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第六十章 姜是老的辣,蔥是嫩的香

  岱廟道士低下頭去的那一瞬間,我就想明白了這里面的曲折。

  我們審問的那個人,的確是不知道這兒的入口,也許是被特意隱瞞了,也許根本就不清楚這里面的內情,因為黃家老爺子將事情給限制在了一個很小的范圍之內。

  他一直藏在這兒,就是在等待著我們出現的那一刻。

  十五日之約,是我當初明確跟岱廟道士交待過的,這是一個很確定的消息,所以只要守株待兔,一定就會有結果。

  而如果我們因為對方的陣勢而沒有出現,對于他來說,也是賺了。

  只要不離開這黃泉道,他就有找到我們的一天。

  這一點,他十分篤定。

  所以在等到我們之后,他方才會顯得如此平淡,甚至連一點兒喪子之痛都沒有。

  不過他真的忘卻了那仇恨了么?

  不。

  絕對不會,我從對方低沉而平緩的語氣里面,感覺到了一股極為濃烈的情緒來,那就是要將我們這幫膽敢觸犯泰山伯黃府威嚴的家伙,給統統弄死。

  這不但是為了私仇,也是立威的需要,殺雞給猴看,不然就有人要造反了。

  與黃家老爺子出現的,除了堵在我們面前的這些人,在左、右和后面的方向,還有三個人。

  一人身披重甲,騎著一頭三眼白象,手執巨斧,卻是泰山伯麾下重將周紀。

  一人半身裸露,騎著一頭花斑黃豹,兩把鐵戟,卻是泰山伯麾下悍將吳謙。

  又有一人,著文士打扮,騎著一頭極為神駿的白馬,拿著一把鐵索銀槍,堵在了我們的后路上,長槍遙指,鋒芒畢露,卻是泰山伯麾下最是智勇雙全的將領黃明。

  這些都是陰神,與龍環一般實力的家伙。

  當初一個龍環,就已經將我們所有人都給打得丟盔棄甲,屁滾尿流,要不是雜毛小道一記神劍引雷術橫空而出,早就已經被人拿住了去。

  現如今不但三大陰神匯聚在此,而且一直隱居不露面的黃家老爺子也都出現了。

  對方這是志在必得啊?

  越是如此,越能夠感受到對方心中那濃烈的怒火和仇恨。

  就在眾人虎視眈眈的時候,雜毛小道突然間伸出了手來,高聲喊道:“談判!”

  黃家老爺子一副志在必得的模樣,冷然笑道:“談判?你覺得你們現在有談判的底牌么?”

  雜毛小道搖了搖頭,然后說道:“不,我的意思是,殺了你大兒子的人,是我;轟殺了龍環的人,也是我,所以我留下,任憑各位處置,而他們與此事無關,還請您不要為難他們,連累無辜之人。”

  無辜之人?

  黃家老爺子冷冷一笑,說在我的眼里,你們全部,沒有一個無辜者,因為你身邊的這幾個家伙,我們差點兒跟陰卒發生戰爭。這事兒我若答應了,該如何跟我們的盟友解釋?

  他的話音剛落,遠處傳來了一個暴躁的聲音:“對,不能讓他們走,我要殺了那個撒謊的家伙,把他給烤來吃!”

  說話的這人,卻是牛頭辛野。

  來的敵人,越來越多,我們哪里能夠撐得住?

  眼看著事情落到了這一步田地,雜毛小道沒有任何猶豫,低聲對我們說道:“一會兒我殺上前去,擊穿對方的封鎖,然后你們趁機沖過去——只要能沖過去,就什么都別管了,也不要回頭,知道么?

  我的心中有一種不祥的預兆,說那你怎么辦?

  雜毛小道的臉上露出了萬丈豪情來,說老子什么樣的大陣仗沒有見過,就這點兒小風小浪,有什么擔心的?

  說罷,他沒有再等待,那把叫做雷罰如電一般射出,朝著為首的黃老爺子飛去。

  如電,轉瞬即逝,而下一秒卻是出現在了黃家老爺子面前。

  叮!

  一聲清脆的聲音從遙遠處陡然傳來,卻是黃英出手,將這飛劍給封住了去,而雜毛小道則已然沖到了眾人的面前去,口中輕輕喝道:“漫天葉影光華!”

  聲音一落,無數細碎的劍光充斥在整個空間之中,而這個時候,我們也趁機沖到了人群之中。

  雜毛小道在人群之中翻飛,出手果斷,有一種拼命三郎的感覺。

  而就在他為我們奮力殺出一條血路的時候,突然間身后傳來一陣急促的踏地聲,緊接著一陣巨吼,卻是那騎豹子的陰神沖到跟前來,抬手就是一戟。

  這勢頭猛烈,仿佛要將雜毛小道給一下了結一般。

  當然,這也不是沒有原因,因為他們的同伴龍環,可就是被雜毛小道給轟殺了的,這仇恨,最是濃重不過。

  然而在這陰神的沖擊之下,雜毛小道卻是硬生生地帶著我們殺出一條血路來,將人群給刺穿。

  他回過頭來,與那吳謙交手,長劍時而在手,時而飛起,然后沖著我們大聲吼道:“走,快走,千萬不要停留!”

