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第四十六章 大計劃

  什么?

  讓小毒物恢復威懾力?

  聽到雜毛小道的話語,無論是我,還是小妖,都變得無比激動了起來,小妖更是飛到了蕭克明的頭頂上,急切地問道:“你就不能別賣關子么,趕緊說人話。”

  瞧見眾人一副焦急得火燒上墻的表情,雜毛小道微微一笑,說道:“我也是一不小心聽到了一個傳說,如果能夠得到證實的話,小毒物恢復修為的進程,想必應該就不會那般艱難了。”

  我問什么傳說?

  就在這個時候,雜毛小道的耳朵一抖,轉過了頭,瞧向遠處,幾秒鐘之后,他說道:“這邊動靜太大,有人過來了,我們先走,路上聊。”

  洛飛雨吹了一個口哨,那兩頭不知道跑那兒去了的恐豹卻是又跑了回來。

  不過這回蟲蟲卻沒有肯與我一起同行,把我推到了姜寶那邊。

  一行人朝著遠處離去,那恐豹即便是馱著兩人,速度也沒有減輕幾分,而讓我詫異的是蕭克明騎著的那頭毛驢,看著好像又笨又犟,沒想到速度卻并不比恐豹差幾分,不緊不慢地跟在了我們的身后。

  如此行進了一個多時辰,我們來到了一處林邊,這林間的樹木比遇見辛野一眾牛頭的地方要稀疏許多,也沒有那般粗壯。

  我們在這里歇下,雜毛小道方才繼續剛才的話題:“我也是經人提醒,才想起三生石來的。”

  三生石?

  小妖一下子就想明白了,說你是準備打三生石的主意?

  雜毛小道點頭,說對,傳言中女蝸補天之后,六道初定,輪回往生需要,留下了一塊補天石,融入那三生石中,讓其回憶三生,知前后姻緣,此乃傳說,真正到這黃泉路上走一遭,方才發現不過妄言,但那三生山,卻并非虛妄,我覺得即使如此,那么這補天石,或許也在其中。

  小妖搖頭,說不行,這太冒險了。

  我一愣,說為什么?

  小妖臉色嚴肅地說道:“三生山在奈何橋東畔,直對望鄉臺,那兒是黃泉禁地,除了有名位的陰神和土著祭司能夠進入之外,別無旁人可入;那兒有重兵把守,都是陰卒之中的佼佼者,我們倘若是被發現了,絕對會被扔入忘川冥河之中,永生永世沉浮,不得往生。”

  雜毛小道聳了聳肩膀,說我可沒有叫你們去,我一人去足矣。

  小妖的臉色異常嚴肅,說你一人怎么可能搞得定?我曾經是這黃泉路上的彼岸花,對那兒還算是熟悉,我陪你吧。

  雜毛小道打了個響指,歡喜地說道:“兩個。”

  洛飛雨抱著胳膊,說聽說那三生石上,有著關于幽冥變形蟲的終極秘密,我一直想去而不得,既然有伴,不如搭個伙兒,一起去見識一下吧。

  雜毛小道說:“三個!”

  蟲蟲本身就是半塊五彩石幻化而成,對于此物有著本能的親近,點頭說道:“我算一個。”

  雜毛小道看了我一眼,說四個。

  我說五個吧,蟲蟲去哪我去哪。

  雜毛小道扶著額頭,說你別這么沒出息好吧?人家是嫁雞隨雞、嫁狗隨狗,你卻反過來了,把自己的姿態跌入塵埃之中去,真的好么?

  我無所謂地聳著肩膀,說還行。

  雜毛小道一副“你沒救了”的表情,說好吧,五個。

  林邊討論結束,姜寶沒有任何猶豫地加入了,于是我們一行七個,就朝著傳說中的奈何橋畔進發了。

  對,我的數學沒算錯,是七個。

  那頭叫做麻繩兒的毛驢,也被他們算在里面了。

  從這里到黃泉的盡頭奈何橋,需要有兩天的路程,然而這一路并非坦途,除了需要面對惡劣的自然環境和各種各樣恐怖的猛獸毒蟲之外,我們還需要面對另外兩股勢力。

  一個就是發了瘋的牛頭陰卒,還有一部分,則是以黃府為代表的鬼市力量。

  事實上,在這仇怨是我們結下的,但最終引爆的,卻是陰神龍環之死。

  雖說陰神永生不滅,但是它想要從意識之海中重新誕生,并且恢復現如今的模樣,恐怕不知道要多少年了。

  能夠在黃泉路上,將陰神轟殺了的家伙,絕對不簡單。

  所以鬼市糾結了強大的力量,至于會不會還有陰神加入,又或者那位傳說中的泰山伯是否會露面,我們不得而知。

  總之那如同蝗蟲一般的搜查隊,就已經讓我們所為之頭疼了。

  如此走一段躲一段,兩天的時間,我們足足花了五天。

  最終我們在一處平坦的荒野前停下了腳步。

  之所以不再往前走,是因為那兒分布了大量的眼睛,而雜毛小道經過推算,也告訴了我們一個殘酷的事實。

  在那兒,絕對有一位堪比龍環的陰神在等待著我們。

  另外還有一幫體格健壯的陰卒部落,也在那兒候著,仿佛知道我們要前往奈何橋一般。

  消息走漏了么?

