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第四十四章 陪你去看雷陣雨

  踢踢踏、踢踢踏……

  馬蹄聲將近,一人一馬,從濃霧之中緩慢浮現出來,那人聽到了洛飛雨的大罵,忍不住回答道:“大姐,黃泉路上,不比陽間,一步之遙,差之千里,我一直在努力找尋了,卻是一直跑錯路。要不是剛才那圓靈通幽符的氣息沖天,讓我感應到了,說不定現在還在迷霧之中轉圈兒呢……”

  聽到這人的聲音,我的心中簡直就是歡喜得快要爆炸了。

  是他,是他。

  這人就是雜毛小道蕭克明,我的伯樂,也是讓我從陽世一路追尋到此間的正主兒。

  只見這家伙依舊是一身青衣道袍的打扮,頭發隨手用一根木棍子給挽成了一個道髻,雖然簡單隨意,卻顯現出了恬淡瀟灑的性子來,而他的胯下騎著的,并不是一匹高頭大馬,而是一頭驢。

  是的,真是一頭驢,那倔驢的身子并不算大,馱著蕭克明,比例看著就不對,不過還在它的氣力還算是比較大的,所以倒也摔倒。

  不過騎驢和騎馬,從氣勢上來看實在是有很大的區別,使得這道人并非那瀟灑倜儻的公子哥兒,反倒是有幾分張果老倒騎驢的風范,多了幾分詼諧之意。

  我的心中狂喊,說他來了,他來了。

  我激動得眼淚都快要落下來,然而那家伙卻仿佛根本沒有瞧見我一般,只是對著洛飛雨說話。

  而洛飛雨卻并沒有領情,而是氣呼呼地說道:“滾!誰是你大姐?”

  雜毛小道咳了咳,說好吧,飛羽姑娘,我有些好奇,雖說這陰神還算是比較強力,但是以你的修為和手段,好像不應該是現在這樣的結果啊?打不過,不是還能跑么?

  洛飛雨趴在塵埃之中,依舊是一肚子的氣,說我若不是剛剛換了一批幽冥變形蟲傷了元氣,之前又血遁沒有恢復幾分修為,怎么可能落得如此下場?

  雜毛小道點頭,說即使如此,倒也真是緣分,給了我一個英雄救美的機會。

  洛飛雨扭過了頭去,悶聲悶氣地說道:“誰要你救啊?”

  這話兒說得有幾分不屑,然而卻又顯露出了女子的嬌嗔之意來,讓人聽得頗為肉麻,而這個時候小妖也受不了了,突然從角落里冒聲說道:“哎喲,瞧你們倆這蜜里調油的樣子,真讓人羨慕啊……”

  雜毛小道聽到這聲音,偏頭一瞧,一伙的說道:“咦,小妖你也來了?”

  小妖從黑暗中浮現出了身影來,說對啊,咋了,壞了你好事?

  雜毛小道瞧見小妖現如今那一副白色肥母雞的模樣,差點兒嚇得從那毛驢身上跌落下來,說小妖你可別嚇我,就算你再思戀大人,也別玩這cosplay啊?我瞧得肝疼……

  小妖說我的事情,一言難盡,現在也不是敘舊的時候,你就不能幫著把麻煩處理完了,咱們再秉燭夜談么?

  雜毛小道點頭認可,說也對,外人在場,多少給俺留點面子,知道不?

  說罷,他沖著場中的龍環喊道:“嘿,哥們,報上名來。”

  那龍環沉默許久,一直冷冷地盯著這個及時出現的道士,許是感受到了不一樣的威脅,方才沒有說話,此刻被問及,只是淡淡地說了一句話,說:“泰山伯座下,大將龍環!”

  雜毛小道聽到,十分禮貌的翻身下驢,沖著那人拱手作揖,然后自報家門道:“在下蕭克明,現如今茅山宗的掌教真人是也。”

  小妖忍不住糾正,說你的掌教之位已經被長老會給擼了,現在應該叫做前掌教。

  被這幫揭穿,雜毛小道也不惱,聳了聳肩膀,無奈地說道:“好吧,在下是前代茅山宗的掌教真人蕭克明,大家都是同道中人,不如給在下一個薄面,不管此前如何,事情到此為止,大家各自離開,如此可好?”

  龍環抬起了頭來,冷冷地說道:“呵呵……”

  雜毛小道撓了撓頭,說你呵呵是什么個意思呢,很難理解啊?

  龍環指著雜毛小道,說當代黃家大公子,可是你殺的?

  雜毛小道扶著額頭回憶了一下,然后為難地說道:“不好意思,在下來到這黃泉道,殺了不少人,路人甲乙丙丁什么的,真的沒有印象了——您,能否幫忙提一個醒?”

  龍環有些抓狂了,不過介于此人的禮貌,不由得耐著性子說道:“就是之前在玄武鬼市的市集外,黃泉大道邊緣,有人把你攔住,斥責你招惹陰卒,亂了規矩,然后你就把人給隨手殺了的那個!”

