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第十三章 故人蟲人

  當我與荊可的目光對上的那一剎那,我有一種趕緊逃離的沖動。

  然而實際上,我卻只是對他微微笑了笑,算是打招呼。

  我瞧見過蒯夢云出手,而作為與蒯夢云并稱的荊可,我并不覺得自己有能夠對抗他的力量,所以我現在若是想要自保,就得小心翼翼地藏起逃脫的心思來。

  我只有裝成無害的小白鼠,方才能夠真正有機會逃脫。

  隊伍繼續向下,我一開始還在思考如何逃脫荊可的控制,然而到了后來,卻不得不將全部的注意力放在了身前的藤蔓來。

  顯然,這是一條并不算太好的道路,往往爬到一半的時候,就會沒有路了,而我們下方的深谷,則仿佛沒有底一般。

  好在華族的那個尖兵有著足夠的經驗,據說他曾經來到過這個據說死亡之地的蝴蝶谷而活著離開,現如今,他也是華族隊伍里面最為憑恃的人。

  他超越了我們,走在了最下面。

  很快,他帶著我們來到了一處半山腰的道路,這兒彎彎曲曲地朝下,又濕又滑,不過卻比剛才的絕壁要好許多。

  唯一讓人覺得有些畏懼的,是這個地方的霧氣,變得越發的濃厚起來。

  我們并沒有立刻離開,而是在這里等待著大部隊的到來。

  洛小北跟在我的身邊,瞧著遠處的人們,低聲說道:“你怎么了,心事重重的,是害怕了么?”

  我余光處瞧見荊可豎起了耳朵,沒有回答她的話語,而是搖頭說道:“沒有。”

  洛小北是個人精,自然知道我在撒謊,不甘心地問道:“你是在想昨天逃走的那個女孩子吧?還是擔心留在上面的那頭老虎?”

  我不置可否地點了點頭。

  洛小北的臉色頓時就變了,氣呼呼地對我說道:“你果然喜歡那個賤女人,她有什么好的?你費盡心思把她救下來,連睡都沒有睡過,結果她一點感恩心都沒有,轉身就跑了。你知道么,倘若我姐夫追究起這件事情來,你可不是吃不了兜著走?她這么害你,你還想著她呢?”

  我心里有些不太舒服,說我想不想她,跟你有什么關系,難道洛小姐你喜歡我?

  呸!

  洛小北噴我一臉唾沫星子,怒氣沖沖地說道:“陸言你不撒泡尿照一照自己,就你這個弱雞的衰樣,怎么可能有姑娘會喜歡你?”

  我無所謂地擦了一把臉,說道:“很抱歉地告訴你,我有一個女朋友,比你漂亮十倍。”

  洛小北譏笑道:“你就別吹牛了,就你這樣的擼瑟,女朋友想必是存在于電腦硬盤里面的吧……”

  我沒有再跟她爭辯這種事情,而是詢問起我最關心的話語來:“告訴我,我們怎么離開荒域?”

  洛小北一下子就變得警覺起來,盯著我,說你這個膽小鬼,怕了?

  我沒有回答,繼續問道:“我是說,如果找到毒龍壁虎,你的右臂重新長出來了,你和我怎么離開?”

  洛小北抿著嘴,神秘地笑道:“該知道的時候,你自然會知道,而在此之前,你乖乖待在我的身邊就是了,千萬別自以為是,要不然你這輩子就永遠留在這個連電視和手機都沒有的鬼地方吧……”

  聽到洛小北的威脅,我的心開始往下沉。

  說句實話,一開始的時候,我并不太討厭洛小北,雖然她有著這樣那樣的脾氣,但是得益于她不錯的相貌,以及失去右臂的可憐情況,我覺得這都是痛苦遭遇在她性格上面的折射而已。

  但是此刻,我在心中已經把我與她,無形地劃開了。

  如果是洛飛雨,我或許會與她并肩而戰,生死與共,并不是因為人家模樣美身材好,而是她給我一種很舒服的相處感覺,另外為了雜毛小道,我也會如此。

  但是洛小北,我不會。

  我開始討厭她了。

  我沒有再說話,也無法當著荊可的面,說起安當初給我的警告,說荊可很有可能趁著混亂的時候,打斷我的雙腿,好讓我永永遠遠地成為臨湖一族的醫師。

  雖然治病救人是我的愛好,但我不愿意永遠禁錮自己,更不愿意失去自由,變成一個坐在輪椅之上,身殘志堅的男人。

  當大部隊匯合之后,我們繼續前進,沿著濕滑的山道朝下方小心翼翼地走著。

  最前面的人,已然是那個華族的尖兵。

  我聽人叫他龍砬。

  這人永遠與大部隊保持幾十米遠的距離,幫我們查探各種危險,而為了表達自己的決心,我也是緊緊跟隨著這個人。

  我們之間僅僅只有五米左右的距離。

  走到一片茂密樹葉遮蓋的區域時,他突然出聲提醒:“小心這兒的吸血藤,這些家伙,可比巨蟒厲害得多……”

  他從懷里掏出了一個小瓶子來,打開瓶蓋,立刻有一股濃黃色的霧氣冒了出來。

  他將這黃色霧氣吹響了前面,煙霧彌漫之間,突然間山壁上又一段又一段的刺藤抽射而出,啪啪地抽打在了地上,那勁兒很大,石子迸射,整個山體都在搖晃。

  然而這些宛如殺手一般的刺藤在揮舞了好一會兒之后,開始變得緩慢。

  幾秒鐘之后,它們變成了枯黃的樹枝,水分喪失,仿佛曬了許多天的干柴火兒。

  蒯夢云忍不住稱贊道:“漂亮!”

