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第三十二章 孤膽

  這個出手的人并非旁人,而是之前在鬼市之前撂倒了那些符靈陰兵的王小北。

  我根本沒有想到,她居然會出現在了這里。

  為什么?

  我有些搞不明白,而一眨眼的功夫,她已經沖到了營地跟前來,適時駐足停留在了外面,然后沖著里面大聲喊道:“叫黃葵出來見我。”

  她卻是知道營地周圍有法陣布置,并沒有傻乎乎地一頭撞進去。

  然而即便如此,她到底還是陷入了伏擊圈中。

  小妖在我的身后輕聲嘆道:“明明知道這兒是陷阱,但她到底還是來了……”

  這話語里面似乎蘊含著很復雜的情緒,有一些贊同、認可,也有不屑。

  我忍不住說道:“這女人到底是誰?”

  這么出色的女子,倘若是來自陽世,她定然是認識的。

  無論是小妖,還是那女子的表現,都已經表現得十分明顯,我不想蒙在鼓里,而小妖還沒有回答,蟲蟲卻說道:“若是我猜得沒錯的話,這個女人,應該就是邪靈教的前代右使洛飛雨吧?”

  洛飛雨?

  蟲蟲居然也認得?

  小妖也點了點頭,說對,就是她,差不多一年沒見了,聽說她帶著自己妹妹去了東海蓬萊島,卻沒想到是出現在了幽府,更加讓人意外的是,雜毛小道這家伙這個時候也在——那家伙不是說為了陸左來的幽府么,怎么又跟這狐貍精攪在一起了?他對得起陶陶么?

  就在小妖憤憤不平的時候,一大蓬的箭雨從天而降,從那制高點上,四面八方地朝著洛飛雨射了過來。

  嗖、嗖、嗖……

  箭支在半空中發出了凄厲的破空聲,然后帶著巨大的動能垂落而下。

  那箭支的數量算不得多,但是整個兒這般陡然落下,卻給人一種《英雄》里面秦軍攻城、遮天蔽日的恐怖感覺。

  通過火眼,我甚至能夠感覺得到不少箭矢的尖端之上,沾得有某些東西。

  說不定蟲蟲賣出去的蛇毒,就可能用到了這里來。

  面對著這些箭雨,洛飛雨一動不動。

  她就那般站在了原地,我眼睜睜地瞧著這些鋒利的箭矢一支又一支地穿過了洛飛雨的身體,然而她最終還是沒有被釘在了地上,而是依然不到。

  就好像那些箭支是虛無的,或者說她是陰魂一般。

  不過這也說不通啊,在這黃泉路上,必定有不少大鬼,這么多的箭矢之中,必然會有專門對付陰魂的符箭,怎么可能讓她存留呢?

  而很快我就發現了一個情況,她并非一動不動,而是動得很輕微,所以隔得遠了,就發現不到。

  這個時候小妖突然說道:“這女人的大變形術,已經修煉到了很恐怖的境地了。”

  大變形術?

  我一愣,說這是什么鬼?

  小妖說你還記得之前我們在黃泉大道上面碰到的那些牛頭魔怪么?

  我點頭,說當然記得。

  小妖說那些牛頭魔怪,除了一部分統領之外,大部分都是殘魂融入塑形蟲之中形成的,而那塑形蟲則是幽冥變形蟲的低級形態,只有真正有身份和地位的陰兵,方才能夠獲得賞賜最高級的幽冥變形蟲——但是那個洛飛雨的身上,則也有許多幽冥變形蟲,理論上來說,她可以化身千萬,很難被殺死!

  我心中詫異,說實際上呢?

  小妖似乎想起了什么來,揮舞著翅膀,騰身而起,說道:“我知道她為什么會出現在這里了——幽冥變形蟲的壽命不長,她必然是之前植入體內的幽冥變形蟲壽命到期了,便來到這兒更換新蟲的!”

  我搖頭說道:“原來還是有副作用啊?這玩意怎么跟整容一樣,隔段時間就得打點玻尿酸維持啊?”

  小妖說如果是這樣的話,那么她極有可能會栽在這里!

  是么?

  就在我們說話的時候,在角落處埋伏著的那隊騎士已經沿著甬道朝著營地沖了出來,而在洛飛雨的身后,幾十個黑盔黑甲的符靈陰兵也踏著黑霧前來,將她給團團圍住。

  那隊騎士有八人,有的持矛,有的拿刀。

  他們騎的是恐豹,速度快得如同閃電,轉瞬即至,領頭一個陡然伸出長矛,朝著洛飛雨的胸口插了過去。

  洛飛雨用劍,一把纖細修長的秀女劍,輕輕一拍,就仿佛有巨大的力量涌出。

  然而就在這個時候,那長矛之上,突然涌現出一大股的藍色烈焰來,陡然蔓延開來,將洛飛雨給全部籠罩了住。

  唰!

