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第二十八章 卻是故人

  白衣女子自曰姓王,名小北,北方的北。

  王小北?

  這名兒跟她的綽約風姿,著實有些不搭,不過倒沒有人計較這種細枝末節的事情,黃英熱情地把王小北請進了市集之中,待圍觀眾人散去之后,在牌樓下介紹起身邊的人物來。

  她先是介紹了黃葵以及幾位鬼市的主要負責人,然后又隆重介紹起了蟲蟲來。

  在黃英的介紹中,蟲蟲可是為世間少有的奇女子,惹得那王小北美目流轉,好奇地打量著蟲蟲,兩人又是一陣寒暄。

  不知道為什么,我感覺小妖不太喜歡這王小北,趁著沒人注意,展翅高飛而去。

  而王小北在瞧見小妖的那一瞬間,眼神也有一些慌亂。

  不過她很快就控制了自己的情緒,表現得倒也平靜自然。

  至于我、姜寶和丑道士,則完全就是一下人的命,被排斥在了人群之外。

  說句心里話,這種感覺其實挺憋屈的,不過我也知道,越是不被人注意,越方便我們行事。

  從這一點來看,蟲蟲說我們都是她的下人,其實也是一招妙棋。

  寒暄過后,蟲蟲謙虛兩句,方才說道:“小北姐姐這邊的事情了結,我這里,倒是還有一件事情耽擱了沒處理,不如找個地方,我們說道說道。”

  這時那黃英似乎才想起什么來一般,對黃葵說道:“對啊,老四,你怎么平白無故,把蟲蟲的下人給抓了呢?”

  那黃葵為了維護鬼市規則,在王小北這兒吃了一個悶虧,但并不是軟蛋。

  聽聞此言,他立刻恢復了原本的古板臉容來,說道:“大哥之前,不是給一個破爛道人給害了么,我正帶著人找尋兇手呢,在白山附近的毒蟲野里,羅盤感應到了那道人的氣息,追過去一瞧,正好撞上這兩人,就給拿下了。”

  蟲蟲淡定自若地說道:“我的確是居住在毒蟲野一帶,而他倆也的確是我家中下人。”

  黃葵冷笑道:“這不就結了?”

  蟲蟲不是個愛說話的性子,但也并非拙于言語,無論是頭腦還是思路,都比尋常女子清晰,聽聞此話,不由得也微微地笑了起來,說按照四公子所言,貴兄長是被一道人所傷,那么世間的道人都是那兇手的同黨咯?

  黃葵從懷中掏出一物,卻正是我們丟失的那圓靈通幽符。

  拿著這物,黃葵凝目說道:“當時我們瞧見那兩人的時候,他們身后真追著一頭黃泉血蟒,血蟒的獨角之上,卻是掛著這么一個東西,而這玩意,正是羅盤確定與那兇手的相關之物。我們當時將人給擒下,那人胡言亂語,算不得什么好人,就拿了回來,這有何不妥?”

  蟲蟲說:“哦,我那下人是如何胡言亂語了?”

  黃葵說道:“那人稱自己是陽世岱廟修行的道士,一時與同伴迷了路,并非歹人,而被我們拿下之后,屢次試圖逃脫,無果之后,閉口不言,顯然是心中有鬼。”

  蟲蟲平靜地笑了,說那人與我這相貌丑陋的下人,兩個情同手足,來處也的確是那陽世岱廟修行的道士。

  黃葵說你承認就好。

  蟲蟲搖了搖頭,說這兩人也不知道是有了什么奇緣,一不小心就進入了這黃泉路上,被我師父收留,當做下人——至于你所說的這東西,我倒是不知道怎么來的。

  黃葵眉頭一揚,還待敘說,這時那王小北突然插了一句話,說我說鬼市之中為何有些戾氣,原來都是出自四公子的手筆。

  這話兒卻是多了幾分諷刺意味,黃葵頓時就受不了了,說王小姐,切莫得寸進尺。

  王小北嬌媚一笑,說泰山伯的子孫,的確是黃泉貴胄,不過這世間總也離不開一個“理”字,傻子都能夠聽得出來,真正跟那兇手有瓜葛的,卻是那條黃泉血蟒,他倆若是跟兇手有關系,又何必被那血蟒追得滿山亂竄呢?

  蟲蟲與黃葵對峙,是公說公有理,婆說婆有理,然而王小北則是個外人,話語從她的口中說出,卻多了幾分公信力。

  的確如此。

  眾人稍微一思索,都覺得她說得其實挺有道理的,這兩個道士倘若跟那黃泉血蟒有瓜葛,又何必被追得到處跑?

  這不是自相矛盾么?

  黃葵怒火中燒,而這時黃英卻提議道:“這其中的事情,到底是黑是白,誰也不曾知曉,不如我們先回府上,找那個被抓的道人對峙便是了,你們看如何?”

