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第三十八章 舌尖上的黃泉

  辛野提著一把用水洗過的尖刀,站在了我的面前,瞇著眼睛打量我,說怎么,想插隊?

  我一愣,說插什么隊?

  辛野說本來準備把你們兩個,當做最后壓軸的菜,但如果你想要趕緊奉獻自己的軀體,我不介意現在就宰了你。

  我說不是,我想跟你做筆生意。

  辛野哈哈大笑,笑得前仰后合,篝火盤的牛頭紛紛轉頭瞧了過來,許久之后,他方才緩過氣來,捂著肚子說道:“你拿什么東西來跟我交易啊?”

  我說美食。

  辛野有些意外,說美食是什么?

  我指著自己,說那些人騙你的,人肉一點兒都不好吃,又酸又澀,而且沒有幾兩肉,沒滋沒味的,剛才牛妹幫你們的東西給我嘗了一口,太難吃了,我是說,如果我能夠做出讓你們喜歡的烤肉來,你是否能夠放過我和他?

  我指著姜寶,而辛野則瞪大著牛珠子,好一會兒之后,還是搖頭,說不用,我覺得辛瓜的手藝挺不錯的了,我一直都很喜歡吃。

  他掂量了一下刀子,走到我跟前來,揪著我脖子說道:“我還等吃他烤的人肉呢,現在就做吧……”

  我擦,這牛腦筋……

  我瞧見辛野并沒有被我說服,慌忙大叫道:“等等,等等,給我試一下,就一下,如果做出來的烤肉不好吃,你再殺了我也不遲,對不對?”

  辛野的刀口都差點兒弄到我的脖子上來了,我想著他倘若再不改變主意,我就只有打出我的底牌了。

  聚血蠱。

  盡管我不知道小紅對這些家伙到底有沒有作用,但我絕對不愿意被人宰了,把肉烤來吃,只有放手一搏了。

  然而就在這個時候,旁邊的牛妹突然說道:“不如,給他試試?”

  辛野有些不愿意,說阿姆說人最狡猾了,老是騙我們,還不如宰了方便。

  牛妹說可是我想嘗一下他做的烤肉啊?

  對于未婚妻的請求,辛野終究沒辦法拒絕,他將我給扔在地上,解開了我身上的藤蔓,用尖刀在我的額頭點了兩下,說就讓你試試吧,如果你做得不如辛瓜,我立刻就宰了你。

  我被辛野松了綁,揉了揉發麻的手腳,朝著姜寶瞧了一眼,微微一笑,想著我雖然不是職業廚師,不過窮人的孩子早當家,做飯烹飪這回事兒,我還是擅長的。

  不管如何,終歸是要比一個傻乎乎的牛頭要好一些的吧?

  我走到了篝火旁邊來,辛野沖著這幫牛頭嚷嚷了幾聲,用的并不是我能夠聽懂的話,想必這幫牛頭也有自己的語言,只有少部分家伙能夠說人話。

  辛野剛剛說完,一個體型比旁人粗大了幾分的家伙捏著一把鋒利的刀,就沖到了我的面前來,怒聲吼道:“小子,你敢說我做的烤肉難吃?”

  這個就是辛瓜?

  瞧見這膀大腰圓、氣勢洶洶的家伙,我并不懼怕,而是走到了那篝火跟前,瞧見那架子上烤著的,正是一頭黃羚羊一般的獸類,那家伙連毛都不怎么刮,很多地方還能夠瞧見又黑又粗的毛發。

  而在旁邊,已經有一頭野豬模樣的獸類給烤完了,那幫壯漢正抓著還帶著血肉的烤肉在胡吃海塞著呢。

  瞧他們臉上的表情,仿佛很美味、很滿足的樣子。

  我沒有理會辛野,伸手朝著牛妹喊道:“拿一把刀子給我。”

  牛妹將我的破敗王者丟給了我,說別的沒有,就你這把破刀。

  我接過來,瞇眼瞧著篝火上面的烤全羊,而旁邊的辛野則警告道:“你別想什么花花腸子啊,只要你有什么異動,我一刀宰了你的同伴,第二刀就宰了你。”

  這幫牛頭有著足夠的自信,就算是我拿著長劍,也毫無畏懼。

  我沒有理會他,而是提著刀子,在那烤全羊的羊身兩側,劃出了十幾道口子來,然后揮劍,將那些被烤得焦黑的地方給削去,回身對著那做飯的辛瓜說道:“過來幫忙。”

  辛瓜瞪著眼睛說道:“干嘛?”

  我說烤肉需要對整體的溫度有所把握,不斷轉變角度,保持受熱均勻,這個你不知道?

  辛瓜說我當然知道,可是為什么要給你打下手?

  我說你幫忙,少不了你的好處。

  辛瓜說這可是你說的啊……

  他說著,便過來幫著搖動烤羊,而我則一低身,趁人不注意摸出了鹽、孜然、辣椒粉、芝麻等物來,辛野眼尖,瞧出了不對,大步走上來,沖著我吼道:“你變什么戲法呢?”

