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第二十一章 誤入歧途

  猶豫了幾秒鐘,我還是伸出了手去。

  我沒有走到里面,去貪圖那樹芯里面的神秘光芒,而是撿了地上一根雷擊木。

  如果這兒是無主之物,又或者我并不認識俞千二,那便算是豁出性命去,我也要賭上這么一把,若是成了的話,老子算是光宗耀祖,還能衣錦還鄉;若是敗了,即便是死,也是死而無憾。

  但現在的問題,是它乃有主之物,而且主人還是一位我十分敬重、人家對我也挺不錯的老爺子。

  我不是白眼狼,做不到滴水之恩,涌泉相報,也絕對不會恩將仇報。

  修行,不但得修身,而且還得修心。

  心中若是有所掛礙,那么即便是一時之間,一日千里,未來也會禍患無窮。

  做人,就要有舍有得。

  我操起了那根雷擊木,掂量在手中,感覺到里面沉淀的樹木本源,以及磅礴的雷意,而最重要的是,它對我幾乎沒有排斥。

  這是最好的雷擊木,從上面的花紋來看,我感覺應有九轉。

  九轉雷擊木,乃世間最好的材料,這樣的東西,價值難以估量,我拿了一根,心中就已經愧疚無比,沒有再多貪心,收入囊中,轉身就走。

  然而就在我轉身的那一瞬間,我與一雙青幽幽的眼睛對視。

  那是一條形狀似蜥蜴的爬行動物,頭扁平而厚實,前吻沒有蜥蜴那么尖銳,長得比較圓,皮膚較光滑有小疣,呈現出鮮艷的火紅色,脊棱弱,尾巴側扁,差不多有兩米多長,身體兩側每隔一段距離,都會有一只類似眼球一般的黑白色圖案。

  當我瞧向它的時候,它的雙眼,包括身體兩側的那些如眼睛一般的黑白圖案,也都朝著我望了過來。

  只一眼,我就感覺渾身僵直,有一種被定住的感覺。

  霸王蠑螈。

  一個名字浮現在了我的心頭,這是來自于《鎮壓山巒十二法門》里面的記載,說此物最喜歡出沒于雷電融匯之處,擁有吸收雷電的體質。

  最重要的一個習性是,這玩意從來不是單獨出現,而是一窩一窩地活動。

  一窩,估計就得有幾十上百條。

  果然,在發現了我之后,那霸王蠑螈吐出了口中的信子,紅色信子在空氣中快速摩擦,發出了一種古怪而尖銳的叫聲來。

  從里面狹小的縫隙里面,卻是涌現出無數與它一般的同類,而且個個都是個大體粗。

  糟了,這兒的寶貝如此重要,俞千二怎么可能沒有布置?

  這些霸王蠑螈,只怕就是守護這東西的手段吧?

  守護生命古樹的那條金色蛟蛇俞千二倒是跟我介紹過,也不會傷我,但是這幫霸王蠑螈卻跟我不熟,哪里會管我這么多,只要進入其中的,它都當做是外敵,就在那稍微的停頓中,它額頭處的肉瘤凸起一擠,卻是朝著我這邊放射出一條電杈來。

  瞧見那藍紫色電杈的時候,我是有感應的,然而身體終究還是沒有反應過來,往旁邊退了兩步,就給它擊中了。

  被劈中的一瞬間,我感覺全身發麻,一陣劇熱從全身經脈之中流過,痛苦得讓我以為自己就要死去。

  所幸在這個時候,老道士在我識海之中種下的雷意劍心微微一動,將那磅礴得讓人難以抵御的雷電給吸收了去。

  趁著這一下,我退到了口子里來,然后縱身朝著剛才的回路跳了過去。

  我手腳并用,快速往下攀爬,聽到頭頂上一陣異動,抬頭一看,卻見那火紅色的霸王蠑螈,居然魚貫而入,朝著我這邊快速攀爬而來。

  我嚇得魂飛魄散,沒有敢再多停留,匆忙往下,一路往下滑落。

  上樹慢,下樹快,我也是搏了命,好幾次都差點兒沒有抓住樹皮,摔落下去,不過頭頂上那一群霸王蠑螈沒有一點兒停歇的意思,我也不敢停留,好幾次那電杈都已經劈到了我的頭上來,倘若是真的停下,只怕就會劈成焦炭了。

  我很快就滑下了云層,本以為這些霸王蠑螈會停止,沒想到它們居然有一股窮追不舍的性子,竟然還是一路跟來。

  我還想往下攀爬,突然間瞧見下方居然也出現了十幾條霸王蠑螈,吐著信子,朝上爬了過來。

  呃……

  這樹的內部是相通的么?

