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第二十三章 追魂藍蜂針

  瞧見地上的這些尸體,其中有兩個我們是有聊過天,說過話的,他們尊重我,盡管不管出于什么目的,但是瞧見他們躺在這冰冷的地上,我的心中,多少還是有一些難過。

  然而這難過卻隨著荊可的話語而消卻,我皺著眉頭說道:“華族人與你們不是挺友好的么,應該不會吧?”

  荊可憤然說道:“利益面前,哪有友好?”

  我并不太相信他的判斷,但是這簡單兩句話,卻還是將他心中的想法給展露無遺。

  我越發地堅定了逃離的想法,不過知道不該在這個時候得罪這家伙,也不該讓他生出疑心,于是問道:“那接下來該怎么辦?”

  荊可轉頭過來,不陰不陽地對我說道:“陸大神醫,聽你這語氣,是不是不想跟我一道走?”

  我連忙搖頭,說怎么會,這鬼地方這么危險,跟你在一起,才會少幾分危險,我哪里會有意見?

  荊可認真地盯著我,說你說的可是真的?

  我使勁兒點頭,說當然。

  荊可微微一笑,揮掌朝著我拍了過來,我下意識地往后一退,抬手就擋,沒想到他的手腕一翻,人如同猿猴一般靈活地繞到了我的側面,在我的左臂之上拍了兩下,我感覺到那兒像被蜂蜇了一般的疼,我怒火一下子就沖出來了,也顧不得裝孫子,沖著荊可吼道:“你干什么?”

  荊可干笑道:“追魂藍蜂針,一種祭煉過的蜜蜂針刺,沒有毒,能夠溶解于血液之中,它可以讓我在百里之內感應到你,免得你下一次再走丟了。”

  我黑著臉說道:“你這是不信任我,對吧?”

  荊可聳肩,說你剛才不是自己說了么,跟我在一起,會少幾分危險,我這樣做,也是為了方便快速找到你,你說對不?

  他拿我的話來搪塞我,這讓我有苦說不出,也知道我先前的私自離去,已經引起了這家伙的警覺。

  另外我也在懷疑洛小北到底有沒有出賣我,如果是,只怕事情會更加被動。

  在那一刻,我有些后悔了,當初我倘若是憑著撕破臉皮,見到他的一瞬間就逃離,哪怕是死,也要沖進生命古樹的范圍里去,利用那金蛟和霸王蠑螈來阻攔他,會不會沒有現在這般被動?

  不過世間沒有后悔藥,而且我當初即便是跑回去,也必然會被那些霸王蠑螈給蜂擁弄死。

  當下之際,我唯有更加隱忍,然后……

  找機會,將這家伙給干掉。

  不管是為了我,還是為了那些無辜死去的猴子,為了它們至死都未瞑目的怨念。

  我心中下定殺心,臉上卻表現得更加燦爛,微微一笑,說如此也好,免得我們失散了,到時候都不知道如何找到彼此。

  荊可看著我臉上擠出來的笑容,認真地說道:“你能這么想,簡直是太好了。”

  給我的身體里打入這追魂藍蜂針,荊可對我的防范之心就少了許多,沒有再時時將我放入視線范圍之內,而是開始在山洞里面四處搜尋了起來。

  我沒有跟著他搜尋,事實上我對臨湖一族和華族人之間的沖突并不關心,便直接盤腿在地,行起了氣來。

  此刻恢復實力,對我來說是最重要的。

  幾個周天之后,我感覺荊可在我的面前停下,于是睜開了眼睛來,說怎么樣了?

  荊可的臉色變得十分難看,對我說道:“這些人是中蠱而亡的,我在外面還發現了兩具尸體,蒯夢云應該是帶人追過去了。”

  我皺著眉頭說道:“蠱?”

  荊可點了點頭,說道:“對,蠱,一種從毒蟲鼠蟻的身上提煉出來的恐怖毒物,在我們村子東邊的猛鬼原,曾經有一個擅長養蠱放蟲的部落,后來被松長老帶著我們給滅了,當時也死了一部分人,我給他們做過尸檢,幾乎是一模一樣的。”

  我來了興趣,走到了尸體的旁邊來,伸出手,開始翻檢起被荊可開腸破肚過后的尸體。

  我一邊檢查著,一邊不動聲色地說道:“你們還曾經剿滅過一整個部族啊?那你就不怕這玩意?”

  荊可冷聲哼道:“我身上有族長祈天,上神降下的辟邪珠,能夠摒棄一切妖邪,哪里會怕這個?”

