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第二十二章 宿怨難消

  荊可。

  不是荊軻刺秦王的荊軻,而是臨湖一族年輕一輩能夠與蒯夢云并肩而立的頂尖高手。

  這家伙被族長吩咐,專門保護我。

  而自從少女安在那夜離開之前,告訴我此人有計劃趁人不備,將我的腿給打斷,然后找理由護送我返回臨湖一族,成為那個部落永遠的醫師之時,我就對他產生了一種極度的恐懼感。

  每一次他瞧向我的時候,我都自動腦補,把他的目光當做是貪婪和邪惡的代名詞。

  所以我在大亂之時,義無返顧地選擇了逃跑。

  因為我不想成為瘸子。

  少女安的話語,到底是不是真的,我至今無法查證,然而我卻從心底里覺得她應該不會說謊話,也認為荊可會做出那樣卑劣的事情來。

  因為我總是能感受到了他若有若無的殺意。

  此刻,我與他在這滿是鬼剎獼猴的林子里驟然相遇,而我因為之前應付霸王蠑螈而耗盡精力,哪里還能施展出逃命絕招土遁術來?

  不過相比較于我的心驚膽戰,荊可卻是高興得很,他快速沖到了我的身邊來,說你這幾天跑哪兒去了,我到處找你呢?

  我不知道洛小北到底有沒有泄露我的底細,只是結結巴巴地說道:“那、那天蟲人太多,我跟大部隊跑散了,在這附近躲了幾天,沒有敢出來。”

  荊可話少,表情又冷,不過臉上到底還是擠出了幾分微笑來,說可算是找到你了,要不然我都不知道如何跟族長交代。

  呃……

  我猶豫著,不知道跟他說些什么,又或者解釋幾句,這時荊可陡然伸出手來,一把抓住了我的胳膊,對我說道:“先走,這兒是鬼剎獼猴的老巢,小心……”

  說著話,他的右手陡然一轉,那把黑曜石長槍暴漲數尺,卻是將一頭從樹上撲下來的猴兒腦袋戳碎了去。

  我抬頭,能夠瞧見那猴兒雙眼之中的悲憤。

  我總感覺跟這猴兒有些面熟,仿佛我們先前還有過交集,它親自掰了七八個猴面包果,熱情地遞到了我的手上來。

  而此刻,荊可卻一槍刺破了它的腦袋。

  所有的一切,發生得實在是太快了,我根本就沒有反應過來,周遭就不斷冒出一群又一群的鬼剎獼猴來,有的朝著我們這邊扔石頭,有的扔果子,還有的則朝著我們呲牙咧嘴,表現出了極端的憤怒來。

  我與好幾頭猴兒的眼神相對,它們似乎認出了我,也疑惑我為什么會跟這個殘殺它們族人的惡人在一塊兒。

  難道是一伙的?

  我在那一刻,有一種抽劍出來,與荊可拼死的沖動,然而右臂之上他那宛如鐵鉗的手,卻打消了我的決心。

  這個家伙,很厲害,是我不能夠戰勝的那種厲害。

  而且從他的手勁上面來看,不管洛小北到底有沒有透露出我的底細,他對我都已經起了防范之心,只怕我這邊一旦亮出敵意,他就會對我采取措施。

  敵強我弱,強取并不是什么好辦法。

  大批的鬼剎獼猴圍了過來,荊可也沒有與其決一死戰的心思,拉著我就是一陣狂奔。

  他的腳步很特別,看起來仿佛是在走彎路,然而每踏一步,都給人一種絕妙的節奏感,就好像踩到了鼓點上一般,而當這種步法達到了極限的時候,兩邊的樹林居然颼颼地往身后飛躍而過。

  沒多久,他居然帶著我逃離了鬼剎獼猴的聚居地,來到了一個到處都是矮山丘和石林的地方。

  這兒往東看,依舊能夠瞧見那棵高聳入云的生命古樹,不過還是有一段距離了。

  荊可的這步法讓我心驚,只有親身與他同進退,方才知道這有多么厲害,我甚至有一種感覺,即便是我動用了地遁術,他憑借著我的氣息和方向,也能夠很快追趕上我。

  想到這一點,我的心就不由自主地沉落了谷底。

  與我相反,重新找到我的荊可表現出了比之前要開朗得多的性子來,他瞧見我遙望著遠處的那棵大樹,說道:“你這幾天,就在這一帶?”

  我點頭,說對。

  他問,說那你有沒有進入那樹冠之下的林子里去?

  我自然進過,不過卻下意識地撒謊,說沒有。

  荊可點頭,說你還好沒有進入,這個地方是禁地,里面不但有一條恐怖的金色蛟蛇,而且還有數不勝數的毒蟲鼠蟻,稍不留神,就會被吞噬得骨頭都不剩,另外里面還有一個很厲害的散修,當初我們臨湖一族路過,曾經與他交過手,許多人都死了,這是血仇。

  我說你當時也在?

