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第六章 活人祭祀

  當我給一個吃壞了肚子的村民開了一劑瀉立停的時候,洛小北氣勢洶洶地跑到了臨水一族提供給我的臨時診所里來。

  這村民是最后一位,我將他送走之后,周遭無人,而洛小北立刻沖我喊道:“你到底想干什么?”

  我坐在臺子后面的坐榻下,舒服地伸了一個懶腰,然后說道:“你說什么?”

  洛小北盯著我,說你這是什么意思?

  我“哦”了一聲,然后說道:“沒有啊,你姐夫找到我,問我會不會看病,我說會啊,他就讓我幫忙給一位長老治病,湊巧我會,于是隨手治了;他們又找出了一堆病人來,我閑著無事,就幫忙看看咯。怎么,你有意見?”

  洛小北瞇著眼睛,說你哪兒來的這么多藥?

  我聳了聳肩膀,說我雖然是一個下人,不過好歹也有自己的隱私,你說是吧?

  珞小北心中急躁,一個箭步沖到我的跟前,伸手朝著我的腰間摸來,我哪里能夠讓她得逞,微微避開,然后揮手,將她的手給打開了去。

  洛小北不服,還想再次上來,而這個時候那小將諾面帶喜色地匆匆跑進屋子里來,瞧見洛小北和我動手,慌忙喊道:“洛姑娘,洛姑娘,這可使不得呢,別動手啊,傷了陸神醫可怎么好呢?”

  陸神醫?

  洛小北聽到這稱呼,氣得鼻子直皺,說一天不見,你爬得可夠快的啊?

  我聳了聳肩膀,沒有理會她,而是問小將諾,說什么事?

  小將諾先是謹慎地看了洛小北一眼,然后才說道:“陸神醫,族長聽了你的事情,想要見見你,便吩咐了晚宴,請你一刻鐘之后,務必到大殿那邊去用餐。”

  我點頭,說都有誰呢?

  小將諾說道:“包括醒過來的松長老在內,族內的五大長老都會出席,另外幾支狩獵隊的首領也都會參加,還有族內的幾個重要負責人。”

  珞小北聽聞,秀眉一豎,瞪眼說道:“沒叫我么?”

  小將諾愣了一下,低著頭說道:“呃,這個倒是沒有說起,要不然我再去問問……”

  洛小北氣呼呼地瞪了他一眼,而我瞧見洛小北一副滿臉醋意的樣子,忍不住好笑,對小將諾說道:“好的,你回去稟告上面,說我一定準時參加。”

  小將諾連忙點頭,說好,您一定要過來啊,我聽釗美姨娘說,宴席有酒呢……

  說到酒,他下意識地就舔了一下舌頭,仿佛很回味的樣子。

  我呵呵一笑,說好的,一定。

  小將諾應聲離去,而洛小北一屁股坐在了我的對面,氣呼呼地說道:“你現在得意了,一下子就成了臨水一族的紅人了,還有資格參加最高待遇的宴席,很得意是吧?”

  我搖了搖頭,說道:“沒有。”

  洛小北指著我,說還說沒有?瞧你眉毛往上翹,眼睛都往天上看了,指定是心里美極了吧?

  我知道洛小北這是小女孩兒心態,對我地位的變化有些吃味,也不惱,而是跟她解釋道:“小北,蒯夢云在臨水一族里面地位頗高,是狩獵隊的首領之一,你抱住他的大腿,的確不用擔心什么;不過你想過沒有,如果你這一次去的地方太過于危險,甚至產生大量的傷亡,會怎樣?”

  我突然間提起這個話題,洛小北有些驚詫,想了一下,方才回答:“應該會止步吧,不過那又如何,我一個人過去,也沒有問題。”

  我點頭,說你身手高強,自然沒有問題,不過如果有熟悉森林的當地土著在旁,事情應該會好很多吧?

  她說對,然后呢?

  我盯著她,平靜地說道:“然后就是,一個護衛首領夢中情人的妹妹,永遠都不如一個能夠治病救人、救死扶傷的醫生來得重要,這就是生活。有我在,派遣隊的實力只會更強,決心更堅定,而這些對于你來說,百利而無一害!”

  聽我說完這些,洛小北愣了好一會兒,方才長長嘆了一口氣,說道:“你說服了我。”

  我沒有就此得意,而是適時閉上了嘴。

  洛小北仔細品味了一會兒這話語,又直勾勾地打量了我好一會兒,方才說道:“陸言,你一次又一次地讓我刮目相看,告訴我,除了御獸、放蠱、治病,以及某種納須彌于芥子的法器之外,你還有什么讓我驚奇的本事?”

  我聳了聳肩膀,說生活的每一刻都是不同的精彩,等待著你去發現,而我也是如此。

  珞小北突然笑了,說不知道為什么,我突然間感覺你跟你堂哥陸左,有那么一絲相像了。

  這,算是恭維么?

