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卷 第八章 報警

  我的心臟仿佛瞬間被一頭雄壯的贛巨人給捏住,難受得不行。

  我藏在上衣內兜的一個絨布袋子給人摸走了,而這袋子里面裝著的,正是孕育著小妖朵朵的麒麟胎。

  我轉過身,背靠著門,腦子里面一片混亂。按理說,依我的這種敏感程度,但凡有什么人接近我身邊,我都會有所防備,而要想從我的懷里面將東西偷走,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然而它卻實實在在地發生了。在丟了東西之后,很多人應該都會有相同的體會:第一是覺得不可能,第二,是立刻回想起各種可能性。

  我也是如此,開始馬上思索起是在哪里出現的問題。

  麒麟胎在我出了酒樓上車的時候,我還下意識地摸了一下,還在;在夜總會包廂里面我跟那個叫做小美的公主摟摟抱抱,吃盡豆腐的時候,我記得都還在。那個小妞往我懷里掏的時候,還摸到,問我是什么,我當時還在敷衍她……到底是什么時候丟的呢?

  啊——

  我的腦海里突然閃過了幾個畫面:第一是我下車跟隨郭、蕭兩人進入夜總會的時候,感覺好像遇到了熟人,第二是我扶著雜毛小道下樓梯的時候,撞到了一個人。我現在回想起來,那個人,就是在夜總會外面遠遠看著我的人群里,其中的一個。

  那個人我不認識,但是他旁邊有一個中年人和一個小辮子,我卻突然想了起來,我確實是遇到過的。

  在二月下旬的時候,我和雜毛小道趕來他句容老家,曾經坐過一趟火車,我和雜毛小道也正是在這場火車上遇到的古麗麗,而起因是她的錢包被偷了,而我幫她找了回來。而我剛剛遇到的那個中年人,就是那個火車扒竊團伙的老大,小辮子則被我當場擒獲,扭送給了乘警。這只是一件小事情,我很快就忘卻了,然而他們卻并沒有忘記,所以剛才看向我,才會有一種說不出來的仇恨。

  如此說來,也正是他們偷了麒麟胎。

  下手的那個家伙,好厲害的手法,竟然能夠將我都給瞞過,肯定是一個有名氣的慣偷。

  我心中莫名有一些自怨自責,想起了小妖朵朵在裂魂的前一天跟我說的話。她說我本事太弱了,根本就保護不了她。我當時的自尊心還小小地受挫了一下,心里面有著一股子怨氣,暗自下了決心,說我一定能夠保護你,讓你刮目相看的。然而此刻還沒有過了幾天,我就把麒麟胎給弄丟了。

  那里面,可是孕育著小妖朵朵啊!

  她現在可是處于最虛弱無力的狀態,根本就沒有保護自己的能力,倘若她有個什么三長兩短,我怎么去面對朵朵,怎么去面對她的好朋友肥蟲子,怎么去面對我心中的悔恨和愧疚?

  在那一刻,我恨不得將偷麒麟胎的人千刀萬剮,挫骨揚灰!

  我在短短的幾分鐘內就將一切的事情都推斷清楚了,現在也顧不得什么,跑到雜毛小道的房間門口,使勁地敲著門,將這門弄得震天響。附近的客人紛紛打開門,探出身子出來罵,我當時也是急瘋了,惡狠狠地瞪了回去。有膽小的立刻縮回房間,也有帶著女人出來的彪形大漢,擼著袖子走上來,被我一把就給推開,動彈不得。

  我身上有著堪比雜毛小道的牛力,發起狠來,豈是旁人能夠承受的?

  我足足敲了兩分鐘,雜毛小道才裹著浴巾來開門,說怎么了?他洗澡呢!我往里面一瞅,只見一個白色赤裸的身子正無力地躺在床上,發出余韻的呻吟,而雜毛小道渾身都是汗跡,洗個毛的澡啊?我也來不及取笑,趕緊把麒麟胎丟失的消息告訴他。他聽到之后大驚失色,連忙返回房間去,匆匆穿好褲子,然后丟了一些錢子在床上,披著衣服就出來,問怎么回事?

