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第四十三章 陰神恐怖

  踢踢踏、踢踢踏……

  馬蹄聲起先急亂,而到了近前來的時候,卻變得沉穩而堅定起來,我們抬頭望去,卻見前方的黑霧陡然一收,一個手持長戟從濃黑如墨中挑出,緊接著那名叫做龍環的遠古大將,出現在了我們的面前。

  他冷靜,他沉穩,他宛如太空之上永恒存在的星子,冷冷地望著我們。

  他擺脫了牛頭辛野的糾纏,穿過了無數的距離,來到了我們面前。

  他來到這里,是想要證明一點,那就是這兒,是他的地盤。

  沒有人,能夠在他的地盤上為所欲為。

  除了他。

  瞧見這人上前而來,蟲蟲縱身翻下了恐豹,對我說道:“騎著它快走,不要停下來。”

  她的手一揚,卻將小紅送到了我的跟前來。

  她想讓我走,沒有理會。

  因為在她心中,我一直都是那個需要保護的男人。

  然而我卻在同一時間里,翻身下了來,十分堅定地站在了蟲蟲的前面。

  我心中沒有任何做作或者謀算,而是平靜地說道:“你走,我幫你攔著吧。”

  蟲蟲說我不走,你根本攔不住它。

  我沒有與她爭辯,而是心情平靜地說道:“我不愿意再一次丟下你,如上次一般。一個人獨行,我會被自責和痛苦給折磨死的,不如一拼。”

  望著堅定走來的龍環,蟲蟲有些焦急,說你的未來還很長,不要浪費在這里。

  我搖頭,說如果我的未來沒有你,不如就在這里。

  蟲蟲望著我,我卻沒有看著她,而是將破敗王者從乾坤袋中拿出,然后緩緩拔了出來,這個時候,洛飛雨也停下了,郁悶地說道:“對啊,跑是跑不掉了,這家伙應該是駐扎在這一片土地上的陰神,只要是跑不出這范圍,就有可能被他追上,不如一戰。”

  唉……

  蟲蟲輕嘆了一聲,我沒有看她,卻能夠明白她的意思。

  不如一戰,然,可堪一戰?

  難,太難了!

  踢踢踏、踢踢踏……

  馬蹄聲漸漸快了起來,那根長戟已然捅到了我們的跟前來,我沒有再有任何猶豫,雖然知道自己此去,唯有死路一條,然而卻到底還是慷慨而去。

  修為多高,并不重要,關鍵在于面對困難的勇氣與智慧。

  我快步向前,手持著破敗王者,如同沖向風車的唐吉可德,然而在雙方即將對撞的那一瞬間,我卻是將小紅給彈射了出去。

  長劍揮舞,朝著那長戟挑了過去。

  鐺!

  一陣巨力傳遞過來,我感覺渾身的經脈都在顫抖,那股陰氣十足的氣息將我全身籠罩著,然后將我給挑飛了去。

  我在半空的時候,瞧見那長戟高高舉起,準備將我給捅個對穿。

  在那千鈞一發之際,我手中的破敗王者瞬間就變得一片金碧輝煌,那是我將全身的勁力陡然灌注其中,緊接著陡然一劍劃了過去。

  我斬在了長戟的某一處節點之上。

  盡管我不知道為什么要斬在那兒,但是卻還是毫不猶豫地揮劍斬了過去。

  轟!

  當劍斬而上的時候,我并沒有感覺到想象中的抵抗力,那長戟在我的一劍之下,居然化作了無數流沙,冰消瓦解了去。

  我一擊得手,也從空中重重落下,剛要翻身起來,便瞧見一記馬蹄陡然踩了下來。

  我翻身避過,那攻勢連環,正要躲閃,這時突然胳膊一緊,卻是被某物給捆住,然后朝著旁邊猛然一拉,避開了這一擊。

  我翻身跳了起來,一陣香風從我身邊掠過。

  洛飛雨的聲音在我耳畔響起:“小子挺不錯的嘛,讓人刮目相看啊?”

  她的話音剛落,我便聽到姜寶的聲音:“它的弱點,在胸口的護心鏡下面,只要擊中那里,它十日之內,是沒有辦法重新凝聚成形的。”

  是么?

  姜寶身具慧眼通,此行幫助了我們許多,他的話應該不假,不過我們又如何能夠接近對方呢?

  更何況還是要打開它的護心鏡?

  我從地上翻了起來,瞧見洛飛雨從左邊,蟲蟲從右邊,雙姝一起沖向了那個陰神。

  長戟被我斬斷成沙,但龍環并非沒有兵器。

  刀。

  它腰間有一把鋒寒的長刀陡然射了出來,左劈右砍,將洛飛雨和蟲蟲都給逼退了去,然后馬蹄一樣,居然是朝著姜寶沖了過來。

  它覺得姜寶才是最大的威脅?

