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第十一章 死亡蝴蝶谷

  華族的人?

  我弄不清楚對岸的來歷,不過能給看得到,當對方一報上名字來的時候,無論是蒯夢云,還是其他人,都下意識地松了一口氣。

  瞧見他們的表情,我突然間也想到了,當初蒯夢云叫我給松長老治病的時候,曾經提過一件事情。

  他們本來準備派人去華族請醫師的,不過一來一回估計得一個月,有些等不及。

  從這一點能夠看出兩件事情,第一件是臨湖一族跟華族的關系還算是不錯,要不然他們也不可能派人去尋求幫忙,而第二件,這是華族的實力也比較強大,至少有醫師,而且獲得了臨湖一族的尊敬。

  蒯夢云在對方報上名號之后,便與他們溝通起來,而我則找到珞小北詢問華族的信息。

  洛小北告訴我,說華族是山盡頭的一個大族,人數有萬人以上,統治著很大的一片區域,而且據說人也相對開明一些,與很多部族都保持著良好的關系,并且有著很出名的醫師。

  就在洛小北的介紹中,那幫華族的人已經越過了溪水,來到了臨湖一族的營地旁。

  他們總共有八人,領頭的是一個身材挺拔的中年男子,不過他并不是地位最高的,在他的身后,有兩個滿頭白發,留著白色胡須的老頭子。

  蒯夢云與那中年男子龍云見過面之后,卻是對兩個老頭子深深一躬,說道:“坨老、鵲老,你們怎么來了?”

  兩個老頭子里面一個個兒比較高的揮了揮手,說道:“我們是來蝴蝶谷采藥的——你是……哦,對了,你是蒯夢云,我記得我以前巡診的時候,還給你看過病呢。”

  蒯夢云恭恭敬敬地說道:“多虧了坨老的妙手回春,才有了夢云的今天啊。”

  坨老擺手說道:“那都是你自己的造化,不過我聽說你以后很可能會成為臨湖一族的族長,也希望你能夠約束族人,永遠保持和平。”

  蒯夢云畢恭畢敬,點頭說雖然是沒影子的事情,不過托老吩咐,夢云一定照辦。

  兩個老者年紀頗大,不太想說話,這時蒯夢云找龍云商量,說我們也是準備前往蝴蝶谷,那個地方十分兇險,不如兩家合作一家,同進同退,或許還會保險一些,你看如何?

  對于蒯夢云的要求,龍云自然最是歡喜,畢竟這兩個老者是華族里面身份尊貴的長老,出了任何差錯,他都沒辦法交待。

  如果有臨湖一族的這些獵手幫忙,事情或許會變得簡單一些。

  兩邊是干柴烈火,一拍即合,當下也是幫著華族的人收拾行李,然后安營扎寨。

  華族實力雄厚,從雙方的衣物和器具方面也能夠看得出來,那兩位老者甚至還擁有帳篷棲身,反觀我們這邊,大家躺倒在溪邊的石頭上,就算是不錯的地方了。

  人比人,氣死人。

  華族的加入對于蒯夢云來說是一件大事,但對于我來說卻沒有太多的意義,大概觀察了一下這些人,發現普遍比臨湖一族精銳之外,也沒有其他的古怪,我便也不再理會,安心睡覺去了。

  不過人這般嘈雜,我到底還是沒有能夠睡著,又過了一會兒,我感覺斑斕巨虎身子一陣不安挪動,這才發現有人朝著我這邊靠近而來。

  我睜開眼,瞧見來的不是旁人,而是華族的另一位老者鵲老。

  老人走到了我的跟前來,斑斕巨虎有些警戒,喉嚨里發出一聲低沉的吼叫,我趕忙拍了一下那畜牲的脖子,示意它不要胡亂急躁,然后站起來,朝著老者拱手道:“您好。”

  鵲老微笑地說道:“年輕人,看你模樣,應該不是臨湖一族的人吧?”

  我搖頭,說不是。

  他指著我身下的那頭斑斕猛虎,說你懂馴獸?

  我說略懂。

  他又問道:“我剛才聽臨湖一族的獵手說起,你懂得醫術,可是真的?”

  我依舊回答:“略懂。”

  老人走到了我的跟前來,示意我坐下,而他也不客氣地坐在了我的跟前,說道:“那你跟我說說,你都懂哪方面的醫術?”

