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第八章 安的微笑

  不管什么人,被當面指著鼻子罵“傻波伊”,都不是一件愉快的感受,我也如此。

  面對著洛小北的指責,我的臉一下子就變得陰沉起來。

  我坐在了椅子上,翹著二郎腿,平靜地說道:“洛小北小姐,我之前就已經跟你講過一件事情,你是你,我是我,我們是平等的彼此,相互的尊重才是我們合作的基礎。我不是你的下屬,也不是你的附庸,所以請你注意一下自己的態度,知道么?”

  洛小北怒氣沖沖地說道:“你到現在還沒有反省到自己的愚蠢?”

  我說哦,是么,洗耳恭聽。

  洛小北伸出了兩個手指來,說道:“第一,過早的暴露了自己的實力,讓他們對你產生了非分的想法,這會陷你于危險的死地;第二,在沒有任何基礎的情況下,為了一個早晚都會死的女人,去觸怒臨湖村最有權勢的族長,你覺得你不是傻波伊?”

  臨湖村并不是一個簡單的村莊,這里的每一個成年人,都有著遠超常人的力量。

  那位族長給我的感覺深不可測,天知道她到底有多強?

  我瞇著眼睛,依舊沉聲說道:“首先,我如何定位自己,是有自己的想法和考慮的,與你無關;另外,救下一條人命,我覺得值。”

  值?

  洛小北指著我的鼻子,說道:“我早就跟你說過,不要代入、不要代入、不要代入!這里的一切,都與你無關,你遲早要離開的,難道你能夠帶那女人離開?”

  我眉頭一掀,說不可以么?

  洛小北哈哈一笑,說可以?我告訴你,所謂荒域,不過是時間洪流之中的一片廢墟而已,它里面的任何生命,都只屬于這里,根本不可能離開,你若是想要強行帶著她離開,只會讓她灰飛煙滅……

  我聽不懂洛小北到底在說些什么,時間和空間的規則是如此的神秘而晦澀,也并不是此刻的我所能夠懂得的。

  不過我卻并沒有太多的在意,而是平靜地說道:“如果是這樣,我就給她自由。”

  洛小北惡狠狠地盯著我,說好吧,你這個用下半身思考問題的家伙,今夜好好滿足你的獸欲吧,明天早上,千萬不要遲到。

  她說罷,氣沖沖地離開。

  洛小北離開之后,我并沒有動,而是坐在外廳的椅子上,思考問題。

  她其實說得沒錯,這個世界,對于我來說,其實只是一場夢,如果我不打算在這里生活一輩子,終究還是會離開的。

  既然離開了,也許永遠都不會回來,那么這里的生老病死、愛恨情仇,對于我來說,又有什么意義?

  或許我選擇冷眼旁觀,才是最符合利益的事情?

  這般想了一下,我卻發現自小受到的教育和培養出來的道德體系,卻很難讓我變得那般冷漠。

  我無法對一個跟我聊過兩句、有過交集的無辜少女的死亡,無動于衷。

  我寧愿她擁有一個美好的未來,也不希望她死去。

  我不愿,它違背了我的本心,所以我站出來了。

  現在想想,我不后悔。

  我倘若是一個冷漠麻木的人,那么即便是有著驚天的本事,也不配稱為蟲蟲心中的那個英雄。

  如此想著,我終于心安,站起來,走進了臥室。

  比起窩棚,臥室里面的布置多了許多,而且十分寬敞,而我的目光也落在了床榻之上。

  被子下面,有一個女人。

  她在瑟瑟發抖。

  想起飲宴上那個女孩可憐得跟小白兔一般的眼神,即便是沒有蟲蟲,我也不會有任何欲望,畢竟我是人,而不是畜生。

  我坐在了床對面的椅子上,然后就沒有了更多的動作。

  我開始修行起來。

  不知打過了多久,一聲怯怯的話語打破了平靜:“您……不上來歇息么?”

  我收了氣,睜開眼睛來,瞧見被子下面拱出了一個小小的腦袋來,安可憐楚楚地望著我,一副害怕被拋棄,又畏懼我任何不軌動作的模樣,我有些想笑,不過還是忍住了,搖了搖頭,說不用。

  安聽到,反而變得緊張起來,她沉默了幾秒鐘之后,居然自從被子里鉆了出來。

  我看見了一大片的白,這才知道她并沒有穿任何衣服。

  我沒有如道德君子一般閉上眼睛,而是直視著安那雙清澈的眼。

  安小心翼翼地問道:“你不想要我么?你放心,我洗的很干凈了,而且、而且……因為有可能要被選作祭品,所以我沒有被任何男人侵犯過!”

