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第六十二章 再世為人

  在迷霧中通過三條索橋,回到泰山長壽橋下的陰陽界。

  抬頭望去,滿天星斗,正是半夜時分。

  重回陽世,呼吸著清澈的山風,所有人都不由得生出一種再世為人的感覺來,而小妖更是展翅一振,高聲說道:“啊,還是這兒最美妙啊,天空都寬闊許多。”

  她嘩啦啦一扇翅膀,卻是消失在了夜空之中。

  雜毛小道也是長舒了一口氣,說當真是泰山啊?想當年我曾經還跟你堂哥來過這里,并肩作戰過,沒想到匆匆幾年間,物是人非了,不知道舍身崖的蓮竹禪師可好,嶗山的兩位道長又是如何情形了……

  我在蟲蟲的攙扶之下,四處打量,正待說出一句感慨,結果突然間瞧見那長壽橋上,涌出一群人來,將我們給團團圍住。

  我仔細一看,來人共有二十余人,為首的卻是一個滿臉方正、愁眉苦臉的國字臉老道士。

  老道士走到跟前來,打量了我們一番,冷言說道:“諸位何人,報上名來。”

  對方來勢洶洶,一副上門茬架的意思,而雜毛小道卻顯得十分輕松,畢竟這場面比起我們剛才經歷過的,實在是太小兒科了,所以他抱著膀子,優哉游哉地笑道:“你們是泰山派出所,準備過來查戶口的么?”

  那老道士臉色一冷,剛要呵斥,這是旁邊有個中年人眼神閃爍地過來,附耳低聲說了幾句。

  老道士一臉震驚,深吸了一口氣,語氣卻變得恭敬了起來,拱手說道:“貧道尚五一,乃岱廟住持會的長老,不知道閣下尊姓大名。”

  雜毛小道上前,揮了揮手,平靜地說道:“鄉野之人,粗鄙不堪,不敢說出姓名,恐怕污了道長耳朵,有何事,請直言。”

  尚五一疑惑地望著我們,然后開口說道:“這位道友可是從陰陽界的那頭過來的?”

  對方是道士,而且還是當地土著,雜毛小道也不便隱瞞,點頭說對。

  尚五一臉色大變,有些驚訝地問道:“我在這泰山腳下修行超過一甲子,為何從來不見到這陰陽界有溝通生死的道路,道友為何又能夠自由出入呢?”

  雜毛小道靦腆一笑,說雕蟲小技,不敢獻丑。

  尚五一左右望了一眼,然后說道:“剛才我師弟告訴我,道友的模樣,跟茅山宗掌教蕭克明長得頗有幾分神似,不知道……”

  被認出來了?

  我心中驚訝,不過雜毛小道卻顯得十分釋然,畢竟茅山宗在當今道門之中,屬于數一數二,執牛耳者,對方若是不認識他的話,反倒是顯得有些虛假。

  他很淡定地揮了揮手,說是前代,我現在已經被茅山長老會給擼下來了,并非掌教。

  盡管猜到了這個可能,但尚五一還是顯得頗為震驚,慌忙拱手說道:“原來是蕭真人,倒是貧道失敬了!”

  雙方挑明了身份,而且都是江湖上有頭有臉的人,劍拔弩張的氣氛減輕了幾分,雜毛小道又談及尚五一為何三更半夜的,帶人到這里來埋伏,到底想做什么呢?

  尚五一嘆了一口氣,說他門下有兩個道士半個月前上山,結果卻無故失蹤了去,他們經過調查,發現最終是落足于這陰陽界邊,然后不翼而飛。

  說罷,他又指著我和蟲蟲,說這二位,當初我那徒弟是否曾經與你們有過交談?

  他這么一說,我立刻明白,這老道士尚五一,應該就是王維伽和葉秋的師父了,而對方應該是打聽到了許多事情,也知道我們曾經在山腰涼亭邊與他們有過交集,方才會有此一問。

  面對著對方的詢問,我顯得十分淡定,說的確有,不過后來就沒有遇見過了。

  盡管有雜毛小道在場,那老道士愛徒心切,還是忍不住繼續追問,說當天你們就沒有再見過他們?

  為了不弄成更多的誤會,我堅決否定了后來在陰陽界這兒碰面的事情,說真不知道,不過我倒是感覺到被人跟蹤,莫非他們兩人一路尾隨,這又是為何呢?

  我這話兒一說出來,尚五一和岱廟的人皆啞口無言。

  兩個道士,偷偷摸摸地跟著別人,這算是怎么回事,難道要讓他們承認王維伽和葉秋是貪圖蟲蟲的美色,故而一路跟著的么?

  不過岱廟似乎還是有一些不甘心,那個認出雜毛小道的中年人說道:“會不會是覺得你們出入陰陽界,處于好心,所以才暗自盯著的?”

