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第六十一章 離開

  雜毛小道拽著我就是一陣狂奔,而后面的追兵則由于那一片密集的電網而為之一滯,并沒有立刻跟上來。

  我感覺兩耳生風,呼呼刮起,兩腳不停歇,心中歡喜,然而整個時候,突然間耳邊一陣“嗡”的炸響,一把巨大的石斧從我的旁邊刮了過去,重重地砸落在了我們前方的不遠處。

  砰!

  石斧砸在地上,發出了巨大的聲響來,連腳下的土地都為之震動,抖了三抖。

  我心中狂跳,緊接著聽到身后傳來了牛頭辛野的吼叫:“狡詐的人類,你給我留下來,別跑!”

  我回過頭去,瞧見那家伙居然硬頂著電光,朝著這邊沖了過來。

  不光是他,隨著密集的電網被那光圈擋住大半,那三位陰神和黃老爺子也都從中沖了出來,一副怒不可遏的樣子,至于辛野的身后,至少有二十個牛頭層層累積,組成一個鋒矢般的形狀,陡然沖到了這邊跟前來。

  怎么辦?

  還是不能逃脫么?

  我的心中狂跳不止,而就在這個時候,我們的前方突然間也傳來了一陣嘶吼,那吼聲仿佛有著什么魔力一般,直接灌注到了我們的腦子里面來,仿佛平地驚雷,轟的一下,砸得腦袋發暈。

  我修為太淺,抵受不住這樣的攻擊,雙腳就是一陣踉蹌,差點兒栽倒在了地下去,而就在這個時候,一股腥風卷起,卻有一個巨大的黑影攔在了我們的面前。

  我抬頭一看,此物三頭,各不一樣,卻是那三頭神君是也。

  雜毛小道身子緊繃,雷罰拿在手中,朝著那神君中間的美女頭顱指了過去,而我趕忙抓住了他,低聲說道:“不是敵人。”

  啊?

  雜毛小道一愣,而那三頭神君中間的美女則冷哼了一聲,說你們還真的是能惹麻煩呢,不是說找個人就回來么,怎么會鬧出這么大的動靜?要不是奶奶堅持,我真的懶得管你們呢!

  我抱著雜毛小道,不讓他動手,這邊則苦笑道:“孩子沒娘,說來話長……”

  三頭神君惡狠狠地瞪了我一眼,說你們先過去,這邊的人,我來應付。

  它一發話,我慌忙帶著雜毛小道向前走,很快就越過了三頭神君的身邊,朝著山壁這邊走去,而這個時候追兵已至,全部都沖到了山口跟前來。

  黃家老爺子和三位陰神曉得此物厲害,基本上都止住了腳步,而那辛野和身后的牛頭卻最是蠻狠,根本不管不顧,徑直往前沖。

  吼!

  就在辛野準備帶著一眾手下破陣的時候,那三頭神君的兩個獸頭,一狼一熊,發出了一聲凄厲的吼叫聲來,而這吼叫之中,隱隱有著旁邊的雷意,隨著聲波擊中了前方的敵群,辛野雙手護在胸口,拼死抵御,然而卻根本沒有效用,整個人直接騰飛了起來,而身后的隊伍也是一陣人仰馬翻。

  這一大堆肌肉發達的牛頭陰卒幾乎沒有一個站起來的,辛野反應最快,一骨碌爬了起來,沖著三頭神君怒聲吼道:“你是誰,怎么可能擁有陰陽兩屆的神力?”

  三頭神君傲然而立,冷聲說道:“此乃陰陽界,無關人等,給我滾開,別逼我發狠,讓你們一個也活不下來。”

  辛野指著沖到了山壁跟前、與蟲蟲、姜寶匯合的我們,說他們怎么能進?

  三頭神君冷冷瞥了他一眼,那神經比管子還粗的牛頭頓時就是一哆嗦,嚇了一大跳,而這時黃老爺子身邊的陰神黃明也越眾而出,朝著三頭神君拱手,指著雜毛小道說道:“神君,那道人殺了西斗星官龍環,我們正準備緝拿歸案,還請您高抬貴手……”

  三頭神君不理辛野,對黃明卻還算是不錯,扭過頭來,望著他,然后說道:“西斗星官既有神職,神魂就在封神榜上,不管遭到什么遭遇,都會在意識之海中重新誕生,又如何能夠談得上死呢?”

  黃明辯解,說即便如此,那道人蔑神,就應該查辦。

  三頭神君平靜地說道:“他乃陽世之人,如何處置,輪不到你來插手,如果你有異議,自可以去找上面的大人申辯,沒必要在我這里找面子。”

  它一招將勢不可擋的牛頭陰卒給弄得人仰馬翻,這手段神奇,震驚全場,黃老爺子等人又是知道深淺的,瞧見事已至此,估計是沒有戲了,便都閉上了嘴,不再多言,顯然是認了命。

  然而就在這個時候,一個尖厲的聲音響了起來:“陸言兄弟,蟲蟲姑娘,你們別走啊,帶上我吧,我們一起來的,可不能丟下我!”

