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第三十四章 大將龍環

  那氣息從頭游到腳,我有一種被人窺探得一清二楚的感覺,頓時就十二分的不自在。

  洛飛雨也感覺到了,眉頭一皺,雙手朝著天空撐了起來。

  一股濃黑如墨的氣息將我們給包裹,屏蔽著這氣息的掃量,而她的臉上則變得有些驚慌了起來,憤憤不平地罵道:“這群王八蛋,居然這么不要臉?”

  我有些詫異,說到底怎么回事?

  蟲蟲在旁邊解釋,說這氣息已經不是常人所能夠比擬了,肯定是某些活了幾百年、上千年的老怪物。

  我想起一人來,說難道是泰山伯?

  洛飛雨搖頭,說絕對不是他——泰山波執掌一方,最終權威,而且名頭已經上了封神榜,輕易不會出現,所以不是他。要真是他,我也不可能敢來這兒。

  我說不是他,又是誰呢?

  洛飛雨揚起了頭來,一臉沉重地說道:“你很快就知道了!”

  我一愣,說啊?

  蟲蟲也點了點頭,說他來了。

  我下意識地抬頭,突然間有一股狂風從東邊陡然撲來,下意識地往后退開,然后拔出了破敗王者來。

  就在我拔出金劍的一瞬間,一股巨大的力量就重重砸在了洛飛雨的炁場之上。

  轟!

  好像一座巨山砸落下來一般,整個空間都抖動了兩下,洛飛雨一口鮮血噴出,灑落在了地上去。

  硝煙散盡,有一個氣勢恐怖的身影出現在了我們的面前來。

  此人騎著一頭兩米多高的黑色巨馬,手上握著一根長戟,身披盔甲,臉容呈現出金色,明晃晃的耀眼,但仔細看,卻瞧不出什么模樣來。

  這個人也十分高大,騎著那頭黑色巨馬,足足有三米多高。

  蟲蟲扶著洛飛雨,攔在了我們的跟前來,仰頭說道:“你是何人?”

  那人朗聲說道:“泰山伯座下大將龍環在此,還不束手就擒?”

  龍環?

  我一臉驚悸,而這個時候,蟲蟲把圓靈通幽符丟給了我,低聲說道:“陸言你帶著姜寶快走,別回頭,我在這里撐著。”

  這回我卻沒有立刻轉身,而是回答道:“不,要死一起死,我不會茍活的。”

  洛飛雨吐完了血,回過神來,不由得冷笑著說道:“你瞎逞什么英雄啊?她叫你走,是因為我們都有逃脫的辦法,你卻沒有,你走了我們好辦事!”

  能逃脫?

  我一愣,說這家伙可是泰山伯座下大將?

  洛飛雨不屑地說道:“什么大將,不過就是一頭有些年頭的大鬼而已,插上大蔥,裝什么象啊?”

  我們在這里說著話,而那龍環則怒聲吼道:“你們嘀咕什么呢?告訴你們,今天誰也走不了,我要將你們都給殺了,哈哈哈……”

  他一拽韁繩,那巨馬就朝著前方奔了過來,而就在這個時候,蟲蟲轉身,沖著我大吼一聲道:“走!”

  我這回沒有再猶豫,拉著姜寶的手就奪路狂奔,身后傳來了那大將龍環的怒吼:“休走!”

  我哪里會停留,當下也是一陣狂奔,朝著前方猛走。

  我和姜寶跑了一段路程,突然間左前方有一陣急促的腳步聲傳了過來,我停下腳步,心中一緊,拽著姜寶就朝著另外一條路疾步走去,剛剛轉到盡頭,就瞧見四五頭恐豹載著人,就沖了過來。

  對方瞧見了我和姜寶,大聲喊道:“在那兒呢,追!”

  我提著劍疾奔,然后對著姜寶說道:“你快走,我來斷后。”

  姜寶這個時候使勁兒地搖頭,說不行,我來!

  恐豹的速度飛快,兩人的話語還沒有說完,我就感覺到一股勁風朝著我的后腦勺招呼了過來。

  唰!

  我在那一刻,立刻用上了耶朗古戰法的氣機感應,稍微一偏頭,卻是避過了對方的攻擊,不但如此,而且還朝著旁邊越開,讓開了后面的幾波攻擊。

  咦?

  前方有人傳來了一陣驚訝的輕嘆聲,我轉頭過去,瞧見這人就是之前擋住了洛飛雨飛劍的長眉男人。

  這家伙是高手啊!

  對方第一波的攻擊落了空,雖然有些意外兩個普普通通的下人為何能夠避開這必殺的手段,但沒有半分猶豫,直接驅使著那恐豹就再次沖了過來。

  長眉一馬當先,借助著身下恐豹的馬力,揮劍斬來。

  我這個時候避無可避,因為如果再閃開,不但會讓身后的姜寶面臨這攻擊,而且還會被隨之而來的其他人給蠶食了去。

  不得已,我只有咬著牙,硬生生地與他對拼了一記。

  錚!

