄出點兒什么事情來,那可怎么好?

  黃英不是個怕事兒的性子,揮了揮手,說這邊的事情,我們回來再說,先出去看看,到底是哪路牛鬼蛇神,膽敢在我麒麟鬼市跟前鬧事兒?

  一行人朝著外面走去,我走過去,把被人按住的丑道士給扶了起來,有人不準備放,被黃英給瞪了一眼,立刻縮了,松開了手。

  我們跟著黃英、黃葵兩人,一路走出黃府,來到了大街前,瞧見人流都往市集口那兒走去。

  這時那個報信的人一邊走,一邊開始講起了事情的經過來。

  事情也不大,就是有一女人準備進集市里面來休息,結果給門口的守衛攔住了,那女人就不樂意了,雙方起了沖突,負責守衛工作的都騎頓時就來了火氣,準備讓那些符靈陰兵稍微教訓一下這女的。

  沒想到這女人那叫一個生猛,將負責守衛的一整隊符靈陰兵都給擊潰了,都騎大人頂不住了,這才叫他過來報信。

  黃葵的臉色一下子就變得陰沉起來,冷聲說道:“開什么玩笑,守衛我麒麟鬼市的這些符靈陰兵,可都是老祖宗留下來的玩意,別說一女人,就算是那大隊陰卒前來,短時間內,也未必能夠拿下。”

  報信的人苦笑著說道:“四爺,你去一看便知,我如何敢騙你?”

  相比黃葵,黃英聽到那人居然是一女的,立刻興奮起來,說她模樣兒長得如何?

  報信的人一愣,遲疑了好幾秒,方才說道:“長得啊……自然也是不錯的。”

  黃英激動地問:“長得不錯?具體怎么樣,臉蛋兒漂亮不?身材好不?腿長不長?胸挺不挺?臀翹不翹……”

  報信者一臉尷尬,而黃葵也忍不住打斷她了,說三姐,這么多外人呢,你不能克制點兒?

  黃英瞥見了蟲蟲清麗的面容,這才消停了一點兒,說哦,呵呵,我只是好奇而已,居然還有這等的奇女子,能夠將我黃家祖傳下來的符靈陰兵給擊潰,倒是讓我生出了幾許結交之心了。

  黃葵忍不住說道:“三姐,你可別結交,回頭又弄一堆麻煩,這事兒讓我來處理吧。”

  黃英眉頭一挑,說老四,你若想管,自去你的朱雀鬼市玩兒去,手可別伸那么長。

  黃葵頓時就怒了,說三姐,雖說這麒麟鬼市是分給你打理了,但終究還是先祖泰山伯的產業,作為后輩子孫,我們可都有權力說話,你若是亂來,我可得要告訴父親大人,讓他來斟酌此事。

  他鬧得厲害,那黃英卻輕飄飄地瞥了他一眼,冷笑一聲之后,又問起了那報信人,說我倒是忘記問了,當值的都騎為什么要攔住人家,不給進來呢?

  報信人尷尬地說道:“大小姐,我就是個報信的,這里面的內中原因,您還是去問都騎大人吧……”

  黃英點頭,對黃葵說道:“老四,祖訓說過,和氣方才能夠生財,講道理,講規矩,才能夠生存長久——一會兒三姐讓你去出頭,但最后如何決定,還是聽一聽大家的意見,你覺得呢?”

  她這話兒有退有進,不過聽在黃葵耳中,卻覺得是三姐服了軟,心中如同吃了人參果一般欣喜,點頭說好,您就瞧好了吧。

  說話間,一行人已經來到了那市集前的山谷口。

  我跟在人群后面,在牌坊下面氣死風燈的照耀下,能夠瞧見這兒圍了幾百口子千奇百怪的“人”,在門口那兒有鬼市的官方人員,幾十個作一團,而在他們的對面,卻只有孤孤單單的一個女子。

  那女子單人一劍,面對著泱泱人群,她卻屹然而立,面不改色,平靜地等待著。

  在她的身邊,有無數黑色盔甲散落一地。

  可以想象得到,在此之前,那些盔甲原本還是一個又一個雄壯威武的士兵,它們構成了鬼市最根本的秩序和武力體系,維護著鬼市的規則。

  而現如今,它們全部都變成了一堆碎鐵。

  我忍不住生出了強烈的好奇心來,朝著那女子仔細打量而去,卻見她穿著一襲白衣,風姿綽約,面容精致嫵媚,有一股冷麗之中的大氣,氣度儼然,而即便是白衣包裹,那身材卻也遮掩不住,有一種橫看成嶺側成峰的巍峨。

  蟲蟲脫塵絕俗,溫文爾雅,小妖嫵媚妖冶,俏麗可愛,她們是我見過的女性之中卓然而立的佼佼者,然而在我看來,這個女人除了氣質有所不同之外,并不輸于她們。

  而在某些氣質方面,跟平添了幾分成熟女人的風韻。

  就在我心中震撼的時候,一聲驚嘆從人群前方傳了出來:“好美的女子!”