  黃老爺子似乎感到了一陣羞辱,胡須一揚,冷笑道:“想走,哪有那么容易?”

  他身影一晃,卻是出現在了我們的跟前來,探手就朝著姜寶抓去。

  姜寶身子一晃,堪堪避開,然而那家伙反手一抓,卻是一把揪住了姜寶來,我瞧見,沒有任何猶豫,直接拔出了破敗王者,一劍劈出了去。

  我這一劍來勢洶洶,讓黃老爺子稍微猶豫了一下,而姜寶也趁著這個機會,猛然一拽,卻是讓衣服被撕裂,人掙脫了開來。

  姜寶的逃脫讓黃老爺子惱羞成怒,他瞧了一眼我手中的長劍,冷笑道:“胡亂出頭的小子,這么想死?”

  他沒有再使出之前翻天印的手段,而是朝著我一掌拍來。

  轟!

  強烈的風壓臨體,我揮舞著長劍,運用著耶朗古戰法的技巧,將其抵御,而就在這個時候,蟲蟲也出現在了我的旁邊,朝著黃老爺子甩了一把黑灰。

  黃老爺子身子一晃,卻是避開了蟲蟲的襲擊,然后扭頭過來,盯著蟲蟲說道:“你對我用毒?”

  蟲蟲高傲,不喜歡與敵人扯皮,手一揮,卻是有一條長蛇一般的細線,朝著黃老爺子射去。

  感受到了莫大的威脅,黃老爺子身子陡然一震,一股恐怖的炁場朝著四周噴發。

  被這股動蕩的氣流所影響,蟲蟲的手段被終止了。

  身后的戰斗越發激烈,我感覺到了蕭克明的處境,沒有猶豫,一把推著蟲蟲,沖著她喊,讓她帶著姜寶和小妖趕緊過去,我在這里抵擋。

  蟲蟲在那一瞬間,有些發愣。

  她似乎想要留下跟我一起,然而卻又知道這樣子其實并無意義。

  我不知道蟲蟲的想法,瞧見她猛然一頓,然后向前跑。

  氣勢攀升到了巔峰的黃老爺子出手,想要再一次攔截,然而一把長劍擋住了他。

  陷入三名陰神圍攻之中的雜毛小道,居然還有閑心照顧到我們這邊,將雷罰飛出,擋住了這個家伙,而與此同時,我聽到了一句熟悉的話語來:“三清祖師在上……”

  神劍引雷術!

  這是雜毛小道壓箱底的絕學,一般來說,都是用于一錘定音的戰斗,然而在這樣的情況下,他卻也是沒有了辦法。

  因為不用出來,恐怕一點兒希望都會沒有。

  我心中一跳,想起了雜毛小道之前談及關于三個陰神話題時,說過的話。

  這么多的陰神,就算是神劍引雷術,也劈不完啊?

  他這句話很現實,也很有道理,然而我在這個時候,心中卻生出了一個瘋狂的想法來。

  我腳踏罡步,引動心中的那抹雷意劍心,口中快速喝念,也跟著雜毛小道一起喝念而出:“……三茅祖師返世,神符命汝,常川聽從。敢有違者,雷斧不容。急急如律令,赦!”

  這咒訣,每一個字從我的口中念出,我便感覺到有一種古怪的感覺,好像在無盡的虛空之中,有一股龐大的意識降臨到了我的身上來一般。

  雷意從我手中的破敗王者之上憑空生成,然后以一種不可知的狀態,蔓延到了我們的頭頂之上。

  這個時候,黃老爺子已經感到了威脅,吩咐所有人都沖了上來。

  雜毛小道身邊的對手最多,那些陰神幾乎達到了一種瘋狂的狀態,然而我這邊卻也有十幾個人,差點兒就要將我給淹沒了去。

  幾乎是一瞬間,我的身上出現了多處傷痕,右腿差點兒就給人砍掉了去。

  即便如此,我還是將那咒訣給念完了去。

  念完的一瞬間,我便不再堅持,想起先前地魔傳授于我的地煞陷陣,足尖一陣發熱,身子一動,感覺周遭的景物陡然變換。

  下一秒,卻是出現在了二十幾米之外的巖石前來。

  地遁術!

  第一次施展出這玩意來,連練習都沒有過,強烈的乏力感頓時就充斥在了我的心頭,然而還沒有等我反應過來,卻瞧見一大片的電網垂落下來。

  然而沒等我興奮起來,這雷電就被一個綠色的巨大光盾給抵御了去。

  神劍引雷術,給擋住了。

  我心中驚駭,而就在這個時候,我的左手給人猛地一拽,身子頓時就飛了起來。

  我正想掙扎,耳邊卻傳來雜毛小道的聲音:“此時不走,更待何時?”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