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第五十四章 危機猶在

  雜毛小道鬼畜瘋魔一般的笑聲,讓我回過了神來,左右一看,才發現不但是雜毛小道和蟲蟲,就連姜寶也在我身邊。

  至于洛飛雨,則沒有見到了蹤影。

  而我們所在的地方,居然不是那三生山,而是在白山附近的熔漿山洞之中。

  我怎么會在這里?

  蟲蟲見我醒轉過來,紅著臉,轉身朝著外面走去。

  我雙手撐地,站起了身來,張了張嘴,說道:“我們這是怎么回來的?”

  我一說話,把自己都給嚇到了,那聲音沙啞得厲害,就好像一長期臥床的病人一般,雜毛小道收斂住了笑聲,說怎么樣,死豬一樣躺了好幾天,感覺還是活著不錯吧?

  我說我睡了幾天?

  雜毛小道說明天就是十五日之期,你自己算一算咯?

  我一默算,方才知道我睡了那么久。

  不過,我先前的遭遇,應該都是真的吧?

  我問雜毛小道,說到底發生了什么事情?

  他壞笑,指著外面說道:“你是問我剛才你吻了蟲蟲的事情?好嘛,人家這幾天不管遇到什么艱難險阻,一個女孩子一聲不吭地背著你;好不容易把你弄到這兒來,又一直守著你,沒想到你一睜眼,就把人家給親了……”

  我說呃,我說的不是這個——洛飛雨怎么不在了?

  雜毛小道撇嘴說道:“那女人啊,我從三生山中摸出了一塊石頭來,故意藏好,結果丫偷了我的石頭就跑了,真的是不仗義——可惜她并不知道,三生山里面,連五彩補天石的毛都沒有瞧見。”

  我一愣,說不可能吧,洛飛雨會為了一顆石頭這般做?

  我狐疑地望著他,而雜毛小道被我盯得有些不好意思,低下頭,悶聲悶氣地說道:“鬼知道她怎么想的呢?反正我是不能理解。”

  我嘆了一口氣,說恐怕人家早就知道了吧,只不過不想跟你繼續糾纏,所以才借故離開的。

  雜毛小道冷笑,說你倒是會給她開脫。

  我瞧見他有些氣急敗壞的樣子,忍不住笑了,說你看看吧,四處留情的禍患就是,一朵鮮花都采摘不到。

  雜毛小道說你小子別教訓我,快告訴我,到底發生了什么事情?

  我說蟲蟲沒有跟你講?

  雜毛小道說她當時就背著你,一言不發,滿臉淚水,怎么問都不肯說。

  什么,蟲蟲流淚了?

  是為我而流的么?

  我的心中一陣狂跳,趕忙問起當日發生的事情,才知道那三生山上并無奇特,雜毛小道耐著性子找了一圈,也沒有什么發現,回頭就遇到了蟲蟲,一臉悲傷地背著我,怎么問她也不肯說話,緊接著洛飛雨就搶了他那塊隨手撿來的石頭,然后逃離了三生石,朝著另外一邊離開了去。

  洛飛雨一走,立刻吸引了許多人的注意,而雜毛小道等人就趁著這機會,離開了三生山,一路長途跋涉,回到了白山附近的熔漿洞穴里來。

  事情是如此的簡單,我忍不住問他,說你就沒有瞧見一個石觀,觀內有一個破落的殿宇?

  雜毛小道說沒有啊,怎么,你們瞧見了?

  我回想起之前經歷的種種一切,又問道:“這么說,你沒有找到五彩補天石,對吧?”

  雜毛小道心煩意亂地說道:“唉,我就是想闖一闖運氣,沒想到居然這么背,還好你特么的醒了過來,要是你真的神魂失散,成了植物人,那損失可就大了去。”

  我感覺胸口有些硌,下意識地朝著胸口這兒一摸。

  我摸出了一個石像來。

  石像雕刻的,是蟲蟲的模樣,雜毛小道瞧見了,忍不住笑了,說可以啊,這手藝不錯,怎么,是你雕的?

  瞧見這玩意,我頓時就是雙眼圓瞪,有些難以置信。

  倘若是我真的是神魂禁錮,為什么我在那個禁錮之地里面雕刻的石像,又出現在這里了呢?

  這黃泉路上的事情,當真是神奇啊?

  我死死地盯著這石像,沒有回答雜毛小道的問題,他忍不住拍了拍我的臉,說怎么,難道是三魂七魄回來的時候,少了點兒什么嗎?

  這個時候,蟲蟲的聲音從旁邊傳來過來:“你剛睡醒,喝點兒水,潤潤喉嚨吧。”

  她不知道從哪兒弄了一碗清水來,端到了我的面前,我瞧了她一眼,發現她的表情變得自然,反倒是我有些害臊,不過想起我之前的猜測,頓時就收住了心猿意馬的情緒。

  我接過那石碗來,一口喝干,然后將那石像遞給了蟲蟲,說你瞧一瞧,有什么特別沒?

