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第五十章 靈體囚籠

  歌聲悠揚纏綿,感人至深,我轉頭望去,卻是一個男扮女裝的家伙,用假聲吟唱著,一遍又一遍,催人淚下。

  我瞧過了人,方才打量起了這周遭來,發現是一個霧氣騰騰的地方,遠處是無盡的黑暗,而近里則是狹小的空間,心中不由得驚訝,想著人在這樣的地方,吃喝拉撒怎么弄,又怎么活呢?

  我心中頗多疑問,而剛才與我攀談的家伙此時也笑得差不多了,我便問他,說孟婆是誰,是廟里的那個老奶奶么?

  他點頭,說對,就是她。

  我說為什么叫做孟婆,她跟傳說中的孟婆湯有什么關系?

  他說我怎么知道,是別人說的。

  我伸出手,說初次見面,在下陸言,還未請教您是……

  那人伸手與我輕輕拍了一下,說我的名字忘記了,你就叫我地魔就好。

  我愣了一下,想起《哈利波特》的大BOSS來,說伏地魔?

  那老頭兒頓時就火了,沖著我大吼道:“地魔,地魔,不是伏地魔,耳朵有毛病還是腦子有毛病?”

  我瞧見他兇神惡煞的模樣頗有氣勢,頓時就虛了,說哦,地魔,地魔前輩,你好。

  那人瞧見我態度端正,這才稍微緩了一口氣,說陸言,嗯,怎么名字聽著這么陌生,你是哪兒來的啊?

  我嘿嘿笑,說我是小人物,自然不出名。

  他說小人物能夠來這兒?

  我說有何不可?

  他說道:“能夠出現在這里的,每一個人都是有著偌大名聲的,沒有一個平庸之輩,至少在你之前,小子,你是何門何派,報上名頭來。”

  我苦笑著說道:“無門無派,真的,大家都要在這里待上十年,我何必騙你?”

  那人一愣,說什么待上十年?

  我瞧見他一副懵懂模樣,也有些驚訝,說我們不是要在這里待上十年,然后被放出去么?對了,前輩,我想問一下,這個地方這么狹小,什么都沒有,吃喝拉撒什么的,你們是怎么解決的?

  吃喝拉撒?

  那人愣了一下,然后捧腹大笑。

  他的笑聲太刺耳了,唱歌的那人怒氣沖沖地瞪了我們這邊一眼,說你要瘋,卻別的地方瘋去,別打擾我唱歌。

  地魔毫不示弱地回應道:“第一殺手,你不是挺能的么,能動手盡量被吵吵,有本事過來弄死老子!”

  他的話語頗有火藥味,而那歌者聽到,臉色一變,居然憑空消失了。

  下一秒,他竟然出現在了地魔的身前來,指間化劍,無數細碎的劍光充斥在了整個空間之中,朝著地魔籠罩而來,我在旁邊感受到,宛如萬箭穿心一般,慌忙推開,而地魔卻毫不示弱,翻手為掌,朝著那恐怖的箭雨拍了過去。

  兩人硬碰硬地拼了一番,各自退了一步,雙眼都瞪了起來,劍拔弩張,而那個第一殺手又消失了。

  就在他準備醞釀絕殺的時候,突然間憑空伸出了一只手來,一把抓住了那人的衣領,使勁兒一扔,轟的一聲,砸在了邊際無形的墻上,滑落下來的時候,奄奄一息。

  那個突然出手的人是個滿臉白胡子的老頭,挽著一個道髻,打了一個呵欠,說能別鬧么?

  地魔面對那第一殺手囂張不已,然而在這個老道士面前卻不敢喘大氣,低眉順眼地說道:“虛清真人,您睡您的,我盡量小聲,帶帶新人,教他點規矩……”

  老道士打了一個呵欠,說和氣生財,和氣生財……

  地魔頗為巴結地說道:“對,您說得對!”

  那老道士轉身躺倒在了地下,不一會兒就睡著了去,而這個時候那第一殺手又搖搖晃晃地爬了起來,繼續唱起了歌來:“夢隨風萬里,幾度紅塵來去……”

  地魔領著我來到了一處人少的角落,低聲說道:“姓陸的小子,我告訴你吧,你就算是在這里待上一萬年,也不用吃啥。”

  我一愣,說為什么呢?

  地魔有些納悶,不過眼睛一轉就想明白了,說難道你是陽世而來,肉身闖入這兒的?

  我點頭,說對啊,難道你不是?

  他搖頭,說當然不是,老子是被人給宰了,才晃蕩到這兒來的,本以為這兒是個世外桃源,沒想到居然是個監牢;實話告訴你,沒有什么十年之期,這兒就是個永遠禁錮的監牢,你別看這里每個人都好像不正常的樣子,都是給憋瘋的,我以前不這樣的,人待久了才變得如此……

  我詫異,說難道我現在也是靈魂存在?

