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卷 第九章 直覺和線索

  我深呼了一口氣,悄悄請出金蠶蠱,讓它去周圍轉一圈,看看有什么收獲。

  不過人已經離開,這么大的人流量,根本沒有任何線索可以找尋,這顯然是在為難肥蟲子。過了一會兒,肥蟲子悄然溜回來,在黑暗中朝我搖了搖頭,十分的無奈。雖然小妖朵朵經常欺負肥蟲子,老是彈它的屁股,但是肥蟲子卻并不是一個記仇的家伙,總是喜歡在小妖朵朵飽滿的胸前停留,撓得小妖朵朵咯吱咯吱笑。

  兩個小家伙是十分要好的伙伴,誰離開誰都寂寞,所以,它比我還要著急。

  從監控錄像中,我們能夠看到那個白帽子偷竊成功之后,毫不停留,跟著我們的腳步,朝著另外一邊離去了。兩個警察已經收拾好相關的記錄,然后帶著我們回派出所作記錄。說句實話,因為我們并沒有說起那翡翠項鏈的價值(說了人家也未必信),作為一場再簡單不過的盜竊案,若不是看在郭一指的面子,人家未必愿意出警。
  
  畢竟對于一個常住人口達到八百萬的大型都市來說,這種事情實在太過平常。

  在派出所我們做了筆錄,并且對相關的嫌疑人員相貌作了描述,我還將年初那起發生在火車上的扒竊事件跟他們做了說明,如果有了那方面的檔案,說不定應該會很快就得知了相關人員身份。

  郭一指打的第二個電話是給他們區局的常務副局長,所以警員們的態度都出奇的好,給我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熱情,就好像我回到了晉平縣城,面對馬海波、楊宇他們那種感覺。

  忙了大半宿,我們沒有返回酒店,而是去了郭一指的家中歇息。

  雖然郭一指不斷地寬慰我,說不妨事的,不妨事的,很快就能夠找到。但是當晚我還是失眠了,我一個人坐在客房的床邊,望著城市遠方的建筑和漸漸陷入黑暗的城區,心中十分陰霾。朵朵也無心修煉了,她和肥蟲子都在我旁邊,默默地看著我,也不說話。
  
  我靜坐了一會兒,聽到有微弱的抽噎聲,轉過頭去,發現朵朵已經哭得小臉上全是淚痕了。我慌忙去幫她擦,她躲開,撅著嘴不讓。

  她憋了好久,突然哇哇大哭起來,上氣不接下氣地哭喊:“哇哇,你竟然把裝著小妖姐姐的項鏈弄丟了,哇哇……朵朵以后都見不到小妖姐姐了,嗚嗚。你、你要是不找回來,朵朵我就永遠都不理你了,哼!”
  
  小蘿莉哭得傷心,鼻涕都流了出來,然后向我的衣服上擦來。

  當然,朵朵是靈體,這鼻涕根本就不是真的,但是她顯然有些傷心,忘記了這些,于是想要惡心報復我——這小家伙,連懲罰我的手段都這么幼稚。

  我心里面在滴著血,不住地嘲笑著自己無能和大意,現在聽到朵朵這般罵我,心里卻還好受一些。

  肥蟲子也趁火打劫,沖著我“唧唧唧”叫嚷。

  我暗自下定決心,一定要將麒麟胎找回來,不然我確實是真沒臉面對這兩個小東西了。我拉著朵朵的手,承諾她道:“朵朵你放心,我一定會把小妖姐姐找回來。而且,我一定要把那些偷走小妖姐姐的壞人,全部通通抓住,然后……”朵朵憋紅了臉,攥緊小拳頭叫道:“打屎他們,打屎壞人……哼!”

  一說到這些,朵朵也顧不上埋怨我,心里面開始想著怎么處置那些還沒有抓住的壞人了。

  ********

  第二天早上起來洗漱的時候,雜毛小道看到一宿未睡、眼睛通紅的我,很自責,十分抱歉地說都怪他,要不是他跟著去吃什么花酒,也就不會發生這種事情了。我苦笑,說人這一輩子,哪有那么多“早知道”?這便是命,小妖朵朵命中該有這么一劫,怎么說都避不過去的。

  要不然以我這種敏感程度,怎么會著了道呢?