  我瞧見他有心考校我醫術方面的事情,也不隱瞞,將我從鎮壓山巒十二法門里面學來的東西,跟他一一講解出來。

  鵲老聽得十分認真,偶爾還會與我細問一番,時不時還提出自己的意見來。

  他是華族里面屈指可數的醫師,本身就有著許多的經驗,很多觀點跟中醫的理論是契合的,而又因為地域的緣故而多了一些變化,他的見解也給了我許多的收獲。

  一開始的時候鵲老還是在考校我,而到了后來,兩人越談越盡興,彼此都有許多不一樣的收獲,便都有些興奮。

  而這個時候,龍云走了過來,勸解鵲老,讓他趕快休息,明天可就要到達蝴蝶谷了。

  鵲老意猶未盡,不過也知道蝴蝶谷的事情比較重要,便起身回去休息,而他在離開之前,還向我發出了邀請,說既然你不是臨湖一族的人,不如和他們一起去華族看看,在那兒,有許多流傳下來的醫書,可以借給我翻閱,而且還可以跟他們一塊兒研究醫術。

  我心中一動,剛要回答,這時一直跟在我身邊、顯得很沉默的荊可卻開口說道:“陸神醫在臨湖地位崇高,他去哪兒,需要得到族長的親自認可才行。”

  鵲老聽到這句話,沒有再說,而是回到了帳篷里去。

  荊可看了我一眼,也離開,不過沒一會兒,蒯夢云就趕到了我這邊來,詢問我剛才的事宜,我如實回答了,而蒯夢云則語重心長地跟我說道:“陸言,華族人多眼雜,充滿了騙子和小偷,還有其他骯臟的族群,稍不留意,就會受到傷害;你還是留在臨湖一族,畢竟族長對你那么信任……”

  我聽得心往下沉,知道對方這是在限制我的自由,不過還是裝作人畜無害的樣子,說對,我也挺喜歡臨湖一族的,至于華族,我只是想偷學一些他們的醫術。

  蒯夢云這個時候笑了起來,說對,這個可以有,你這些天多跟坨老、鵲老交流,他們還是有真本事的。

  提到這兩人的時候,他的眼神有些閃爍不定。

  蒯夢云對待坨老人前人后的態度讓我心涼,越發堅定了脫離的想法,只不過這事兒我覺得還是得跟洛小北溝通一下,畢竟如果因為我的離開,而還得她出現什么變故的話,那可就不太好了。

  我之所以一直忍耐,就是在等待著洛小北能夠找到那毒龍壁虎,到時候我就再無牽掛。

  我那時會找洛小北談一下,然后問清楚回去的路,再自己離開。

  一夜無話,我次日醒來,在溪邊洗漱,而這時坨老在鵲老的引薦下,也過來找我,三人在一塊兒聊天,談論醫學,倒是頗為自在。

  他們兩個經驗豐富,而且因地制宜,有著一套自我發展的理論和基礎,而我則是另外一套體系,除了鎮壓山巒十二法門的巫醫苗蠱之外,我還略懂一些中醫學,以及西醫,這些東西就像黑屋子里面的另一扇窗戶,讓兩位老人覺得既新鮮、又實用。

  第三天的趕路在談話中進行,不知道多久,我們突然來到了一個巨大的山口,前方有呼呼的冷風吹來,天空陰沉,我方才發現目的地已經到了。

  兩邊隊伍的首領經過短暫商量之后,分出了一部分人手過來保護我們。

  這個時候,我和坨老、鵲老也不得不暫時分開。

  蝴蝶谷又名死亡蝴蝶谷,是一個很危險的地方,整個隊伍的氣氛都顯得格外凝重,連一直沉默寡言的荊可也跑到了我的身邊來,對我低聲說道:“一會兒你緊跟著我,有任何危險都不要驚慌,我就在你的身邊。”

  我看了他一眼,點了點頭,不過心中卻在想著,一會兒你會不會出手,來打斷我的腿?

  不知道為什么,我對安的警告,深信不疑。

  大家準備妥當之后,開始進入山谷,我被安排在了隊伍的后半段,剛剛走入其中沒一會兒,我就瞧見這山谷里有著大片大片的花海,而讓人為之震驚的,是這些花個個都巨大無比,有的花瓣甚至可以容納一個成年人,人行走在其中,就好像到了巨人國度一般。

  繼續往前走,有風吹來,那房子一般的花朵微微搖曳,紅的黃的粉的藍的,姹紫嫣紅,格外漂亮,花粉飛揚,垂落下來,香氣撲鼻。

  就在我享受這般美景的時候,隊伍前面卻傳來了交代,讓大家盡量不要吸入這些花粉,因為有的人會過敏,造成窒息。

  洛小北在我前面笑,說不過是花粉而已,有什么可以值得大驚小怪的?

  她的話音剛落,隊伍前面就有人倒下了,身子開始抽搐起來,我瞧見,趕忙跑過去,結果發現這人口鼻處全部都是白色泡沫,兩眼翻白,心臟停止跳動,卻是已經死了。

  這人是臨湖一族的人,前天的時候我還跟他聊過幾句話呢。

  此刻托老已經檢查完畢,搖了搖頭,嘆了一口氣,說沒救了。

  這話一說,眾人都為之難過,而我卻沒有猶豫,一下子就跪倒在了他的身前,然后撬開了他滿是白沫的嘴巴。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