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第十九章 匆匆離去

  面對著俞千二的問題,我想了想,認真回答道:“分什么人。”

  他瞧著我,哈哈大笑。

  除了帶我過來看猴子,他還是過來收賬的,在這幫三臂猴子的簇擁下,我們來到了林子深處的一個山洞里,山洞的中間有一個天然凹陷的石臼,里面傳來了陣陣的酒香。

  猴兒酒,就是這里釀造出來的。

  俞千二從隨身的布袋里面掏出了一大堆各種各樣的藥草來,有的直接扔進了渾濁的石臼之中,有的則交給了猴子們,還有一部分自己削成碎片,然后撒入池子里。

  弄完這一切,他才提著罐子,來到了石臼旁邊的一個管子前,擰開上面的木塞子,將讓細長的酒液流入酒壇里面去。

  這時間不長不短,俞千二得意地對我說道:“這猴兒酒里面,蘊含著延年益壽的酵母和元素,經常喝,保準你長命;不過想要得到這些被它們是視之如性命的玩意兒,就必須跟這幫猴子打好交道,要不然,迎來的只能是仇恨和報復……”

  我瞧見那些猴子一副舍不得的表情,忍不住笑了,說它們為什么會愿意給你呢?

  俞千二撫摸著自己不算長的頷下胡須,說道:“因為我救過它們大部分的性命,要不然你以為這些鬼剎獼猴會這般親切?”

  鬼剎獼猴?

  聽到這名字,可真的是有一些兇惡,至少比獼猴桃要兇狠一些。

  帶著猴兒酒,又背著一大堆從樹上剛剛采下來新鮮的猴面包果,我們兩人又回到了那棵巨大的生命古樹之前來,快靠近的時候,俞千二的眉頭一皺,喃喃自語了一聲。

  我聽不清楚,虛心問道:“前輩,怎么了?”

  俞千二吹了一聲口哨,這個時候,一條金黃色的爬行動物從草叢伸出游動出來,我低頭一看,卻見此物前端是金色鱗片,尾部卻有些青褐色,看不出長短,乍一看有點兒像傳說中的龍屬,不過跟麻繩兒相比較起來,感覺卻又少了幾分意思,兇惡得很,一雙目光有著地獄深淵一般的冰寒,讓人不自覺就直打哆嗦。

  俞千二與那東西講了幾句話,它也不回答,只是用眼神與我們對視。

  一會兒之后,俞千二揮了揮手,它方才游開了去。

  瞧見我渾身僵直,愣在原地的表情,俞千二輕描淡寫地說道:“一條活了幾百年的蛟,也就是一條大蛇而已,幫著我看守這棵樹子,防范一些心懷不軌的人闖入——你也是運氣好,估計是它太懶了,去睡覺,所以你們沒有碰面。不過正好,要不然咱爺倆估計是沒緣分見著了。”

  呃……

  原來這個地方這般兇狠啊,我還說怎么這么大的一片地盤沒有人看守呢。

  這老爺子并不是此地的土著,真正的主人,居然是一條傳說中的蛟龍,不過看起來,它也不過是比較厲害的獸類而已,要不然也可能被俞千二驅使。

  我笑了笑,說蛟龍一事,倒是聽過,卻沒見過,也算是開了眼界。

  俞千二不屑地說道:“別提了,懶得很,它要是勤快一點兒,早一百年前就修成人形了,哪里像現在一樣,癩皮狗一個?”

  兩人重新回到了生命古樹,從那個陰森的樹洞里面進去。

  走了一段路程,生命的氣息就變得濃郁起來,那種感覺就截然不同,而俞千二把我領到了離他房間不遠的另一個地方來,指著這兒說道:“這里是以前那個丫頭在我這兒時特意給她弄的,當時老子還尋思著弄套天王增玉功長長個子呢,還挺賣力的,沒想到給人忽悠了,你就住這里吧。”

  我朝著他拱手,說多謝。

  俞千二問我道:“對了,你來到這兒,什么目的呢?”

  我心想你怎么才問啊,我都等得著急了。

  我心中早有想法,他一問,便將我到這兒的來龍去脈講了起來,聽到我是為了一個姑娘,而讓自己變得強大,俞千二聽到哈哈大笑,拍著自己的大腿說道:“你真是個癡情種子,難得……對了,你說想變得強大,老夫倒是有點兒把式,你愿不愿意拜在我門下學習?”

  啊?

  我猶豫了一下,沒有立刻回答。

  俞千二臉色有些不愉,說怎么了,你瞧不上老子這點兒破爛家當?

  我慌忙擺手,說不是,只不過我在外面拜過師父了,如果再拜的話,不知道是不是不太好?

  俞千二一愣,點頭說道:“也對,你要是沒點兒本事,也來不到這兒來。不過一人不事二主,那你遠不遠離開以前的師門,跟我這兒來呢?”

