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卷 第十章 賊王傳人猴三

  按著夜總會媽咪給我提供的地址,當我乘出租車來到了小梅資料上填寫的住處時,已經是華燈初上。

  和周圍的高樓大廈相比,這個地方到處都是破破爛爛的違章建筑,馬路窄,人卻越多,是典型的城中村。不過也正因為如此,所以房租便宜,集中了很多來城市里找尋活計的打工一族。出門在外的人,有個遮風擋雨的地方就不錯了,所以并不會太計較這些生活質量方面的問題。我也曾經在南方東官、洪山、江城、鵬市各處的城中村待過,幾乎都如此模樣,所以還格外生出了一些熟悉的感覺來。

  這其實也是一種無奈,弱勢群體的悲哀。

  不過這不是我思考的范疇,我的目的是找到包廂公主小梅,然后從她那里,找到麒麟胎的消息。
  
  從夜總會媽咪的口中我確認到一個消息:小梅請了紅假,但是她的大姨媽卻奇怪地早來了幾天。其實這東西早來晚來,對于做她們這種工作的人來說也是常事,但是我卻莫名地感覺到了有蹊蹺之處。

  我的腦袋從未有如此清晰過,各種信息匯聚到腦海里,都能夠有著最接近準確的分析。

  小妖朵朵,是你在指引我么?

  來的路上我已經跟雜毛小道通過電話了,他中午已經包車請人將他三叔送回去了,小叔也過來接他,談及此事,讓我先不用著急,如果有必要,可以請大師兄那里朝這邊施加壓力。小妖朵朵在麒麟胎中,只要那些家伙不是喪心病狂地將玉石打破,應該是沒有危險的。他現在跟郭一指在一起,得知警察局已經查明了偷竊者的身份,開始聯網通緝了。

  我說我已經找到了線索,正準備自己去找尋呢。

  他驚訝,問我在哪里。我便將今天的發現講給他聽,他覺得我有些魯莽,那個叫小梅的公主僅僅只是早來了幾天例假,請假了而已,這樣子有些大驚小怪,走火入魔了。不過他說歸說,還是立刻打車過來跟我匯合。聽雜毛小道的分析,我心中猶豫了一下:是不是我過于想要找到偷東西的家伙,所以變得疑神疑鬼,任何人都開始懷疑起來了呢?

  走了一段路,我來到了小梅所租住那棟樓的樓下。望著七樓的幾個房間,都沒有開燈,暗暗的。雖然知道具體的房號,但是我并不知道相應的位置,我在想是不是先上去查明一番,然后派金蠶蠱秘密潛伏進去呢?

  正想著,黑漆漆的樓道突然亮了,我往角落退去,聽到有高跟鞋的聲音傳來。
  
  躲在墻角的我一看,卻正是那個自稱是財經大學的女學生小梅。此刻的她根本就沒有化什么妝,看著眉目間有一些模糊,臉色難看。她穿得清涼,肩上挎著一個小包包,下意識地四處張望了一下,然后朝街上走去。

  因為有金蠶蠱在,我并不忙著跟上去,遠遠地綴著。

  小梅先是到了附近的小超市買了一些零食和生活用品,然后又到附近的小店喝了杯珍珠奶茶,直到最后,她才來到一家快餐店,打包了六個菜。六個菜,一個人兩個人定然是吃不完的,當我看到這里的時候,心中莫名激動起來:我的直覺是對的,小梅果然是參與了偷竊案件,而此刻,她一定是在給那些藏起來的家伙們送吃食。

  對,就是這樣的。

  打完包之后,小梅的警惕感突然就加強了,幾乎是走一段路就開始往四周張望。然而她越是如此,我越發地肯定其中定是有蹊蹺的,于是遠遠地緩步跟著。我離得遠,而且注意力一直集中在小梅的身上,一旦她回轉過身來,我便立刻隱入黑暗或者人群中去。這城中村雖然破舊狹窄,但是也繁華,主街上熙熙攘攘的人群,倒也不怕躲避。

  就這般走走停停,足足過了十多分鐘,我們也從熱鬧的大街來到了西邊的偏僻之處。

  小梅最后來到了一排帶小院子的平房前停下,她敲了敲門,然后喊了一聲,又過了一會兒,門開了,有人過來接她。當小梅進去之后,他還在外面張望了一番,我看到了他,心中一陣狂跳:這個粗脖子的矮個兒雖然那天未曾出現,但是在火車上,卻跟中年大哥是一伙的——我找對地方了。

  我心中狂喜,等到院門關閉之后,躡手躡腳地靠近過去,然后來到院墻的一側,

  這院墻有兩米多高,上面還有些玻璃渣子。我沒有先上去,而是請出了肥蟲子,讓它先行去偵查。或許是因為開飯的緣故,院子里沒有一個人,全部都集中在了房間里。我心道天助我也,然后摩拳擦掌,準備找一個好地方攀爬上去。然而我剛剛瞅到一處玻璃渣子比較少的地方之時,突然聽到院子里傳來了一陣猛犬低吟的聲音。

