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第五十三章 現實或夢

  這不是夢,而是現實。

  我陡然睜開了眼睛,瞧見自己原本側躺在了老道士跟前,防止那地魔害我,然而此刻我面前這兒,居然只有一堆衣衫,而那老道士則已經憑空消失了去。

  還沒有等我回過神來,就感覺整個空間都為之一抖。

  我仰頭望去,卻見到一道五彩光芒陡然浮現而起,將迷蒙的空間都為之撕裂,而這個時候,一直沒有露面的老奶奶終于出頭了,盡管我瞧不見對方的身影,卻聽到了她狠厲的聲音:“你敢造反?”

  兩種力量在糾結撕扯,一方攻,一方守,盡管迷霧籠罩,瞧得并不是那般清晰,但我還是能夠感覺得到,與那老奶奶較勁兒的,正是傳我神劍引雷術的老道士。

  果然,就在我心中疑惑的時候,那老道士的聲音出現了:“孟婆,你囚禁了我一甲子,是時候放我離開了!”

  孟婆?

  這人真的是孟婆,是我知道的那個孟婆么?

  一聲冷笑,那老奶奶說道:“既然入了我的甕中,怎么可能讓你離開,你且就乖乖呆在這里便是了,何必反抗!”

  轟!

  兩人說話的時候,又發生了幾次碰撞,整個空間的炁場一陣紊亂。

  我心中疑惑,想著在這兒大家都是靈體存在,為何只有我一個人像小白羊一般,什么都沒有,而老道士卻能夠與那孟婆反抗,而地魔則翻掌之間,卻又有諸多光球浮動?

  難道在這兒,靈體也能夠修行?

  我正滿腦子亂糟糟的時候,突然間旁邊有人一把抓住了我,我回頭一看,卻正是地魔。

  只見他一臉扭曲地盯著我,一對眼睛宛如死魚,激動無比地說道:“你到底對他做了什么?”

  我被地魔給揪住,瞧見周遭那些表現怪異的人都變得瘋狂起來,有的大喊大叫,有的蹦蹦跳跳,似乎都想著逃離這個囚籠里,而唯獨地魔準確地預計了我與此次事件的關系,右手畫圈,將我們兩人給隔離開來,然后左手緊緊揪著我。

  我搖頭,不肯承認,地魔就一把揪住我,喘息著說道:“虛清在這里待了幾十年了,怎么你一來,他就能夠破空離開了?一定是你做了什么,快說!”

  我被他逼得急,腦子也忍不住地快速思索起來。

  對啊,老道士為什么就擁有能夠與孟婆較量的資本了呢?

  等等,難道是因為那石像?

  所有的畫面在我的腦海里快速劃過,我想起了老道士讓我刻出陶弘景石像的畫面,以及他叩首之后石像上發出的五彩光芒,再有就是之前我在夢中,瞧見老道士的身子陡然縮小,融入到了那石像中去,然后石像表面的巖石炸裂,露出了五彩流光,將空間撕裂……

  等等,難道那些石胚并非靈物,而是實實在在的東西?

  老道士他是利用那石像,與自己的祖師溝通了聯系,又從中獲得了力量,最后將身子融入到了石像里去,從而在石像里獲得了足以破空而去的力量?

  那么這石胚,到底是什么呢?

  想到這里,真相似乎變得觸手可及了,仿佛只要伸手戳破那窗戶紙,一切就已經明了。

  而這個時候,我的心中又是一陣狂跳,想起了老道士在恢復了意識之后,跟我說的一連串話語。

  他讓我不管遇到任何人,都不能夠說出他的名字,以及神劍引雷術的傳承。

  他告訴我,說我們該見面的時候,自然會再回。

  他還告訴我,說希望我看在他傳我道法的份上,以后對茅山,多加照拂……

  這些話語,在此之前,我聽在耳中,都覺得實在是多此一舉,畢竟我們可是困守在這個鬼地方,不知道要待上多少年,談這些東西,根本就沒有什么意義。

  然而此刻,它就變得大為不同了。

  老道士居然要離開了,待了一甲子的時間,他終于要掙脫牢籠,離開這里,而從他話語里面的意思來看,似乎覺得我離開這里,也不是什么問題。

  為什么呢?

  他之所以能夠離開,是因為憑借著與祖師之間的溝通,我呢,難道是憑借著對蟲蟲的思念,以及偉大的愛情么?

  別扯了,又不是瑪麗蘇,哪有這么扯?

  等等、等等……

  不是蟲蟲,是小紅,是聚血蠱!

  對了,是聚血蠱。

  想到這個,我所有的疑惑頓時就解開了,如果我現在是靈體的話,小紅并不在我的身上,所以我是不可能夢到那個被騎著高頭大馬的羽士所殺的夢,我也夢不到那位可憐的小祭司,也不可能有滿滿的仇恨彌漫在胸口。

  但是一切就是這般的發生了,說明我與聚血蠱之間,還有著一種神秘而堅定的聯系。

  這聯系,會不會就是我離開這里的契機呢?

