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第二十章 艱難的抉擇

  這想法一出現,就像野草一樣蔓延開來,根本就阻止不得。

  我在這樹洞里面待了三天,整個人都僵住了。

  修行并非閉門造車,幻想著把自己關在家里一蹲二十年,然后出去就天下無敵的人,永遠都只能是一個宅男,甚至還會與社會脫節。

  神劍引雷術的厲害,我是親眼所見的。

  至今為止,我閉上眼睛,都還能夠回憶起天空中那一長串恐怖搖曳的電光,以及密密麻麻落下的電網。

  曾經將我們所有人都給挑飛的陰神龍環,卻給一道雷給劈死。

  雷法乃道家諸多手段里面,最為剛烈和精髓的一種,如果能夠將神劍引雷術給學會了,我也總算是有了一門傍生的手段,日后即便是遇見高出自己許多的對手,也未必沒有還手之力。

  然而所謂神劍引雷術,我必須有一把適合的長劍,它必須能夠承載雷法,因為我畢竟不是老道士那種破碎虛空的神人,沒辦法用自己的身體作引子。

  當然也不是不可以,只不過如果我這么做了的話,這法門就不叫神劍引雷術,而是叫做“向我開炮”。

  沒有必要的話,我可不想做烈士。

  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

  想要修行神劍引雷術,就得先有一把像樣的劍,一把內中隱有雷意,然后將那雷法激發出來,并且供我驅使的劍。

  而前往生命古樹的頂峰,或許就能夠成就它。

  我坐在床邊,思考了一刻鐘,終于忍耐不住神劍引雷術成型的誘惑,陡然站了起來,然后一個腳步沖到了窗邊,朝著外面跳躍而出。

  蹬蹬……

  我落在了一根粗壯的樹枝之上,左右打量一番,然后手腳并用,攀附著樹上的枝蔓,很快就走到了俞千二之前帶我走過的那條向上路。

  我的記憶十分清晰,所以一路上倒也通暢,除了走錯了兩回路,倒也沒有太多的曲折。

  很快我就來到了俞千二帶我來到的終點。

  在往上十米,就是云層。

  那是未知的世界。

  我深吸了一口氣,沉默了好一會兒,方才咬緊了牙,然后開始向上攀沿而去。

  這事兒跟爬樹并不像,因為有無數寄生的藤蔓和枝椏,使得我能夠不斷地借力,有著支撐點,一路過來倒也不是那般的困難,所以我的身法還是十分快捷的,三兩下,便越過了厚厚的云層,出現在了上面來。

  我本以為云層之上的樹尖,必然也是茂密的樹枝,層層疊疊,然而當我真正上來的時候,才發現根本不是我想象的那樣。

  我瞧見了一棵巨大無匹的樹木,沒有枝椏,沒有綠葉,徑直指向了陰云密布的天空。

  倘若說下端的生命古樹就如同一座摩天大廈的話,這云層之上的樹尖,就好像是埃菲爾鐵塔一般。

  真正讓我為之驚訝的,是這樹尖部分,表皮居然是一片漆黑。

  有一部分甚至開了叉。

  我站在一根宛如橋梁一般的樹椏之上,仰望頭頂遙遙不可及的頂端,過了好一會兒,方才想起了一件老家的諺語來。

  樹活千年,必遭雷劈。

  什么意思呢?

  一棵樹活得太久,上天怕它變成了精怪,有著自己的意識,破壞平衡,所以才會降下雷來,把它給劈死。

  當然,從科學上面來說,一般打雷的時候,長得越高的樹木,越容易被擊中,也是有道理的。

  總之,這一棵生命古樹,其實已經被雷劈了,而且絕對不止劈了一兩次。

  我感受到了一種強大到極致的雷場,在我的頭頂上。

  我不敢上去,因為那兒傳遞過來的雷意,讓人莫名就產生了許多的恐懼。

  我站在樹椏上面沉默了許久,腦子里卻在琢磨著當初老道士傳我神劍引雷術時,制作神劍的諸多講究。

  一般來講,神劍引雷術的神劍都是取材于雷擊木,也就是這種被雷劈過的樹木,在它的最核心處,會有一節樹芯。

  木秀于林,風必摧之,而一般被雷劈的樹木,必將是這一帶里面靈性最強的樹木,它本身就有著很強的生命靈力,而那樹芯在了這棵樹木之中,則是最為精華的部分,雷霆所劈的,也就是這一部分。