  呃,這話兒聽著怎么那么耳熟?

  我腦子一轉,立刻就想起了來,之前黃家大小姐初見蟲蟲之時,也是這般擊節贊嘆的。

  黃英話語剛落,那黃葵便氣勢洶洶地沖到了人群之中的最前面,沖著那女子說道:“你是何人,為何在我麒麟鬼市之前鬧事?”

  女子身材頗高,幾乎與黃葵一般,但是氣勢卻強盛許多,朝他慢悠悠地看來,頗有些居高臨下之感。

  女子說道:“我只是想進市集里來找口飯吃,卻被無故攔住,并且挑釁,甚至差點兒傷到我,我若是不反擊,說不定躺在這地上的人,便是我了——這如何能夠說得上是我在鬧事呢?”

  黃葵一時語塞,瞪著那女人好一會兒,而這時黃英卻適時提醒道:“不如叫當值都騎過來問清楚?”

  黃葵這才反應過來,朝著旁邊大喊道:“當值都騎呢?”

  當值都騎就是在鬼市門口的接引,不過這人并非之前問蟲蟲問題的那個灰袍文士,而是一個三角眼的男人,他匆匆趕到,對著黃英、黃葵躬身喊道:“屬下劉波,見過大小姐,三爺。”

  黃葵瞪著他說道:“你倒是說說,為什么攔住這位小姐?”

  三角眼劉波慌張地說道:“是這樣的,這個女人身上有一股濃重的陰氣,連符靈陰兵都受不了,為了鬼市的安全,屬下方才攔住她的,并無私心?”

  白衣女子冷笑,說好一個并無私心,即使如此,那么為何叫這些傀儡把我圍住之后,又告訴我若想脫身,便得侍奉你幾回,讓你舒爽了就行?

  什么?

  聽到白衣女子的話語,在場的所有人臉色都大變,一起朝著那三角眼的猥瑣男瞧了過去。

  劉波渾身一哆嗦,慌忙跪倒在地,大聲喊道:“冤枉啊!大小姐,三爺,這女人是在血口噴人啊,屬下根本就沒有說過這話兒,完全都是她胡編亂造的。”

  白衣女子抱著胳膊,冷冷笑道:“既然是胡編亂造,你反應這么激烈干嘛呢?”

  劉波一愣,既想站起來,又有些猶豫,說道:“我,我只是……”

  他支支吾吾半天,卻是沒有說出一句囫圇話兒來。

  那白衣女子鄙視地搖頭說道:“常聞泰山伯治下的鬼市公正公平,童叟無欺,最是太平,沒想到都是騙人的;既然如此,我便不在此惹諸位心煩了,告辭。”

  她轉身欲走,一臉鐵青的黃葵這時方才反應過來,伸手喊道:“姑娘別走,且等等!”

  不知道為什么,他伸手的這一瞬間,我突然就感覺他好像網紅爾康。

  呃……

  好吧,我走神了,黃葵叫住那白衣女子,她轉身過來,挑眉說道:“怎么,難道你們是準備以多欺少,想讓我賠你們這些符靈陰兵的損失么?”

  黃葵搖頭,一腳將跪在地上的值班都騎劉波踢倒在地,然后說道:“都是手下人不懂事,給姑娘您添麻煩了;您若是現在走了,回頭我指定要給家父拍板子的,這樣,所有的錯都在我方,一律損失均由我方承擔;另外,我這里有二十金籌,權當作麒麟鬼市的賠償吧……”

  他從腰間掏出了一個金絲錦囊來,一步一步地走上前去,遞到了那白衣女子的手中。

  白衣女子也不謙讓,拿在手里,掂量了一下,皺眉說道:“我進了你們這鬼市,半夜里不會有人過來找我麻煩吧?”

  黃葵躬身說道:“姑娘若是對自己的安全有擔憂的話,不如住在黃府之中,你的安全,黃葵一力承擔,絕對不會讓您傷到半根毫毛。”

  他這般殷勤,反倒讓那女子有些戒備,皺眉說道:“算了,我還是找家客棧歇息吧。”

  她這話兒剛剛說完,沉默了許久的黃英終于登場了。

  只見她緩步走上前去,沖著那白衣女子拱手說道:“這怎么使得,姐姐若是能夠到鄙府做客,定然使得我們這小宅子蓬蓽生輝。在下黃英,負責打理這麒麟鬼市,不知道姐姐如何稱呼?”

  那白衣女子打量了她一眼,良久之后,平靜地說道:“叫我小北好了。”

南無袈裟理科佛說:
群英會!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