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第七章 虎口奪食

  我弄不清楚這血祭到底是怎么回事,是給人放點兒血呢,還是以前古時候拿人來當做祭品,宰殺祭天。

  這是人家最重要的習俗,我初來乍到,也不敢多言,只是在旁邊看著。

  安就像一個受寒的鵪鶉,將小小的身子縮得緊緊的,被人推到了那個石臺上面來,目光怯怯地四處打量著,很快,她在一大堆人里面,找到了我。

  我們兩人的目光,在半空中對撞到了一起。

  我發現她的目光悲傷、恐懼、麻木交織在了一起,最后變成了懇求。

  就好像是籠子里面的小兔子,瞧見同伴被人拎著耳朵買走,然后露出來的那種楚楚動人的可憐。

  我看了一眼,就感覺受不了了。

  我真的想救她,然而卻又不知道自己說話管不管用,畢竟人家給我臉,我這就是臉,人家不給我臉,我這個就是屁股。

  就在我猶豫的時候,五大長老之中唯一一個女性站了出來。

  她頭上插著彩色的羽毛,臉上還抹著油彩,在石臺跟前,跳起了大神一般的舞步,幾分鐘之后,她突然操起了旁邊的一個石錘來,朝著安旁邊的那個男人腦袋上重重砸了下去。

  她這砸,是真砸,突如其來,大錘掄著,砰砰砰……

  第一下,那個男人就直接栽倒在了地上,然而她毫不猶豫,瘦小的身子里迸發出了巨大的力量來,一下兩下,砸得鮮血飆射、腦漿橫流,充斥在了整個石臺之中。

  周圍那些臨湖一族的高層都瘋狂地伸出雙手,不斷的晃動著,口中大聲吼著幾句簡單的音節。

  仿佛是在祭祀,不過這種古怪的氣氛讓我有些無語,而那個少女安則被這位長老的兇悍嚇得渾身發抖,突然間像一頭小鹿似的,一下子就跳下了那石臺,然后朝著我的這邊跑了過來。

  因為有些突然,一開始沒有人注意。

  等到旁邊的人反應過來的時候,安已經沖到了我的身邊,跪倒在了我的面前,然后使勁兒拉著我的衣袖,可憐巴巴地望著我,眼睛里面全部都是豆大的眼淚。

  她也沒有說話,就這般可憐兮兮地望著我。

  旁邊的長老自仗身份,沒有上前,而蒯夢云則箭步上來,厲聲喝道:“你這孽畜,還不趕緊過去,等待祭祀?”

  他伸手過來抓安,而這少女則一動也不動,就這般緊緊地抓著我的衣袖。

  等等……

  就在蒯夢云拽著安的頭發時,我終于忍耐不住了。

  活人祭祀這種血腥的陋俗,是我根本無法忍受的,更何況是將一個如花似玉、青春年少的小姑娘給活生生地砸死。

  她倘若是一個什么惡人,我也就是睜一只眼閉一只眼了,然而在我看來,安根本就是一只無辜的小白羔羊。

  她身上沒有任何罪過,如何就要奔赴死亡了呢?

  不行!

  我攔住了蒯夢云,然后朝著坐在正中的族長拱手說道:“族長,我有一請求,不知道當不當講?”

  那老婦人慈祥地笑道:“你是松長老的救命恩人,有什么事情,盡管說便是了。”

  我指著蜷縮在我身下、宛如鵪鶉一般的安,說道:“我與她有緣,如果可以的話,能不能把她交給我來處置?”

  沒有等族長發話,蒯夢云有些不悅地說道:“陸神醫,你倘若是喜歡女色的話,我回頭幫你安排幾個成熟的女子,這個已經被選做了祭品,就不要強求了。”

  他使勁兒一拽,然而我卻堅定地抓住了安冰冷的手。

  我認真地盯著族長的眼睛。

  她沒有說話。

  大概過了十幾秒鐘,對于我來說,卻仿佛過了一個世紀,突然間她笑了,咧著沒牙的嘴,笑道:“什么也難買心頭好,既然你喜歡,送你便是了——釗美,把這女子帶回去,洗干凈了,換套衣服,回頭送我們的陸神醫房間里面去。”

  聽到這話兒,我的心中一松,朝著族長躬身說道:“多謝您的慈悲和慷慨。”

  早晨那中年婦人走了上來,將少女安帶了下去,然而讓我沒有想到的是,沒過一會兒,又有一個被剝干凈的女子給押了上來。

  這回沒有等我有任何疑問,那女長老就掄起石錘,將她的腦袋砸成了碎西瓜。

  雖然安幸免于難,但最終還是有人逃不過死亡。

  祭祀過后,立刻有侍女踩著鼓點,將菜送了上來,與之前在食堂那兒的飯菜不同,端到席面上的顯得精致許多,而且還有米飯和酒。

  酒是一種釀酒,有些發黃,像是紹興黃酒,品質算不上好。

  不過即便如此,那些家伙似乎對于酒這東西十分愛好,沒有等食物上完,立刻就端起了酒杯來,朝著當中的族長敬酒。

  族長瞧見這些人的眼珠子都要掉進酒里,也沒有再多規矩,揮了揮手,說今天高興,酒管夠,別發瘋就行。

  這一句話引來了無數歡呼,眾人沒有再拘束,紛紛倒酒,開始相互敬起來,場面一時熱烈。

  沒人理會石臺上面的死者。

  酒過三巡,族長突然問起了蒯夢云,說對了,你明日出發,前往蝴蝶谷?