  養狗了?我將朵朵也放出來,讓她去幫我把那狗搞定。

  我在小的時候被狗咬過,心理總是有一些陰影,而朵朵卻不一樣,她一出馬,再狂躁的狗都要被嚇得尾巴夾到屁股里去。

  我讓肥蟲子看了一會兒動靜,感覺院中沒什么危險了,于是將手機調成震動,氣息沉于胸中,退后幾步,一個助跑就輕松攀上了墻頭,然后小心翻身,悄無聲息地落下了院子里。這是那種普通的小平房,總共有四間房子,窗子上蒙得有白紙,白熾燈照得霧蒙蒙的。院子的另外一端,朵朵正騎著一條伸著舌頭的土狗,朝我張望,然后笑容滿面地朝我舉了一個勝利的“V”字。

  我緩緩地來到說話聲音最多的房間窗邊,耳朵貼墻,聽著里面的動靜。

  房間里好像有四五個人,說話也雜,口音有些含糊,有點像小美那邊的口音,所幸我能夠聽懂。我聽到有一個粗壯的聲音一邊吃飯一邊說話:“……哥,咱們干嘛不趕緊回家去啊?你不是說這項鏈老值錢了,把它賣了咱們分了就回家避風頭唄?”

  “二壯子,你娘的耳朵是當擺設的啊?大哥不是講聯防隊的老鄉說咱們被上內部通緝了么?這個時候回去,你想死啊?再說了,那東西要想賣個好價錢,不需要慢慢找買家啊?你歇停些,反正有鄭梅每天給你送飯,餓不死你。”一個巴掌響起來,顯然是前面說話的那個人被扇了下腦袋。

  兩人鬧騰了一會兒,一個沉穩的聲音說道:“你們兩個別鬧了。這次多虧了鄭梅報信,猴三出手,我們才得了這項鏈。要分大頭,猴三第一,鄭梅有份。”幾個人都說是的,是的,三哥跟八手神偷學了這些年,果真是有本事了。有一人恨恨罵道:“那個小子沒想到也是個厲害角色,偷個東西,都能夠給咱們整成通緝犯,莫不是有背景的人?”

  二壯子說早知道,那天跟著下車就直接把那小子給劃拉了,弄死算球,搞得現在見不了光,難受得緊。他說著,嘿嘿地笑,說鄭梅妹子,你要不然介紹幾個姐妹到我們這院子里面來,讓哥幾個開開葷啊?我保證,小費多多……

  我指揮著朵朵過來守門口,讓肥蟲子去后面的窗戶堵著,別讓這些人有機會逃了。接著我聽到一陣罵娘聲,那個二壯子顯然已經犯了眾怒,給好幾個人呵斥,說難怪這兩天動靜這么奇怪呢,感情是你這只騷狐貍在叫春。他也不高興了,拿著碗跑到院子里面來吃。

  他一走出房門,就看到院子里拴著的那條土狗站在門口。

  因為朵朵隱去了身形,肉眼凡胎如他,自然是看不出來的,他疑惑著看著這土狗,伸腳去刨,罵罵咧咧地說:“你他娘的怎么跑到這里來了?餓了是吧?老子都沒得吃,還管你他娘的狗?”沒成想那條被朵朵控制住的狗一張口,竟然將他的腳給咬住。二壯子穿的是人字拖,被這么一咬就咬到肉了,“啊”的一聲大叫。

  這一聲叫,我立刻就心想壞了,果然,好幾個人都跑到了院子,房間里還聽到后窗打開的聲音。

  我暫時跑到墻角根,不讓他們發現我。幾個人來到院子里,看到被咬得哇哇大叫的二壯子,松了一口氣,幸災樂禍地紛紛取笑,說他精蟲上了腦,連母狗也欺負,當人家不會反抗是怎么的?幾個人七手八腳地把那條土狗攆開,那個中年男人突然扭頭看向了我這一邊,說不對,有人。

  他拾起一根棍子,緩慢地朝著我藏身的這墻角走來。我站直了身子,準備跟這個家伙干一架。

  隨著腳步聲漸漸地靠近,我的拳頭攥緊,然而就在這時,突然聽到好幾聲大叫:

  “天,這是什么東西?”

  “黃大仙啊……”

  “玉、玉,我們的項鏈……”

  我聽到急切的腳步聲跑開,探頭出來一看,只見有一個體型細長、四肢短、行走像滑行的動物,從院子的那一頭往我這邊墻沖了過來。它的臉似狐貍,有著詭異的笑容,而嘴上面,則叼著我用來裝麒麟胎的絨布袋子。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