  我舉起這些調味品,說這就是讓食物變得美味的奧秘。

  辛野說你說準備給我我們下毒么?我告訴你啊,我們辛丑一族可是喝著最毒的冥河水長大的,就算是在里面下了蛇毒蝎藥,我們的胃都能夠承受得住,但是你……

  我打開食鹽的袋子,倒了一些鹽粉在手掌上面,說我給你吃一下,看看多久能死。

  我用舌頭舔了舔鹽,辛野瞧見我這般動作,知道那白色粉末并非毒物,伸手過來,說我來看看。

  我的手往回收,說我們打了賭的,先完成賭約再說。

  跟辛野解釋完畢,我開始專心致志地對付起了這烤羊來,先是在這羊身之上撒上食鹽,將整個羊身灑了個遍,然后掌握起了火候來,力保每一面都受到熱力烤炙。

  這玩意本來就烤了大半,我這會兒過來接手,沒一會兒那羊油便開始滴答滴答地往下滴落了去。

  我又抹了一遍鹽,力求把味道滲透進肉里去,如此過了半個多小時,等到烤得香氣四溢的時候,我才開始往上面撒芝麻、孜然和辣椒粉,然后拿劍割下一塊來,遞到了辛野的面前,說要不要嘗一下?

  辛野瞇著眼睛,說你自己先吃。

  我肚子本來就有些餓了,也不跟他客氣,將這塊肉捻著,吹了兩口熱氣,然后放進了嘴巴里。

  我嘗了一下,因為烤之前沒有入味,所以還是有一股隱約的腥氣。

  不過比起剛才牛妹給我的那一塊,那完全就是天壤之別,無論是肉質、香味還是味道,都遠遠勝過了。

  我很快就將這塊肉給吃完了,又找了一處烤得焦黃的部位,切下一塊肉來,說你們誰想試試?

  辛野和牛妹兩人你看著我,我看著你,沒有說話,而旁邊的那些牛頭不斷吸著鼻子,聞著烤羊上面散發出來的香味,都有些忍不住了,負責轉羊的辛瓜趕忙舉手,說我來試,我來試。

  到底是吃貨,我將那塊肉遞給了辛瓜,他也顧不得燙,一口就塞進了嘴里面去。

  這家伙大口咀嚼著,好半天沒說話,旁人望眼欲穿,紛紛喊道:“怎么樣啊,趕緊說啊,你個棒槌,到底好不好吃?”

  辛瓜三兩口嚼完,突然間就流下了眼淚來。

  辛野都已經將刀子給舉起來了,說你到底怎么了,說話。

  辛瓜瞧見他都準備把刀子架我脖子上了,慌忙喊道:“別,別,別動他——我是感動的,這烤肉,簡直是太好吃了!”

  他說得結結巴巴,然而牛妹卻一下聽懂了,對我說道:“給我一塊嘗嘗。”

  我手腳麻利,切了一塊給她,而辛瓜則虛心求教我道:“人類,你剛才放的調味料里面,是不是有鹽?”

  我點頭,說對。

  這話兒一說出來,旁邊頓時就引起來一片驚嘆聲,牛妹吃得舌頭都快吞進去了,一邊猛咽,一邊問道:“什么,你居然有鹽,在哪兒呢?”

  我舉著藍白塑料包裝的鹽袋,說這就是啊。

  牛妹一把搶了過去,視若珍寶一般地捧著,而辛野也急了,慌忙說道:“給我來一塊,快點!”

  不但是他,旁邊的那些牛頭也按捺不住,紛紛朝我嚷嚷,我手上不停,從那羊身上割下肉來,分發給眾人,而辛瓜則繼續問道:“除了鹽,還有別的味道,都有什么?”

  我挨個兒地指著,說除此之外,還有芝麻、孜然、辣椒粉……

  辛瓜一對牛眼瞪得碩大,聽都沒有聽過的樣子,我則不斷地供應著烤羊肉,沒多久,那頭烤全羊就只剩下骨架了,然而即便如此,那幫牛頭也是不依不饒,抱著根羊骨頭就啃,好像一幫牢里面關了多少年的饑荒賊一般。

  等到那頭烤羊都給分食干凈了,辛野方才回過神來,朝著辛瓜問道:“這東西,你能做得出來么?”

  辛瓜搖頭,說再過一百年都不一定。

  辛野一邊啃著羊腿骨,一邊沖著我喊道:“好,不錯,小子,你以后就留在這里,幫我做飯吧……”

  啊?

  我擦,我這是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了啊?

  不過仔細想一想,我到底還是留了一條性命,我不敢亂說話,但還是指著姜寶說道:“他是我的助手,有他幫忙,我才能夠更快地給大家做好吃的東西。”

  解開!

  辛野吩咐這旁人,然后指著旁邊一頭三對眼睛的大野豬,說趕緊,把這個也烤了。

  姜寶被放了手腳,過來幫我料理那頭野豬,死里逃生的他臉色有些發白,兩人在溪邊給這豬清洗的時候,他突然低聲說道:“言哥,你也是蠱師,能不能給他們下點毒,我們好跑?”

南無袈裟理科佛說:
真的需要下毒么?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