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第十五章 是誰在敲打我窗

  這頭大蜥蜴給我的感覺,有點兒像是黃泉路上的陰卒牛頭。

  那些本來已經戰死,卻留存著一縷魂魄,用塑形蟲保持身體的東西,和這大蜥蜴,有著異曲同工之妙,倘若是尋常人,說不定就真的被這玩意給弄死了。

  不過我并不是,因為我除了有這把破敗王者之劍,還有一個殺手锏。

  小紅。

  沒有等我反應過來,小紅就從我的身體里浮現出來,包裹在了我持劍的右手上。

  它身上的十八根觸須不斷蠕動著,不管這些密密麻麻的軟蟲來多少,它都來者不拒,全部都給吸食一空,但凡被那柔軟觸須拂過的軟蟲,立刻就是身體僵直,死去任何力量。

  有的附著在了破敗生銹的劍身之上,有的則簌簌落了下來。

  這些玩意顯然是有著劇毒,而這些毒液注入在了聚血蠱的身體里,使小紅興奮得直顫抖,忍不住發出了啾啾、啾啾的叫聲來。

  幾分鐘之后,這些細小的蟲子終于停歇了,我用鋒利的金劍切開了這頭巨大的蜥蜴身體,發現這些蟲子并不是我想象中的塑形蟲,而不過是一些麻煩的寄生蟲而已。

  它們寄身在蜥蜴的身體里,獲得養分。

  我切開了這玩意的身體,切成了兩半,發現心臟部分,居然是一個拳頭大的肉團,這肉團周圍還有一些殘余蠕動的軟蟲,不過與我想象中惡心的心臟不一樣,它顯得十分漂亮。

  是的,請原諒我用這么一個詞語來形容一個心臟,但是它通體溫潤,宛如玉石一般,散發著粉紅色的光澤,里面還充斥著部分澎湃的力量。

  它讓人有些愛不釋手。

  我伸出劍,將心臟旁邊的血光一一挑開,發現里面居然有金色的血液流了出來。

  這些軟蟲對于那血液趨之若鶩,紛紛聚集而去,不過小紅卻顯得有些霸道,一下子就撲了過去,將這心臟緊緊包裹住,然后飛到了我的手中來。

  當握住這心臟的時候,我感覺自己并沒有握著一塊肉團,而是一坨溫潤的玉石。

  冰冰涼的,而且還有一股淡淡的花香。

  盡管不知道這到底是什么玩意,不過小紅的表現讓我知道,這些應該是一個很不錯的東西,值得它占用我乾坤囊里面寶貴的儲藏空間。

  我將它收了起來,然后坐在那粗糙的鱗甲上面歇息著。

  因為小紅的存在,周遭的蟲子和小動物沒有一個膽敢靠近,這使得我擁有了一個比較充足的休息時間,我從乾坤囊中拿出了一瓶水,以及一塊壓縮餅干來,補充了一下饑腸轆轆的胃,方才感覺身體恢復了一些。

  吃完了這些,我感覺后背毛毛的,似乎被人給盯上了。

  我回頭,瞧見林子里有幾雙發亮的雙眼。

  我站起來,一步一步地往后退,這時那邊的灌木林中,跑出了十幾條三條腿的鬣狗來,它們像袋鼠一般奔跑,有著發達的咀嚼系統,沖到我跟前不遠處,有幾頭對我虎視眈眈,而其余地餓瘋了一般,對著地上那頭蜥蜴的身體猛啃。

  我甚至能夠聽到它們啃噬尸體時發出的那種古怪聲音,讓人毛骨悚然。

  即便是在進食,但是幾乎所有的鬣狗都在拿著那一雙兇惡而且發亮的眼睛瞪著我,讓人感覺到毒蛇一般地陰霾。

  它們吃死肉,更加期待活物。

  我握著劍,一步一步地后退,并不像這幫食尸的鬣狗拼斗,然而終究還是有不自量力的東西,在發現我試圖離開之后,居然從喉嚨里發出一聲古怪的吼聲,然后縱身朝著我撲了過來。

  它兇悍、它殘暴、它無畏,然而所有的氣勢,在我手中的金劍面前,卻都化作了灰燼。

  我一劍,將這鬣狗的身子斬成了兩半。

  漫天的鮮血灑落,被我的勁氣避開,然后它骯臟而烘臭的身子則重重落了下來。

  我的干脆利落,給這幫野獸極大的震撼,這十幾條鬣狗頓時就退縮了去,圍在那條巨大的蜥蜴尸體跟前,朝著我汪汪地叫著,一邊在威脅,一邊更加使勁兒地撕扯著,試圖多吃一點兒。

  我沒有再理會它們,轉身離開。

  這個時候,終于沒有冒失鬼膽敢再次過來。

  我向前走了一段路程,突然間感覺到頭頂傳來一陣嗡嗡的響聲,一開始的時候我還并沒有太過于在于,以為只是蚊子。

  然而到了后來,我感覺到了一絲不對勁。

  這聲音,似乎聽過。

  好像是……

  啊!

