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第三十七章 辛丑一族

  當我抬頭望過去的時候,一個碩大的身影從天而降,徑直砸落在了我的頭頂上來。

  我騎著恐豹,那畜生反應迅速,后腿一蹬,朝著前方飛躍而去,避開了這墮天一擊,不過我即便是騎在了恐豹身上,也能夠感受到這種強大的震動,就仿佛地震了一般。

  半空之中,還傳來了一聲怪笑:“嘿嘿,牛妹,我就說還有同黨嘛,你瞧瞧?”

  我這邊剛剛避開,身后一股怪風騰然而起,我一躍身,從恐豹的身上跳了下來,雙腳蹬在了樹干之上,半空中就操起了破敗王者來,朝著身后猛然一揮。

  鐺!

  長劍斬在了對方的手臂之上,卻并沒有任何鮮血迸射,而仿佛砍在了巖石上一般,還有沉悶的回音出現。

  我從半空中翻身落下,瞧見兩個足有兩米多高的黑影將我給圍住。

  這兩人,一人穿著一虎皮褲衩,,一人好歹用皮毛將波濤洶涌的胸口圍住,卻是一男一女,不過瞧那模樣……

  牛頭!

  這兩人竟然長了一牛頭臉,一對彎角對稱朝上,有如鋒芒一般銳利。

  我橫劍而立,對著這兩個牛頭說道:“你們是誰?”

  那男的(也就是只穿褲衩那位)走到我跟前來,口條伸出嘴巴,朝著嘴唇舔了舔,說來到這牛野森林,居然不知道我們是誰?你求我,求我我就告訴你。

  面對著這丑惡的牛頭,我沒有矯情,說我求你了,快告訴你是誰吧。

  牛頭一拍胸口,說我就是辛丑部落的族長之子辛野,她是我的未婚妻牛妹。

  呃……

  我說兩位好,咱們往日無冤近日無仇,實在不應該大動干戈,不如還是和解吧?對了,我還有一個朋友,之前在樹上的,您手下留情,給條活路好不好?

  牛頭辛野大搖其頭,說道:“我給你留了活路,誰給俺留活路?他們說人肉最好吃了,滋陰養顏,還能壯陽醒腦,我從沒試過,今天就開葷了!”

  人肉?

  我滴娘咧……

  我一臉郁悶,而這個時候,那個牛頭居然陡然沖了過來,我沒有與他正面交鋒,朝著旁邊一閃,卻見他的拳頭猛然一砸,竟然砸中了我剛才靠著的大樹。

  那大樹足有兩人合抱那般粗壯,然而被牛頭這一拳砸過去,居然猛然一震,然后從中折斷了下來。

  這力量,摧枯拉朽,簡直是沒治了。

  我心中驚詫,朝著旁邊快步疾奔,沒想到剛走兩步,突然間腳下一空,下意識地揮劍往旁邊擋去,結果迎面一張大網飛了過來,將我一下子就給罩在了網子里去。

  那網子用的是藤蔓所制,我并不甘心,用金劍去割,結果發現這東西比鋼絲還要堅韌,根本沒辦法切割。

  牛頭辛野走了過來,一把按住了我握劍的手,猛然一捏,我的骨頭咔咔響,便再也握不住了,被他一把奪了過去。

  他打量了一番,說什么破劍,抬手就給扔了去。

  破敗王者在沒有沖勁之前,比破柴刀還不如,他看不上是正常,好在旁邊的牛妹伸手接了過來,說別扔啊,好歹也是一鐵器,我瞅著剛才砍我的時候挺疼的,留著吧,說不定有用。

  她收起了破敗王者,又在我身上搜了一下,摸出五個金籌來,大為驚喜,說你看,這家伙是個有錢人呢,居然還有這個。

  辛野也快樂地笑了,說這玩意可以去鬼市跟人換東西呢,收著吧。

  牛妹搜了我一番,摸到了乾坤袋,不過瞧見里面空空如也,也不在意,完了之后,辛野將我給扛了起來,朝著林子里大步流星地走去,我大聲叫著,說大兄弟,能不能商量一下,我們可以……

  我話還沒有說兩句,那牛妹抬起手來,朝著我腦袋重重敲了一下。

  咚……

  這是我聽到的最后一聲,緊接著眼前兒的世界變得一片昏暗,整個人就昏了過去。

  不知道過了多久,我聽到有人在叫我,低聲細語,小心翼翼,我腦子里一堆漿糊,迷迷糊糊的,沒有想明白,就是聞到一股酸臭的氣息在鼻子間回蕩,過了許久,我終于睜開了眼睛來,才發現剛才一直叫我名字的人,竟然是姜寶。

  “姜寶,怎么回事?”

  我想要動,才發現自己給綁得結結實實的,根本就動不得,而姜寶也同樣如此。

  面對著我的問題,我面前這少年郎略微有些恐懼地說道:“我們被抓了,那幫陰卒,他們要吃掉我們,怎么辦?”

