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第三十九章 陸大忽悠

  我沒有回話,與姜寶一起,給那被宰殺過的野豬從里到外地清洗過一遍,然后將它擺到了小溪邊的石板上來,對一臉巴結樣的辛瓜說道:“整只豬肯定是烤不了的,你們難道就沒有別的烹調工具么?”

  辛瓜說我有個鐵鍋。

  我說太好了,還有什么沒?

  辛瓜從袋子里掏出了一大堆的草藥和瓶瓶罐罐來,我挨個兒地嘗了味道,然后讓辛瓜幫我把這頭野豬給分了,切成細長條,又讓辛野去找來一塊石板,洗盡之后,放在火上烘烤。

  接下來,我給這幫家伙燉了一大鍋的濃湯,又弄了烤肉和石板燒,花樣繁多,弄得這一幫大漢全部都蹲在篝火旁邊,聽著我的指揮,然后眼巴巴地瞧著。

  我不是廚子,不過在一眾現代調味料的幫助下,這手藝對于一幫差點兒就茹毛飲血的野蠻人來說,實在是好太多。

  辛野、牛妹一幫人,在嘗到了我弄出來的這些食物之后,沖著辛瓜就是一頓叱喝。

  尼瑪,以前給俺們吃的,都是些啥玩意啊?

  簡直比屎都難吃。

  瞧見他們說得如此慷慨激昂,仿佛真的吃過翔一般。

  將這一幫大爺都給用妥當了,我和姜寶方才能吃到一點兒殘羹冷炙,接下來我們還得幫著收拾這一片狼藉的場面,而我所有的調味品都給辛瓜給搶走了,說是要幫我保管。

  我這大爺并沒有當那么一會兒,牛頭們還是蠻現實的,吃飽喝足了之后,就把我和姜寶當做奴隸一般使。

  不管怎么說,這待遇總比一盤菜要好得多了。

  一直忙碌到了結束,瞧見一眾牛頭都相互挨著睡著了,我們方才有得歇息。

  這個時候,辛野還跑過來對我說道:“我容許你們兩個給我們當廚師,在林子里待幾天,我會送你們回部落去;你們就在那里安安靜靜地待著,如果有任何壞心思,我不介意把狡猾的你們給吃了,知道不?”

  警告完畢之后,他拿根繩子將我和姜寶綁在樹上,方才抱著牛妹,靠著篝火沉沉睡去。

  這兩個家伙都長得人高馬大,在我眼中也都是壯漢形象,兩人抱在一起,那畫面絕對不是“你是風兒我是沙,纏纏綿綿到天涯”,而是美國UFC無限制自由搏擊大賽。

  我滿心想著通過手藝,重獲自由,沒想到這幫牛頭當真是野蠻人,吃干抹凈之后,居然又把我們給捆住了。

  而且他們還打著把我長期奴役的心思。

  我可不想給這幫又臭又臟的牛頭做一輩子的飯,我還有蟲蟲要救,而我們在這個地方,只能待十五天啊……

  不過……

  等等,我似乎想起了什么來,仔細琢磨一下先。

  不知道過了多久,姜寶突然開口了,說言哥,出來外面放哨的那幾個,其他人都睡著了。

  我聽到,這才說道:“逃,我們肯定是要逃的,不過問題是這幫家伙的抵抗力很高,毒是沒辦法的,我們即便是跑,憑著他們的反應能力,以及對于這森林的熟悉程度,多半還是要被抓起來的。”

  姜寶有些緊張,說那怎么辦,難道我們要去他們部落,給這幫家伙做一輩子的飯?

  我苦笑,說你想得美呢,我帶的食鹽和調味料是有限的,如果沒了,就做不出有滋有味的食物了,到了那個時候,我們兩個,還是避免不了被吃的命運。

  姜寶說怎么辦?

  我說你想別說話,我先想一下,總會有辦法的。

  姜寶說什么辦法?

  我偏了偏頭,說所幸的一點在于,他們的腦子,終歸還是沒有我們聰明。

  次日清晨,我和姜寶齊力,又給這幫牛頭做了一頓飯,然后隨著他們在林子里打獵行走。

  雖說行動受到拘束,不得自由,不過這茂密的森林之中,倒是有許多的稀奇古怪的動植物,倒是讓我大開眼界。

  如此又過了一日,牛頭們已經愛上了我做的飯菜,然而該來的,終究還是要來了,當他們發現食物再一次沒有味道的時候,辛野怒氣沖沖地抓著我的胸口,大聲咆哮起來。

  對于這個情況,我早有預料,鎮定自若地說道:“鹽沒了。”

  辛野說你不是會變戲法么,現在就給我變出來。

  雖說我的乾坤囊中還有不少的食鹽,不過我卻并不想拿出來,于是繼續說道:“再會變戲法,也不能無中生有啊?如果你們還想吃食鹽的話,就得去鬼市買!”

  辛野皺著眉頭說道:“食鹽太貴了,我們買不起。”

  我說我不是有五個金籌么?

