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第九章 溫情脈脈的背后

  狩獵隊對于這一片地區輕門熟路,所以行進的速度很快。

  離村子二十公里的區域,湖畔草原、小樹林這些地方,都已經被臨湖一族的高手領著狩獵隊清理過了,除了沒有什么威脅的食草野獸之外,任何猛獸都已經給剿滅了去,使得花斑巨虎成為這一片區域里唯一的霸主。

  當然,這只是作為獸類而言,真正恐怖的主人,是我身邊這些臨湖一族的勇士。

  特殊的環境,賦予了他們讓人羨慕的力量和速度,而這些在經歷了這種簡單而古樸的生活節奏之后,集合起來,就是強大的天賦能力。

  他們更多的是武力的出類拔萃,至于神奇的道法,又或者別的東西,我倒是沒有怎么瞧見過。

  洛小北小心翼翼地告訴我,說他們信仰萬物有靈,是典型的薩滿教,也叫做巫。

  什么是巫?

  巫,上一橫頂天,下一橫立地,中間一豎直通天地,中統人與人,是真正通天達地的大能。

  早在三教之前,它就已經存在于世間,而我所修行的根基,也在于一個“巫”字。

  過了安全期,就進入了茫茫的林原之中,外面的一大片區域,因為臨湖一族長期活動和打獵的緣故,所以猛獸也少。

  即便如此,我們還是能夠瞧見許多狼、野豬一般的動物在林子里穿行,不過大多的體型都不大。

  瞧見這些獵物,狩獵隊根本就不屑一顧,看都不想看。

  一個狩獵隊的成員告訴我,說他們只殺成年的獸類,至于幼崽,只要不主動作死,還是留在森林中養活著,等到足夠有肉了,再打它們的主意。

  這是祖上一直傳下來的規矩,不能破。

  很樸實的理論,不過卻極為有用。

  不過隨著隊伍的深入,走到了中午的時候,我們在一處小溪附近休息時,就能夠聽得到低沉的獸吼了。

  這種吼聲呼嘯山林,讓人有一陣渾身發麻的感覺。

  蒯夢云開始變得警覺了起來,不但在外圍安排了警哨,而且特地找到我和洛小北,反復地講起了一會兒如果遇到猛獸的話,一些預備的應對方法。

  我從蒯夢云的緊張態度,和旁邊那些狩獵隊員臉上露出滿不在乎的表情上,能夠感覺出蒯夢云肩上的壓力。

  這種壓力,應該是來源于臨湖一族的上層,而原因則是來自于我。

  一個厲害的醫師,對于臨湖一族來說,實在是很重要。

  不過不管出于什么理由,我對于蒯夢云的謹慎,還是抱著十分友好的態度,因為這也是對我自己負責。

  我們中午的時候,稍微歇息了一下,吃了點兒肉干做無妨,然后繼續行走。

  狩獵隊行進的速度很快,不過一路上我都緊緊地跟著,甚至都沒有如洛小北一般跳上那頭斑斕巨虎上面去休息,之所以如此,是因為我想把這一次的外出,當做一場修行。

  我是為了變得更加強大而來到這里的,所以才會放棄任何偷懶的機會,與這幫既粗魯又樸實的狩獵隊員一起,同甘共苦。

  而正因為如此,路上的時候,他們也是言傳身教,教會了我許多在林中行走和狩獵的經驗。

  聽著他們一個又一個地跟我熱情講解著,我的心中充滿了古怪的感覺。

  此刻的他們無疑是可愛的,跟昨日在宴席上面活生生砸死兩人,并且面不改色喝酒吃肉的那幫人,仿佛根本不是一群人。

  獸性和人性,在他們的身上很完美的展現了出來。

  所以有的時候,我就在想,如果有可能,我還是離開那個鬼地方比較好。

  在狩獵隊的守護下,我們一路行走,期間倒是真正碰見了好幾次大獵物,其中比較大的收獲,有兩頭黑豹、一頭六根犄角的大羚羊,和一頭三只眼的瘦身虎。

  除此之外,我們還碰見了一大群的野豬,不過因為我們的目標是死亡蝴蝶谷,不能夠帶太多東西,所以也就沒有動手,而是遠遠繞開了去。

  不過蒯夢云并沒有打算放過它們,他讓人去跟蹤了一會兒,務必將這幫畜牲的老巢找到。

  他打算回來的時候,再把整個野豬群給端了。

  這一天的打獵過程中,我瞧見了這野林子里面的危險,不過也更是感受到了狩獵隊的強大。

  這些平時看著并不算什么的漢子,一旦進入戰斗狀態,每一個都有著恐怖的實力。

  特別是那個蒯夢云,我親眼瞧見他將那頭一尾巴斬斷雙人合抱大樹的瘦身虎,硬生生地用雙手擒下,然后一拳一拳地將其宛如精鋼一般的腦袋給砸成碎片。

