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第四十一章 危機重重

  在瞧見黃葵的一瞬間,我沒有任何猶豫,便用身子擋住了牛妹的視線,然后喚出了小紅來。

  黃葵一張口,小紅便朝著他的嘴巴射了過去。

  那家伙的身上,本來有一道符箓,能夠擋住外邪的入侵,然而在剛才與牛妹的交手中,卻被那母牛頭一最蠻橫的姿態給打碎,此刻也是被我的出現驚訝得魂飛魄散,卻沒想到小紅突然就冒了出來。

  結果沒有一點點防備,黃葵張嘴,小紅便滑入了他的食道之中。

  那家伙“呃”地打了一個飽嗝,還待張口說話,卻再也說不出任何話語來。

  在我的視野里,能夠瞧見小紅攀附在了他的食管中,十八根觸角齊出,雖然因為對方的神志遠遠比畜生強大,所以并不能控制他的意識,但是不讓他開口,倒還是能夠辦得到的。

  所以當黃葵被摔過來的時候,有且只說了一句話。

  我將黃葵給一把按到在地,在他耳邊輕輕說道:“自作孽,不可活,當初你若是好好的,你做你的四爺,我做我的下人,豈不是好好的?”

  下人?

  簡單兩個字,將黃葵給刺激得不輕,他一想起自己堂堂黃門四公子,居然給一個下人給壓著,整個人就爆發出了最后的一股力量來,試圖將我給掀翻倒地。

  然而讓他驚恐的事情是,這個下人以更加堅定的力量,將他給死死地壓住,然后另外一個下人則弄了一根繩子來,把他給捆得結結實實。

  牛妹走了過來,瞧見我們的手段,忍不住夸贊我們道:“干得漂亮!”

  她伸手過來,一把提著黃葵,大聲吼道:“都被打了,你們的四公子在我的手上,誰要是敢再動手,我捏死他!”

  河東獅吼是什么模樣,我是不知道,但河東牛一吼,整個通道之中,卻是靜寂無聲。

  所有人的耳朵里“嗡嗡嗡”一陣顫動,寒毛都忍不住豎了起來。

  太恐怖了。

  剛伯正在奮勇地與牛頭陰卒的首領辛野拼斗,瞧見牛妹手中的黃葵,頓時就是臉色一苦,揚起了雙手,大聲說道:“有話好說,你別亂來。”

  這個時候對方的大部隊也匆匆趕到了,雙方再一次形成了對峙的場面。

  我和姜寶很自覺地藏了起來,沒敢露頭。

  雖然大部隊已到,不過面對著這一大幫連腦子都是肌肉棒子的牛頭陰卒,剛伯心中到底還是沒有啥底氣,忐忑地望著臉色古怪的黃葵,朝著辛野說道:“諸位前來此處,到底意欲何為?”

  辛野低下頭,悶聲悶氣地說道:“你特么的講人話行不?”

  剛伯無奈,說你們到底想干什么?

  辛野指著被揪住脖子的黃葵,說也沒啥,就是想拿他來跟你們換一個人。

  剛伯眉頭一跳,說換誰?

  辛野撓了撓頭,想了好一會兒,方才回答道:“蟲蟲,對,就是一個叫做蟲蟲的小姑娘,你把她交給我,我就放了你們家的四公子。”

  蟲蟲?

  剛伯的臉色一變,與周遭幾個高手互換了眼神,然后方才小心翼翼地試探道:“不知道那位蟲蟲姑娘,跟您是什么關系?”

  辛野牛眼一瞪,說關你屁事?

  剛伯吃了個閉門羹,還待說些什么,辛野氣呼呼地喊道:“別特么廢話,趕緊過去叫人過來,我給你兩刻鐘,如果到時人還不到,我殺人離開,咱們一拍兩散。”

  這家伙倒是霸氣得很,剛伯沒有辦法,只有叫來身邊的兩人,讓他們回去通報消息。

  剛伯喚人離開之后,又跑過來想要套近乎,結果四五個牛頭將路一堵,根本就不跟他談,而這時辛野也跑回了拐角這里來,沖著牛妹說道:“人沒傷著吧?”

  牛妹將黃葵扔在了地上,說人沒事,不過好像嚇著了,說不出話兒來。

  辛野瞪著我,說小子,你可別騙我,我冒著違反千年誓盟的風險,把人給你搶出來,而倘若那小姑娘不會制鹽,我可得弄死你,信不信?

  我心中其實挺慌的,生怕蟲蟲是剛出虎穴,又入狼窩。

  而且鬼市里面,蟲蟲至少不會有人生危險,但是在這般憤怒的牛頭手中,誰知道會發生什么事情?

  不過事到臨頭,我也不能怕事,鎮定自若地說道:“那是當然,若我撒謊,人頭給你。”

  好!