  辛野說那個東西,可以用來買藥救人的,用來吃,太可惜了,再說了,鬼市的食鹽賣得那么貴,五金籌也就只有十小包,我可舍不得?

  什么,這兒的食鹽,怎么會賣得那么貴呢?

  我心中一動,想著機會來了。

  我耐心地等待著辛野說完,然后說道:“其實我倒是有一個辦法,可以讓你們永遠都能夠吃上免費的食鹽,只不過……”

  永遠吃上,免費食鹽?

  一聽到這個話語,所有的牛頭眼睛頓時就瞪得滾圓,呼吸都沉重了數分,辛野更是急不可耐地沖到了我的跟前,大聲吼道:“真的么,真的有這么好的事情?”

  我點頭,說對,不過事情有些麻煩。

  辛野拍著胸脯說道:“在困難的事情,在我命運之子辛野面前,那都不是事兒,你說吧,到底怎么做?”

  我說在亂石林的盡頭,不到一個時辰的路程,有一個叫做麒麟鬼市的地方,你們知道么?

  辛野一臉警戒地看著我,說你不會是讓我去搶劫鬼市吧?不可能的,我們的先祖曾經跟泰山伯擊掌為誓,發下過誓言,彼此永不互犯……

  我搖頭,說不是,我有一個朋友,叫做蟲蟲,她知曉從巖石里提取食鹽的辦法,如果她在,不但是你們,就連你們辛丑一族,都能夠免費吃上食鹽了,而且還有無數的食鹽在倉庫里,可以賣給別人做交易,也不用你們整日打獵,那般辛苦。但是現在有一個問題……

  辛野問什么問題呢?

  我說我的朋友,現在被麒麟鬼市的管理者抓住了,不日即將處死,因為他們害怕這種技術流傳出去,會威脅到鬼市的安危,所以才會如此。如果,我是說如果你們能夠救出我的朋友,那么我覺得她應該會幫助你們。

  辛野聽完我的話,并沒有立刻答應,而是喃喃說道:“救人啊,不過也是在鬼市呢……”

  他沒有再理會我,而是回去,跟那一大堆的牛頭人商量起來。

  不過牛頭們的心思顯然還是很簡單,直通他們的四個胃里,一想起以后都吃不上這兩天享受的美味,再回歸到以前那種難吃得跟翔一般的食物里,就是十二分的不愿意。

  不就是救人么,簡單啊,俺們別的沒有,一把子力氣還是妥妥的。

  如此一番商量,辛野回過頭來找我,說人在哪里,別說了,一個字,干!

  成功地說服了這一幫野獸般的牛頭,我心中也是十分高興,黃家之前憑著人多勢眾,還叫家長的行為,將蟲蟲給擄走,那么我就把這一幫滿身都是蠻力的牛頭來回敬你們。

  到時候大家倒是要看看,什么叫做兇狠。

  與牛頭一幫人商量妥當之后,我們開始出發,這幫家伙扛著累累的獵物,然后為了以后的幸福生活,斗志昂揚的出發。

  我們離開了茂密的牛野森林,來到了亂石林,然后在姜寶的領路下,在那曲曲折折、宛如迷宮一般的石道中走著,我背著一個大鐵鍋,然后還拖著一堆獵物,疲憊不堪,莫名地就想起了之前的那頭恐豹來。

  有那畜生在,我就不會如同畜生一般辛苦了。

  然而面對著兇狠蠻橫的辛野,我卻不敢有半句埋怨,只有咬著牙前行。

  快走到洛飛雨藏身的山洞時,我下意識地左右打量。

  然而我一直都沒有瞧見她的人影,也不知道她的傷勢好得怎么樣了,還是因為黃家后面的搜捕而離開了這里。

  亂石林的區域十分漫長,而我們又走得十分緩慢,所以足足走了大半天,方才出了這一片巖石區域。

  接著我們又朝著鬼市進發,越過了黃泉大道,又走了許久,前方終于出現了燈光。

  山谷之中,便是麒麟鬼市。

  辛野并不是只有蠻勇之人,臨近了鬼市,反而變得謹慎起來,讓眾人在附近安營扎寨,先養精蓄銳著。

  我和姜寶又忙前忙后,幫著安置這一幫大爺。

  一直到所有人都睡著了,我們方才得以歇息,而就在這幫牛頭入睡不久之后,我的耳邊,突然有一個聲音響了起來:“你們跟這幫陰卒混在一起,是干什么呢?”

  我聽到這話兒,整個人的脊背都挺了起來,左右望去,卻沒有瞧見任何人。

  那聲音又響了起來:“別亂看,我不在這里。”

  我沒有回話,而是對姜寶說道:“他們都睡著了么?”

  姜寶打量了一下,對我說道:“嗯,除了三個在外圍警戒之外,都睡去了。”

  我這才放心,對著空氣說道:“我們被抓了,差點被吃掉;至于現在,我準備叫這幫牛頭,去進攻麒麟鬼市。”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