  我搖頭,說這個恐怕有點兒困難。

  俞千二撓頭說道:“要是這樣,我也沒有辦法傳你本事啊,畢竟咱老俞家的手段到底也是祖傳,胡亂給被人,也不太好啊……對了,這樣子,你有沒有什么厲害的本事,拿出來跟我交換,我傳你一套青木乙罡,別的不說,至少在這林子里,行走無礙。”

  我的本事啊?

  我琢磨了一下,陸左教我的那一套,我不可能隨意傳授,蟲蟲教我的都是基礎,被人也看不上,當下我能夠拿得出手的,只有兩樣,一是老道士傳我的神劍引雷術,二是地魔沒有傳完的地煞陷陣。

  神劍引雷術雜毛小道說是茅山的掌門絕技,說都不能說,那么就這地煞陷陣了。

  反正這東西得來也簡單,傳出去我也不可惜。

  當下我把地煞陷陣的法門跟他簡單形容了一下,俞千二拍手大笑,說這是奇門遁甲的絕學吧,沒想到你還有涉獵這個,不錯不錯,挺好。

  他跟我達成協議,不過卻并不著急履行,而是回到屋里,跟我又喝了一場,白酒喝完了,用猴兒酒來替,如此又喝得酒意熏熏。

  我無奈,照顧著他睡去,自己則回到了房間來。

  那猴兒酒別看喝的時候酸甜爽口,不過到底也還是有一些酒勁的,特別是加了一些料,我回到房間里來,有些晃晃悠悠,坐在床上調養了一會兒氣息,方才沒有醉倒,而是打量起這房間來。

  與俞千二房間的簡單不同,這個房間里遍布著花朵和美麗的根雕,就連那古板的床,都被人弄成了鏤空,雕刻著許多古怪又美麗的圖案來。

  這一個嵌入樹干里面的房間,從內到外都透著一股脂粉氣息。

  它以前的主人,叫做洛飛雨。

  我伸手,摸著床頭樹壁上面一朵粉紅色的花朵,發現它居然是真的,而且還散發著淡淡的清香。

  這香氣讓我精神一震,不再去想它前主人那美麗的容顏,而是盤腿坐在了床上,開始修行起來。

  不愧被叫做生命古樹,這兒空間的炁場活躍度,跟外面比起來簡直是天差地別,就好像清水與蜜一般的感覺,我感受著那濃郁的靈氣縈繞,再想起俞千二剛才給我的承諾,心中頓時一陣欣喜。

  選擇離開那一幫粗魯而又陰謀重重的臨湖狩獵隊,簡直是一件最正確的決定。

  如果我在這里待個一年半載,會不會有突飛猛進的變化啊?

  帶著這樣美妙的期盼入夢,我睡得迷迷糊糊的時候,突然間被人給推醒了過來,迷迷糊糊間,瞧見俞千二一臉激動地對我說道:“嘿,嘿,陸言小兄弟,趕緊醒來。”

  我睜開眼睛,不明所以地問道:“前輩,怎么了?”

  俞千二此刻居然背著包袱,一副要出遠門的樣子,激動得渾身顫抖,對我說道:“我這邊有點兒事情,得出去一趟,你幫我看一下家——別擔心,大事都有金蛟料理,你待在這里就行了,食物什么的,自己去找猴子拿……不跟你說了,我很急,先走了!“

  他都沒有來得及跟我交代什么,居然就直接從窗戶里跳了出去,而就在這個時候,一頭巨大的夜鷹出現,展開雙翅,然后載著他飛向了云層之上去。

  什么個情況,啥話兒也不說,把我扔這兒就跑了?

  您到底什么急事啊,火燒上房么?

  我站在窗口,這兒是大樹樹干的某一處地方,左下方五米處有一根巨大的樹枝,朝著前方伸出去。

  我一直等到他的身影一直離開,都還沒有反應過來。

  一直等到了天色大亮,有陽光穿過層層樹葉照到了我的窗口來,我方才醒悟過來——得,這么巨大的一棵古樹,現在可就由咱來做主了。

  可是我能夠干啥呢?

  想到這里,我又回到床上躺下,繼續睡起了覺來。

  俞千二離開之后的三天里,我一直宅在樹洞房間里,除了其中一次出去采摘猴面包果之外,都沒有出去,靜靜地參悟著黃泉道上學到的所有東西。

  從黃泉歸來,我一直都在忙碌,沒有時間參悟那些至理法門,現在靜下心來,又心無旁騖,自然得好生修行。

  我對地遁術十分偏愛,然而這玩意涉及到復雜的遁甲計算,十分費腦子,于是我又專心研究起了神劍引雷術來。

  研究了許久,到了第三天的時候,我尋思給破敗王者引雷,心中突然一動。

  這生命古樹的頂端,不是有一片雷場么?

  那兒,能不能成就破敗王者呢?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