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第十七章 俞千二醉酒斬蟲人

  俞千二的冷臉讓我心頭一跳,還以為發生了什么事情,卻瞧見他的臉扭向了外面,冷冷說道:“我都根本那幫家伙說過了,這兒是老子的地盤,沒事還過來打秋風,真當老子是說瞎話的?”

  我順著他的目光,朝著窗外望去,卻見一大群的蟲人鼓著翅膀,朝著這邊飛了過來。

  初略數一數,居然一二十頭。

  呃,不是跟我翻臉啊?

  我的心安了幾分,而這時瞧見那俞千二帶著幾分醉意,沖我說道:“陸言小弟你且等著,老哥我去去就回。”

  他站了起來,腳步踉蹌地走到了窗邊,我瞧見他這般模樣,忍不住想要勸他,沒想到騎在窗邊的他居然回過了頭來,沖著我喊道:“酒給我留著啊,別偷喝了……”

  說罷,他雙腳一蹬,矮小的身子直接從窗口飛躍而出。

  我有點兒擔心這個脾氣秉性都不錯的老鄉,忍不住跑到了那窗戶邊來,半跪在地上,往外瞧去。

  我探出頭,卻見這老頭兒別看人是個侏儒,但手段卻并不淺,人在那大樹之間飛奔而走,腳步落在空處,必有樹枝出現,將其托起。

  如此七八個跳躍,就來到了這幫擅闖巨樹之前的蟲人不遠處。

  這流暢的身法,看得人真的是目瞪口呆。

  這棵巨樹,仿佛與他融為一體似的。

  而且他對付這幫面貌丑陋的蟲人,哪里有與我這般的和藹可親,直接上去就打。

  他的手段也出奇,手往樹上一拽,立刻有一根青黝黝的藤蔓出現,他在空中輕輕一抖,光那炸響聲就讓人寒毛直豎,而后這藤蔓宛如毒蛇,朝著前方陡然卷了過去,一下子就捆中了其中一個。

  那些與我交手的時候,顯得格外兇惡和靈活的蟲人,此刻在俞千二的面前,就跟特么的玩具一樣,傻乎乎的,好像不會動彈。

  卷住一人,俞千二就拿它當做了流星錘,好是一頓掄。

  沒一會兒,那些蟲人就給他揍得落花流水,死傷大半,而剩余的只有狼奔豕逐,四處逃命。

  而即便是這樣,他也沒有放過,上躥下跳,不斷地打擊著這些蟲人,有的被突然活泛過來的藤蔓給捆住,然后給生生勒斷身子,有的則被他的長鞭給卷住,重重地砸在了樹干之上。

  他用的勁兒很大,這樣砸過去,完全就只有碎成一灘肉泥。

  一直到最后,他留下了一個蟲人。

  他將人家的翅膀給扯斷,然后大聲叫喊著,仿佛在那兒訓話,蟲人瑟瑟發抖,得到離開的示意之后,跌跌撞撞地逃離開了這里,鉆入林子中,沒一會兒,影蹤不見。

  我在樹洞里瞧得目瞪口呆,想著還好我剛才沒有惹這位老爺子。

  要是真的動起手來,我還真的不是他的對手。

  而且人家這還是喝了一大瓶二鍋頭之后、有些醉醺醺的戰績,倘若他是清醒的,弄我豈不是跟玩兒一樣?

  我滿懷敬畏之心地望著那老人折回這邊來,當他跨入窗戶,落在地上的時候,我朝著他拱手說道:“古有關公溫酒戰華雄,現如今也有俞前輩你醉酒退群丑,厲害,厲害之極啊!”

  俞千二打著酒嗝,說呃,老子這一套,牛波伊吧?

  我說妥妥,絕對牛!

  他一來有些喝飄了,二來性子也是比較開朗,好不容易跟人說話,也沒有啥禁忌,笑著對我說道:“不是跟你吹,我俞家出身于江湖上最為神秘的苗疆萬毒窟之中,祖輩都是了不得的人士;你知道我剛才操弄樹木的那一手,叫做啥玩意兒不?”

  我搖頭,說不曾知曉。

  俞千二傲然說道:“青木乙罡!”

  我捧哏道:“哇,聽著名字就很吊的樣子……”

  俞千二哈哈大笑,說那是自然,這青木乙罡乃金木水火土五行法門之中,木之巔峰,凝練植物與自然之間精氣,凝結為罡,融入體內之后,天生便與大自然最為親近,練至登堂入室之時,便可以操控植株,還可以催生植物生長,而倘若是煉至登峰造極,甚至可以影響整個森林,爆發出恐怖的力量來……

  聽到他的話語,我不由自主地想到了小妖在金陵中山陵的時候,被那個神秘人殺害時,曾經使出的那一招森林之怒。

  盡管我沒有瞧見過,卻感覺到那登峰造極,也莫過于此。

  難道小妖也懂這青木乙罡?