  又或者姜寶才是最好殺的。

  瞧見這陰神朝著自己沖來,姜寶也有些慌了,不過他到底是名師之徒,事到臨頭也只有咬牙,朝著旁邊騰挪,在狹小的空間之內,避開了這家伙的長刀斬擊。

  幾下劈砍都沒有奏效,那陰神頓時就是一陣怒火,口中狂吼了一聲。

  他胯下的黑色巨馬驟然猛踩了一下大地。

  轟……

  我們腳下的大地連著抖了三抖,我感覺到腳下有異,慌忙跳開,卻見一根尖銳的石筍從我剛才站立的地方驟然伸了出來。

  倘若是我沒有能夠及時避開,只怕已經變成了一人串兒。

  我驚魂未定,感覺腳下的氣息浮動不定,沒有敢停留,不斷變換方位,結果在短時間內,地上一片狼藉,不是有石筍刺出,就是裂開一個大坑去。

  就在我專注腳下的時候,突然間一道勁風朝著我的脖子撲了過來。

  我下意識地橫劍一擋,一股巨力傳來,我騰空而起,低頭一看,卻是龍環那家伙已經躍下了巨馬,徒步朝著我劈砍而來。

  我的目光越過了他,瞧到了身后去。

  那頭巨馬發狂了,正在四處沖撞,不斷地在地上翻滾。

  這是小紅起了作用。

  它雖然不能夠影響到龍環那強大的意識,對于那家伙的坐騎,還是有一定影響的。

  龍環大概也是知道是我在搞鬼,所以方才會棄了姜寶來殺我。

  龍環步戰比馬戰的威脅小一些,然而即便如此,這家伙的力量也不是我所能夠企及,除此之外,它渾身散發出來的陰氣也是濃郁得讓人直發抖,我勉勵抵擋了幾下,眼看著就要被它給斬殺,這時蟲蟲卻奮力沖到了我的跟前來。

  她手中摸著一張符箓,朝著那家伙的刀鋒上拍去。

  符箓之上有灼熱的氣息噴出,龍環下意識地后退,而那符箓卻輕飄飄地貼到了他的刀尖之上去,一瞬間,就有火焰騰然升起。

  那火焰蔓延迅速,很快就將它的長刀給燃了起來。

  龍環憤怒得嗷嗷直叫,將手中那長刀朝著我們揮砍幾次之后,感覺到有些傷及身體,朝著我陡然一擲。

  我偏開頭,那帶著烈火的刀身從我的臉側倏然而過,差點兒就把我的眉毛和頭發給燒了。

  我心中驚駭,而就在這個時候,突然間就瞧見那家伙騰身跳到了半空之中。

  啊……

  他的口中發出了宛如鬼嘯一般的嘶吼,而下一秒,我瞧見他揮手,朝著我們拍了下來。

  那手掌一開始的時候并沒有什么,然而揮下來的時候,卻如同一座大山。

  如翻天印,傾天而下。

  這手掌在瞬間,就變得有上百米的寬度,我心中驚駭,知道倘若是不給拍中了,不死也殘,慌忙朝著四周喊道:“靠攏,朝我靠攏。”

  眾人聽到,紛紛朝著我這邊沖了過來,就連纏著那匹巨馬的聚血蠱小紅也被這股威勢所震撼,飛射而來。

  那掌影轉瞬而至,宛如炮彈一般奔襲而來。

  我在它即將臨體的一瞬間,捏著圓靈通幽符,念起了當初三叔傳授給我的口訣。

  這個時候,龍環的那手掌已經將整個天地都給籠蓋了去,就連火眼都無法瞧見任何東西,仿佛天塌下來了一般。

  這個時候,倘若出現半點兒差錯,我們必然全部死在這里。

  轟!

  我感覺到一股恐怖到了極點的氣息驟然砸落了下來,就在它即將把我們都給碾碎的時候,圓靈通幽符中,突然冒出了一股清明的光芒,將我們所有人都給籠蓋住,化作了一個圓形水滴一般的炁場。

  我的兩米之外,那大地向下陡然一沉,我感覺心臟都抖了好幾下,整個天地封閉,一片死寂。

  而下一秒,圓靈通幽符的光芒陡然亮起,然后化作一道光柱,直沖天上。

  一直沖了百米,方才停歇下來。

  那巨掌消失不見了,我緩過一口氣來,瞧見周圍到處都是破碎的土地,整個炁場被破壞得亂七八糟,死氣彌漫,而一個寒冷的聲音在我的耳畔響了起來:“居然能夠在我的遮天滅生掌中存留,不錯啊!不過,你們以為這就結束了?”

  我下意識地轉頭,然而還沒有反應過來,腹中就中了一拳,整個人騰飛而起。

  而在空中的時候,我聽到了兩聲慘叫。

  是蟲蟲和洛飛雨的,她們也在瞬間被擊中,朝著不同的方向飛了過去。

  接著又是一聲悶哼。

  在一瞬間,我們四人就分別都給擊飛而來去,一個高大的身影出現在我們剛才站立的地方,傲然屹立。

  這就是陰神的實力啊,是人能夠硬撼的么?

  我重重地摔落在碎石塵埃之中,而就在這個時候,突然間又傳來了一聲馬蹄響。

  黑色巨馬猶在,來者又是何人呢?

  我絕望地朝著黑暗中瞧去,卻聽到洛飛雨大聲喊道:“蕭克明你這個縮頭縮尾的死王八蛋!”

南無袈裟理科佛說:
鐺鐺鐺、鐺鐺、鐺鐺鐺鐺鐺……
小刀會序曲響起,有人來了!!!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