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第四十章 半路伏擊

  “什么,進攻麒麟鬼市?你可千萬別這么干!”

  我說為什么?

  那人說道:“麒麟鬼市之中,倘若只有黃府一系人馬,你帶這些陰卒殺過去,的確是一個辦法;但你可能不太了解,在那麒麟鬼市之中,可是藏龍臥虎,不知道有多少比那龍環還要厲害的主兒,你若是跟黃府有什么私人恩怨的話,他們挺樂意袖手旁觀的,然而倘若是進攻麒麟鬼市,他們定然會同仇敵愾,奮起反擊的。到了那個時候,你別說帶著這十幾頭蠢牛,就是把他們整個部落帶去,都未必頂事。”

  我有些詫異,說不可能吧,我跟這些家伙交過手,那蠻力,根本不是一般人所能夠承受的。

  那人冷笑,說你也知道他們只有蠻力,而蠻力只是實力構成很小的一部分……

  我說那該怎么辦?

  那人說你別急,我去把人給你引出來,到時候你想辦法讓這幫牛頭擒住了黃葵或者隨便一個黃家的重要人物,我們就可以跟對方提出交換人質的辦法了。

  我先是一喜,然后有些著急,說可是我騙了這幫牛頭,如果抓到黃葵的話,他會把我的謊話給揭穿的。

  前方傳來幾聲輕笑,說那就是你的事情了,男人嘛,不就是應該直面困難么?

  那聲音遠去,變得縹緲,而這時旁邊的姜寶方才問我道:“言哥,你剛才跟誰說話呢?”

  我剛要回答,這時辛野翻了一個身,說你兩個嘀嘀咕咕,說些什么呢?

  我瞧見他睡意朦朧,便趕忙說道:“我朋友說這繩子綁得生疼,半邊發麻,等醒過來的時候,過好久才緩過來,求你能不能別綁著我們了?”

  辛野掀開半只眼睛,盯了我一眼,良久之后,方才說道:“你別以為我傻,這兒離鬼市那么近,你們若是逃了,怎么辦?”

  呃?

  這家伙心眼還真的是挺多的,看來并沒有我想象中的那么笨啊?

  我沒有再說話了,而是閉眼靜修。

  原本我對利用這幫牛頭,心中還是有著幾分愧疚的,但是現在沒有了,因為直至此刻,我方才能夠感覺得到,無論是辛野,還是牛妹,又或者辛瓜,以及任何一個牛頭陰卒,在他們的心中,我永遠都只是一個獵物而已。

  我和一頭豬、一只羊或者別的獵物,其實并沒有兩樣,在他們的想法中,現在的我或許會有一些用處,那就把我當做奴隸來對待。

  倘若是我沒有用了,他們會毫不猶豫地把我給吃掉。

  這事兒無關恩怨和仇恨,也無關善與惡,僅僅只是因為自然規則。

  在他們的眼中,我根本就只是食物而已。

  我不由得想起了之前在黃泉路上瞧見的那些有塑形蟲化身的陰卒,它們的鞭子是那般的兇狠,相比也跟它們自己的出身有關系吧。

  時間匆匆而逝,又一天過去了,這幫牛頭陸陸續續地醒了過來,辛瓜將我和姜寶給松了綁,協助他分發了一些昨日烤過的肉干充饑,一直弄完之后,我被辛野給找了過去。

  這個渾身疙瘩肌肉的壯漢橫眼看我,說小子,進攻鬼市這事兒,我是不會干的,你講一下你的計劃吧。

  辛野逐漸露出了他的精明來,我則討好地笑了笑,說當然不用進攻鬼市。

  辛野說你講,我聽。

  我說我們只需要抓住對方的一個主要人物,把他拿下之后,然后提出跟他們交換;只要那個人足夠重要,問題應該就不會很大,到時候一來,很輕松就解決了,你說對不?

  辛野哈哈大笑,說這個方法我喜歡,到底還是你們人聰明,一個一個狡猾得不要不要的。

  我嘿嘿笑,說承蒙夸獎。

  辛野瞇著眼睛瞧我,說對了,你說怎么抓住對方的主要人物呢?

  我指著鬼市南邊的一條通道,說那兒有個泉眼,水質清澈,會有許多人前往那里取水,我相信在那兒伏擊,應該會有效果的。

  辛野與周圍的同伴商量一會,同意了我的說法,然后一行人開始拔營,前往那邊的丘陵地帶過去。

  一路走行,很快我們就來到了一處山崖前設伏,陸陸續續能夠瞧見有人路過,也有馬車過去,大部分都是去擔水的,不過就是沒有瞧見什么重要人物。

  這幫牛頭心急得很,基本上都是掄起石斧砍人的貨,哪有什么耐心,沒蹲一會兒就待不住了,紛紛抱怨不已。

  作為陰卒的領袖,辛野找到了我,一把揪住我的衣領,惡狠狠地說道:“你是不是耍我呢?”