  雜毛小道一拍額頭,說哦,你這么說我想起來了,那小子把我好不容易從陰卒里面搶來的人證給弄得魂飛魄散,害我兄弟清白無法洗清,我如何能夠不殺他?

  龍環怒了,說你知道你殺的是誰么?

  雜毛小道一聳肩膀,說我管他媽的是誰啊,那樣的傻波伊,再來一百個,我的劍都不會有任何遲疑。

  龍環暴怒,說那是泰山伯的后裔,名門貴胄,此刻折在了你的手中,我等身為泰山伯手下重臣大將,定當要為他報仇雪恨——還看你面子?今日便是你的死期。

  這鐵甲大將剛才陡然爆發,將我、蟲蟲、洛飛雨和姜寶都給擊敗,顯露出了無人匹敵的霸氣來,此刻更是劍拔弩張,兇氣更盛。

  這個時候的雜毛小道終于明白了過來,問那龍環道:“真的不能不打?”

  龍環點頭,說對。

  雜毛小道點頭,說明白了。

  說罷,他牽著毛驢往前走,路過我身邊的時候,終于瞧見了我,竟然忘記了與龍環的交談,而是朝著我問好道:“嘿,陸言,沒想到你真的在這里,剛才的圓靈通幽符,是你用的,對吧?”

  我從懷里扯出那玉符來,扔給了他,說還給你吧。

  他伸手接過來,一副拉家常的模樣,說最近怎么樣?氣色不錯啊,瞧你印堂發亮,臉頰紅潤,是不是命犯桃花啊?到底惹了哪家姑娘,叫出來,哥哥幫你參考一下……

  呃!

  我還沒有說話,那大將龍環卻忍受不住了,一聲暴喝,說你哪來那么多的廢話?要不是瞧你是小輩,我早動手了。

  被這般一催促,雜毛小道慌忙擺手,說對不住,一時間瞧見這么多久別重逢的老友,有些興奮。

  說罷,他朝著我招呼,說陸言你過來,幫我牽著麻繩兒,這東西最近有些發春,脾氣有點兒不好,你幫我牽著,別讓它惹禍,行不行?

  他倒是一點兒也不見外,隨口亂吩咐。

  我不敢不從,爬起來去接那韁繩,沒想到這頭黑色倔驢根本不甩我,拿眼瞪我,氣呼呼的樣子,蕭克明連忙撫摸著它耳朵旁邊的毛發,說麻繩兒,陸言不是外人,他是陸左的徒弟,也是堂弟,自己人,你就稍微擔待一點兒,行不?

  那倔驢似乎能夠聽得懂人話,雜毛小道這般一說,它的嘴巴似乎咧了一下,用腦袋朝著我的胸口蹭了過來,仿佛是表示親近。

  我一邊小心翼翼地摸著這倔驢,一邊疑惑地問道:“它怎么叫做麻繩兒啊?”

  雜毛小道指著胖乎乎的小妖,說你問她咯,我去打個架,去去就來。

  他轉身離去,而這時小妖則飛到了倔驢的頭頂來,這兩個家伙似乎認識,碰面了,嘰嘰喳喳,好是一番親熱。

  雜毛小道單人一劍,來到了鐵甲大將,陰神龍環的跟前來,說道:“來吧,快點兒,我還得跟人敘舊呢。”

  那龍環金黃色的臉上浮現出了一抹獰笑,說別著急,一會兒我就送你們去幽府敘舊吧……

  雜毛小道輕嘆了一聲,說你們這些老骨頭啊,在黃泉路上待了上千年,腦子都僵化了,實在是有些欠修理啊!

  龍環的身子開始膨脹起來,無數金光浮現,聽到這話,他越發狂妄起來,說茅山宗?就算是你們的三茅祖師前來,那又如何?這里是黃泉道,你是龍也得盤著,是虎也得臥著……

  雜毛小道懶得聽他說大話,平靜地說了一聲:“漫天葉影光華,起!”

  一語方罷,無數的劍光浮動,籠罩在了那大將龍環的周身之上。

  幾乎在一瞬間,我仿佛瞧見有幾十個雜毛小道的幻影,在龍環的金身周遭密布,不斷地刺劍而出,朝著它的周身要害刺了過去。

  無數的火花爆起,叮叮當當的響聲出現,而就在這個時候,那龍環突然哈哈大笑,將護心鏡猛然一掀,朝著我們狂笑道:“你們真的以為我的護心鏡之下,就是陰神所在?笑話,經過幾千年的沉淀,倘若連這點兒罩門我都沒有修煉妥當,又如何敢來黃泉道露面呢?”

  什么,護心鏡之下,并非弱點?

  我心中驚詫莫名,而在下一秒,雜毛小道使出的劍影果然刺中了它掀開的護心鏡之下,然而只能將其推動得往后退了一步,便再無效果。

  這個家伙,真的無敵?

  我們心中驚駭,而這個時候,雜毛小道卻是輕輕嘆了一聲,說道:“唉,食古不化的陰神啊……對了,你想看一下黃泉路上,幾千幾萬年,都不一定能夠瞧見的雷電么?”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