  荊可的臉色陰沉,點了點頭,說道:“當時年輕一輩里面,除了蒯夢云之外,就只有我活了下來。”

  我沒有說話了,難怪俞千二對臨湖一族的印象如此惡劣,原來雙方曾經交過手。

  荊可似乎有些不能釋懷,想了想,加重語氣說道:“總有一天,我要將那個矮子給大卸八塊,將他的腦袋,塞進他的屁眼里去的!”

  我沒有說話,沉默了好一會兒,方才問道:“那些猴子,是你殺的?”

  荊可以為我不認識,給我介紹道:“那些叫做鬼剎獼猴,據說有四大神猴之一通背猿猴的血脈,故而力大無窮,特別是它長在胸口的第三只手,陡然彈出,讓人防不勝防。”

  我說你為什么要殺它們啊?

  荊可不以為意地說道:“我其實也就是餓了,想弄點兒吃得,沒想到那幫畜牲呱噪得很,我瞧見厭煩,又想起那一次在這兒的戰斗之中,似乎也有這些狗東西的身影,便殺幾個泄泄憤——若不是你出現,怕你受傷,我鐵定再殺十來個,然后活捉兩個,嘗嘗猴腦。”

  我愣了一下,有些猶豫地說道:“猴腦?”

  荊可下意識地舔了一下舌頭,說對,那鬼剎獼猴的猴腦兒,又嫩又滑,上一次我就吃過。回頭我們再抓幾只嘗嘗,保準你忘不掉那味道。

  呃……

  我強忍著嘔吐的感覺,苦笑著說道:“我對這東西沒啥想法,還是不嘗為妙,免得到時候吐了,糟蹋美味。”

  荊可遺憾地嘆了一口氣,似乎想起什么來,對我說道:“對了,你在這附近好幾天,有沒有瞧見一個矮小又丑陋的老頭子?”

  我搖頭,說沒有。

  荊可拿那根黑曜石槍的金屬槍尖磨著自己下巴的胡須,若有所思地說道:“按道理說,那老頭子最愛多管閑事的,我殺了這么多的死猴子,他應該會出面管一管的。現在還沒有露面,甚至吭一聲,莫不是出門了?”

  我心中一跳,想著這家伙莫非是在覬覦我剛才瞧見的那縷精光?

  這生命古樹外有金蛟巡視,內有霸王蠑螈,除此之外,必然還有我所不知道的諸般手段,說不定能夠將這家伙給弄死呢?

  這般想著,我不由得興奮起來,對他說道:“要不要進去看一下?”

  不知道是不是我熱切的情緒讓他產生了警覺,他搖了搖頭,不陰不陽地笑道:“那家伙厲害,他不來最好,誰敢惹他?我們走吧,去跟蒯夢云他們匯合。”

  聽到這話,我的心臟一陣收縮,有些不太情愿。

  然而還沒有等我將這情緒收斂,荊可的語氣突然轉冷,對我說道:“陸神醫,你這一次的失蹤,浪費了我不知道多少精力,我不希望有下一次,你可明白?”

  他這話語,顯然是在告誡我,如果有任何異常的舉動,他就會不客氣了。

  一旦他翻臉,我還真的對付不了他。

  忍吧。

  我暗中輕嘆,微笑著說道:“絕對不會,我這幾日也是快死了一般,這回可算是找到大部隊,還不緊緊跟著?”

  他不咸不淡地說了一句:“看你這氣色,不是很像……”

  說罷,他帶著我翻閱了身后的一片小山包,又過了一片沼澤地,朝著西邊行走而去。

  兩人一路走,各懷鬼胎,默默不語。

  我幾次試圖挑起話題都失敗了,只有通過勉強的交流,知道那一次的襲擊,使得隊伍里又發生了減員,后來我的失蹤使得荊可獨自踏上了找尋我的道路,不過他和蒯夢云還是相互之間有約定的,而且還有臨湖一族的暗記,所以能夠找到彼此。

  我和荊可在谷底走了小半天的路程,天色漸漸變黑了,我們循著標記,來到了一個石洞子前。

  洞子里面,有光亮。

  不過荊可的表情卻變得嚴肅了起來,他盯著我,低聲說道:“進去。”

  這一路以來,荊可基本上都不會讓我離開他的視線,把我當做犯人一般,我沒有跟他撕破臉皮,只有安然承受,領頭走進了洞穴之中,突然間聞到濃重的血腥氣,快步走路,瞧見洞子里并沒有人,只有幾具尸體橫七豎八地擺著。

  荊可的臉色一變,越過我的身邊,走到洞中來,蹲下身,將人翻轉過來,瞧見這幾人,都是臨湖一族狩獵隊的。

  怎么死的呢?

  他的目光左右打量著,最終落在了一處山壁之上,一雙眉頭豎了起來,咬著牙,一字一句地說道:“難道是華族的人動了手?該死!”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