  我苦笑,說我哪里敢耍英明神武的您啊?只不過這種事情,它說不準的,需要耐心等待……你要說確鑿無疑的話,直接進攻鬼市,那是妥妥的。

  辛野瞪了我一眼,說我就等一天,若是沒有人出現,就把你們兩個宰了!

  跟這牛頭完全沒有道理可講,我放棄了理論,只是求著那人能夠盡快把黃葵一幫人給引過來,要不然我相信沒有了食鹽和其他調味料的我和姜寶,絕對會被這幫粗鄙的陰卒給無情拋棄,成為一坨又一坨的牛翔。

  如此不知道等待了多久,其間這幫家伙又進了一回食,不過卻沒有我和姜寶的份了。

  我感覺這幫牛頭的耐心,已經快到了極限。

  就在辛野第五次揪起我衣領來的時候,姜寶突然喊道:“來了,我看見了,來了……”

  聽到他的話語,所有人都朝著鬼市的方向望去,卻見有一只恐豹在路上飛速奔跑,它身上有一個人影在上面不斷顛簸著,速度卻越來越快,而隔著幾百米的距離后面,則是一大隊的人馬。

  七七八八,得有二三十人,姜寶指著位于第一集團的中間一人說道:“那人就是黃葵,把他給綁了,一切都好商量。”

  一幫牛頭早就等得不耐煩了,一瞧見正主到了,頓時就嗷嗷叫著沖下了山崖,埋伏到了路面。

  那恐豹的速度非常快,轉瞬即止,眼看著第一頭即將沖過去了,辛野提著兩把黑曜石磨制的斧頭,興奮地說道:“這個家伙,要不要也給砍翻?”

  我說不用,我們的目標要轉移,別惹太多的麻煩。

  說話間,第一頭恐豹已經飛速掠過,上面騎著的,正是之前在山洞之中養傷的洛飛雨,她很明顯就瞧見了我們,路過的時候,還朝著我點了點頭。

  不負重托。

  洛飛雨飛掠而過的七八秒中之后,那幫騎著恐豹的追兵也是驟然而至。

  這是我慌忙說道:“行動,盯準穿著紅衣服的那個,他是正主兒!”

  辛野朝著身邊的人訓話,然后對牛妹說道:“我帶人去就行了,你看著這兩個家伙,被讓他們趁亂跑了。”

  這家伙對我們倒是挺提防的。

  哈……

  辛野吩咐完畢,舉起了斧頭,朝著路上沖了過去。

  六七個兩米多高、膀大腰圓的牛頭壯漢,一下子就將那狹長的通道給堵得滿滿當當,有兩頭沖得最快的恐豹沒有任何防備就撞到了他們的身上來。

  辛野揚起手中的石斧,猛然揮了過去。

  那兇猛矯健的恐豹沒有任何意外地就被石斧給一分為二,而它身上的騎士則騰空而起,重重摔落在了人群之中,然后被按到在地。

  辛野將追兵攔住之后,另外一隊牛頭也把那一邊給堵住了去。

  關門打狗。

  這變故實在是太讓人意外了,我瞧見那追兵的隊伍給一分為二,騎著恐豹的十來人被堵在了口子里,而其余步行追擊的大部隊,在被遠遠地攔在了那一邊去。

  黃府的大管家剛伯越眾而出,來到了最跟前,沖著這幫野蠻大漢拱手說道:“泰山伯黃府府邸管家黃剛,見過各位陰卒大人,不知道出了什么事情,為何會攔住我們的道路?”

  辛野舉起斧頭,指著縮在人群后面的黃葵喊道:“把他交出來,饒了你們的性命。”

  剛伯習慣耍弄手腕,又一拱手,還待出來講數,卻不料這幫野蠻人哪里管這些,提著石斧、石刀和木頭棒子就沖了上來,頓時就是臉色一變,大聲吼道:“保護四公子,死戰不退。”

  那些騎著恐豹的騎士瞧見這幫牛頭沖來,有如千軍萬馬,頓時心中就慌了,應得也沒有那般果斷。

  牛頭一眾人等兩面沖擊,雙方重重撞到了一起來,黃葵這邊其實也是有一些高手的,當下將黃葵圍住,勉強抵抗,卻沒想到這幫牛頭絲毫不講道理,一番重物捶落下來,那場面血腥之極,不多時就有一大半的人躺下了去。

  雙方互有傷亡,而辛野則是身先士卒,徑直撞入了人群之中。

  他跟剛伯交上了手,那剛伯是個厲害人物,面對著辛野也并不懼怕,雙方硬生生地過了幾招,卻是有聲有色,而這時那黃葵公子卻突然心生畏懼,騎著恐豹,朝著人群縫隙就是一陣狂奔。

  他想趁亂逃出,而這個時候,一直閑著沒事的牛妹上去了。

  幾招之后,被揍得鼻青臉腫的黃葵被牛妹提著,朝著我這邊走了,重重扔在了我的面前。

  那黃葵摔得頭昏腦漲,抬頭一看,頓時就怒目圓睜,大叫道:“是你?”

  我心想壞了,可不能讓這家伙說話。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