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第四十二章 兇險未解

  “臣在!”

  一聲怒吼,迷蒙的黑霧之中,走出了一個氣勢磅礴的巨大身影來。

  那家伙騎著一頭黑色巨馬,手中握著一根長戟,身披盔甲,宛如古代戰爭中走出來的天兵天將。

  這家伙的出現讓眾人都為之側目,而出人意料的是,最先發聲的,居然是茶肆的佟掌柜。

  他對黃葵說道:“雙方既然定下契約,自當執行,又何必中途違反呢?”

  飽受屈辱的黃葵憋了一肚子的氣,聽到這老家伙的話語,頓時就一雙眼睛通紅地望了過去,一字一句地說道:“佟掌柜,這里不是你的清風樓,我做什么決定,還輪不到你來指點。”

  面對著那個仿佛從荒古之中冒出來的大將龍環,佟掌柜沒有半點懼意,平靜地說道:“可是如果你得罪了這幫陰卒,到時候麒麟鬼市動蕩不安,可就與我有關了。”

  黃葵的嘴角浮現出了冷笑,說既然如此,那就不讓消息透露出去就好——龍環,全部殺光,一個不留!

  四公子受辱之后,展現出了十二分的決絕來,佟掌柜的臉色數變,一揮衣袖,轉身就走。

  他一走,其余幾個一同過來的高手,也紛紛離開了去。

  而龍環聽到了黃葵的吩咐,卻是駕著麾下的巨馬,朝著我們這邊沖鋒而來。

  一人一馬,孤孤單單,然而它仿佛身邊有千軍萬馬一般,氣勢磅礴,宛如拍案驚濤,氣卷云涌而上。

  辛野似乎也知道這家伙不好對付,沖著牛妹和另外四個牛頭說道:“你們護送蟲蟲小姐離開,我們攔住這老東西……”

  轟!

  他吩咐完畢之后,帶著一眾兄弟,與龍環重重撞到了一起來。

  不愧是陰卒的重要兵源之一,黃泉路上的戰斗民族,這幫牛頭即便是在面對著龍環,也表現出了毫無畏懼的彪悍來,揮舞著手中石斧,與龍環交手,雙方戰成一團。

  眼看著辛野帶人將那家伙給拖住,牛妹帶著四個牛頭,押著蟲蟲和我、姜寶,朝著山側的丘陵地帶逃了過去。

  我們一走,黃葵便喊道:“別讓他們跑了……”

  我們發足狂奔,然而到底與這幾個牛頭有一段差距,牛妹瞧見我們跑得不快,驟然沖了過來,扛著蟲蟲,然后又叫了其余牛頭將我們給扛了起來,奮力狂奔。

  我被顛得一陣天翻地覆,而就在這個時候,斜刺里殺出一隊人馬來,朝著這幫牛頭撲來。

  這伙人個個騎著恐豹,而領頭那人,卻是黃英。

  黃英在黃葵發瘋之前,一語不發,而此刻卻已經組織了人手,朝著我們追來,顯然是蓄謀已久的。

  牛妹吹了一個口哨,立刻有兩個牛頭留下,朝著這幫人撲去,而她則帶著另外兩人朝著山上沖了過去,就在這個時候,山下的黃英沖著這邊大聲喊道:“蟲蟲,我對你這般好,黃葵幾次想要對你不軌,都是我攔住了他,沒想到你居然勾結這幫陰神鬼卒,實在是太讓我失望了……”

  她奮力追來,卻給那兩個牛頭給攔下,而我聽在耳中,卻是渾身發麻。

  黃葵那家伙居然屢次三番對蟲蟲圖謀不軌?

  下次有機會,我直接弄死這家伙!

  如此又跑了一段距離,黃英的聲音又遠遠飄來,這時牛妹方才感覺到有些吃力,瞧見辛野眾人并沒有趕過來匯合,心中也有些焦躁了,沖著扛著我和姜寶的那兩個牛頭吼道:“把他們丟下山崖去,然后攔住那個瘋女人!”

  什么?

  丟下山崖?

  這牛妹一開口,將我之前對她僅有的那點好感都給消磨沒了,我沒有等對方動手,猛然一挺腰身,就從那人的肩頭躍了下來。

  我落地之后,手往乾坤袋中伸了過去。

  盡管大家度過了一段還算是比較不錯的時光,但最終還是要刀兵相見啊。

  這就是獵物和獵手最基本的關系吧?

  破敗王者陡然拔出,我朝著那牛頭的腹部刺去,而與此同時,小紅也在我的心念控制之下,附著到了那牛妹的身上去。

  它此前一直趴在蟲蟲的胸口處,此刻卻也是派上了用場。

  小紅是我唯一的殺手锏,把它放在蟲蟲那兒,是我唯一能夠幫她做的事情。

  叮!

  長劍在對方宛如大理石一般堅硬的肌肉上劃出了一個淺淺的口子,那牛頭大怒,將先前流著口涎跟我討肉吃的事情給拋到了腦后,腦子里只記得一件事情。

  這個奴隸要造反啊?

  你能夠忍受一塊豆腐或者一盤紅燒魚跟你挑釁么?