  我心中發苦,想著此刻倘若是俞千二老爺子在,估計我也就是豁點兒臉皮,不過應該沒有性命之憂,但是現在,問題可就麻煩了。

  我不敢跟這一大群的霸王蠑螈硬拼,轉身朝著一根較大的樹杈那邊跑了過去。

  這生命古樹的上端雖然被雷劈過,不過云層之下,卻長得格外茂盛,主要的樹枝巨大,宛如橋梁一般,周遭也錯綜復雜,茂密無比,我想從這之間跳躍而過,避開這些恐怖的東西。

  如此又是一陣逃,我借著這巨樹的枝葉,不斷往外圍逃去,大約跑了一刻鐘,感覺身后似乎少了一些。

  我回過頭來,瞧見對面的樹枝之上,只有四五條,因為距離遠,并沒有跳躍過來。

  我的心中一松,正琢磨著如何回返,突然間頭頂上有一物驟然躍下。

  我抬頭一看,卻見是一條超過四米的霸王蠑螈,它比自己的同類都要巨大許多,將我給一下撞到,從樹梢之上跌落而去。

  啊……

  我帶著一聲慘叫,從高空往下跌落,同時還被那東西吐出來的雷電給弄得渾身發麻,連伸手的氣力都沒有。

  高空跌落,我的后背不斷被樹枝抽打著,火辣辣地痛。

  不過正因為有著這些茂密的枝葉緩沖,讓我沒有那般快速墜落,不知道過了多久,我感覺后背重重地撞到了一株巨大的植物之上,緊接著世界都變得一片黑暗,而我的身體則被某種濃稠的黏液包圍。

  等等,好燙……

  我心中發慌,從乾坤袋中掏出了金劍來,朝著周圍猛然一揮,聽到一聲破帛一般的撕裂聲,而我則重重跌落在地上。

  隨著我落地的,還有另外一樣東西。

  我朝著旁邊一滾,爬起來看,卻見這玩意居然是一大坨蜷縮成一團的血肉。

  瞧那模樣,應該是前些天我們遇到的那蟲人,不過此刻的它早已氣息全無,身體被液體腐蝕只剩下骨架和些許血肉。

  我抬頭望去,發現救了我一命的,居然是一株高約三四米的食人花。

  它因為承受了我剛才的重力動能,又被我一劍劃開了花瓣器官,此刻正處于瘋狂狀態,植株一陣亂抖,漿液飛射。

  我不敢停留,連滾帶爬地離開,然后在泥地里滾了一圈,將身上那些具有腐蝕性的黏液給擦掉,心中方安。

  這時我方才打量四周,發現我依舊是在那棵巨樹的樹冠之下,不過距離主干挺遠。

  我正琢磨著是否要回去的時候,突然間又聽到一陣古怪的摩擦聲。

  我的天?

  什么仇什么怨,居然追到了這里來?

  我聽出來了,這聲音是剛才那一群霸王蠑螈發出來的,沒想到這幫家伙居然這么記仇,一定要將我給趕盡殺絕,才肯罷休。

  我猶豫了兩秒鐘,覺得實在是沒有辦法跟這幫霸王蠑螈正面對抗,有家也難回,我只有暫時離開。

  想到這里,我轉身,就朝著大樹的外圍跑開了去。

  我在茂密的林子之中一陣亂跑,一直跑出了林子的范圍,這才感覺到身后的霸王蠑螈終于不見了蹤影。

  我跑得精疲力竭,再也沒有忍住,直接躺倒在了旁邊的草叢之中,任胸口起伏,肺部不停地舒張,貪婪地吸著這清醒的空氣。

  剛才的那一切,實在是太刺激了。

  坐一百遍的過山車,也未必能夠及得上。

  我一開始是后怕,到了后來,越想越后悔,想著如果我不是擅作主張,等著俞千二回來,再跟他商談,感覺以他的性子,這事兒不過是分分鐘的事情,我又何必冒這么大的險呢?

  這簡直就是在作死啊,弄得現在有家難回,我該去哪兒呢?

  我躺在草叢中,想了一會兒,因為跟俞千二有過交流,知道這蝴蝶谷底到處都是猛獸橫行,每一塊地域都有自己的霸主,胡亂闖蕩,實在是太過于危險了。

  再說了,我偷了人家一雷擊木,然后不告而別,這實在也是太卑鄙了,不如在這里等著,回頭跟他認錯吧。

  不管怎么說,這樣能讓我心安。

  我思考了一會兒,想著既然那樹洞暫時回不去,我不如去猴面包樹林那邊,找那幫鬼剎獼猴玩兒去。

  不管怎么說,也算是熟人。

  我歇好了氣,然后翻身起來,繞過樹林的范圍,朝著鬼剎獼猴的地盤走去。

  古樹的范圍巨大,我足足走了半個多小時,方才趕到那一片猴面包林附近,然而快接近的時候,我突然聞到有一股濃重的血腥味。

  怎么回事?

  我的心中一驚,人就開始謹慎起來,小心往里面走,瞧見林子里居然有十來頭鬼剎獼猴的尸體,斷肢殘腿、身首異處,十分血腥。

  就在我心中詫異的時候,突然間前方出現一個人影,瞧見了我,欣喜地喊道:“你怎么在這里?”

  我抬頭一看,嚇得魂飛魄散。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