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第二章 見風使舵洛小北

  猛虎飛快,風聲呼呼,一路上追風掠影,不知速度。

  周圍景致古怪,雖然與我們生活的環境一般無二,但感覺總比我想象中的要大上一圈,而遠處的樹林之中,我卻是瞧見竟然有直入云層的巨木,仿佛迪拜塔這樣的高樓。

  我瞧得心中駭然,問洛小北,說這個鬼地方,到底有多兇險,像我們這樣的小角色,是不是一不小心,就死在了這里?

  洛小北說你有這馭獸的手段,問題應該不大,不過也難,這兒是未開化的地界,沒有電,也沒有機械,仿佛遠古,時不時還有獸朝襲擊,部落戰爭……死人的事件太多,我姐姐若不是因為我的斷手,別不過我,哪里會讓我來這兒?

  我一聽,下意識地朝著她的右手望去,這才見這右掌有些僵硬,并非活物。

  洛小北先前高傲,是因為覺得我沒有本事,而瞧見了我的手段,倒也和善許多,也肯露出自己的缺陷來。

  她伸手,我才發現這手竟然是木質的,外面裹覆一層肉色的硅膠皮,五指伸縮自如,只是感覺略微不自然而已,正常的抓握,都是可以的。

  大概是準備跟我耐心相處下去,洛小北跟我說道:“我這手,是我母親特地請人做的,東極青木,上面會有擬真符文,正常人能做的事兒,它都可以,甚至還能夠當做一件武器;只可惜到底是個死物,影響修為,而我看過姐姐在此歷練過的筆記,知道荒域這兒,有一種毒龍壁虎,它的身體里有一滴精血,能夠使得斷臂重生,便心中起了想法……”

  我一愣,說毒龍壁虎,是什么模樣的?

  洛小北取出一本書來,線裝本,我瞧了一眼她給我翻到的書頁,卻見是一條滿身劍脊的黑色長壁虎,與周遭景物對比,卻有一米多長,眼神兇惡。

  我將其印入心中,交還給她,然后說道:“你知道它在哪兒出沒么?”

  洛小北點頭,說在一個很危險的地方,而且未必會有,所以我需要找幫手。

  我說就是你那姐夫?

  洛小北笑了笑,說我開玩笑兒的,那人只不過是喜歡我姐姐而已,我姐心氣甚高,一心修行,倒也跟他沒有發生過什么關系,不過我覺得像這種癡情種子,最是可以利用,所以就央求我姐姐寫了一封書信,他應該能夠來幫忙的。

  我聽著,心里就有幾分不舒服,說利用人家的感情,你做得還真是熟練呢。

  洛小北不以為意,說愿者上鉤,他自己愿意,怪我咯?

  她的理直氣壯讓我有些無語,也不愿意跟她在這個問題上交流,適時閉上嘴巴,不過她卻對我產生了好奇心里來,說你這么急赤白臉的,難不成也是個備胎?

  備胎?

  我心中有些生氣,不過還是保持風度,沒有理她,洛小北又問了,說對了,我倒是忘記問你,你沒事兒跑這兒來是為啥?難不成喜歡我姐姐,所以被她忽悠過來的?

  我忍不住說謊,說對啊,我也準備當你姐夫。

  洛小北在我背后哈哈笑,說你?哈哈哈,你就算了吧,比起別的追求者來說,你是最沒競爭力的一個,趁早放棄了,不要自取其辱。

  我來了興趣,說哦,那你說說,誰最有競爭力?

  洛小北沒有正面回答我,而是迂回說道:“你知道追求我姐姐的男人都是什么角色么?邪靈教的掌教元帥小佛爺知道不,茅山宗的掌教真人蕭克明知道不?另外還有東海蓬萊島的少島主,這樣的每一個人,單拎出來,都能夠甩你一百里路,所以你還是別枉費心思了,認清現實吧……”

  我呵呵一笑,說令姐雖然出眾,但也不是人見人愛,我自有喜歡的人,用不著你操心了。

  洛小北說是誰?

  我說你又不是認識,反正不是你。

  洛小北“呸”了我一口,說別癩蛤蟆想吃天鵝肉,我就算是嫁給你堂哥陸左,也不會嫁給你的……

  呃?

  我似乎琢磨到了什么,哈哈一笑,說原來你是對陸左有興趣啊?不過你放心,你沒有機會的,別癩蛤蟆想吃天鵝肉了,哈哈……

  我大笑著,洛小北伸手掐了一把我的腰間軟肉,氣呼呼地說道:“你想死對吧?”

  我沒有說話了,因為我瞧見前方的不遠處,突然間出現了一片闌珊燈火。

  洛小北也瞧見了,興奮地大叫,說就是這里,臨湖村,我姐夫就在這里。

  我忍不住打擊她,說那可不是你姐夫。

  洛小北氣呼呼地說道:“你管得著么?”

