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第十四章 逃脫生天

  當瞧見這數百個蟲人帶著詭異的微笑,扇動著身上的翅膀,朝著我們這邊飛來的時候,我心中涌現出了些許懊惱來。

  如果那頭斑斕猛虎在的話,我就不會這么被動。

  騎上那頭猛虎,我想跑多遠,就跑多遠。

  戰斗一觸即發,龍砬和龍云兩人揮舞著手中的武器,將最先撲來的那些蟲人給斬成數塊,碧綠色的漿液四處飛濺,落在地上的時候,頓時就有一股大蒜味的惡臭騰然而起。

  不過他們并不能夠阻攔這些蟲人的進攻,很快就有無數的蟲人從他們的身邊越過,然后沖向了人群里面。

  這些剛剛從繭子里面爬出來的家伙并不是什么善良之輩,很快第一個傷員就出現了,他用重錘砸中了一只黏糊糊的蟲人,綠色的漿液迸了他一臉,就在他用袖子去擦臉的時候,后面的四五個蟲人一擁而上,將手中鋒利的鐮刀捅了出來,插中了他的胸口和腹部。

  幾乎前后不到一秒鐘的時間,這名臨水一族的獵手就被七八把黑色的堅韌鐮手給刺中,然后高高舉起來。

  他發出撕心裂肺的慘叫聲,然而卻再也沒有任何反抗能力。

  瞧見這些蟲人蜂擁而來,蒯夢云沒有任何猶豫,沖著我們喊道:“走,往下走,別停下!”

  逃生的機會不是與這幫看著無窮無盡的蟲人拼斗,而是奪路而逃,離開這個鬼地方,然后利用狹窄的地形,將這幫家伙給阻擊住。

  最先離開的是華族,兩位老先生被人簇擁著離開,而我想要上前與這幫蟲人拼死一戰,卻給荊可猛然一拽,也給帶了下去。

  荊可此人平素沉默寡言,然而關鍵時刻,卻絕對不會猶豫。

  他表現出了極度的強硬來,而我卻沒有跟他硬拼的勇氣。

  逃,那就逃吧?

  我與身邊的洛小北一起,快速穿過幽暗的洞穴,朝著下方沖去,其間不斷有蟲人沖擊過來。

  它們長著各種各樣的臉,有男有女,有老有少,不過大部分的臉容都顯得很詭異,兩腮愁苦,而嘴角卻詭異莫名地往上翹起來。

  好像笑,又好像在哭。

  不過與人臉所不符的,是它們的身子,宛如兩段螞蟻一般,而且背上那柔軟的翅膀再都開上面的胎液之后,居然能夠讓它們保持短距離的飛翔。

  這些蟲人似乎想要阻擋我們繼續向下,不過我們這一行人并不是什么弱者,能夠加入狩獵隊,并被派遣到死亡蝴蝶谷的,都是族中的精銳力量,即便是在倉皇逃竄的時候,也能夠保持強大的戰斗力。

  特別是荊可,這個時候他出手了,顯現出了與蒯夢云截然不同的風格來。

  他用的是一把槍,黑曜石磨制的石槍,嬰兒胳膊粗,一米多長,尖端處鑲嵌著不知道什么材質的金屬物。

  他出手很快,也很短,精準得宛如機器一般,一戳就是一條命。

  他總是能夠出現在最緊要的關頭,然后就是一戳。

  僅僅一戳,來來去去,幾乎沒有瞧見過任何變化,然而就是這么簡單的手段,死在他手中的蟲人,卻足足有二十幾頭。

  在眾人的掩護下,我們倉皇跑下,奔走了數百米,突然間前面出現了平地,厚實的泥土和青色的草地,以及古怪的蕨類和充滿了生機的蟲鳴鳥啼,表明了我們已經來到了死亡蝴蝶谷的腹心之處。

  而伴隨著腹心處到來的,是濃重的白色霧氣,充斥在我們的周邊,使得前面的人,根本瞧不見后面五六米外的情況。

  而這個時候那些蟲人的攻擊并沒有減緩,天知道這些鬼東西到底有多少。

  它們可以通過背上那看似柔軟、實則堅韌的翅膀短距離的飛行,這使得它們能夠繞開狹窄的山道,從山壁之上垂落而下,從任何角度對我們進行攻擊。

  而在這樣的攻勢之中,不斷有人發出怒吼,也有人發出了絕望的慘叫聲來,濃霧遮蓋了一切,使得我們不知道到底受到了多少的損失。

  即便是一直被眾人保護著的我,也被那鋒利的鐮手劃傷了背部,火辣辣的疼。

  在這樣的情形下,荊可已經無暇時時顧及到我,而是與那一幫騰空而起的蟲人奮力廝殺起來,而我則與洛小北健步狂奔,緊緊跟在了華族二老的身后。

  當我意識到荊可有可能沒在身邊的時候,我的心中一陣狂跳,忍不住心中的激動,看了一眼洛小北。

  洛小北很敏感地感受到了我的目光,瞪了我一眼,說干嘛?