  我指了指胸口的這塊槐木牌,說昨天晚上被這兩個小家伙鬧得不行,所以才沒有睡好而已。

  郭一指早上有一個客戶要談,所以便沒有空陪我們了。他吃完早餐就走,臨走之前告訴我,說案件已經開始處理了,那些人的身份也進行了初步核實,應該不久就將那幾個人登記上網通緝了。不用著急,說不定下午就來電話,說你那串項鏈已經找到了呢。

  我苦笑,說希望如此吧。

  人在最絕望的時候,只有希望這東西,能夠讓我們不至于垮下。

  我一大早上就和雜毛小道出了門,他去送三叔出院,而我則思來想去,還是去拿夜總會附近守株待兔,說不定會有什么線索可以找尋。我重新返回了昨天的夜總會,相比于昨天的燈紅酒綠,白天這里則洗去了一身的鉛華,顯得冷清許多,也沒有什么人。

  夜總會對面有一家咖啡館,我在附近徘徊了一會兒,然后到了咖啡館二樓,臨窗而坐,觀察著人來人往,車流穿梭。

  我在咖啡館坐了一整天,看著人來人往,到了下午五點鐘的時候,夜總會開始逐漸熱鬧起來,不斷有女孩子被面包車或者小車拉過來,穿得花枝招展地開始上班。我瞇著眼睛瞧,心中突然想起了一件事情:我昨天和那個自稱小美的女孩子耳鬢廝磨之時,她曾經知道我懷里有很重要的東西,而之后,她又借口上廁所,去洗手間呆待了幾次。我開始以為是在補妝,但是現在想來……

  我靠,那個女孩子不會跟偷我東西的那幾個賊,是一伙的吧?

  雖然這個猜測根本就沒什么證據,屬于無稽之談,然而我卻莫名地這么認定起來,越回想越像。我霍然站起來,到前臺結了帳,然后走下樓,朝著夜總會走過去。我到的時候還沒有開張,兩個穿著紅色保安服的男子攔住了我,問我有什么事?我說我找這里的媽咪。兩人還是攔著,說沒有大堂經理的允許,不能夠擅自到公主休息室。

  正說著話,昨天的那個經理走了過來。
  
  他今天卻沒有昨天那么好說話,只是冷冷地看我一眼,說昨天的事情既然已經報警了,那么就有警察來追查就好了,你今天又跑來這里鬧,到底是什么個意思?

  他這么說話,從樓道那里又走出幾個虎背熊腰的男人過來,眼神不善地看著我。

  但凡是有能力做這一行當的,自然都是黑白同吃的,上下都打點好不說,而且場子里必然也會養幾個能鎮得住場面的人。我并不稀奇,但是也不畏懼這幾個小雜魚——老子真刀真槍的正規軍和邪惡的薩庫朗組織都見過了,還怕這些并不成熟的灰暗勢力不成?

  我看著這個大堂經理,淡淡地說:“我想見一下這里的媽咪,問幾句話而已。”

  旁邊一個滿臉橫肉的家伙把手指頭都戳到了我的臉上來,口中唾沫橫飛:“你這個小逼崽子,怎么跟馬哥說話的?昨天就把條子招過來影響我們的生意,今天又要鬧上門,以為我們這里是幼兒園么?信不信老子削了你的腦殼皮?你罵勒個……”

  我從懷里拿出一包餐巾紙,把臉上的唾沫擦干凈,然后伸手將我面前的這根胡蘿卜粗的指頭握住,手一用勁,他的臉立刻漲得通紅,說不出話來。他揮出右手來打我,我一把握住他的手腕,又一用勁,他渾身發麻,腳下一軟,竟然跪了下來,不敢再罵,只得告饒。

  我臉若寒霜,問大堂經理,說我能見這里的媽咪了么?

  他盯著我三秒鐘,然后臉上露出了熱情的笑容,說當然了,隨時!我這就帶你去。

  我在二樓的休息室找到了這里的媽咪,來到一個單獨的小房間,我也沒有多說話,直接問她昨天那個叫做小美的公主,在哪里,大概什么時候來上班?大概是知道了我的厲害,她竹筒倒豆子地說不是叫小美,而是叫做小梅,梅花三弄的小梅。她今天來了大姨媽,中午的時候就請了紅假,估計有三四天開不得工了。

  我心中感覺對路了,盯著她,氣勢洶洶地說你確定?

  她結結巴巴地說她也很奇怪,似乎早來了幾天……

  我問她要了地址,媽咪從房間的柜子里翻出了一個陳舊的小本子,找了一番,跟我說了一個陌生的名字,說打出租車,四十分鐘就到。我站起來,手放在了她的后頸上摸了一把,然后對著她笑道:“有沒有感覺脖子后面涼颼颼的?不知道你聽說過蠱毒沒有,據說中毒的人會痛不欲生,活著比死都難受。然而一旦死了,全身的嘴巴鼻子里都會爬出各種花花綠綠的蟲子出來,將尸體吞食干凈。我跟你談的所有事情,請盡量在這幾天保密,不然……”

  我跟她的鼻尖相抵著,十分的親密,然后從她的眼睛里,看到恐懼一點一點地浮了上來。我笑了笑,她瞳孔里面的我如同一個惡魔:“希望你不要變成那個樣子,我會回來看你的。”

  說完話,我推開門,不理會驚恐萬分的她,朝夜總會外面走去。

  西霞區邁皋橋街道十字街城中村。

  等著我。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