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第二十九章 茶肆間

  小妖縮著身子,在我耳邊低聲說道:“自然認得,我跟你講,這個女人是個大壞蛋!”

  我有些不相信,說我感覺她認識雜毛小道,至于是不是壞蛋和狐貍精……呃,別人雖然長得不錯,又挺有女性風韻的,但不至于是大壞蛋吧?

  小妖見我不信,用鳥喙啄了我一下,說你不信我?

  我無語,說不是不信,只是……你剛才飛走了,沒有瞧見,剛才人家可是幫了我們大忙,要不然那姓王的道士說不定還給人壓在手里呢。

  小妖說那女人之前的時候,可是邪靈教的大頭目,她外公你知道是誰不?

  我說是誰?

  小妖說你不是挺佩服那個黑手雙城么,你可還記得黑手雙城奠定名聲的踏腳石是誰?

  我不由得倒抽了一口冷氣,說難道是天王左使王新鑒?

  小妖冷笑著說道:“你知道就好。”

  這個王小北,居然是王新鑒的外孫女,真的不簡單啊,難怪能夠在鬼市之前,一人將十幾個陰靈符兵給撂翻了去。

  突然我又有了點兒疑問,說等等,不對啊,既然是外孫女,怎么還姓王?

  小妖說誰說她姓王,隨口編的而已。

  說完這句話,她展翅飛了起來,說我可不放心蟲蟲跟那個大咪咪狐貍精一起,說不定就中了她的算計,我去瞧一眼,你沒事兒了,趕緊回來啊。

  小妖飛走,而我則跟人來到了西頭的一處醫館。

  這麒麟鬼市的外圍看著破落,然而主街之上的建筑卻格外別致典雅,透著一股厚重的藝術風格,這醫館前店后院,走在外面,還能夠聞到一股藥草的清香味,顯然那院子也是一個藥圃。

  我們趕到的時候,華神醫正在與人瞧病,便在堂前等待了一會兒,過了十分鐘左右,方才得以進去。

  華神醫在擺弄診臺上面的東西,瞧見我們進來,不由得一愣,說哎,是你們啊?

  他當真是好記憶,我們不過都是些不起眼的小角色,他居然還記得。

  我們躬身行禮,而黃府的那個小管事則對華神醫說道:“這里有個受了些皮肉傷的家伙,勞煩神醫幫忙瞧一下。”

  我們把王維伽扶在了那座椅上,那小管事這邊招呼完了之后,便對我們說道:“你們這兒人多,就先在這里照應著,我有事先走了,診金什么的,掛黃府兒的賬上便是了。”

  說罷,他轉身就走了,一刻都沒有停留。

  華神醫瞧著那小管事離開的背影,撫須說人是給黃府打的?

  丑道士一臉氣憤,說可不是么?

  華神醫嘆了一口氣,說泰山伯之后,現如今成年的這一門三虎一鳳,也就英丫頭算個人才,其余之人,行事未免有些霸道,你們是外鄉人,能忍就忍一下吧。

  說罷,他站起身,走到了王維伽的跟前來,簡單檢查了一遍,忍不住眉頭一跳,說哎呀,這幫人,下手可真狠啊。

  王維伽的傷勢很嚴重,并不僅僅只是皮肉之苦那么簡單,而且還傷及了內臟。

  所幸的是黃泉路上這種事情特別多,華神醫處理起這種事情來十分拿手,倒也沒有太多的為難,叫來了醫童,將他身上的衣服剪開,然后清洗過了傷口后,裹上跌打的藥膏,用紗布纏上,又熬了藥湯,如此內外兼備,按照華神醫的估計,三五日之內,正常行走是沒有問題了。

  王維伽的傷勢很重,暫時不能離開,好在醫館之中也有病房,華神醫開過藥方之后,丑道士便背著他到了病房的床上躺下。

  醫童處理完了傷口之后,又給他服下了藥湯,病房里便只剩下了我們這幾人。

  直到此刻,王維伽方才開口問道:“葉秋,到底什么情況啊這是?”

  他也是悶了一路,直到此刻方才有機會開口,丑道士并沒有說話,而是看了一眼姜寶,姜寶點頭,說我幫你看著呢。

  得到了姜寶的點頭,那丑道士方才敢說話,于是三言兩語,將事情的來龍去脈簡單說了一遍,最后交代道:“就如同蟲蟲小姐說的一般,你記住了,在離開這個鬼地方之前,我們都是她師父三年前撿到的下人,別說漏嘴了……”

  王維伽似乎想起之前蟲蟲瞧見他傷勢流淚的情形,回味地說道:“下人就下人,只要能夠陪在蟲蟲小姐身邊,我就算是死了也值。”

  這倒是個癡情種,說起來也真的讓人動容,然而問題他癡迷的可是我兜里面的女神,那情況就完全不同了。

  我聽著心煩,不想繼續在這兒待著,便對丑道士說道:“王道長的傷勢既然已經穩定了,那你就在這里陪著他,別再鬧出什么幺蛾子了,說話的時候也注意一點,我這邊還有事兒,就先走了。”

  病床上的王維伽起不來身,朝著我拱手,說勞煩您了。

  我揮了揮手,帶著姜寶離開。

  出了醫館,我總感覺身后有人在打量我一般,回過頭去,有什么也沒有瞧見。

  我們并沒有直接返回黃府,畢竟那是人家小姐間的宴席,可不會給咱這下人預備什么,好在之前蟲蟲抽空給了我兩根金籌,倒也不會餓著,我走在大街上,瞧見一個順眼的家伙,便伸手攔住了他,說兄弟,咱們這市集上最熱鬧的地方在哪兒?

