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第一章 實力是相處的基礎

  如果非要我形容一下當時的感覺,我感覺應該就像是坐了一會過山車。

  當然,我之前也沒有試過跳崖。

  總之就是一會兒上,一會兒下,一會兒失重,一會兒又超重了,到了后來,我整個人都暈暈乎乎的,突然間就感覺雙腳踩到了實地上。

  而即便如此,我還是感覺世界一陣晃動,腳下意識地就是一軟,栽倒在了地下去。

  我一屁股坐在地上,過了好久,方才感覺適應了現在的情形。

  而這個時候,我的旁邊則傳來一道冷冷的哼聲:“別像個娘們兒一樣坐在地上起不來好吧,你又不是嬌貴的小公主,能不能像個男人一樣?”

  這小姑娘倒是挺毒蛇的,我抬頭望了她一眼,感覺她剛才拉著我手的時候,有些異樣。

  我站起來,下意識地朝著她的右手望去,而洛小北瞧見了,氣呼呼地瞪了我一眼,說你想干嘛,別那你那賊眉鼠眼的眼珠子往我身上鉆!

  我苦笑了一聲,說小北姑娘,今后有很長的一段時間,我們兩個都要在一起,咱能不能稍微相互理解一點,也保持一個平等的身份交往,如果你總是這樣,讓我如何自處?

  洛小北輕蔑地瞟了我一眼,說就你這樣子,還想要求平等?

  我詫異,說難道不能?

  洛小北說你要是不想死在這里,就得什么都聽我的,要不然誰會管你這個弱雞一樣的家伙?

  我聽到,心中頓時就生出一股火氣來,瞪了她一眼,說既然如此,那咱們就大路朝天,各走一邊吧,誰也不求著誰,這樣子,日后若是再有相見之日,也不會刀兵相見。

  洛小北似笑非笑,說就你這么一個弱雞樣,沒想到脾氣還挺大?

  我說不是你的修為高,就可以欺負人的,我雖然弱小,但也有尊嚴,我與令姐有過交往,她的風骨和性情都是讓我敬佩的,但是你,恕我不敢恭維。

  洛小北盯著我好一會兒,悠悠說了一句:“你真的不跟我走?”

  我說慢走不送。

  洛小北呸了我一口,然后說道:“沒本事還脾氣大,真不知道我姐姐從哪兒找來這么一個垃圾,我走了,你就在這里自生自滅吧。”

  說罷,她轉身就離開了去。

  洛小北離開,我方才有時間打量周遭的景物,發現周遭頗多濃霧,而我們則依舊還在水邊,不過這水應該不是渤海,而是一面湖,水草豐茂,在不遠處有一大片的樹林,樹木又高又直,直沖天際。

  此刻也是夜間,璀璨星空,星子燦爛,湖風吹來,帶著些許魚腥。

  我深深吸了一口氣,感覺這空氣簡直就是如同氧吧一般,清新到爆,弄得我整個肺部都不斷舒張,感覺力量從百骸之間匯聚而來,有一種說出來的感覺。

  我心中一動,沒有任何猶豫,直接盤腿坐在了草地上,然后開始閉目修行。

  如此行云一周,然后睜開了眼睛來。

  我感覺到在這個地方的修行,總有一種事半功倍的效果,可比之前的進展要快得多。

  我之前因為使用土遁術而感覺到渾身酸麻的肌肉,在此刻也變得舒服許多。

  我站了起來,左右一看,發現洛小北居然真的走遠。

  她的離開讓我心里面多出了幾分憂慮,因為我突然想起一件事情來,那就是過來的時候,是她在主持的,而如何回去,她卻并沒有告訴我。

  這可怎么辦?

  我總不能在這個未知之地待上一輩子吧?

  沉思了好一會兒,我決定暫時先不離開,而是留在原地,說不定她氣消之后,就會回來找我。

  如此我等了不知道多久,連洛小北的鬼影子都沒有見著,反而是感覺到草叢之中,有一種讓我很不舒服的東西。

  那是一種充滿敵意的目光,讓人感覺麻酥酥的,又很癢的感覺。

  我從地上爬了起來,然后從乾坤囊中抽出了長劍。

  破敗王者。

  長劍拔出的那一剎那,草叢中傳來了一陣低沉的嘶吼,平靜的湖畔頓時就是一陣嘈雜,蟲子飛散,鳥類驚飛,一股沉重的炁場籠罩在了我的頭上來。

  我感覺那東西一直在草叢中潛伏,不斷變換位置,而我也手持長劍,不斷轉身。

  十幾秒鐘之后,突然間我的身后傳來一陣腥風,我瞧見地上出現了一個巨大的黑影子來。

  我就地一滾,然后猛然一揮劍,斬落到了那東西的尾巴。

  鐺!

  一聲脆響,那玩意竟然有金屬之聲傳來,而我也感受到了一股巨大的力量,將我往湖邊推了過去。

  呼!