  那個弄出這一切的龍砬沉默了一會兒,然后回應道:“五年前的時候,我上一次來到這里,損失了十二個伙伴……”

  簡單一句話,說得眾人都沉默了。

  死亡之谷,名不虛傳。

  繼續走,我們越過兒這一片死亡地帶,來到了一個鑲嵌在山壁的巨大石穴里面。

  我們需要穿過這石穴,才能抵達最下面的谷底。

  然而走了沒一會兒,龍砬突然停下了腳步來,左右打量,我瞧見他臉色嚴肅,忍不住問道:“有什么不對么?”

  他比常人要尖得多的耳朵不斷地聳動,轉頭對我說道:“你有沒有聽到什么聲音?”

  我搖頭,說沒有……

  剛剛說完,我也聽到了,是一種沙沙的聲音,有點兒像是我們小時候養蠶的時候,那蠶蟲啃噬桑葉發出來的聲音。

  龍砬的目光一直在巡視,很快他鎖定了不遠處洞穴頂端垂落下來的一個東西。

  這東西是一個白色的繭子,外面是蠶絲一般的東西,縫隙處能夠瞧見油光的肉質。

  讓人覺得古怪的,是這些繭子很大,差不多有一米五左右的長度,一個人抱都有些困難。

  而隨后我們發現,這樣的繭子其實很多,石穴的深處,密密麻麻,頂端有粘稠的絲線將其牽扯,倒吊在了天花壁上。

  那些古怪的聲音,正是從那兒發出來的。

  龍砬皺著眉頭說道:“我們上次來的時候,還沒有這些啊,到底是什么,鬼面蝴蝶的蛹蟲么?”

  他舉起手中一把簡陋的尖刀,輕輕地挑開那繭子的表面,露出里面略帶油光的蛹體來。

  隨著他的動作,那東西開始逐漸地露出了本來的面目。

  我瞧見這居然是一個半透明的蛹體,里面似乎還有微微的光源,使得我們能夠瞧清楚這蛹體里面的東西。

  當瞧見這玩意的時候,原本矯健如豹的龍砬,居然一屁股坐在了地上,驚聲喊道:“龍風?”

  什么?

  這個時候,華族的領隊龍云沖了過來,口中大聲喊道:“龍風不是五年前的時候死在這里了么,怎么還會活著?”

  他們驚訝萬分,而這時我卻瞧見了那張臉下面的身體。

  那不是人的身體。

  出現在我面前的,是一個類似于螞蟻一般的節肢狀身軀,除了腦袋是個人形之外,其余的都是宛如蟲子一般的樣兒,而在它的背上,則好像還有兩扇濕淋淋的翅膀。

  我靠,這到底是什么怪物?

  我下意識地往后退開,而就在這個時候,那半透明的蛹體突然間破裂了,一大股粘稠的液體從里面流了出來,緊接著那個被華族叫做龍風的東西,眼睛一睜開,露出復雜而又迷人的一對復眼來,里面無數的光芒在閃爍。

  唰!

  它揮舞起了右手,那是一把鋒利如刀的節肢,朝著龍砬的腦袋割去。

  龍砬擋住了這一下,畢竟剛剛從蛹體里面爬出來的蟲人實在是太過于弱小了,而他則有些心不甘地沖那東西喊道:“風哥,我是龍砬啊,我是你的小弟龍砬!”

  唰!

  那東西又揮起了另外一只手,不過這一次卻是被龍云給擋住,緊接著這男人一記快刀,將這蟲子的脖子給斬開,碧綠色粘稠的血液飛起,腦袋滾落在了他的跟前來。

  龍云抬起腳,猛然一踩,那人形一般的腦袋很干脆地裂開,露出里面惡心古怪的器官來。

  粘稠的碧綠色,甚至連白色腦漿都沒有。

  龍云將這蟲人干掉之后,打了龍砬一拳,厲聲喊道:“別傻了,龍風早就已經死了,這玩意,只不過是那些鬼東西用龍風的尸體,做出來的玩意兒……”

  他的話語剛落,那些繭子紛紛落地,然后從里面爬出十個百個、數百個面目不一的蟲人,露出詭異的笑容,振開雙翅,朝著我們撲了過來。

  嗡……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