  很快小妖就否定了我們的猜測,從空中偵查回來的她告訴我們一個恐怖的事實,那就是這一次對方似乎下了大力氣,布下了天羅地網,哪兒都有重兵把守著。

  只要我們一露面,被人發現,大批人馬立刻蜂擁而至。

  瞧見這般動靜,雜毛小道有些埋怨,說你們也真是的,過來玩兒嘛,悄悄的不行?偏要弄出這么大的動靜來,而且還不止一處,兩頭都得罪,這可怎么好?

  我被他這般說著,哭笑不得,說大佬,貌似殺了人家大公子的人是你呢,而轟殺了人家陰神的,也是你。

  雜毛小道說那幫牛頭呢,總不能賴我吧?

  我說若不是你殺了泰山伯的后裔,我們現在還在鬼市里面好吃好喝地待著呢,怎么可能碰到那幫牛頭?

  小妖忍不住了,說你們兩個是男人呢,推來推去的,有用么?趕緊想辦法。

  兩人頓時就無語了,不知道如何是好。

  想要前往奈何橋對面的三生山,就必須穿過這一片荒野,然而這里一望無垠,只有有人在這里監視著,不管怎么弄,都藏不住身影,而如果是硬闖的話,以我們目前的實力,又絕對辦不到。

  就算是我們瞅了空子,拼死拼活地趕到了三生山前,那又能怎么樣?

  后面一大堆的追兵,我們又如何能夠悄無聲息地潛入其中去?

  眾人一陣沉默,而就在此時,蟲蟲突然開口了。

  她朝著不遠處指去,說這里不是有一條路么?

  我們齊刷刷地扭頭,瞧見她指著的,居然是黃泉大道。

  這兒是陰卒押運陰魂進入幽府的通道,幾乎每日都不斷絕,浩浩蕩蕩,因為那幫陰卒獲得了幽府的神職加持,所以特別厲害,并非常人所能夠比擬。

  在這黃泉路上的所有生靈鬼物,都有一個共識,那就是千萬別招惹到黃泉大道的陰卒。

  因為一個不小心,就會成為那浩浩蕩蕩陰魂之中的一員。

  然而蟲蟲的話語卻給束手無策的我們開了一扇窗,頓時就豁然開朗起來,只是這實際操作性嘛……

  洛飛雨說道:“融入那些陰魂之中,的確可以避開耳目,不過在那些陰卒的看護下,我們如何混入其中,又如何脫身出來呢?”

  這才是問題的核心關鍵。

  蟲蟲開口說道:“我研究過陸左的匿身符袋,有信心讓大家潛入陰魂群中行走的時候,不會被發現。”

  這時蕭克明打了一個響指,哈哈大笑道:“那么問題就解決了——只要找人引開押運陰卒的注意,我們就可以神不知鬼不覺地混入其中了。”

  洛飛雨看著他,說談談你的計劃。

  蕭克明說道:“混入其中的事情,很簡單,我們提前埋伏在黃泉大道的旁邊,等待著陰魂大隊經過,到時候我會在附近做點手腳,引起那幫陰卒的注意,我們就趁機融入其中,跟隨著陰魂大軍一起行進;至于脫離……”

  他左右一看,指著毛驢麻繩兒說道:“到時候讓麻繩兒吸引火力,然后我們趁亂逃出就行了。”

  洛飛雨疑惑地望著蔫不拉幾的麻繩兒,說它行么?

  被人瞧不起,麻繩兒氣得嗷嗷直叫,蕭克明摟住了它的脖子,得意洋洋地說道:“別質疑!我家麻繩兒日后的前途不可限量,哪里是凡人能夠理解的,對不?”

  那毛驢被夸贊,頓時就趾高氣揚起來,用那驢唇親吻了一下雜毛小道,吧唧吧唧的口水涂了他一臉。

  事不宜遲,說干就干,我們立刻摸到了黃泉大道的邊緣來,雜毛小道布陣,讓我們藏在道路旁邊的坑中,然后又跑到另外一邊去布置。

  大約等了不到半個時辰,沉悶的腳步聲便響了起來,我小心地抬頭望了過去,瞧見烏泱泱的“人群”就朝著這邊走了過來。

  平心靜氣,大家小心。

  蕭克明低聲說著,等待大隊人馬經過,不多時,那人流漸漸近了,前方的部隊已經越過了我們的藏身地點。

  啪、啪、啪……

  鞭子在半空中抽打的聲音不斷響起,我的心中緊張莫名,而就在這個時候,突然間我聽到蟲蟲低聲說道:“不好,我們好像被發現了!”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