  雷電來得快,去得快,所以劈過的樹木之中,其余的部分都用不了,只不過是灰燼而已,唯獨樹芯,里面既蘊含著木靈之氣,又有雷霆之法,最合適用來制作法器。

  而雷擊木也有高下之別,除了本身的材質之外,還因為雷擊的次數不同,從一次到九次,分作一轉雷擊木到九轉雷擊木。

  越往上,越厲害。

  道士使用木劍驅鬼降妖,所以雜毛小道用的是桃木劍,這玩意在古代兵禁森嚴的時候,便于行走。

  不過如果有了現成的法劍,取那雷擊木來做劍鞘,每日溫養,潛移默化,轉移雷意,也能夠達到同樣的效果。

  我不確定高若埃菲爾鐵塔的雷劈樹木,它的樹芯在哪里。

  不過如果想要找尋,其實也并不困難。

  因為它的炁場,與周遭的,終究還是會不同的,只要我上去,終究還是能夠找到。

  現在擺在面前的,有兩個問題,第一個就是安全,我上去的話,會不會遇到什么危險,我又該如何面對;第二個就是在俞千二沒在家的時候,我偷偷跑到這兒來,還準備不告而取,拿走別人的東西,這樣的行為,是不是有點兒過分了?

  我想了許久,終于找到一個安慰自己的理由。

  我所要的雷擊木,只不過是一制作刀鞘的木塊,對于這么巨大的生命古樹來說,實在算不了什么,就好像我小時候偷我父親錢包里面的錢,一把零錢里面,拿個三兩毛的,也沒有被發現過啊?

  這樣想著,我沒有再猶豫,大丈夫行事畏畏縮縮,如何能夠成事?

  我開始行動了,一個助跑,然后縱身一跳,卻是直接攀爬上了被雷劈過的樹干之上。

  這兒已經沒有枝椏了,想必雷擊之后還有大火,將那些亂七八糟的細枝末節都給燒成了灰燼,落在下方,成了化肥。

  我雙手抓住了那宛如木炭一般的樹皮,剛要一捏,就感覺到一股酥麻的電意傳遞到了我的手上來。

  啊……

  我渾身一抖,手指抓著的樹皮便剝離了枝干,往下掉落,我也沒有辦法,跳回了那枝椏上來。

  輕微的電擊讓我頭腦一陣清晰,我知道這樹干上面還殘留著一些雷意,憑著肉掌的話,是很難有所作為的,而且這些樹皮有的已經成了焦炭,與樹干沒有太多的粘合度,稍微一用力,就很可能會脫落下來。

  這樣的話,我根本沒有辦法上去。

  我思索了幾秒鐘,從乾坤袋中找出了一件衣服來,撕扯過后,將布條包裹在了雙手之上,然后仔細打量了一番那黑漆漆的樹干。

  很快,我發現了一條向上的道路,那兒有被人踩過的痕跡。

  瞧見痕跡,想必就是俞千二本人吧?

  我認定之后,沒有再猶豫,有一次助跑跳躍,抓住了那邊的樹皮,發現這兒的確是穩固許多,并沒有再往下掉落的跡象。

  有了成功過的第一次,我沒有再猶豫,繼續往上攀爬,一路走,差不多過了半個多小時后,前面突然出現了一道裂縫。

  我感覺到裂縫里,有一股溫暖的氣息,還有光芒流轉。

  沒有任何猶豫,我跳進了里面去。

  雙腳落在了實地,我頓時就感覺到有一股清新的氣息鉆入鼻子里,渾身的毛孔都在舒張。

  這兒充滿了勃勃的生機,讓人感覺到無比的自在。

  狹窄的空間中,我瞧見前面有一根散發著濃郁生命氣息的柱子,而柱子里面,似乎有一點兒光源,那光源仿佛最為瑰麗的珍寶,讓人為之迷醉。

  我瞧了一眼,感覺自己的目光都快拔不出來了。

  幾乎在一瞬間,我就意識到,這根粗壯的柱子,想必就是這棵生命古樹的樹芯,也就是我所追尋的雷擊木,然而在它的內部,卻有一個更加神秘的存在。

  這個東西,估計就是俞千二在此守護了兩百年的真正意義吧?

  我的心中一陣狂跳。

  能夠讓俞千二守護兩百年的東西,絕對是驚世珍寶,如果我能夠將其納為己有,說不定自己的修為就會突飛猛進,成為蟲蟲所希望的那種絕世高手。

  到了那個時候,我就可以踏著五彩祥云回去見她。

  我還可以幫助陸左恢復修為,幫助蕭克明重回茅山掌教之位,甚至還可以查探一切陰謀的背后,到底是個什么玩意兒。

  因為那個時候的我,擁有了力量。

  我可以肯定,這雷擊木樹芯里面的那一縷光,能夠賜予我那般強大的力量。

  只是,它是屬于俞千二的東西,我應該拿么?

  拿了,我獲得了力量,卻失去了道義。

  我猛然搖了一下頭,發現跟前堆著幾根木頭,卻是從那樹芯之上削下來,應該是俞千二弄的。

  這玩意,也可以做劍鞘,隨便一根,就夠了。

  怎么辦?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