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第四十七章 他鄉遇故知

  什么,被發現了么?

  轟!

  我的心中一跳,而就在這個時候,不遠處突然間就有一聲爆響出現。

  附近幾個養著鞭子的陰卒紛紛轉頭望了過去,這幫陰卒可比辛野他們要巨大許多,足足有五六米的身高,宛如一輛坦克。

  或者說是高達。

  就在那爆炸聲響起的一瞬間,雜毛小道突然低聲喊道:“走,別猶豫,最后的機會了。”

  我被人推了一把,腳步踉蹌地向前走去,十幾米的距離眨眼就到了,緊接著我們都擠入了密密麻麻的人流之中。

  這一過程無比驚險,然而其實速度十分地快。

  當眾人擠入人群之中的時候,蟲蟲從懷里摸出了一些粉末來,灑在了大家的身上,我因為有匿身符袋的氣息籠罩,所以會比較少一點。

  事實上,我的注意力,一直集中在了剛才發生爆炸的地方。

  我瞧見那兒出現了三個陰兵符靈,跟鬼市那邊的幾乎一模一樣,不知道雜毛小道是從哪兒弄來的這玩意。

  附近的幾個陰卒被吸引了,走到跟前一瞧,氣得哇哇叫,手中的鞭子陡然一揚。

  當揮下來的時候,那陰兵符靈直接給砸成了粉碎。

  我瞧見對方鞭子的威力,心驚肉跳,而就在這個時候,蟲蟲突然開口說道:“陸言,別去看,那些陰卒很敏感的。”

  敏感?

  我沒有再敢往那邊瞧,而是回過頭來,發現我們被裹挾在人群之中,前后左右都是人。

  這些人穿著各異,有中式的綢衫旗袍馬褂壽衣,也有西式的西服和裙子,不過每個家伙的臉上都是一片慘白或者青紫,面無表情,雙眼直勾勾的,一點兒神采都沒有。

  這里面不但有人,而且還有畜生,有牛有馬有豬,不過都零零散散,顯然是查遺補缺而來的。

  所以麻繩兒這條蠢驢混在其中,并不能算是突兀。

  說句實話,在這樣的人群之中行走,著實是有一些考驗膽量,此間鬼影重重,每一個人的臉上都是慘白的,陰風颼颼不說,旁邊還有牛頭陰卒在盯著,隨時都有可能甩落一鞭子砸下來,將我們給挑出去。

  而如果被發現,后果當真是不堪設想。

  要知道,這些陰卒跟辛野那一幫野生牛頭并不一樣,它們可是去過幽府,受過六道加持的,天生就帶著一股神性,是規則的具象化。

  而且這些家伙的身上,是無數塑形蟲凝聚而成,與洛飛雨有著異曲同工之妙,每一個都不好對付。

  我打量著身邊的人,發現無論是蕭克明,還是洛飛雨、蟲蟲、姜寶,又或者那頭蠢驢,都很完美地融入到了人群之中,他們仿佛天生的表演者,一舉一動,都跟特么的死了一樣。

  唯獨我,怎么走,都感覺自己無比別扭。

  這個時候我無比地羨慕起了小妖來,如果我如她一般,有一雙翅膀,那么就不用這般辛苦,直接飛過去就行了。

  隨波逐流地行走著,頭頂上不斷有鞭子響起,任何停下腳步,或者顯得太過于遲緩的,都會被鞭子照顧到。

  那幫陰卒心情好的時候,也就嚇唬嚇唬;若是心情不好,直接一鞭子卷起來,朝著旁邊砸落過去,頓時就變得淡薄了幾分。

  我走了好一會兒,突然間發現了一個事兒,在我旁邊的不遠處,有一個人是那般的熟悉。

  我盯著他瞧了好一會兒,突然間心中就是一跳。

  尼瑪,這不是阿龍么?

  可能會有朋友問了,這阿龍是誰啊,什么時候出現過這樣一個人物了?

  沒錯,這個阿龍就是我以前在南方打工的時候,認識的一個損友,是個不折不扣的色胚,我的知識體系里面,所有關于風月的事情,都是來自于他的講述,就連我在老家時的那個相親對象,都曾經跟他有過一腿。

  他就是,大名鼎鼎的技師殺手郭廣龍。

  阿龍!

  印象中的阿龍是個滿臉青春痘、精力無限的年輕人,一雙眼睛總是下意識地左右晃動,搜尋著美女,靈氣十足,然而此刻的他卻是一臉木然,慘白的臉上面無表情,低著頭,一步一步地往前走。

  出現在這兒的人,想必在陽世之中已然死去了,只不過,這家伙是怎么死的呢?

  我好說等老子發達了,回江城的時候,去找你們玩兒的,怎么你就掛了啊?

  我一路上不斷地打量著這個家伙,是不是碰一下他,試圖喚醒他的記憶,然而那家伙卻顯得十分遲鈍,如同木偶一般地邁步,根本就不理我。

  不知道走了多久,我的耳邊突然響起了蕭克明的聲音來:“陸言,準備離開了,你傻愣著干嘛呢?”