  說道最后一句話的時候,她的語氣有些變化。

  顯然她對于這件事情,還是有一絲得意的。

  我的目光往下掃量,瞧見安的身上有大大小小的傷痕,有的是劃傷,有的是鞭痕,還有被掐得青一道紅一道的印子。

  看得出來,她經受了許許多多的折磨。

  這些傷痕讓我看到了臨湖村的另一面,這個地方并不是我所看起來的那般友善和美好。

  稍微一不留意,它就會張開血盆大口,露出猙獰的獠牙來。

  我嘆了一口氣,站起來,走上前去,用被子將她顫抖的身軀給遮蓋住,然后緩聲說道:“我救你,不是為了發泄欲望,只是覺得像你這樣年紀的女子,應該自由自在、開開心心的活著。”

  “自由自在,開開心心……”

  安用古怪的腔調復述這這兩個詞眼,這平淡的詞語念在口中,卻仿佛有著莫大的魔力一般,反復念了幾句,她的眼中突然間涌出了一絲光亮來。

  她卻是哭了。

  我用被子將安蓋好,然后說道:“目前為止,我能夠為你做的,就是把你救出來,以后的一段時間里,你就跟著我吧,不知道你是否還有族人,如果有,我送你去跟他們團聚。”

  縮在被子里的安搖了搖頭,說沒有,我沒有族人了。

  我說我可能會在這里待一段時間,可能會離開,不過你放心,我盡量讓這里的人接受你,讓你能夠自由地生活在這里。

  安盯著我,說不,你去哪兒,我就去哪兒。

  我苦笑,說我去的地方很危險,一不小心就會面臨死亡的威脅。

  她認真地說道:“我不怕死。”

  安說得無比堅定,斬釘截鐵,有一種視死如歸的態度,我瞧著她,好一會兒,方才點頭說道:“好,我帶著你。”

  那天夜里,我在椅子上打了一夜的坐,閉目修行,而我也知道安在黑暗中,看了我大半宿,到了很晚,方才困倦,昏昏沉沉地睡了過去。

  次日清晨,臨湖村集結隊伍,在蒯夢云的召集下,總共二十人的狩獵隊伍出發,這其中我就瞧見了昨天與我交手的荊胖,還有好幾個與他交好的家伙,他們與蒯夢云的關系很好,開口閉口叫老大。

  我心中也終于知道到底是誰背后指使荊胖刺探我的深淺了。

  就是洛小北抱著這個大腿。

  蒯夢云。

  不過盡管猜測得到,我的臉上卻沒有任何不滿表現出來,反而顯得更加的熱情。

  除了二十人的狩獵團隊之外,還有四個人。

  我、洛小北,不愿留在這里的少女安,以及族長指定給我的保鏢荊可。

  這個與古代刺客荊軻同名的男子是松長老的首席弟子,也是年輕一代唯一一個能夠與蒯夢云匹敵的青年高手,不過因為并不太擅長于言語,所以并沒有出人領導職位。

  但是我能夠感覺得到,狩獵隊的很多人,對他都挺尊重的。

  又或者說是懼怕。

  與荊可相反的是我,很多人,不管認識不認識,有沒有交情,都跑過來跟我打招呼,試圖在我的面前留下一個好印象。

  我知道這些人的想法,畢竟在這恐怖的林子里,狩獵真的是一件很危險的事情,稍不留神就會有性命之憂,而如果跟我這個新晉神醫有些交情,到時候就能夠救命。

  這些人看著樸實簡單,其實并不笨。

  出了臨湖村不遠,草原的盡頭有一頭斑斕猛虎在探頭探腦,蒯夢云一聲招呼,原本還散漫的隊伍立刻變得嚴肅,整合成了一支攻守兼備的長陣來。

  而這個時候,我卻站了出來,在眾人詫異的目光之中,吹了一個口哨。

  那頭斑斕猛虎居然跑到了我的跟前來,趴在地上,朝我伸舌頭。

  它在撒嬌。

  這是那天我和洛小北騎過來的猛虎,雖然小紅沒有再寄居在它的身體里,不過卻還是留下了引子。

  畢竟在這樣的林子里穿行,有這么一頭代步猛虎,實在是不可多得。

  洛小北一路上跟蒯夢云在聊天,而我又被狩獵隊一幫人給圍著,終究不能脫離群眾,所以最后我讓隨我一起出來的少女安坐在了虎背上。

  她一開始的時候很害怕,然而沒一會兒就放開了心情,顧目四盼,小臉色上面滿是笑容。

  無數羨慕的目光聚集在她的身上。

  騎在這頭猛虎之上,堪比在國內開著一輛法拉利跑車,拉風不已。

  這是我第一次瞧見安真實的笑容。

  在瞧見那笑容的一瞬間,我的心中,突然生出了一點兒小小的滿足感,覺得不管什么代價,能夠守護這樣的笑容,對于我來說,就已經是一種歷練了。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