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第三章 侍女安

  獵物?

  是俘虜,還是我和姜寶之于牛頭一族的那種獵物?

  我心中好奇,正想問起,卻瞧見諾臉色不對,帶著我匆匆離開,下意識地就閉上了嘴,詢問起了賜姓的問題來。

  對于這個問題,諾倒是愿意回答,他告訴我,臨湖一族,總共有四個姓氏蒯、荊、釗、越。

  這四個姓是他們祖先留下來的,只至高無上的榮譽,只有成年之后,擁有了傲人的戰績,方才會得到賜姓,而如果戰績十分突出,甚至還能夠獲得字輩的賜予。

  每一個擁有三個字姓名的族人,都是族中最有前途的成員。

  而有的人,如果一輩子碌碌無為,甚至連擁有姓氏的權力都沒有,成為打雜的匠人。

  我聽聞,不由得一愣,說你們的姓氏,難道不是繼承父親或者母親而來的么?

  諾驚訝,說怎么會?我就這兒的小孩,一旦兩歲過后,就會統一放在一個地方撫養,所有人無論長幼,都是族長的子女,哪里來的父母?

  呃?

  敢情你們這疙瘩連父母人倫的事兒,都沒有弄清楚啊?

  我心中越發好奇,跟著諾來到了村子角落的一片棚戶里來,這兒相比村寨的中心地區條件自然差了很多,想必因為我是下人的緣故,所以并不得重視,不過勝在干凈,我也沒有什么可以抱怨的。

  進了屋子里,一鋪床,一個小桌子,別無他物,這時外面有人叫了一聲,諾出去,端了一碗熱騰騰的肉粥進來,說想必餓了吧,先吃點兒東西。

  我瞧見那肉,又多了幾分聯想,下意識地擺手說道:“不,我不餓。”

  諾疑惑地瞧了我一眼,說你確定?

  我想起這肉粥有可能是那“獵物”給熬制而成的,頓時胃中就是一陣抽搐,搖頭說不用了,我不餓的。

  諾端著粥,說這秈米可是好東西,是俺們用獵物跟穆族換來的,尋常人可吃不了,你不吃,我可就不客氣了啊?

  我連忙搖頭,說你隨意,隨意。

  諾說既然如此,那就早些睡吧,指不定明日蒯頭領還會將你,若是沒有精神,說不定會怪罪到俺頭上來呢。

  他走到門口,突然想起一事兒來,問我道:“對了,你好色不?”

  啊?

  我愣了一下,不知道該如何回答,而諾則一副“你懂的”的表情,說別裝了,你是男人,若是有需要,我可以找兩個漂亮的獵物過來跟你交配——要不要?

  呃,交配啊?

  我聽著肚子里一陣冒酸水,說不用了,我還是好好睡覺,養足精神吧。

  諾搖了搖頭,然后離開了我這小房子,不一會兒就走遠了。

  他走遠了,我卻沒有睡,黑暗中,睜著眼睛,一直想著一路上的見聞,心中總感覺有些古怪,頗為不對勁兒。

  這個地方,有人,也說漢語,但是古里古怪,似乎跟我們那兒的習俗頗為不同,甚至連父母都沒有。

  不過他們敬祖先。

  此刻的洛小北,是不是在跟那位蒯夢云把酒言歡呢?

  又或者被人家給識破,回頭七八個刀斧手跑過來,找我泄憤?

  我胡思亂想,總覺無用,閉上眼睛,在腦海里過了一遍巫蠱上經,讓自己的修行在聚血蠱的推動之下,得以行運周天,完了之后,靜下心來,開始思索起別的事情來。

  一開始的時候,我是在思索老道士傳我的神劍引雷術。

  說是一門術法,然而那其實是一整套的道法修煉,雖說我曾經在雜毛小道的指引下,與他一同使出,不過那只是在特定的環境里面,恰逢其會而已,倘若沒有雜毛小道的指引,我很懷疑自己是否能夠感應到半分雷意。