  那無法阻擋的霸氣,看得人心頭發涼。

  我覺得四五個我加起來,也未必能夠是這人的對手。

  至于我身邊那個一直都顯得很沉默的荊可,他并沒有出手,只是靜靜地陪在我的身邊,仿佛所有的事情,都與他無關似的。

  死亡蝴蝶谷離臨湖村,有兩天的路程,天色變晚了的時候,我們就在深山的一處山洞里面歇息。

  這個地方是狩獵隊以前開辟的一個野外根據地,而同樣的山洞,他們在這一片大山里,足足有十幾個之多。

  臨湖一族在這片地區,是當之無愧的霸主,不過并不是沒有挑戰者,在一路過來的交談之中,我了解到,還有四五個部族跟他們保持著聯系,不過就實力而言,都不如他們。

  另外還有一些族群跟他們保持著戰爭關系,不過都已經不足為懼了。

  因為這些族群還活著的人里,大部分都已經蹲在了他們的圈欄之中。

  晚飯是在山洞里解決的,為了避免生火引來猛獸,所以并沒有生火,而在這茫茫的大山之中,狩獵隊的獵人們似乎更加青睞新鮮的血肉,他們毫無顧忌地用尖刀割著血淋淋的肉,然后放在嘴巴里面嚼著,讓血腥味蔓延在舌尖之上,不斷徘徊縈繞。

  對于他們來說,這是一種能夠壯血氣的手段,然而我卻有些卻之不恭。

  即便是蒯夢云將獵物里最好的瘦身虎心臟挑出來給我和洛小北享用,都被我們給拒絕了,選擇啃那又干又硬的肉干。

  對于我們的拒絕,蒯夢云顯得有些遺憾,而是和荊可一起,分食了這顆心臟。

  他們相信,心臟里面有這瘦身虎的力量源泉,可以讓他們變得更加強壯。

  吃過飯之后,狩獵隊的人便開始休息了,即便是路上最活躍的人,都沒有再多聊,若是選擇快速進入休息狀態。

  因為他們知道,明天的路程將會更加辛苦,只有足夠的休息,才能夠保持良好的體力。

  我這一路過來,也有些疲憊。

  這種疲憊不僅僅是生理上的,也有心理的,其實這林間穿行,我并不陌生,當初與蟲蟲在緬甸林中一路北上,那時還沒有現在這般的修為和手段,卻依舊十分開心,因為那個時候,我是和蟲蟲在一起,彼此信任,也無顧慮。

  然而此刻,除了被我就下來的少女安之外,我覺得這里的每一個人都有著自己的想法,難以捉摸。

  即便是與我一同前來這兒的洛小北,心里面都藏得有事。

  這種爾虞我詐的感覺,讓我有些累。

  我盤腿而坐,運行了幾遍周天,一直到了極限之后,方才躺下身來,靠著那頭斑斕猛虎的肚皮,與安隔著不遠的距離安歇。

  我們在山洞的角落,雖然這一路以來大家也知道了它是被我馴服的猛虎,不過從情感上來說,還是有不少人難以接受,覺得虎榻之變,豈可安睡,于是都下意識地離我們這邊遠一些。

  即便是洛小北,也下意識地與我們保持距離,使得我們這邊,與大部分人形成了一個不近的距離。

  我這邊剛剛躺下,一直熟睡的安卻睜開了眼睛來。

  黑暗中,她的眼睛閃閃發亮。

  我沒有說話,而過了一會兒,卻突然聽到我的耳邊有聲音響起:“他們要害你。”

  啊?

  我一愣,才發現她并沒有開口說話,但是耳邊卻有著實實在在的聲音,的確就是安。

  我有些疑惑,剛剛要開口,她的聲音又響了起來:“你別說話,有人一直在盯著你,不要說,我來講,你聽就好了。”

  我點了點頭,表示知道。

  這時安繼續說道:“荊可是釗無姬那個老妖婆派過來監視你的,他得到命令,要在適當的時候,用別人的身份,將你的腿給打斷,讓你行動不得;這樣子,他就可以以保護你為借口,把你給帶回去,永永遠遠地給臨湖瞧病了……”

  我吸了一口氣,心中不由得大為震撼。

  荊可要打斷我的腿?

  一開始我聽著,就好像是天方夜譚似的,然而越想越覺得有道理,這種方法,的確是可以將我給留在這個鬼地方,一直待下去。

  而且以對方隨意殺人的性子,做出這樣的決定來,也并不是什么難事。

  至少那位族長,應該有這般梟雄的決斷。

  唯一讓我覺得疑惑的事情是,這個柔柔弱弱的小女子,是怎么知道這秘密的事情呢?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