  一聲清越的聲音只穿云霄之上,嗡嗡嗡直響,而我的半邊臂膀都發了麻,手中的破敗王者差點兒就直接扔了出去。

  不過我還是堅持住了,不但如此,而且還將劍勢晃蕩,順手攻擊了一下。

  不過這并沒有什么卵用,長眉是個極為厲害的高手,沒有讓我有半點兒可趁之機,反而是在與我錯身而過的時候,在我的肩上留下了一道劍痕來。

  不但如此,另外四頭恐豹也輪流沖過,差點兒將我給弄死。

  雖說耶朗古戰法是戰陣利器,不過如此身陷重圍,到底還是有些巧婦難為無米之炊,我瞧見姜寶雖然沒有被長眉針對,但是其余幾人也不是善茬,幾個回合之后,也是險象環生。

  不能在這樣下去了,不然我們兩人很可能就要死在這里。

  怎么辦?

  長眉又一次襲來,當長劍在半空中飛揚的時候,我依舊沒有逃避,而是硬著頭皮揮劍去擋。

  不過與此同時,我還是在心中默念,喚出了小紅過來。

  當下之計,我唯一能夠倚重的,也就是這個小東西了。

  啊!

  我怒聲狂吼,這一次那長劍穩穩地扛住了長眉的揮砍,而在那一瞬間,小紅從我胸口浮現,朝著長眉陡然射了過去。

  眼看著小紅即將射入長眉的體內,卻沒想到那個家伙十分警覺,瞧見一抹流光襲來,當下也是捏破了一枚符箓,一股氣息將他給籠罩了去,小紅不敢向前,卻并沒有折回,而是沖入了他胯下的恐豹體內去。

  嘶啦啦……

  就在此時,那恐豹的口中突然一聲嘶吼喊出,卻是猛然一拱身,將那長眉給掀翻倒地了去。

  長眉落馬,我揮舞長劍,猛然刺去,沒想到那個家伙反應快得驚人,雖然重重摔落在地,卻雙腿一蹬,滾落到了一邊,并沒有給我斬到。

  雖然傷不了長眉,不過我卻沒有半點兒灰心,因為他身下的那頭恐豹卻是朝著我沖了過來。

  它到了我的跟前,頭一低,我便跳上了那畜生的背上去。

  一上馬,我雙腿夾住,立刻朝著陷入圍攻之中的姜寶喊道:“快點上來!”

  姜寶雖然沒有弄明白我為什么一下子就能把人家的騎乘搶了過來,不過他也不是笨人,身子一扭,從無數刀兵之中逃脫了過來,足尖輕點,卻是也跟著跳到了那恐豹的身上,與我挨著。

  姜寶上馬,我伏地身子,趕忙喊道:“可以了,快走!”

  受到小紅控制的恐豹朝著前方狂奔,被掀翻倒地的長眉這個時候也回過了神來,一把拽下旁邊的一個家伙來,駕著恐豹,大聲喊道:“追,快追,別讓這兩個小兔崽子給跑了!”

  旁人催動恐豹,準備沖上來,而這個時候,我胯下這頭正在往前狂奔的恐豹突然轉過身來。

  它驟然的轉向差點兒把我和姜寶摔倒了地上去。

  我死死抓著這畜生的皮毛,沒想到它居然朝著前方二三十米遠處的同類一陣嘶吼。

  我不明白這到底是什么意思,但那些恐怖居然就停下了腳步。

  不管長眉再如何催促,都沒有邁動一下腳步。

  這威勢,不應該是這頭恐豹所發出來的,應該是聚血蠱小紅在作怪把?

  震懾完了追兵,那恐豹方才轉身,朝著前方飛奔,如此走了兩分鐘,突然走到了一死胡同來,我這才想起身后還有一個明眼人,趕緊喊姜寶說道:“傻愣著干嘛,指路啊?”

  姜寶回過神來,然后說道:“好,往回走,然后朝左轉。”

  我們兩人騎著恐豹,在那巨大的亂石林中飛奔,如此走了差不多大半個時辰,終于出了這一片地區,來到了一個黑乎乎的森林邊緣來。

  這個時候,姜寶沒有再指路了,而是對我說道:“言哥,沒有人追來了,能放我下來不,我腳麻了。”

  這一路疾奔,兩人的精神緊張到了極點,聽他這么一說,我的身體也有些僵直,翻身下來,瞧見地上滿是柔軟的青草,那恐豹在我們下來之后,低頭啃著青草,身子不斷起伏喘息著,顯然是馱著我和姜寶這一路,有些疲憊不堪了。

  我心有余悸地往回望了一下,有些不確定地說道:“沒人追來了?”

  姜寶點頭,說早就沒了。

  我說這里是哪兒?

  姜寶搖頭,說我不知道,跑得都丟了魂。

  我嘆了一口氣,說不知道蟲蟲和洛飛雨逃出來了沒有?

  姜寶的表情有些低沉,對我說道:“我干脆感覺了一下,那個叫做龍環的家伙,實在是太厲害了,如果沒有什么應對的手段,她們兩個人,應該是逃不出來了!”

南無袈裟理科佛說:
什么時候,可以自豪地說我來斷后?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