  任何法門,它從學會到熟悉,最后到能夠施展開來,都是有著一個漫長過程的。

  資質魯鈍者,這個過程甚至是一輩子。

  老道士傳給我的術法高深,并非一蹴而就,不過好在他在我的心中種下了一縷雷意劍心,卻是一個引子,能夠讓我慢慢地理解。

  我思索許久,遇到了一個不明之處,無論如何都繞不過去,便索性放棄,開始回憶起另外一件東西來。

  這當然不是地魔的地煞陷陣,而是關于我在地底牢籠之中做過的那一個夢。

  盡管那是一個微末渺小的祭司,在無數擁有大修為的神職者面前不值一提,然而螞蚱再小也是肉,不管如何,他終究是一個祭司。

  既然是祭司,就有所長的地方。

  我開始進入半睡半醒的狀態,然后讓自己的思域,與當時的他重疊起來。

  我能夠清楚地知道我就是陸左,也能夠感受得到它的意識。

  除了恨,好有許多不錯的東西。

  比如巫蠱上經,又或者叫做《正統巫藏-攜自然論述巫蠱上經》,在他的那個時代,被叫做祭巫典,不過比起后人撰述的巫蠱上經來說,它顯得更加純粹,直指本心和修行。

  不過從全面的方向來講,似乎又不如巫蠱上經融匯百家那般全面。

  如此沖突,著實讓人難以取舍,我不得不每一條行氣線路都試著行進一遍,如此一個周天下來,卻覺得渾身汗出如漿,氣血通暢許多。

  事不辯不明,理不辯不清,沒有對比,就沒有優劣。

  一個純正的、傳統的祭司,能夠讓我重新的審視自己,從而少走許多的彎路。

  只可惜,我屢次三番做的夢,除了頭一個之外,其他的,似乎并沒有太多的用處,只是讓我的性格里面,多了許多不確定的因子。

  一夜無話,次日清晨起來,我聽到屋子外面有人在說話,聲音壓得很低。

  我耐著性子聽了一會兒,發覺對方說的話實在是太過于晦澀難懂,比起蒯夢云和諾還要怪異,終究還是放棄了,起了床,走出門外來,瞧見有兩個女人正在門外守候,一個穿著麻衣,而另外一個卻僅僅只是包裹著胸口和臀部,露出了白花花的身體來。

  這兩個女人皮膚都很白,那個穿麻衣的女人年紀似乎大許多,而穿得很少的女子則仿佛才有十三四歲,身子都沒有發育。

  麻衣女人正在呵斥著那個少女,瞧見我推門而出,連忙滿臉堆笑,對我說道:“客人您醒了,這里有水,洗一下臉吧?”

  她說完,瞪了一眼旁邊的那個少女。

  少女被她眼神一催促,慌忙端著一個水盆來,上面還有白色的麻布,這水盆是用一種類似于椰子殼一般的東西做的,不過要大上許多,少女遞到我的面前,慌里慌張的,低下頭,不敢看我。

  麻衣女人瞧見我有些發愣,堆笑著說道:“客人,小北姑娘吩咐了,說你是她的心腹手下,一定要我們招待好您。”

  我聽到,便問小北人呢?

  麻衣女人說小北姑娘昨夜一直跟蒯頭領徹夜商量要事,剛剛才離開,老奴也不知道在哪兒,嘿嘿……

  她一臉討好,然而瞧向那少女的時候,眼睛里又多了幾分兇狠,讓我頗為不喜,不過我也管不著這些,指著旁邊這少女說道:“這是?”

  麻衣女人說她是專門挑出來照顧客人你在臨湖村生活的侍女,叫做安,你若是不喜歡,也可以換。

  她說到這里的時候,一直低著頭的少女慌忙抬起頭來,朝我投來懇求的目光。

  我瞧見,一陣心軟,擺手說不用了。

  麻衣女人瞧見我一直繃著臉,不怎么說話,知道自己在這里有些不太合適,于是賠笑說道:“那行了,讓安伺候你吧,我先退下了。”

  她轉身離開,身形矯健,一會兒就沒了蹤影,這是我方才伸手去接那水盆。

  少女不讓,說爺你洗臉便是了,水我端著。

  我說這么沉,還是讓我來吧?

  少女一臉驚慌地說這可不行,若是被釗美看到了,我要被打死的……

  我有些無語了,伸手拿過那麻布來,在盆里沾了沾水,然后擰干凈,擦了一把臉,又從乾坤囊中拿出牙膏牙刷,洗漱起來。

  少女瞧見我一嘴白色泡沫,像看見什么了不得的事情一般,雙眼睜得大大,十分好笑,然而當我抬頭看她的時候,又慌忙低下了頭去,不敢看我。

  像她這樣大的女孩子,估計也就是在讀初中,最是叛逆的時候,連好好說話都難,哪里會伺候人?

  我沖她笑了笑,問了幾句話,小姑娘羞紅著臉,不知道是聽不懂,還是不敢回答。

  就在這時,突然間旁邊傳來一聲陰陽怪氣的聲音:“哎喲,陸言你還真的是一個情圣啊,三兩下就將人家小姑娘給挑得臉兒紅撲撲,小心臟亂跳,當真是不錯!”

  我先是漱了一下口,讓嘴里干凈,方才回頭,淡然自若地說道:“我一個下人,能有什么本事?”

  洛小北瞧見我有些生氣了,便上前來給我解釋道:“你別著急啊,我也是怕姓蒯的問起,才這樣說的,怎么,這點委屈都受不了?”

  我說你事兒辦得怎么樣了?

  洛小北猛地一拍我的肩膀,說忽悠一晚,總算是弄成了,明天早上,我們就出發,前往荒嶺丘,去找那毒龍壁虎!”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