  我壓低著嗓門,緊張地說道:“我們自己走吧?”

  洛小北一愣,說為什么?

  我說我得到消息,那個荊可是族長專門派過來看押我的,他會在適當的時候,把我的雙腿給打斷,然后帶我回去,永永遠遠地留在臨湖村中做醫生,治病救人——我不想成瘸子,所以我得離開,你走不走?

  洛小北忍不住笑,說你看你,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了吧?我告訴過你,別亂顯露自己的本事……

  我沒有理會她的嘲諷,揮手打斷了她后面的話,然后問道:“你走不走?”

  洛小北說不走,我憑什么走啊,我還指望我姐夫幫我找到毒龍壁虎,幫我斷肢重生呢,被打斷腿的人又不是我?實在不行,我到時候勻一點給你……

  我聽到她這冰冷的話語,沒有再試圖勸解,而是朝她拱手說道:“既然如此,那我們就再會了!”

  我說罷,轉身欲走,而這時洛小北方才發現我并不是開玩笑,伸手抓住我,說別啊,有事好商量,荒郊野嶺的,你要是碰到什么危險……

  唰!

  我決心已定,哪里還會管那么多,當下也是將一路以來不斷在心中練習的土遁術施展開來,人就融入了土中。

  下一秒,我出現在了一個陌生的地方,周遭滿是陰冷潮濕的荊棘,而我沒有任何停歇,一連施展了四五次土遁術,感覺如果再用一次的話,自己就只有癱軟在地了,方才停歇下來。

  我扶著一棵樹,開始打量周遭的環境。

  我發現自己居然來到了一大片的樹林之中,這些樹林普遍巨大,每一棵都有四五人環抱那般粗壯,而且與粗壯但低矮的榕樹不同,這些樹木徑直朝天,不知道有多高,就好像探入云層里面去一般。

  當然,林中并非僅僅只有這種高達的喬木,這兒是一個完整的生態系統,有草木苔蘚,有灌木叢,也有亂七八糟的藤蔓,以及各種各樣古怪的蕨類植物。

  除了植物,還有許多動彈的東西,比如我放在樹皮上面的手上有好幾只細小的螞蟻,草叢中傳來窸窸的叫聲,頭頂上也有鳥鳴。

  如此生動的一切,最讓人詫異的是,原本充斥在谷底的濃霧,此刻也消散了許多。

  我沒有任何猶豫,盤腿而坐,開始回氣,讓消耗一空的身體恢復一些氣力來。

  因為并沒有完全掌握土遁術的精髓,所以每一次的施展,都耗盡了我身上的勁力,強烈的肌酸感讓我甚至有些抬不起手來,只有通過不斷地調節呼吸,讓氣運行經脈之中,推動而過,將滯澀的地方變得不再那般痛苦。

  就在我行氣的時候,突然間感覺身后一陣勁風撲來,我下意識地滾開,然而疲憊的身體卻沒有能夠反應過來,給一下咬住,然后把我朝著林子的左邊拖去。

  我被一種力量強行拽著拖去,過了好一會兒,我方才回過氣來,猛然一翻身,將身上的衣服脫去,才發現這襲擊我的東西,居然是一條鱷魚一般的爬行動物。

  這玩意的身子像鱷魚,背上全是堅硬的鱗片,不過卻足有一丈多長,腦袋卻又如同蜥蜴一般光滑。

  到底是什么東西?

  我的心中狂跳,而這東西卻沒有任何猶豫地陡然沖來,我抽出金劍,猛然斬了過去,那家伙身子一沉,將堅硬的尾巴甩了過來。

  金劍與對方的尾巴撞到了一起,火花四濺。

  下一秒,它居然一下子又沖到了我的跟前來,張開嘴,巨大的嘴里滿是密集而尖銳的牙齒,腥氣撲面,我下意識地往后退了兩步,突然間腳底一空,卻是掉下了一個坎子下面去。

  我失足跌落,那坎子差不多有四五米高,摔得我頭暈目眩,而那頭鱷魚一般的大蜥蜴也從頭頂猛然撲下。

  我感覺自己倘若是被結結實實地撲中,估計就得掛在這里了,當下也是來了狠勁兒,將手中的金劍朝前猛然投了過去,然后一陣翻滾,落到了另一邊。

  砰!

  那東西重重砸落在地,我感覺土地都抖了三抖,卻是沒有再爬起來。

  我深吸一口氣,勉強站起來,瞧見這東西被金劍給穿透了,里面的氣息將它迅速腐蝕成了一坨僵硬的尸體,我伸手過去,艱難地將金劍拔出,然而在拔起來的那一瞬間,我才發現這頭大蜥蜴的傷口處并沒有鮮血流出,而是有無數密密麻麻的黑色軟蟲隨之冒出。

  這些黑色軟蟲有的攀附在了我的金劍上,在拔出的那一刻,居然快速朝著我的手上爬來。

南無袈裟理科佛說:
這是一塊福地啊,能夠碰見幾個很久不見的故人……
當然,對于陸言來說,并不認識……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