  那人瞧了我一眼,朝著北面一指,說道:“往前直走,那兒有個清風樓的招牌,是個茶肆,一幫本地客和外地佬吹牛波伊的地方,你若是想聽些什么新聞和消息,去那兒準沒錯。”

  我拱手表示感謝,然后帶著姜寶走了過去。

  到了北街,瞧見那地界兒果然熱鬧,人來人往,連門口擺的攤兒都多了許多。

  這清風樓分作三層,一樓大廳,二樓雅座,三樓則是包廂,環形結構,最中間有一個臺子,卻是有人在那兒唱著大戲,頗有些清朝民國時的風韻。

  我們剛剛走進茶肆,立刻有小二迎了過來,跟我們介紹了一番,我打聽了一下價目,就在大廳的角落要了個位置,茶水、糕點都點了一些,心算了一下,花費并不多,也就一兩個竹籌而已。

  許是便宜,所以這大廳里的人挺多的,我們剛坐下沒一會兒,那周圍就坐得滿滿當當。

  茶水、糕點上來,我和姜寶品嘗了一下這黃泉路上的吃食,感覺比陽世間要粗糙許多,就算是那茶水,也跟隔夜的餿水一般,古里古怪的,我淺嘗輒止,沒有再吃。

  不過我們嫌棄,旁人倒是吃得有滋有味的。

  周圍人聲嘈雜,還有頗多方言,聽著格外混亂,而就在一眾聲音之中,我突然聽到鄰桌有人在低聲細語,一開始并未感覺,然而后來卻豎起了耳朵來。

  這四人談的不是別人,而是今天在市集口那兒大出風頭的王小北姑娘。

  說是四人,其實是一人在說,其余人在聽。

  說話的,是個滿臉絡腮胡,除了嘴和眼睛,幾乎就沒有不長毛的地方,連鼻毛都有兩寸長的家伙。

  他低聲告訴旁人,說那火辣辣的妞他是見過的,鬼市里著名的王二混子,就是死在了她的手里。

  此言一出,旁人都紛紛驚訝,說不可能吧,王二混子別看名頭不響,但人家可是有著真手段的,別的不談,就算是來一牛頭陰卒,他也是隨手拿捏,不在話下。

  另一人也點頭,說對,你們都別說,我跟王二混子交過手,那家伙的修為可是有傳承的,十招就把我給整趴下來,怎么可能死在一娘們手上?

  王二混子如此厲害?

  長毛怪冷然而笑,滿臉的毛發直抖,說不可能?鬼市前面那一堆黑盔黑甲是誰弄出來的?黃老四那么飛揚跋扈的人,你覺得他為什么會低頭呢?

  這話兒一說出口,眾人都啞口無言了,而過了好一會兒,有人低聲問道:“那你說,這女人什么來路啊,這么兇?”

  長毛怪說道:“你知道我是在哪兒碰到她的么?”

  旁人紛紛搖頭,伸著脖子問,說是哪兒?

  長毛怪低聲說道:“在奈何橋附近的幽冥溪附近,那是什么地方?那可是幽冥變形蟲集聚之地,甭管你是什么妖魔鬼怪、得道之士,若是碰上那幽冥變形蟲,好家伙,絕對是被啃得骨頭都不剩下,但是這女人卻偏偏從那兒走出來了。當時我瞧見了,嚇得遠遠躲開了去,而王二混子卻瞧見人家長得漂亮,胸口跟小西瓜一樣鼓鼓囊囊,就動了色心,結果呢?”

  旁人嘆了一口氣,說反正我是一個多星期沒有瞧見王二混子了,唉,可惜這一把好漢啊!

  長毛怪說可不是?但怪也怪王二混子那家伙太沒有眼色了,另外除了那女人,你猜我還瞧見了誰?

  旁人好奇心大盛,說誰,趕緊的,熊老大你丫真是的,老愛賣關子。

  長毛怪嘿然而笑,說那女人殺了王二混子,遠遠就走來了一個青衣道士,而那個道士,就是之前殺了黃家老大的那個家伙……

  砰!

  他的話語還沒有說完,突然間有人從樓上跳了下來,一把揪住了他的脖子,噴著熱氣說道:“你剛才說的,都是真的?”

  我朝那人瞧了一眼,心臟幾乎都要跳了出來。

  黃葵怎么在這兒?

南無袈裟理科佛說:
被抓到把柄了,這丫的,居然跑到黃泉來也不消停,還跟情人私會……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