  我搖頭,說這個就不得而知了,諸位若是能夠找到他們,最好勸解一下,不要隨意跟蹤別人。

  尚五一自知理虧,沒有再糾纏徒弟失蹤一事,而是詢問起了我們如何出入陰陽界的事情來。

  面對這個問題,我交給了雜毛小道。

  而雜毛小道則是一副愛理不理的模樣,平淡地表示,說各家法門,皆不一樣,諸位若是有興趣,這陰陽界也沒有長腳,你們慢慢研究便是了。

  這話兒,可真的是驕傲,憋得岱廟眾人一口氣提不起來,臉色都變青了。

  不過對方就算是再生氣,也是沒有辦法,畢竟雜毛小道在江湖上的地位,并不是他們所能夠比擬的,就算是他現在不是茅山掌教了,但是一身修為也足以秒殺在場眾人,真的糾纏起來,人家未必能夠給他們臉。

  打又打不過,講理也講不清,頓時就是一陣尷尬,氣氛沉悶。

  雜毛小道先前也是苦戰許久,有些疲累,并不想跟這一幫老家伙糾纏,問他們還有何事,若是沒有,且散開,他需要下山休息了。

  一群岱廟道士連忙讓開路來,而尚五一還熱情地招呼他,說若是不嫌棄,岱廟倒是備得有許多客房,去那里住下便可。

  雜毛小道婉言拒絕,然后帶著我們揚長而去,留下一幫岱廟道士大眼瞪小眼,心中百轉千回,各種滋味上心頭,苦不堪言。

  從泰山往下走,一路輕風,我也漸漸感覺力量回到身體里來,沒有再讓蟲蟲攙扶。

  凌晨兩點多的時候,我們來到了泰山腳下的一家賓館,開了四個房間,各自歇息了去。

  一夜無話,次日清晨我起來,在賓館的停車場那兒瞧見早起練功的姜寶,這才得知雜毛小道很早就離開了,說要去探望一下老友。我問是誰,他說是舍身崖的幾個和尚,說是以前認識的朋友,既然到了人家的地頭,便去見一見,走動一番,免得冷落了。

  我本來想跟雜毛小道商量一下接下來的事情,不過瞧見他優哉游哉地探親訪友,并沒有放在心上,便也按耐住情緒,與姜寶一起練起了動功來。

  如此練了一個早晨,蟲蟲和小妖方才露面,我詢問起接下來的計劃,都說這個得等雜毛小道的意見。

  我百無聊賴,回房靜修,沒想到剛一入定,心中就是一動,腦海里頓時就浮現出了一個人的身影來,卻是地魔。

  不過與之前與我小心協商的地魔不同,此刻的他面目猙獰,瞪著我就是一陣怒吼。

  他的情緒太過于激動,以至于我聽不懂他這番咆哮具體的意思,瞪著眼,等著他罵完之后,方才慢悠悠地問,說您這是什么意思,咋一見面就吵吵呢?

  地魔咬牙切齒,說你問我,我還問你呢,你怎么能出爾反爾呢?

  我詫異,說你這話是怎么說的,我哪里做錯了?

  地魔說你當初怎么答應我來著,只要我將那地煞陷陣傳授于你,你便放我離開,在黃泉道上,做一個孤魂野鬼,現如今呢,你咋又跑回陽間來了呢?

  我無辜地笑了笑,說我是個大活人,總不能一直在黃泉路上待著吧?

  地魔怒吼,說那你在黃泉路上的時候,怎么不將我給放了呢?

  我說纏也是你纏的我,我都沒有說什么了,至于如何把你放了,我也不知道啊?再說了,就算是我知道,你又沒有將地煞陷陣的具體玄妙傳授于我,我又如何將你給放出去呢?

  地魔被我辯駁得啞口無言,過了好一會兒,方才怒氣沖沖地說道:“你既然食言而肥,那就別怨我報復!”

  他說罷,臉色陰冷,雙手往前一拍,頓時間一股劇痛就充斥在了我的腦海之中。

  然而這劇痛僅僅持續了幾秒鐘,突然間有一股氣息就將我的身體給籠罩,然后朝著他這兒撲了過來,地魔瞧見,頓時就嚇得直哆嗦,說蕭克明?天啊,這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從劇痛中回過神來,知道是雜毛小道留給我的槐木符幫助了我,心中底氣也盛了,冷笑著說道:“終于露出真面目了,也好,我倒不用對你愧疚了。”

  地魔慌忙擺手,說不是你想的那樣子,我可以解釋……

  我沒有理會他,睜開了眼睛來,行氣一周,將他的意識壓了下去,而這個時候,我突然間瞧見桌子上有一封書信,擺放整齊。

  我下意識地往門窗望去,發現緊鎖著,怎么突然間就出現一封書信呢?

  帶著幾分好奇,我將那信箋才開,只見上面出現了一行娟秀的字跡來:“煙臺蓬萊長島九丈崖,若想見面,今夜子時三刻恭候,一人即可,多則恕不接待!”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