  洛飛雨又是一劍,將這殺招給破開,不過還沒有等她喘一口氣,下一秒那攻擊又紛呈而至。

  八個人就有八種手段,讓人目不暇接。

  洛飛雨與這八人都拼過一次,以她的實力,完全能夠勝得過這八人之中的任何一位,然而一番交手之后,卻并沒有占了上風,而是后退連連。

  小妖這個時候解釋道:“黃泉路上的一眾勢力,大部分都跟有著幽冥變形蟲的高階陰卒交過手,早就琢磨透了,所以一旦較起了真來,洛飛雨未必能夠承擔得了對方的沖擊。”

  洛飛雨與這幫人拼斗過后,對方并沒有咄咄逼人,而是圍成了一個大圈。

  這是從黑暗中又走出了一群人來,為首的,卻正是黃英、黃葵兩姐弟,除此之外,還有幾個一看起來就是高手的家伙在身后拱衛著。

  其中就有讓蟲蟲特別提出的剛伯。

  洛飛雨橫劍而立,瞧見這一大群人將她給重重圍住,因為隔得遠,我并沒有瞧見她臉上的表情,但是卻感覺得到她所散發出來的鎮定。

  雖萬千人吾往矣——就是這種氣勢。

  黃英走到了人群之中來,開口說話,然而因為隔得有一段距離,又不是大聲叫喊,所以我并不能聽清楚。

  就在我郁悶的時候,旁邊的姜寶卻開了口:“小北姐姐,我真的很失望……”

  啊?

  我瞧向了姜寶,說你剛才說的話,是黃英所說?

  姜寶點頭,說對,我能夠聽得到他們那邊的話語,幫你們翻譯,用么?

  這家伙,真的是個寶貝啊!

  我慌忙點頭,說要,而小妖也忍不住夸他,說想不到你居然還有這等本事啊?

  姜寶憨厚地笑了笑,然后說道:“不用失望,你我本來就是兩路人。”

  這個,應該是洛飛雨在說回答。

  黃英:“為什么要這樣?”

  洛飛雨:“因為他拿了不該拿的東西,我過來,是準備拿走,日后物歸原主!”

  黃英:“你認識殺我大兄的那個人?”

  洛飛雨:“認得。”

  黃英:“那人殺了我大兄,那就是我黃府的仇敵,泰山伯治下的所有人,都將會與之為敵,讓他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洛飛雨:“有本事你們就找他去,別在這里跟我吹牛。黃葵,東西給我。”

  黃英:“小北姐姐,你這是在逼我啊!”

  洛飛雨:“你上吧,別顧忌什么情義,你我之間,本就應該是陌生人,而不是朋友!”

  黃英:“上,給我生擒!”

  就在這個時候,黃葵突然發出了一聲歇斯底里地嘶吼:“不,給我殺了這娘們,剁成肉醬!”

  好暴戾的情緒,這話兒,卻是連我們都能夠聽清楚了。

  兩位主家發了話,旁邊的人沒有任何猶豫,立刻動手,最先上的不是旁人,而是那一大群的符靈陰兵,這些玩意是看守鬼市、維護秩序的根本,沒想到黃家姐妹一下子就弄了這么多來,顯然就是不想讓來人離開。

  要么死,要么束手就擒。

  符靈陰兵一動,立刻就要將洛飛雨給圍將起來,而洛飛雨哪里能夠陷入這重重圍困之中,卻是先發制人,朝著前方沖了過去。

  她的前方,就是黃家姐弟,以及一眾頂尖高手。

  好剛烈的女子,到了這個時候,她居然還有那種恐怖的戰斗欲望。

  洛飛雨動手,人未動,劍先行,那秀女劍居然脫離了她的手掌,騰空而起,穿過人群的縫隙,朝著那黃葵射了過去。

  那劍快,宛如疾光,眼看就要捅穿了黃葵,則是一個長眉毛的男人揮劍斬下,卻是將這飛劍的沖勢給阻攔,而那劍卻并不跟他糾纏,回繞一圈,又朝著黃葵射去。

  這把劍,殺氣騰騰。

  黃葵忍不住就往后跑,他一亂動,前方的人群立刻就出現了一絲縫隙來,洛飛雨徑直撞入人群之中,避開朝她身上招呼過來的無數刀槍劍戟,卻是沖到了黃葵的跟前來。

  這個時候,那些符靈陰兵已經將外圍給全部封死了去,而洛飛雨撞入的人群也都是訓練有素的高手,立刻散開了來。

  這些人一散開,立刻出手,而且并非那手忙腳亂的陣勢,一招一劍,都頗有章法,極富層次感。

  一瞬間,洛飛雨就被人給圍住,而這個時候,她已經從慌亂的黃葵手中,搶過了一塊玉。

  就是那枚圓靈通幽符,茅山十寶之一。

  黃葵在洛飛雨的壓力面前,表現得很狼狽,不過發現她停手之后,一下子跳入人群背后,怒聲吼道:“給我殺了她!”

  他歇斯底里,而就在這時,洛飛雨的身子陡然一扭,卻是化作了無數黑點。

  那些黑點朝著天空騰起,又朝著我們這邊飛了過來。

南無袈裟理科佛說:
孤單豪杰,從來如此。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