  我渾身一震,感覺眼前一陣開闊,而我旁邊的地魔瞧見了我這陰晴不定的臉容,頓時就睜大了眼睛,說你想到什么了嗎?

  我不知道如何回答這個煩人的家伙,而就在此刻,我們頭頂上又傳來了一陣巨震,。

  一道金光,從無盡虛空蔓延而來,一個恢弘威嚴的聲音出現,對著孟婆說道:“你囚禁我門人一甲子,我不問緣由,現如今,你還打算將他繼續囚禁下去么?”

  轟……

  這一句話,使得整個空間都為之顫抖,天地顛倒,我和地魔也滾落在了地上來,地魔雙目圓睜,驚訝地喊道:“陶、陶弘景?”

  面對著這樣的神威,孟婆毫不示弱地說道:“他走也可以,凈身出戶,把我的東西給放下!”

  那人說道:“混賬,你關了他一甲子,這點東西,可不是應得的?”

  破!

  就在兩人對話的時候,老道士再一次蓄力,陡然破開了一道裂縫來,然后自己化作一道光,朝著里面奔走而去。

  而就在此時,我的耳邊卻響起了他的話語來:“此時不走,更待何時?”

  這話兒就如同一道驚雷,在我的心中響起,我感覺自己靈魂之中有一個節點不斷顫動,緊接著萬千絲縷從無盡的虛空之中垂落而來。

  我閉上眼,滿滿都是小紅隨風漂浮的模樣,感覺到心靈深處,出現了一股強大的吸引力,將我往那兒拉扯而去。

  就在這個時候,我旁邊突然傳來了地魔的聲音:“你要走,帶上我!”

  我睜開眼睛來,瞧見地魔居然將之前給我展示的那個黑白相間的小球,打入了我的胸口里來。

  啊?

  我感覺渾身一震,腦子“嗡”地一想,還沒有反應過來,就聽到孟婆的一聲尖叫:“不,你也想跑,不行!”

  我感覺往上飛掠而過的身子仿佛被纏上了無數的絲縷,有巨大的阻力產生。

  我閉上了眼睛,滿腦子全部都是聚血蠱的身影……

  時間不知道過了多久,突然間我感覺到那種吸引力攀升到了極點,整個人的身上,承擔了快到了極限的速度。

  這速度讓我喘不過氣來,感覺整個靈魂都被拉扯得扭曲,幾近湮滅。

  轟……

  天地之間,一陣轟鳴,而后就是死一樣的沉寂,不知道過了多久,突然間我聽到有人在喊我。

  這聲音無比輕柔,就像情人一般的甜蜜,它是那般的熟悉和親切,漸漸地,音節就化作了無數的光點,最終匯聚成了一張美麗到極致的臉孔來,然后沖著我笑。

  蟲蟲,是蟲蟲!

  我的心中一陣狂喜,忍不住熱淚盈眶,大聲喊道:“蟲蟲,蟲蟲,別離開我,求你了……”

  我伸著雙手往前抓,卻什么也抓不到,越發地覺得傷心。

  我像孩子一樣地哭著,而突然間,感覺到嘴唇被什么東西給堵上了——是什么東西呢?它有些柔軟,還有些濕潤,有點兒像飽滿的氣球,還有一股莫名沁人的香氣,讓人舍不得離開,忍不住用舌頭去探索……

  唔……

  就在我飄飄欲仙的時候,臉上突然給人扇了一巴掌。

  啪的一聲,讓我一下子就從美夢中驚醒了過來,睜開眼睛,瞧見一臉嬌羞,猶如蒙上了一塊紅布的蟲蟲。

  蟲蟲,是真的蟲蟲,也不是夢!

  我從沒有一刻覺得蟲蟲如此刻那般美麗,盡管她之前就很美,但是卻有一種只可遠觀而不可親近的美,仿佛畫報上或者電腦硬盤的感覺,然而此刻給我的感覺,卻是那么的實在,伸手可及一般。

  她好像就在我面前,也在我的心中,而我,似乎也在她的心中。

  四目相交,我突然間有一絲感動。

  這世間,有一人,如我愛她一般地愛我,還有什么事情,比這個更加幸運么?

  我渾身激動,有些說不出話來,而就在這個時候,突然間感覺嘴唇有些怪,下意識地伸出舌頭舔了一下,突然間旁邊就傳出了一道鬼畜般的狂笑來:“哈哈哈,哈哈哈……對不起,雖然我知道在這么嚴肅冷靜的時候笑場有些不對,但是陸言這小子的表情,實在是太猥瑣了!哈哈哈,誰扶一下我,受不了了,啊哈哈哈……”

  這怪笑聲將一切的迷夢都給擊碎,我循聲望去,卻瞧見那人竟然是雜毛小道。

  我出來了么?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