  蒯夢云站起身來應答,說是。

  族長又問了幾句,突然轉到了我這邊來,問我道:“我聽說陸神醫你也要跟著一起去?”

  我有樣學樣,如蒯夢云一般站起來,說是。

  族長揮了揮手,說道:“蝴蝶谷那般危險,一不小心就葬命其間,你如何能夠去?不如留在村中,最是安全不過。”

  我沒有答應,而是說道:“人無磨難,難以成長,我還是希望鍛煉一下自己。”

  族長再三勸說,我依舊固執己見,她沒有辦法,只有叫來了一個叫做荊可的男子,指著他說道:“這個是我臨湖一族年輕一輩里面,除了夢云之外,最厲害的高手,便讓他陪著你一起,保護你的安全吧,請千萬不要拒絕。”

  話都說到這份上了,我還有什么可說的,當下只有答應。

  其實我已經感覺到有一些壓力了。

  自從我施展出這一身手藝來之后,臨湖一族對我越發熱切,而在這熱切的背后,則有一絲占為己有的意思,然而我又不可能留在這里,給他們當一個赤腳醫生。

  再說了,我乾坤囊里面帶的藥物有限,用完了,恐怕本事就少了一半。

  酒宴依舊在繼續,盡管因為我幾次拒絕族長的提議而顯得有些冷場,不過因為酒精的緣故,很快又熱切了起來,這幫人一開始的時候還挺矜持的,喝了酒之后,情緒高漲,紛紛與我敬酒邀杯。

  一席酒吃到了深夜,好多人都醉倒了,反倒是我心事重重,并沒有吃到多,族長一離開之后,我也跟著告退。

  蒯夢云送我,路上的時候,他語重心長地對我說道:“你知道么,這么多年了,你是第一個拒絕族長的人。”

  我一愣,說啊,怎么了?

  他沉聲說道:“你知道以前拒絕族長的人,現在都在哪兒么?”

  我其實知道答案,不過還是選擇裝傻,說啊,在哪兒?

  蒯夢云指著湖邊的方向,對我說道:“都在湖里喂魚呢。”

  我沉默了一會兒,方才問道:“你的意思是,不要隨意觸怒族長?”

  他語重心長地對我說道:“你是小北帶來的人,也認識飛雨,我不想你有事,所以才這么跟你說的,你知道么?”

  我點頭,說多謝蒯哥的照顧。

  他送我到門口,并沒有進來,而是露出了心照不宣的笑容,說道:“好好享受這樣的夜色吧,我就不打擾你了。”

  蒯夢云離開之后,我方才想起了來,這房間里可還有一個小姑娘等著我呢。

  瞧他剛才的那壞笑,我止不住心中狂跳,呸了一口,說老子心中已經有蟲蟲了,這世間任何女人,對于我來說,都是異性。

  我調整心情,走入了安置的臨時醫館里,結果剛剛一進門,洛小北就躥了過來,沖著我喊道:“嘿!”

  我嚇了一跳,說你怎么在這里呢?

  洛小北指著里面的房間,說是不是怪我在這里耽擱了你的好事?

  我說人已經送過來了嗎?

  洛小北點頭,說對,你混得不錯啊,第二天就有人往你房間里面送女人了,這面子,嘖嘖嘖……

  我瞧了一眼外面,然后把門給關起來,低聲說道:“你知道里面那女孩的來歷么?”

  洛小北嗤之以鼻,說還不是你瞧見人家小姑娘有幾分姿色,起了不軌之心?不過我說你也真是的,那女孩兒也就十三四歲,你也真下得了嘴。

  我無語,低聲說道:“她是我從鬼門關里救出來的,你知道么,這幫人居然拿活人血祭呢。”

  洛小北一愣,說活人血祭?

  我點頭,說對,眾目睽睽之下,一根石錘,幾下子,將人的腦袋砸得稀巴爛,那場面你是沒有見識過,真的讓人心寒。

  洛小北盯著我,一字一句地說道:“所以你就大發慈悲,把她從別人的石錘之下救了出來?”

  我說我總不能看著她死吧?

  洛小北使勁兒推了我一把,大聲喊道:“陸言,你是傻波伊么?”

南無袈裟理科佛說:
臨湖一族,并非善類。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