  蟲蟲被動地接過那石像,瞧見那人居然是活靈活現的自己,耳朵根子一下子就有些紅了,而雜毛小道則夸張地說道:“拜托,談情說愛的事情,咱能不能回陽世再說……”

  “五彩補天石?”

  他的話還沒有說完,就被蟲蟲驚訝的叫聲給打斷了,聽到這話兒,連旁邊一言不發的姜寶也圍了上來,而雜毛小道更是瞪大了眼睛,驚聲說道:“你在說什么?”

  蟲蟲指著手上的石像雕塑,一字一句地說道:“這就是五彩補天石,絕對沒錯!”

  “天啊!”

  雜毛小道一聲大叫,伸出手來,蟲蟲遞給了他,雜毛小道則翻來覆去地打量著,怎么也沒有想通,說這看起來不像啊?

  蟲蟲指著那石像說道:“外面有特殊材質的石胎裹覆,所以你看不出來的,如果想知道,把它摔碎了,你就能夠瞧得見——相信我,這東西的氣息我最熟悉,我可以跟你百分之百地打包票,就是它!”

  雜毛小道緊緊拽著,然后另外一手過來抓我,說你小子是從哪兒弄過來的?

  蟲蟲也驚訝地說道:“對啊,我全程都在背著你,沒有瞧見你身上有這東西啊,難道是放在了乾坤袋里面的?”

  我搖了搖頭,說這件事情說來話長,而且有的東西,我沒有辦法解釋。

  雜毛小道眼睛一轉,說是不是想天山神池宮一樣?

  我不明白什么意思,搖了搖頭,他又問我,說你神魂離體的這段時間里,肯定是有什么遭遇,對吧?到底是什么,難道是去了幽府?

  面對著雜毛小道的提問,我選擇了回避,苦笑著說道:“有的東西,真的沒辦法解釋,不過我們總算是找到了五彩補天石,到時候應該也能夠讓我堂哥恢復部分修為了吧?”

  雜毛小道想了一會兒,然后將石像遞給了我,說你拿著吧,回頭你給他。

  我沒有接,說別啊,這么重要的東西,放我這里多危險啊?還是你拿著,以你的地位,也未必有幾人能夠從你手中搶東西……

  此物關乎我堂哥陸左的修為恢復,太過于重要,聽到我的推辭,雜毛小道便沒有再客氣,剛準備把它收入囊中,這時小妖突然飛了進來。

  她人未到,聲先來:“外面暫時沒有什么情況,不過陸左這個家伙,倘若他的魂再招不回來,問題可能就大發了……”

  這般說著,她陡然瞧見我,嚇了一大天,哇啦啦一聲喊,說我靠,我這是見鬼了?

  瞧見一身白羽毛、越發肥碩的小妖,我忍不住笑,沖她揮了揮手,說你沒有見鬼,我回來了,讓大家擔心了。

  雜毛小道得意地一揚手中的石像,說道:“陸言不但回來了,而且還帶來了這個!”

  小妖瞇眼瞧來,說這是什么?

  蟲蟲報出了正確答案來:“五彩補天石,你的陸左哥哥終于有救了……”

  “啊……”

  小妖一聲尖叫,倏然沖到了我的跟前來,用毛茸茸的腦袋直蹭我的臉,弄得我怪癢的,而這時她還開口說道:“陸言對不起,昨天我還在勸蟲蟲另外找個好人家呢,忘掉你這個窩囊廢了,沒想到你還真的能帶給人驚喜啊……”

  呃?

  雖然聽著那語氣,好像是在夸我,但是怎么聽,都感覺那般的別扭啊?

  我是窩囊廢么?

  我抬頭瞧了一眼蟲蟲,才發現她居然也在偷偷地瞧著我,見我望來,下意識地低下了頭去。

  那嬌羞模樣,讓我就如同三伏天吃了冰西瓜,涼爽到了心底里頭去。

  看來做大英雄的滋味,可真的是不錯啊……

  五彩補天石的出現,讓沉寂的熔漿巖洞之中充滿了歡樂的氣氛,眾人的心情變得無比歡暢,也忘記追問我丟魂之后的事情。

  如此一直鬧了好一會兒,我感覺一陣疲倦涌上心頭,雜毛小道發現了,慌忙狗腿地扶我回去歇息,又拽著小妖和姜寶離開這邊,讓蟲蟲好好照顧我。

  他壞笑著帶人離開,而蟲蟲留下來的時候,氣氛顯得十分尷尬。

  我想起醒轉過來的那一個吻,心中頓時就跳動不休。

  雖說我并非純情小哥,不過不知道為什么,現在卻有一種初戀時那種莫名其妙的悸動,兩人相見無言,許久之后,蟲蟲突然說道:“對不起!”

  我一愣,說啊?

  蟲蟲說道:“那廟里,如果不是我的連番失誤,你也不會昏迷到現在才醒來。”

  我笑著擺了擺手,說沒事的,我這不是因禍得福么……

  一句話沒有說完,我突然間感覺到胸口一陣抖動,一股陰沉的氣息籠罩住了我的全身。

  我呼吸不暢,雙眼一翻,頓時就感覺整個世界都變得黑暗。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