  蟲蟲無畏,王小北事不關己,都點頭附議,而黃葵則一臉陰沉,卻熬不住別人的目光,也點了頭。

  回到黃府的路上,我一直在琢磨一件事情。

  這個叫做王小北的女子出現得實在是太過于詭異了,而且身手也好得離奇,藝高人膽大,并非凡人,所以我剛才一直在用余光打量她。

  她臉上的表情和目光,最輕微的變化,都入了我的眼中。

  那女子的城府深,臉上輕易不流露出情感來,然而當黃葵拿出了那圓靈通幽符來的時候,我感覺到她似乎有些異狀。

  她仿佛也認識這圓靈通幽符一般。

  而就在我還只是猜測的時候,她突然就插嘴,幫了蟲蟲一把,這幾乎讓我有了很大的確定性。

  這個女人,很有可能也是從陽世前來此處的,而且或許認識蕭克明。

  要不然還真的有些難以解釋她的種種表現。

  一行人回到了黃府,黃葵吩咐旁人去帶人過來,而我們則來到了一處寬敞的側廳處,剛剛抵達沒一會兒,那叫做王維伽的道士就給人帶了過來。

  在此之前,他顯然是吃了一頓嚴刑拷打,雙腳都不能行走,幾乎是別人駕著,拖過來的。

  一路來到了堂中,他昏昏沉沉,然而瞧見了堂前的蟲蟲,充滿了血絲的雙目卻陡然一亮,沖著蟲蟲就激動地喊了一聲:“姑娘……”

  我心想壞了,而這個時候丑道士卻站了出來,沖著他喊道:“叫什么姑娘,喊小姐。”

  黃葵早就盯著,瞧見他站出來,頓時就挑眉怒罵道:“誰的褲腰帶沒系好,把你給露出來了?再多嘴,信不信我把你也給拿下了?”

  丑道士被一通劈頭蓋臉地臭罵,立刻噤若寒蟬,而這時蟲蟲卻款款走到了王維伽的跟前來,打量了一下他這慘狀,眼睛竟然涌出了幾分淚水來,激動地說道:“維伽,自你和你師弟三年前被我師父從白山撿來,雖說一直當下人使喚,我卻一直把你們當做好友,沒想到他們竟如此狠心,把你毒打成這般模樣……”

  說著話,她幾乎就哽咽了起來,而這個時候,那王維伽則“虎軀一震”,聲音沙啞地說道:“小姐,我王維伽為了您,上刀山下火海,赴湯蹈火也在所不辭,何況這點兒皮肉之苦?”

  蟲蟲居然真擠出了幾滴眼淚,語氣卻顯得無比堅定地說道:“你放心,我必不會再讓你受苦。”

  ……

  這兩人一言一和,情真意切,不但表明了彼此之間的聯系,而且還隱隱多出了幾分難言的情意來,聽得我的心中都是一陣醋意勃發,差點兒都較了真來。

  我這知道實情的人都差點兒吃了飛醋,旁人自然也是被這一對隱約生出情愫的年輕男女而為之感動。

  黃英雖然臉色也有些不快,不過卻是沖著自家弟弟罵道:“別人跟我說你行事霸道,囂張跋扈,我素來不信,沒想到你居然欺負到了我這蟲蟲姐的頭上來了,實在過分!此事我一定會稟告父親,讓他好好管教于你,免得哪日民怨激憤,將我黃家多年的基業,給毀之一旦了去!”

  黃葵給黃英罵了一通,雖然感覺有些蹊蹺,但一來黃英是他姐姐,長幼有序,罵了也就罵了;二來從目前的狀況來看,自己的確沒有占到理,頓時就有些頹然。

  他瞧著左右人的目光,百口莫辯,心中一陣憤怒,大聲吼道:“大兄出事,你們一個兩個優哉游哉的,仿佛沒事人兒一般,我這里好心管了,反倒給我扣這么一個大帽子?好、好、好,我也不管了,任你們耍去吧!”

  他氣呼呼地甩手離開,而被人擠得滿滿當當的側廳一下子就空了一大半。

  黃英沒有理會他的壞脾氣,而是叫來了剛伯,指著給扔在地上的王維伽說道:“這人受的傷是老四弄得,但也得算在咱頭上,帶去看下醫生,用最好的藥,千萬別給人留下啥后遺癥了,知道不?”

  剛伯說道:“那我讓人帶去華神醫那里瞧吧。”

  他正準備招呼人,丑道士慌忙過去將自己師兄扶起來,說我陪你去。

  我瞧見,也跟著離開。

  黃英沖著蟲蟲和王小北施了一禮,微笑道:“小妹這里備下酒宴,給兩位賠禮道歉了,還請一定參加。”

  蟲蟲赴宴,而我、姜寶和丑道士則在黃府一小管事的帶領下,前往市集西頭的華神醫處,給王維伽瞧病。

  走到半路的時候,消失許久的小妖出現,落到了我的肩頭來,說蟲蟲呢?

  我說這會兒,應該在跟黃家小姐和王小北吃飯吧?

  小妖大驚,說道:“什么,那個狐貍精說自己叫做王小北?”

  我也訝異,說你認識她?

南無袈裟理科佛說:
難道不叫王小北?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