  我艱難地扭動脖子,瞧見我們依舊還在森林中,周圍有一個草木搭著窩棚,旁邊有條小溪,小溪的前面是篝火,二十幾個與辛野和牛妹長得一般模樣的牛頭壯漢圍在一塊兒,大聲地哼著歌子,不過曲調簡單,古里古怪的,算不得好聽。

  我回想起了先前的情況來,瞧見姜寶到底年紀小,臉色有些慘白,雖說自己心里面也直打鼓,不過還是安慰他道:“別擔心,沒事的,我們不會有事的。”

  姜寶都快要哭了,說可是,可是一會兒,他們就要把我們給剝了烤肉吃……

  他的聲音有些失控,而這時一個渾身邋遢的牛頭壯漢走了過來,他似乎聽到了我們的交談,怒聲朝著我們吼了兩下。

  他的話語簡單,但是我卻聽不懂,還沒有反應過來,卻瞧見那家伙抬腿朝著姜寶踢了過來。

  我將姜寶一人留在黑森林中,害他被捉,心中十分愧疚,下意識地向前撲去,擋在了姜寶的跟前。

  砰!

  那一腳重重地踢在了我的背上,疼痛異常,我跟姜寶一起,滾落到了旁邊,我這才發現這幫壯漢的獵物并不僅僅只有我和姜寶,旁邊還有許多古里古怪的野獸,有門板大的野豬,還有三只角的羚羊,七七八八,一大堆,全部都扔在了我們身邊。

  敢情我們跟這些獵物,是一個地位啊。

  我后背劇痛,而那牛頭壯漢還想伸腳踹來,卻被人喝止了,有一個上身也披著獸皮的牛頭走到跟前來,將那人叫走,然后拿荷葉包裹著兩根骨頭來,遞給了我們,說聽說吃人肉的話,需要食物保持好心情,不然太酸了,下不了口——你們吃點東西吧,我可不喜歡酸味。

  一聽這聲音,我立刻想了起來,這人叫做牛妹,是那個辛野的未婚妻。

  姜寶一聽這牛頭能說人話,慌忙喊道:“你們,能不能別吃我們啊?”

  牛妹搖頭,說辛野正張羅著,把你們當做今天的最后一道菜呢——認命吧,來,吃點東西,保持好心情啊!

  它解開了我右手上面的繩索,塞了一根骨頭到我的手上,那骨頭上連著一大塊烤肉,不過烤得很差勁兒,黏黏糊糊的,還帶著血絲,實在是有些慘不忍睹。

  我心想著最后一餐了,那就吃吧,于是放到嘴邊,張嘴咬了一口。

  呃……

  這味道,又腥又怪,實在是下不了嘴,忍不住就吐了出來,說這是什么肉啊,真難吃?

  牛妹一臉憤怒地望著我,說你怎么能夠浪費食物呢?

  我苦著臉,說太難吃了。

  牛妹從我手里把那骨頭棒子搶了過來,咬了一口,咀嚼了兩下,說這是黃羚羊肉啊,挺好吃的,味道也鮮美,你怎么能夠說難吃呢?哼,早知道不做好人了……

  這也叫好吃?

  我也忘記了心中的恐懼,開口說道:“妹妹你是沒有吃過好吃的是不是啊?烤肉什么最重要?一定要外焦里嫩,然后還得將里面的血腥祛除,留下原始的香味,鎖住肉汁,最重要的,是要有味道,你這個沒油沒鹽的,到底吃個什么味兒?”

  牛妹本來是挺憤怒的,然而聽到我的話語,不由得一愣,說鹽?這東西只有族中最尊貴的人才能夠吃得到,我們哪里有?

  我一聽,頓時就愣住了,回想起來,之前在麒麟鬼市的茶肆之間,吃到的食物也的確沒滋沒味,現在想起來,感覺那兒也沒有什么鹽啊……

  等等……

  我似乎把握了些什么,腦子里飛速轉動著——黃泉路上的同志們,吃得也太差了點兒,不過只要是人,是生靈,對于口腹之欲,難免都割舍不掉,你們沒有鹽,我有啊,我的乾坤囊中有著必備的生活物資,其中就包括了十幾袋的食鹽,除此之外,孜然、芝麻、辣椒粉、麥面粉……我都有啊!

  我能不能憑著這些,把自己和姜寶的小命給換出來呢?

  這個時候,我想起了之前洛飛雨跟我說過的話,她說一個男人到底值不值得愛,并不是他的修為有多高,而是是否有擔當,和面對困難的勇氣和智慧。

  這幫牛頭可是幽府陰卒的兵源,別的我不知道,那個叫做辛野的牛頭,力拔山兮氣蓋世,力量根本不是常人可以匹敵的。

  我打是打不過他,但能不能用些別的手段,從他手中逃脫出來呢?

  看著臉色有些蒼白的姜寶,我深吸了一口氣,然后對牛妹說道:“辛野是你們這兒的主事者么,把他叫過來,我想跟他談一筆生意。”

南無袈裟理科佛說:
青春是段跌跌撞撞的旅行
擁有著后知后覺的美麗
來不及感謝是你給我勇氣
讓我能做回我自己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