  我估計這就是對方此刻心中的感受,所以他猛然揮了一巴掌,朝著我的長劍抓了過來。

  就這燒火棍子,還能傷了俺?

  眼看著我手中的破敗王者就要給牛頭抄了起來,我的心中卻變得一片平靜,突然間感覺到自己手中的金劍并非是武器,而是一把刻刀。

  再硬的石頭,都能夠刻成雕像,而再結實的對手,也絕對不可能是金剛不破的。

  只需要找到弱點,那么用最適合的力量,就能夠破壞對方的結構。

  這道理對于石材通用,對于金屬通用,對于血肉之軀,應該也是沒有任何意外的。

  我需要的,就是找到那結構上的弱點。

  在那一刻,我深吸了一口氣,忘記了蟲蟲,忘記了任何雜念和外物,眼中只有我的劍,還有我的對手。

  長劍如林,朝著那牛頭斬了過去。

  叮叮當當,一時之間宛如打鐵,而在幾秒鐘之后,我陡然一劍揚起,感覺劃到了某一處的節點,順著勁兒一劃拉,卻聽到一聲震耳欲聾的吼叫聲來。

  我抬頭看,卻見那家伙的右手給我斬落到了地上去。

  一招得手,證明了那牛頭并非銅頭鐵臂,我并沒有自滿,而是將那破敗王者揮舞得越發明亮,宛如一道光,繼續在這兇狠彪悍的牛頭身上進攻。

  在那一刻,我感受到了除了耶朗古戰法之外,另外的一種戰斗藝術。

  就是精準。

  所謂精準,就是工匠精神,相比于直覺的戰斗,更加具有邏輯性。

  十幾秒鐘之后,我的長劍從斜側里刺進了那牛頭的心臟里去,與此同時,我被一腳給蹬得飛起。

  劇烈的疼痛從那里傳遞過來,然而我心中卻充滿了暢快之意。

  我就是我,陸言,我能夠走出一條自己的路來。

  我不是你們做飯的奴隸,而是一名讓你們所為之尊重的對手。

  我的劍,就是我的尊嚴。

  滾落在地上的我再一次爬起來的時候,與我交手的那個牛頭卻是轟然倒了下去。

  這個時候,正在于蟲蟲糾纏的牛妹,和正在抓捕姜寶的另外一個牛頭一下子就發了狂,朝著我嗷嗷叫著就沖了過來。

  我提著劍,深吸一口氣,準備上前交戰,結果胸口處卻是傳來一陣劇痛。

  這是剛才那一腳的后遺癥。

  我渾身僵直,眼看著就要被這兩個牛頭給活生生弄死,突然間前方有一個身影浮現,陡然出劍。

  這劍可比我的劍更具威脅,那兩個牛頭在貿然之間,竟然不敢向前。

  而就在對方一退之下,我卻是被人猛然一拽,騰空而起,當我落下來的時候,卻是摟住了一具火熱的軀體,暗香浮動,我穩住心神,卻發現我抱著的人,居然是蟲蟲。

  而蟲蟲卻是騎在了一頭恐豹之上。

  這個救下我的身影,便是洛飛雨,她將那兩個牛頭逼退之后,回身抓住了姜寶,把他給帶到了另一頭恐豹身上,然后大聲喊道:“走!”

  一聲叫喊,那恐豹發力,朝著左邊狂奔而行,兩個牛頭這才回過神來,沖著我們哇哇大叫。

  然而我們此刻已然跑出了百米之源。

  牛妹怒氣沖沖,一邊追,一邊撿了石頭砸了過來。

  那石頭從我們的身邊擦過,勁風都刺得皮膚生疼,我們更不敢停留,驅使著恐豹狂奔而走。

  牛妹一直追了我們七八里地,一直到了一個山澗口,恐豹馱著我們,近三丈的距離,這才將對方給落下了。

  然而即便如此,那牛妹已然扯著嗓子,沖著我喊道:“狡猾的人類,你騙了我們,以為能夠跑得掉么?我們就算是找遍整個黃泉,都要置你于死地!”

  蟲蟲在我前面操控著那恐豹,聽到這話兒,忍不住說道:“陸言,你對人家姑娘到底做了什么啊?”

  她這話兒有說笑的意思,不過我還是三言兩語給解釋了一下。

  我怕她誤會。

  而這個時候,蟲蟲方才說道:“你能不能規矩一點,把放在我胸口的爪子給拿下來?”

  呃?

  我這時才意識到手掌之上怎么這般柔軟,慌忙拿下來,心中又偷偷歡喜著——走跑了七八里地,她才叫我拿下,是不是對我有意思呢?

  不過,剛才那般旖旎,我怎么盡顧著逃命了,心慌意亂,都沒有仔細品味……

  如此又行走了一段路程,洛飛雨那便也輕松下來,放緩了速度,沖著我擠眉弄眼,我趁著蟲蟲沒有注意,朝她報以感激的目光。

  剛才她若是選擇跟蟲蟲同騎一豹的話,我可就沒有這般幸福了。

  洛飛雨剛要說話,突然間臉色一變,瞧向了前方。

  我也抬頭望去,卻聽到前方的黑暗中傳來了一陣狂亂的馬蹄聲。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