  啊?

  我回頭過去,在人群之中搜尋,發現說話的,正是那個岱廟道士王維伽。

  只見此人被人給押在地上跪著,不過還是奮力掙扎著,朝我們這邊喊話,試圖感動我們,把他帶著離開。

  聽到這話語,三頭神君轉了一個頭過來,看了我一眼,眼中似有詢問之意。

  我卻沒有說話,只是默默得搖了搖頭。

  不行。

  如果王維伽對我做了什么,我或許可以隱忍接受,但如果他做的事情,危及到了蟲蟲,我是絕對不會原諒他的。

  每一個人,都需要為自己的所作所為付出代價,沒有代價的作惡,只會讓這人越發地變本加厲,歇斯底里,變成一個沒有任何底線的狂徒變態。

  對于王維伽來說,留在黃泉道,則是他需要付出的代價。

  如果他沒有對蟲蟲見色起意,如果見色起意之后懂得收斂,知進退,不入此中,如果他在這兒還是能夠保持良知,如果他能夠有些骨氣和氣節……

  如果這些事情,他但凡有一個能夠做到,就不會落得這般田地,所以此刻他所要面臨的困苦和災難,都是自找的。

  與我無關,且默默受著吧。

  在雜毛小道的攙扶下,我們來到了山壁之前來,三頭神君這個時候一步一回頭,震懾著諸多追兵,然后來到山壁前,口中念了一句咒文,那山壁之上頓時就是一陣波紋漣漪浮動,緊接著出現了一道光門。

  在三頭神君的帶領下,我們走入了其中。

  這一次的過程,與之前來的路上并不一樣,沒有狹窄的山洞,也沒有漫長的路程,四周都是一片迷霧,但是感覺無邊無際,仿佛走不到邊一般。

  三頭神君在前默默地走著,而這些霧氣濃重,將四周遮掩,稍不留神就會跟丟,所以我們也不敢問它什么,只是在后面默默跟隨著。

  雜毛小道一戰下來,渾身乏力,將我扔給了蟲蟲,而自己也叫姜寶攙扶著走。

  小妖瞧見我們兩個人都一副疲倦欲死的模樣,便問我,說蕭大哥乏力,我們都清楚,他畢竟以一己之力,扛住了那么多的追兵,你這又是弄啥子呢,想要占蟲蟲便宜么?

  我苦笑一聲,沒有說話,只是瞧了蟲蟲一眼,發現她臉色有些紅,也瞪了我一眼。

  不過她到底還是沒有把我給推開。

  好在這個時候雜毛小道出聲,緩解了我的尷尬:“小妖你這可錯怪陸言了,剛才倘若不是他站出來,用神劍引雷術分散了那幫家伙的注意,說不定我就逃不得身來;更加讓我震驚的是,我以為這小子估計得報銷在哪兒了,卻沒想到他居然逃出來了——你剛才那一招,可是地魔的土遁術?”

  我渾身都是傷痕,此刻卻是咧嘴一笑,點了點頭,說對。

  小妖驚訝,說啊,神劍引雷術?蕭大哥你什么時候交陸言這門絕學的,那不是茅山的掌門秘技,非掌教真人和傳功長老而不能習得么,難道說你這是為了報復自己掌門被奪的私恨?

  雜毛小道苦笑,說我雖說不再是茅山宗掌教,不過也是茅山中人,深受師門重恩,規矩大如天,如何能夠破掉?

  小妖更為驚訝,看著我,說難道你離魂的時候,居然學了那么多的東西?

  我苦笑,說此事有些曲折,而且我那個也不叫做神劍引雷術,只不過是幫著蕭哥增幅一下而已,若是讓我自己施展,絕對是用不出來的。

  雜毛小道說陸言你可別妄自菲薄,第一次就能夠弄得這般強,已經是很不錯了。

  他將我好是一陣夸贊,弄得我怪不好意思的。

  就在我們幾人聊著天的時候,前面領路的三頭神君突然扭轉過狼頭來,瞪了我們一眼,說到了,別吵。

  前方霧氣一散,果然又來到了那天的石壁之前來,在不遠處,是一座長長的索橋,垂落于霧中。

  三頭神君朝著山壁躬身說道:“奶奶,人帶來了,你有什么吩咐沒?”

  他拜祭過后,差不多兩分鐘左右,一道光芒從虛空之中陡然射出,映照在了我的額頭之上,我感覺渾身一暖,心中某處空虛好像給補齊了一般,騰然生出一股勁兒來,而就在這個時候,三頭神君瞧了我們一眼,說奶奶交代,出去之后,千萬不得說出此間之事,跟任何人也不能,知道么?

  我們都躬身說是,而三頭神君用下巴指了指那索橋,然后說道:“走吧!”

  一句話說完,它轉身就走,隱沒進了那濃霧之中去。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