  我心中一跳,抬頭望去,瞧見幾張古怪的臉,一個冷酷的中年人,一個老太太,還有一個小孩兒,三張臉浮現在了我的頭頂之上。

  它們的嘴角,都無一例外地朝著上面翹起。

  眼睛卻比尋常人要大上許多,因為都是復眼,由無數個單眼組成的古怪器官。

  那些蟲人,居然追到了這里來。

  我不知道大部隊那邊到底發生了什么事情,怎么會有蟲人找到了我這里來,只知道如果不反抗的話,說不定就要給這些東西給弄死。

  就如同之前瞧見的那幾個倒霉鬼一般。

  我在瞧見對方的時候,對方也看見了我。

  它們在空中,而我在地上。

  雙方對視,大眼瞪小眼,僵持維持了幾秒鐘,這些家伙頓時就轉變了方向,然后朝著下方俯沖了過來。

  我一邊打量周圍的環境,一邊緊緊握住手中的金劍。

  在對方遞近的那一瞬間,我陡然揮劍上揚。

  砰!

  金劍的鋒刃與對方堅硬如鐵的鐮手重重撞擊在了一起,我這邊力量充足,而對方卻也是利用了恐怖的沖勢,雙方重重地撞到了一起來。

  我朝后退了幾步,而這玩意則在半空中一個翻身,再一次攻了過來。

  至于其他沒有被我擋住的,則從四面八方圍攻而來。

  有過黃泉路的經歷,我開始逐漸適應了這種驚恐和危險,沒有太多的心慌,而是憑借著耶朗古戰法,以及相關的手段,與其拼斗。

  我穩扎穩打,與五頭蟲人戰成了一團。

  幾分鐘之后,我身前、后背和左胳膊多出了幾道傷痕,而那五頭蟲人則有四頭被我斬落于劍下,最后一頭則被我斬去了半邊手,倉皇逃離。

  我本來想滅口,然而對方騰空而起,一下子隱沒于林間,我根本就沒有任何辦法。

  眼睜睜地望著那東西離去,我無奈地回過身來,蹲下,開始檢查起這些古怪的東西。

  通過翻檢,我發現這些東西除了擁有一張人的臉孔之外,其余的結構,基本上都和昆蟲一般模樣,而即便是那人頭,切開面皮之后,依然瞧見許多不一樣的東西。

  鋒利的口器,墨綠色的黏液和并不算復雜的顱腔,使得它完全沒有人腦的容量。

  這顯然是山寨版的人類。

  掛羊頭賣狗肉,差不多就是這么一個意思。

  檢查的過程中,小紅趴在了這些東西的腦袋上面吸啊吸,讓我知道一點,就是這些蟲人的身體里,也有毒性。

  看起來,對于小紅來說,這是一趟不錯的旅程。

  至于我,還算不錯,這樣的生死決斗,讓我對于自己所擁有的一切手段都有了充足的理解,并且讓自己變得逐漸強大了起來。

  我在原地休息了五分鐘足有,耳朵一動,聽到了比之前更加龐大的一片嗡聲響起。

  報仇的蟲人來了。

  我沒有敢在停留,匆匆而跑,隨便找了一個方向,奔跑了半個多小時之后,感覺好像甩掉了身后如同跗骨之蛆的蟲人,而這個時候,我眼前突然出現了一顆巨大的樹木。

  怎么形容它的巨大呢?

  密密麻麻的樹根使得這兒形成了一大片的樹林,而它的樹干粗大得讓我想起了一座摩天大廈。

  在樹上,有著干死掉的枝干,也有翠綠的新枝,生機勃勃,而在樹枝組成的茂密森林之間,有無數蒲公英一般漂浮的光球,將這兒照得一片朦朧,充滿生機。

  我有一種瞧《阿凡達》里潘多拉星球那種生命大樹的感覺。

  這里面的生機讓我感覺到了親近,于是緩步靠近其中。

  我走進了那密密麻麻樹干垂落而組成的林中時,瞧見這些漂浮的光球其實是一種植物的種子,它們落在了樹根之上后,漸漸地失去光亮,不過卻變成了攀附其上的藤蔓,將其變得更加的巨大。

  當然,這需要一個漫長的過程。

  在這樣迷幻的環境之中,小紅也隨之飄飛,在這些光亮的種子之間翩翩起舞著。

  我一路走到了大樹的跟前來,發現里面有一個巨大的樹洞。

  里面,會不會也住著一幫阿凡達一樣的綠巨人呢?

  我的心中不由得生出幾分好奇,這種好奇心驅使著我一直向前走去,穿過寬闊的空間,我來到了里面,突然間我停下了腳步。

  因為我瞧見一個躺在地上睡覺的老人,那是一個侏儒,留著長長的胡子。

  他的呼嚕聲有點兒大,在寬敞的樹洞里面不斷回蕩著。

  我小心地走到跟前,正要說話,這個時候一聲古怪的聲音從頭頂上響了起來:“是誰,打擾了我俞千二的睡眠?”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