  我站起了身來,對她說道:“好了,我要去赴宴了,不知道會不會涉及到陪你狩獵的事情,不過我會努力幫你爭取的;而你,就在這里等著我凱旋回來的消息吧。”

  我緩步走出了屋子,門口自有侍女等待,將我引導至宴席的舉辦地點。

  此刻天色已暮,華燈初上,望著這個充滿著古韻的村莊,我的心中,頗多感慨。

  從昨夜進入時一個只能睡窩棚的下人,看這洛小北被引入好房子里去攀談敘舊,到現在成為了臨水一族的座上賓,即便是珞小北都沒有資格去赴的宴席,我只用了一天時間就完成了逆襲。

  對于這一切,我并沒有感到驕傲,而是越發地明白了知識的重要性。

  還有一點,那就是感恩。

  沒有陸左傳授給我的苗蠱絕學,沒有蟲蟲給我的乾坤囊,我此刻想必還蹲在那個狹窄的窩棚里,被洛小北瞧不起。

  一路走,來到燈火輝煌處,走入大廳的時候,我深吸了一口氣,告訴自己。

  不以物喜,不以己悲。

  寵辱不驚,方顯男兒本色。

  我緩步走入了宴席,比約定的時間早了一點兒,瞧見宴廳之中人已經來了大半,而蒯夢云瞧見我被人引入,連忙站起身,過來迎我。

  不但是他,其余重要人物也都紛紛起身,朝著我遙遙拱手。

  小將諾跟我說過,臨水一族崇尚武力,以強者為尊,不過在我這里倒是變了模樣,大家對我都客客氣氣的,畢竟無人不生病,就如同松長老那般體格健壯、一生無病無災之人,一不小心就垮下去了,誰都說不準。

  為了那個不確定的將來,結交一位手藝不錯的醫師,還真的是一件很有必要的事情。

  我與眾人客氣作揖,而蒯夢云則拉著我的手,把我引到了主桌的左側一桌坐下。

  這宴席遵循古禮,正中間是族長的位置,然后左右兩側分布桌子,每人一桌獨坐,按照身份地位遞推,我雖然不知道這兒的規矩,卻也知道那主桌的左側第一位,應該是相當尊崇的,慌忙推讓,說使不得,使不得,這么多的長輩在此,我如何能坐那兒?敬陪末座便好了!

  蒯夢云不容置疑地把我按在了那榻前,說道:“這事兒以后都可以,今天不行——今天是族長親自指定的,說你救了松長老,這是大功,就得有這份禮遇。”

  我依舊不肯,這時旁人紛紛出言勸解,我推辭不過,只有做足了姿態,方才答應坐下。

  沒一會兒,人便紛紛來齊,就連那大病初愈的松長老也被人攙扶著過來,坐在了我的對面,也就是主位右邊的第一席。

  他的精神依舊有些欠佳,不過比起昏迷來說,卻是好了許多,沖著我微微躬身,表達感激。

  我不敢憑功而傲,慌忙欠身讓禮。

  一番波折,這時一聲鐘鳴磬響,絲竹之聲響起,卻有一個衣著華貴的老婦人,被四名漂亮的侍女攙扶下,從后面走到了主位上來。

  這老婦人一出現,所有人直起了腰桿,待她一入座,眾人皆朝她躬身,問安道:“見過媽媽。”

  呃……

  這位就是族長么,怎么大家都叫她“媽媽”?

  我心中疑惑,不過很快就想起小將諾跟我講起的習俗,說這兒的部族都沒有父母,兩歲之后就聚在一起教養,最后會以族長為父母。

  這習俗,當真是讓人有些蛋疼。

  我心中吐槽,卻不得不恭謹地躬身,那老婦人年紀挺大的,一臉老人斑,又有些肥胖,不過也顯得面容慈祥,她環視一周,目光落在了我的身上來,微笑著問道:“你就是救了松的醫生?”

  我直起身來,躬身答是。

  老婦人似乎對我頗為感興趣,又問了我幾個問題,我都規規矩矩地回答妥當。

  她顯得十分高興,雙手放在案子上,大聲說道:“我臨水一族得了醫術如此高超的醫師,險些死去的松長老又恢復了神志,如此幸運的好事兒,定是上天眷顧,飲宴之前,需得祭祀——來人,找兩個干凈的獵物來,我們血祭上蒼!”

  聽到這話,眾人歡欣雀躍,唯獨我一人不知道到底要發生什么,只感覺那樂聲變得有些凝重,讓人心頭發堵。

  幾分鐘之后,血祭的物品被拉了上來,卻是一男一女,兩個人。

  這兩人被剝得干凈,給捆住了手腳,擺放在了宴廳正中的石壇上,瞧那架勢,應該是用活人來祭祀。

  我嚇了一大跳,再仔細一看,卻見那個女子,居然就是早上伺候我洗漱的侍女安。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