  地魔說當然,這兒是一個瓶子的內部,人如何能夠裝得下?你若是肉身進入,只怕靈魂早已離體,那肉體變成了一個植物人,十年之后,肉身早已萎縮,就算放你出去,你又能有何用?

  我沒有相信他的話語,而是使勁兒給了自己一巴掌。

  疼!

  我捂著紅腫的臉,說你騙我的,對不對?

  地魔說我騙你?呵呵,好吧,你不信的話,我也沒有什么可說的。小子,我來這兒一年多了,算是唯一一個還算是正常的,你也盡量堅持,咱爺倆爭取相依為命,別那么快瘋的好。

  我對地魔的話將信將疑,回想起之前的種種,覺得越發地不對勁兒。

  是啊,我們翻上了三生山之上的時候,洛飛雨告訴我們,說大家各處尋找之時,我就有一些迷糊了,后來給蟲蟲叫走,雜毛小道、姜寶和小妖等人莫名就消失了,而我們來到那石觀之前也顯得很莫名其妙。

  突然間就只有我和蟲蟲兩人了。

  而在那殿宇之中的情形也十分怪異,表面上好像我們贏面滿滿,然而那老奶奶似乎能夠讀懂我們的心里面一般,猜拳都仿佛在計劃之中。

  唯一比較客觀的事情,可能就是那兩個問題,如果我與蟲蟲能夠答對一個,說不定就不是現在的局面了。

  然而我和蟲蟲,終究還是少了一點兒默契,這使得我最終落入這般的下場。

  等等……

  我突然想起了一件事情來,那就是如果我現在是肉身的話,小紅應該也在我的體內。

  當下我也是一邊與那地魔敘話,一邊分出部分心神來,沉浸入體內。

  然而這心思如同泥牛入海,根本沒有任何回應。

  聚血蠱與我生生相息,它在,沒有問題,而如果我感應不到的話,那么只有一個理由。

  那就是此刻的我,只是一個靈魂,而我的肉身,恐怕還留在外面。

  想到這里,我不由得陷入了絕望。

  看了地魔一眼,我小聲問道:“有沒有什么辦法,能夠離開這個鬼地方?”

  地魔哈哈大笑,似乎想到了什么,慌忙壓低了聲音,然后指著周圍這些人,說道:“你瞧瞧這些,個個都是大拿,隨便拔根腿毛都比你的胳膊粗,這些大爺們在這兒待了幾十年上百年,沒有一個能夠逃脫,你且安心地待著吧。”

  我有些不甘心,說難道真的沒有辦法?

  地魔說有。

  我滿心歡喜,說什么辦法,您說,只要是我能夠辦到的,一定努力。

  地魔說瞧你小子眉清目秀的,給孟婆舔舔屁股,說不定她一高興了,就把你給放了,哈哈……

  笑罷,他轉身離去,留了一個背影給我。

  地魔離開,我左右打量著這些人,發現他們各自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面,根本沒有人搭理我,知道他們真的如同地魔所說的,個個都已經瘋魔了。

  我想起那個唱歌的歌者還有些神志,便又跑到他跟前,恭敬地說道:“初次見面,在下陸言,還未請教您是……”

  那人仿佛面前根本我這個人一般,自顧自地細聲唱著,并不理我。

  我又嘗試著找別人說話,結果都碰了壁,揉著一鼻子的灰,找了一個地方坐下,想著自己永生永世都要囚禁于這里,不由得心中驚駭,越發地難過了起來。

  我胡思亂想,沒一會兒人就感覺不行了,有一股焦躁的心情騰然而起,想要發瘋地喊叫起來。

  就在我張嘴喊出第一個字的時候,想起這兒的大爺們,一個比一個的來頭大,趕忙閉上嘴。

  雖說我現在是靈體狀態,不會湮滅,但是被揍得死去活來,顯然也不是回事兒。

  畢竟我剛才扇了自己一巴掌,也確實很痛。

  我盤腿靜坐,嘗試著練了一下功法,發現根本沒有用,體內沒有一絲經歷流轉,想必是沒有肉身的緣故,所以沒有辦法修行。

  修行不得,我想著不如睡一覺吧?

  沒想到我躺倒在地,閉上眼睛,思緒卻滾滾萬千,根本就沒有一絲困倦之意。

  我沒辦法了,又爬了起來,瞧見不遠處有一把鋒利的匕首,還有些亂七八糟的石胚,心中不由得一動,走過去,將那匕首拿起來,左右一看,也沒有人阻止我,便盤腿坐下,拿著那石胚雕刻了起來。

  一開始的時候,我削壞了好幾塊,不過弄久了一點兒,就立刻變得純熟起來。

  一熟悉了,我就加快了速度,不一會兒,卻是在那石胚上面,雕出了一個蟲蟲的站立像來。

  我雕完了,仔細打磨一番,又用衣袖擦了擦,正準備欣賞的時候,旁邊突然有人問道:“小伙子,手藝不錯啊?”

  我一扭頭,瞧見剛才出手制止了地魔和第一殺手之間較量的老道士,出現在了我身邊。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