  我陰著臉給他看我衣服上整齊劃一的切口,將我的懷疑說給他聽。

  雜毛小道看著這道隱秘的切口,語氣有些不確定:看這個樣子,下手的人應該是個高手啊。

  我惱恨地罵道:“管他高手不高手,老子找到他了,定然把他吃飯的家伙給廢了,剁下兩只手來!”郭一指也披著衣服出來了,問怎么回事?我正在氣頭,雜毛小道跟他解釋了兩句。郭一指的脖子上還有著幾個夸張的口紅印,他氣憤地抹了抹上面的口水,說在老子地頭,居然敢對我兄弟下手,不要命了。

  酒店方這時接到顧客投訴,派了幾個人過來,郭一指出面幫我打發了,然后把我請到了他的房間。

  跟著郭一指一起出來開房的長腿女孩被他打發到衛生間去洗澡,我們坐在沙發上,郭一指在問清楚了丟失的東西對我的重要意義之后,先是跟我道歉說照顧不周,然后拿著手機打了幾通電話。這個家伙長期在這地界混跡,黑白兩道通吃,先前的兩通電話是打給局子里面的朋友,而后面的電話,則都是打給這附近地面上的老大,讓他們幫忙查一查,到底是誰的手下干的,讓他們交上來。

  打完這通電話,郭一指寬慰我,十分自信地說沒事的,基本上不會有什么問題了,最遲后天,那東西就會回到你的手里。放心,在哥哥的地盤,這些牛鬼蛇神,多少都還是會賣我一點面子的。

  他是這么說,但是我卻仍舊不放心。倒不是我小瞧了郭一指在此地的影響力,而是我知道那麒麟胎本身的價值,就已經足夠讓一個人鋌而走險了。若是些尋常物件,或者是個不識貨的人,也就交回來了。倘若知道其中所孕育的財富價值,那些人未必會聽郭一指的。財帛動人心,這些混社會的爛仔,那個不是貪婪的性子,有了錢,隨時可以拉出一票人來跟自己,何必又要聽別人招呼呢?

  雜毛小道也知道我的擔心,顧不上尋歡作樂了,提出來我們感覺返回那個夜總會,說不定還能夠找尋到一些線索呢。郭一指有些不情愿,說人家偷到東西,肯定早就跑了,哪里還會在那里多做停留?然而話雖如此,他還是打電話叫小羅開車過來接我們。

  畢竟是在他的地頭上出的事情,他自己也覺得面上無光。

  路上的時候,郭一指幫著算了一卦,結果是“塞翁失馬,焉知非福”,他忍不住笑了笑,說看看,這不一定是壞事哦,說不定你還能夠發財消災呢……然而他話還沒有說完,看到我和雜毛小道鐵青的臉孔,便說不下了,閉上嘴巴,看著車窗外的風景。

  他并不了解我、雜毛小道對小妖朵朵的那一份如同親人一般的關心和感情。

  小妖朵朵如果要離開我,我是毫無怨言的,因為那是她自己的選擇。而如果她從我手里丟失了,而且還是最虛弱無助的時候……

  我日——我想若不是心中尤存著希望,只怕我已經快要爆發出來了。

  其實我們離得并不遠,畢竟這一帶是吃喝玩睡一條龍服務,所以不過幾分鐘就到了那家夜總會門前。現在正好是午夜,三三兩兩的男女從這一排燈火輝煌的夜店門口走出來,然后接著回家的回家、開房的開房、野戰的野戰,不亦樂乎,所以人流有些洶涌。

  我已經將我懷疑的那幾個人各自的相貌特征,講給雜毛小道和郭一指聽,我們便站在門口,四處找尋。

  然而正如同郭一指所說,并沒有找到。好在郭一指打的電話還算有用,過了一會兒,來了兩個穿著制服的警察,跟郭一指親熱地打著招呼。郭一指將今天發生的事情跟他倆說起,然后由著這兩個警察進了夜總會,來到監控中心里面調查監控錄像。

  郭一指和這兩個警察跟夜總會的值班經理都很熟,完全沒有對立的情緒,值班經理很熱情地跟他們打招呼,在聽明了要求之后,很爽快地將相關區域的錄像調出來給我們看。

  因為有目的性,所以我們一直快進,直至來到了夜晚十二點左右,我們出來的景象。

  我指著朝著監控錄像走來的那個戴白色棒球帽的男人說道:“就是他!”中心的保安立刻將畫面調得緩慢,只見那個人徑直朝著我走去,在與我即將相撞的時候,手指上面突然出現了一片亮光,接著與我錯肩而過,褲兜里面也變得鼓鼓囊囊起來。

  因為那個家伙下手實在太快了,我們將帶子來回放了三次,才可以肯定是他下的手。

  郭一指將手放在屏幕上,問那警察這個人是這附近認識的人么?

  警察搖搖頭,說是生面孔,這附近有這種技術的沒有一個,應該是流竄到這里的慣犯,而且,以這個白帽子的動作,他應該是訓練有素,說不定是某個賊王的徒弟。老郭,是朋友我才說句實話:要果真如此,你這朋友的項鏈,只怕是很難找回來了……

  他們說完這些,將帶子作了拷貝,然后準備讓我們回附近派出所做一個筆錄,登記一下。

  我的心情突然沮喪得像要死去。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