  我這才回過神來,說啊,到了么?

  蕭克明低聲說道:“到了?你若是真的上了望鄉臺,走入奈何橋,只怕永遠都出不來了——瞧見不遠處的那片石林沒有,那兒就是三生山的石碑林,一會兒麻繩兒一跑,咱們就趕緊躲過去,知道么?”

  我看了一眼渾渾噩噩的阿龍,低聲說道:“蕭哥,我能不能帶一個人?”

  蕭克明詫異,說誰啊?

  我指著阿龍,說這是我一很要好的朋友,不知道怎么著就在這里碰到他了,我想把他給帶上,若是能夠帶他還陽就好了。

  蕭克明嘆了一口氣,說真是朋友?

  我點頭。

  他沉默了一會兒,說好吧,不過如果他的尸體已經火化了的話,只怕你帶回去,也是一個孤魂野鬼,又得超度回來的。

  我得到了蕭克明的認可,伸手過去,一把抓住了阿龍的胳膊。

  被我這么一抓,一臉迷茫的阿龍哆嗦了一下,一雙孔洞的眼睛朝著我望了過來,里面似乎有一縷光芒流轉。

  而就在這個時候,突然間麻繩兒一撅蹄子,就朝著另外一邊沖了出去。

  它一動,附近的陰卒立刻就反應了過來,揚著鞭子就追了過去。

  我們趁著這個機會,趕忙離開了人群,朝著路邊的石林之中狂奔而走,眨眼之間,就藏到了那石林的身后去。

  我拉著阿龍,奮力狂奔,當躲在了一塊三米多高的石碑后面時,突然間一聲炸響摔了下來,重重打在了我前方幾米處,整個炁場一陣晃蕩,我下意識地蜷縮著身子,不敢動彈。

  我甚至都不敢回頭去望。

  如此過了好一會兒,突然間我的身邊傳來一個沙啞的聲音:“陸、陸言,是你么?”

  我此刻依舊處于一種恐懼之中,瞧見阿龍回過了神來,趕忙說道:“不想死的話,就閉嘴,知道不?”

  聽到我的話,阿龍謹慎地閉上了嘴,左右打量著,一臉的驚恐。

  差不多過了大半個小時的時間,道路上的腳步方才漸漸稀疏,這時我才松了一口氣,而阿龍也回過神來,哆嗦地問我道:“陸左,你怎么會在這里?”

  我看著這個老友,說你知道自己在哪兒么?

  阿龍一臉頹喪地說道:“陰曹地府唄,對不對?”

  我說你倒是清楚得很,那么你是怎么死的?

  阿龍說唉,一言難盡啊……

  我說費什么話,三言兩語說一下。

  阿龍說哦,事情是這樣的,那天我去煙花巷那里耍樂子,跟一個妹子談好價錢了,結果事后她敲詐我,要了雙倍,我又不是雛兒,哪里能夠讓她得逞,所以就據理力爭;沒想到她居然喊人來了,三個大漢,我當然不服,結果一推二搡,對方就出了重手,把我給捅死了……

  我聽完,氣不打一處來,說敢情你被人仙人跳了啊?

  阿龍憤憤不平,說對啊,我艸……

  我說你還有臉說,我早就勸過你,說讓你安定下來,找個女朋友,好好過日子,要不然早有一天要死在女人的肚皮上的。看看,現在是不是報應了?

  阿龍嘴巴一撇,說你別光說我啊,你呢,怎么跑這兒來了?

  我說我是有事,辦完事兒,還得回去呢。

  阿龍捂著肚子笑,說得了吧,沒聽說過誰來到這里,還能回去的?陸言,我說你先前請假回家,就一直沒有回來過,我還擔心你出了什么事情,給你打了好幾通電話,一直沒通,沒想到也死——咱們兄第一場,別跟我裝波伊,趕緊說,你咋死的?

  我說嘆了一口氣,說你丫的愛信不信。

  兩人聊著天,這時雜毛小道摸了過來,說人走了,我們得趕緊進去,怎么樣,沒事吧?

  我說沒事,這家伙找樂子的時候被人仙人跳,給捅死了,我正琢磨著要不要把他給扔回去呢……

  雜毛小道哈哈一笑,說怎么個情況?

  我把事情的經過跟他講了一遍,雜毛小道樂不可支,拍著阿龍的腦袋說你可真有種,不錯,我欣賞你,別送回去了,留下吧,回頭看看身體還在不在,送他還陽,回頭帶咱玩兒……

  他話音剛落,洛飛雨的話語在旁邊冷冷響了起來:“你想玩什么呢?”

  雜毛小道猥瑣的笑容立刻打住,一本正經地說道:“沒啥,我們想辦法潛入三生山吧。”

  說罷,他一揮手,卻是將阿龍給收入了他的衣袖之中。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