  我騰身而起,砸落到了湖水里。

  冰冷的湖水浸透我的半身,我慌忙爬起來,左手不知道抓到了什么,一截枯木,突然間猛然一動,我下意識地前撲,然后回頭過去,卻見那截枯木居然是一頭身長至少超過三米以上的鱷魚尾巴,而它正轉過身,朝著我咬了過來。

  啊?

  我一聲大叫,快步踩過湖水,朝著岸邊跑來,然而剛剛一上岸,先前襲擊我的那個巨大黑影也正好撲到了我的跟前來。

  是一頭吊睛花斑大猛虎,而與我認識所不同的,這頭畜生居然有六米多長,身形巨大,簡直就是一頭怪物。

  的確是怪物,我真沒有見過老虎的腦袋上面,長著四只眼睛的。

  而且還一對紅色,一對白色。

  我揮劍斬去,結果被那畜生堅硬的爪子一拍,火花乍現,緊接著那家伙猛然將我撲倒在地,然后張開血盆大口,準備一口將我給吞了下去。

  就在這個時候,突然間遠處傳來了洛小北的喊聲:“你這畜生,不要傷人!”

  那話音有些遠,而我這兒卻是一秒鐘也耽誤不得。

  就在這個時候,我的胸口處突然有一道紅光浮現,射在了那頭四眼猛虎的額頭上面,將其定格了住。

  我這個時候,能夠瞧見那頭猛虎喉嚨里面的小舌頭。

  而這家伙的口條耷拉,落在我的臉上,那一股惡臭,簡直就要將我給熏暈了去。

  好在幾秒鐘之后,這猛虎卻是被小紅給控制了住,然后將我給放開。

  重獲自由的我翻身而起,瞧見湖邊的那頭鱷魚蠢蠢欲動,而洛小北則如一道流光似的,沖到了我的跟前來,瞧見我不但沒有事,而且那頭巨大的猛虎還伸長著舌頭舔我,頓時就愣住了。

  她睜著一雙大眼睛,眼珠子都快要掉下來一般,結結巴巴地說道:“怎、怎么回事?我剛才不是瞧見你被吞了去么?”

  我沒有回答她的話語,而是問道:“你不是一個人走了么,怎么又回來了?”

  洛小北氣呼呼地說道:“若不是我姐姐要我照顧好你,你以為我會管你這么一個傻乎乎還特驕傲的弱雞?”

  我說我可沒有求你,你愛干嘛就干嘛,可別管我。

  洛小北氣呼呼地瞪了我一眼,而這個時候,那頭猛虎突然間張開嘴巴來,沖著她怒吼了一聲:“嗷嗚……”

  啊?

  她再一次地被震驚了,傻乎乎地伸出手指來,指著我身邊的這頭猛虎說道:“這怎么回事,它怎么跟你很熟的樣子?”

  我得意地說道:“你也知道我是陸左的堂弟,應該知道,苗疆巫蠱里,可有許多馴獸的法門。”

  洛小北說它已經被你馴服了?

  我說那是當然。

  洛小北不信,說有本事你騎它身上試一試?

  我笑了,伸手打了一個響指,啪的一聲,這頭猛虎便低下身子來,趴在我的跟前,我翻身上虎,騎著這畜生跑了兩圈,然后回來,居高臨下地看著洛小北,說怎么樣,還覺得我一無是處么?

  洛小北這回沒話了,她倒是個知錯能改的人,也敬畏強者,低頭說道:“不錯,你這一招,的確厲害,我為我剛才的話語道歉。”

  能夠讓這個驕傲的小公主低頭,對于我來說,實在是一件很不錯的成就,當下也忘記了她先前的無禮。

  不管怎么說,我想要回去,畢竟還得求著她不是?

  為了表示友好,我說你要不要上來,騎著它,比較好趕路。

  洛小北臉色一喜,說我可以?

  我說我不太清楚,如果它喜歡你,應該沒有問題。

  洛小北聽到,心中歡喜,小心翼翼地靠近,然后伸出手來,結果這頭猛虎在小紅的控制下,被我示意舔了洛小北一頭一臉。

  這猛虎的舌頭有倒刺,一舔一臉血,當然不可能全部,只是滑嫩的舌尖,不過那味道可真不好聞。

  洛小北不知道,只以為這猛虎喜歡她呢,樂不可支,也跟著翻身上了來。

  這頭猛虎體長六米,高有兩米多,簡直就是一頭巨獸,所以兩人乘坐,倒也寬敞,我問洛小北,說我沒有來過,你說咱們現在去哪兒?

  洛小北說在湖畔的不遠處,有一個村莊,那兒有一個男人,是我姐的那朋友,我未來的姐夫,我們投奔他去。

  啊?

  洛飛雨的男朋友?

  我還以為洛飛雨和雜毛小道是一對,沒想到人家在這個鬼地方居然都已經有了男朋友,連洛小北都叫姐夫了……

  這可不是一個好消息,我都不知道日后若是能夠回去的話,該怎么跟雜毛小道說起這件事情來。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