  我心中疑惑,而那俞千二卻坐回了位置上,將另外一瓶酒也給擰開,給自己倒滿,嘬了一口,感覺濃香滿懷,凜冽得很,忍不住開懷大笑道:“得即高歌失即休,多愁多恨亦悠悠。今朝有酒今朝醉,明日愁來明日愁……”

  他剛剛將那幫前來挑釁的蟲人給擊退,心情暢快不已,卻也是好酒量,三兩口,居然又喝了大半瓶,整個人就開始發飄了。

  這老頭兒厲害是厲害,不過酒量卻似乎不太好,到了后來,就連坐著都有些困難,晃晃悠悠,眼睛直轉。

  我瞧見他連碗都拿不穩,趕忙將那半碗酒給扶正,結果瞧見這人“咚”的一聲,直接栽倒在地了去。

  我又去扶住了他,將他抱到了床上去。

  我剛剛把他弄到床上躺好,結果他猛然一伸手,揪住了我的衣領,打著酒嗝說道:“呃……小子,我的青木乙罡牛波伊得要死,你可想學?”

  呃?

  我一聽,心中頓時就多出幾分歡喜,結結巴巴地說道:“這個啊,前輩若是想教的話,我倒也是不會拒絕的……”

  廢話,這么厲害的手段,平白無故教我,我能不學么?

  我又不是傻子!

  老頭兒一聽,便開始說道:“人徒知枯坐息思為進德之功,殊不知上達之士,圓通定慧,體用雙修,即靜而動,雖攖而寧,不如學天地自然之法,引入體中……呼嚕、呼嚕……”

  他念著念著,居然就打起了呼嚕來。

  我聽得正入迷呢,給這呼嚕聲一打擾,頓時就郁悶不已。

  我忍不住推了他一把,想要將這老爺子給弄醒,結果他翻過身去,直接就睡著了。

  我伸出手,猶豫著是否把他給弄醒,又怕這老爺子醉意朦朧,把我當做那蟲人給撕了,可就不劃算了。

  雖然不知道他說要教我青木乙罡是醉話呢,還是會真想教,不過這一切等他醒了都可以商量,我現在暫時還是得忍著,保住小命要緊。

  我瞧見床的旁邊有麻衣,便扯過來,給俞千二蓋上,然后回到桌子前來,把那殘酒倒回瓶子里去。

  我稍微收拾了一下這酒桌,然后小心翼翼地走到門口來。

  我想要趁著老頭兒睡覺的時候,四處參觀一下,沒想到剛剛走到門口,這兒有一股符文的光芒亮起,我竟然跨不出一腳。

  沒想到這老頭不但與人廝斗厲害,這屋里屋外,還布得有法陣,而且挺牛的。

  不過仔細一想,老爺子都活了兩百多歲,活成人精兒了,有這樣的本事,也算是合理,沒什么想不通的。

  既然他在門口這兒布置了法陣,自然是有他的用意,老爺子對我也還算不錯,我沒有打算離開,再在那危機重重的山谷中四處闖蕩的想法,便直接盤腿在地,開始修行起來。

  我之前使用那地遁術,有些精疲力竭,雖然回了點兒氣,不過到底還是有點兒虛,后來又一番廝殺逃亡,此刻正好是養精蓄銳的時候。

  我行過周天,感覺再也推動不了的時候,便就地一躺,徑直在地下睡了起來。

  這一覺睡到了天黑,我從沉睡之中幽幽醒來,瞧見屋子里有一盞油燈,俞千二坐在桌子前,瞧了我一眼,說你醒了?

  我瞧見他,慌忙爬起來,說前輩,失禮了。

  俞千二大笑,說你是夠失禮的,老子好不容易醉倒,睡了一個好覺,結果睡到一半,給你特么那一陣接著一陣的呼嚕聲給吵醒了,弄得我還以為打雷了呢……

  我聽到這話,不好意思地撓了撓頭,俞千二指著桌子說道:“肚子餓了么,給你準備了吃的。”

  我從地上爬起來,走到桌子前,瞧見大碗里面盛著一坨長得像葫蘆一樣的玩意兒,奇怪地說道:“這是什么?”

  俞千二說都是猴兒吃的,我也跟著吃,放心,毒不死人。

  我伸手,將這果實給掰開,瞧見里面果肉多汁,有點兒粘稠,像淀粉,咬了一口,又酸又甜,十分可口,還扛餓,腦子一動,說這莫不就是那猴面包樹?

  俞千二一愣,說啊,還有人叫這名字啊?你怎么知道的?

  我把我來的時候,遇見那華族人的情形跟他說起,俞千二的眉頭一皺,說道:“你是說,有差不多三十人跟著你,進了這個鬼地方來了?”

  我沒有敢隱瞞,點頭說是。

  他問我這些人的來源,我告訴了他,俞千二沉吟一番,說道:“華族的人還好,比較溫和,崇尚和平;但是臨湖的人,個個都是瘋子,如果真的撞到了,挺麻煩的。你在這里吃著,我去布置一下,免得給人摸到了老家里來……”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