  辛野一拍大腿,想著以后就要過上有滋有味的性福生活,忍不住哈哈大笑。

  而這個時候,我瞧見了對面的山頂上,出現了一個矯健的身影。

  那身影卻是一頭恐豹,而在它的身上,有一個風姿綽約的女子,正遙遙地朝著我望了過來。

  我不動聲色地朝著她點了點頭。

  接下來交換人質的時候,我們是否能夠從這兩幫人的手中逃脫,很大一部分原因,就得看她的手段了。

  一刻鐘是15分鐘,兩刻鐘是半個小時,這樣的時間里,雖然對方能夠走一個來回,但是必須得騎著恐豹,飛快地趕著路,真正來到這兒的時候,不管怎么樣,那來回的恐豹恐怕已經是累趴下了。

  因為被押著的是黃葵,黃府四公子,所以去報信的人一點兒也不敢含糊,很快就將蟲蟲給帶了過來。

  除了蟲蟲,黃英也趕了過來,另外還帶了一幫黃府高手。

  我甚至還瞧見了茶肆的佟掌柜,以及幾位面生的老家伙,想必是聽到這邊出事,匆匆趕來的鬼市高手,雖說他們的立場跟黃家有些區別,但如果這幫牛頭陰卒做了什么太過分的事情,指不定他們就會插手了。

  我的心在往下沉,然而當瞧見蟲蟲雖然被捆著雙手,但氣色還算不錯的時候,卻終究松了一口氣。

  看得出來,她并沒有吃多少苦。

  至少不會比我在這兒給牛頭陰卒當奴隸更辛苦。

  如此就好。

  黃英在一眾人等的簇擁之下,來到了跟前來,她扶著雙手被捆住的蟲蟲,對著前面喊道:“不知道是哪個部落的陰卒大人,還請露面,咱們談一談。”

  被我洗過腦的辛野哪里會跟她掰扯這些東西,而且他也不敢暴露自己的身份,當下也是蠻橫地說道:“費什么話啊?咱們保持距離,你把人放過來,我把人放過去,大家交換人質,然后各回各家。”

  黃英本來準備用如簧巧舌跟這幫腦子里盡是肌肉的家伙攀談一番,套套底細,卻沒想到對方這般直接,猶豫了一下,到底還是點了頭。

  我在角落里,一直打量著那幫跟隨而來的鬼市高手。

  我瞧見辛野在提出了這個說法之后,他們臉上的敵意似乎消減了許多。

  在他們看來,對方的要求并不過分,如果是這樣,他們能不出手,盡量還是不出手的好。

  只要規矩沒破,就沒必要為了黃府的人浪費氣力。

  很直接,雙方一上來就開始交換人質,彼此隔著差不多有三百米的距離,然后開始讓各自的人質往前走,其余的人則是按兵不動。

  一米、兩米、十米、二十米……

  我瞧見蟲蟲緩步走著,她的表情平靜,不過眼神之中到底還是有一些疑惑,不知道到底是什么原因,想要從前面這幫牛頭陰卒的臉上瞧出點兒什么來,卻沒有任何征兆。

  她一定想不到,弄出這么大場面來就她的,卻是我。

  時間仿佛很漫長,不過很快兩人就會面了。

  黃葵表情復雜地看著蟲蟲,而這個時候,蟲蟲的臉上,卻突然露出了一抹微笑來。

  她知道了。

  在感知到黃葵身體里小紅的氣息之后,聰明的蟲蟲便猜到了一切。

  蟲蟲的笑容變得無比燦爛起來,那是一種驚喜和欣慰的笑容,當小紅離開黃葵的身體,附在了她的身上時,蟲蟲開始了奔跑。

  朝著前方快速跑動著,而與此同時,黃葵也在邁步向前。

  因為除了雙腳之外,身子還是被綁著的,所以兩人跑得都不算快。

  沒有人敢過去接應,因為這是規矩。

  規矩大如天。

  終于,蟲蟲跑到了我們的陣營之中,我顧不得再隱藏,直接沖了過去,一把將蟲蟲給抱了住。

  聞著她身上傳來略帶汗味的香氣,我心中狂喜,趕忙說道:“你沒事吧?”

  蟲蟲說我的后背,被他們插了三根銀針,你別動,讓小妖幫我來解開。

  小妖?

  她也在?

  我下意識地抬頭,瞧見小妖從天空上滑了下來,落在了蟲蟲的肩膀上面,然后用鳥喙給蟲蟲拔針。

  我說這幾天怎么沒有瞧見她,原來她一直陪在蟲蟲的身邊呢。

  小妖給蟲蟲拔了銀針,我也給她松了綁,而就在這個時候,我們被那一大伙兒牛頭陰卒給圍上,辛野等人一臉熱切地望著蟲蟲,期待地說道:“蟲蟲小姐,你真的知道怎么從巖石里面提取食鹽么?”

  蟲蟲一愣,驟然之間不知道如何回答,我心想糟了,倘若是露了餡,我們如何能夠應付這一大幫的牛頭?

  就在我準備說句圓場話的時候,這時黃葵卻伸出了友誼之手。

  回到大部隊之中的他大聲吼道:“你們這幫臭烘烘的野牛,你們違反了千年契約,我一定要讓你們知道,得罪我黃家的厲害——上將龍環安在?”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