  猛虎的速度很快,說話間,那村莊已經近在咫尺了,迷霧中,我瞇眼望去,卻見那村寨的周圍豎著寨墻,柵欄密集,倒刺出來,一副警戒的模樣,而在寨門口的地方,則有崗樓,上面點著火把,我們剛剛靠近,立刻就有響箭射在了不遠處的地上。

  一共三根響箭,如同尺子量著一般,五米,十米,二十米。

  猛虎速度很快,眼看就要越過第一根響箭的時候,洛小北慌忙喊道:“停停停,快停下。”

  我不知道原因,拍了拍猛虎的脖子,那畜生嘎然而止,而這時洛小北才心有余悸地說道:“剛才忘記跟你說了,人家這三根響箭的意思,是警告,如果你沖到了第三根響箭的范圍內,恐怕下一波,就是萬箭齊發了。”

  我瞧見對方的箭術十分了得,有一種冰冷的精準感,心中震撼,沒有開口,而洛小北則高聲喊道:“勞駕,這里是臨湖村么?”

  她的口音古怪,有點兒像是粵語,又帶著一點兒古腔。

  她一出聲,塔樓上面的人立刻有了回應:“控虎者,報上姓名和目的,否者格殺勿論!”

  好生硬!

  洛小北不以為意,大聲喊道:“我是誰不重要,只想問一下,臨湖村中,可還有蒯夢云一人?”

  那人一愣,說你找蒯頭領有何事?

  洛小北心中歡喜,說若是他在,勞煩尊駕幫忙問一下他,說可否還記得落雁湖畔的洛飛雨。

  那人渾身一震,激動地喊道:“記得,怎么不記得,蒯頭領天天跟俺們念叨著你,你且等著啊,蒯頭領剛剛領人打獵回來,現在在休息呢,我跟你喊人去啊……”

  崗樓上面有人影閃動,居然從三丈高樓之上一躍而下,然后沒入了村寨之中。

  這架勢,瞧得我心中一陣發虛。

  好強啊!

  我們沒有再動,大約過了五分鐘左右的時間,有一個身穿獸皮大氅的剛猛男子快步沖到了這邊來,而我和洛小北則已經下了猛虎,站在了跟前。

  那人先是打量了一番我們身后的猛虎,然后朝著我們拱手問道:“請問是哪位找俺?”

  我瞧見此人眉深目重,鷹視虎步,氣度儼然,心中敬畏,想著應該就是那蒯夢云。

  洛小北上前,說道:“是我。”

  蒯夢云疑惑地問道:“我剛才聽人提起飛雨,你是?”

  洛小北從懷里摸出一封書信,說姐夫,我是洛飛雨的妹妹洛小北,這是她親手寫的信箋,還請您過目。

  姐夫?

  蒯夢云一愣,有些疑惑地接過信箋,三兩下拆看,過目一瞧,臉色頓時就涌現出了一股紅暈來,喃喃說道:“沒想到,飛雨還記得我,她還記得我!”

  洛小北笑嘻嘻地說道:“她當然記得了,我姐姐沒事的時候,總是跟我講起姐夫你呢!”

  蒯夢云看著洛小北,說什么,你叫我姐夫?

  洛小北嘴甜地說道:“怎么?不行么,我覺得這世間,也就只有姐夫你能夠配得上我姐姐了,自知道你以來,就一直這么叫,我姐姐也默認了……”

  那男子臉色激動,手都不知道往哪兒放,說好,好,我就認下了你這個小姨子,好!

  蒯夢云激動異常,心情也高興得很,領著我們進了村寨,至于那頭猛虎,則被我放著離開了去。

  而這個時候,他方才瞧見我一般,問是誰,洛小北輕描淡寫,說一下人,她姐姐放心不下,讓我過來服侍她的。

  蒯夢云皺著眉頭,說你姐姐也是,你一小姑娘,讓一男的來服侍,這怎么行?一會兒我找兩個侍女過來,可不能虧待你……

  他與洛小北聊著,不斷詢問起洛飛雨的狀況,而洛小北機靈得很,誆得那男人不斷開懷。

  兩人朝著寨子里面走去,而我因為是下人,給一個英氣小將領到了旁邊去歇息。

  我也是有心結交,與那小將交流,得知他叫做諾,因為還未滿十八歲,所以并沒有得到賜姓。

  我正想詢問一下什么叫做賜姓,突然間路過一個柵欄,瞧見里面有二十幾個人,皆是赤身露體,有男有女,老老少少,蜷縮成一團,不由得一愣,說這是什么?

  諾微微一笑,露出一口雪白的牙齒,說他們啊,都是獵物啊……

  獵物?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