  我翻檢傷口,那兒的確有十幾條黑頭白蛆,在皮肉里面鉆來鉆去。

  如果是下蠱,那么出手的人恐怕并不會很多。

  我沒有再多瞧,而是站起來,說道:“如果是這樣,那么華族人動手的嫌疑就小了很多,不是么?”

  荊可撇著嘴說道:“為什么死的人里,只有我們臨湖一族的,而沒有他們的人呢?”

  我沒有再跟他辯論,只是問道:“接下來該怎么辦?”

  荊可皺著眉頭說道:“先去找蒯夢云,如果兩天之內,再找不到他人,我們就離開這里,回到族中搬援兵。”

  兩天時間?

  我在心中默默念著,決定在這兩天之內,就得將此人給殺了,要不然我這輩子就沒有希望了。

  荊可做完了決定,我便和他一起離開了這個山洞,然后跟隨著這個家伙,一路找尋蹤跡而去。

  這個家伙別看為人陰沉,不過在林中卻是一個絕對厲害的高手,我看著平淡無奇的草叢和林子,他卻能夠一眼就瞧見許多細節上的東西,從而判斷出種種曾經在這里發生過的事情。

  這種感覺,就好像我以前看過一個叫做《華人神探李昌鈺》的紀錄片,種種分析,讓人佩服不已。

  我將恨意和殺心放入城府之中,虛心與他求教,卻也學了不少東西。

  兩人一路找尋,在林間又陸陸續續遇見了幾具尸體,都是臨湖一族的人,這讓荊可的臉色越來越冰冷。

  此事天色已經完全黑了下來,兩人在林間摸黑行走,荊可絲毫無礙,而我有火眼在,卻也并沒有關系,如此又走了幾個小時,突然間前方傳來一縷光亮。

  荊可渾身一震,朝著我打了一個手勢,然后悄聲朝前摸了過去。

  我們很快就來到了光亮跟前,發現原來是一堆篝火。

  篝火之前,圍著六個人。

  華族人。

  我瞧見,頓時就十分激動地想要往前走,然而這個時候荊可卻一把將我給拽住,手掌捂住了我的嘴巴,我愣了一下,瞪了他一眼,荊可卻沒有理會我,而是將耳朵貼在了地上,仔細地聽著。

  我們這里跟篝火那兒,離得差不多快五十米,再加上灌木叢和林子的遮擋,我根本聽不到對方在說些什么。

  難道荊可能聽得到?

  我不知道他對華族人為何會有這么多的防范之心,只聽到他整個人像青蛙一樣趴著,一分多鐘,一動也不動。

  就在這個時候,我感覺到身邊一股勁風吹拂,有人在我們身邊說道:“你們在這里干嘛?”

  我抬頭,瞧見來人居然是龍云,他看到了我,也是一臉詫異,說陸言?

  這時荊可陡然抬起了頭來,龍云不由得笑了,說荊可你這是偷聽墻角呢?

  龍云悄然而至,而荊可卻聽不出來,從這一點上面來說,就已經勝他許多,而荊可的臉色也有一些尷尬,不過他平時素來冷臉,倒也遮掩了過去,咳了咳嗽,問道:“我族的人,不是與你們在一塊兒么?”

  龍云攤開了手,說道:“他們要找毒龍壁虎,而我們則想要找猴面包樹的種子和一些藥草,大家目標不同,于是就分開了。”

  荊可冷然說道:“恐怕未必全是這個吧?”

  龍云平靜地說道:“不然呢?”

  荊可指著我們一路尋過來的林子,說道:“從那兒過來,我族一共死了九人,你們難道不知道么?”

  龍云揚起眉頭,說道:“你在怪我?”

  荊可雙臂抱在胸口,平靜地說道:“沒有,只是在想到底是誰殺了我的族人罷了。”

  龍云沒有再跟他說話,而是轉身看向了我,說道:“陸言,我們那兒做了湯,還有一些吃的,你若是愿意,可以過來吃點東西,歇息一會兒。”

  我自然不會拒絕,微笑著說道:“那我就不客氣了。”

  我跟著龍云朝著前方走去,而荊可則陰著臉也跟了過來,一行人再無對話。

  龍云走到篝火近前三十米的時候,雙手在前面拍了幾掌,然后讓我們嚴格地按照他的步子走,不要亂來。

  很明顯,他們膽敢在這也林子里生火扎營,并非沒有防范。

  我被龍云領到了篝火跟前來,坨老和鵲老遠遠瞧見,都微笑著朝我遙遙施禮,寒暄過后,問我這幾天跑哪兒去了,怎么不見了蹤影。

  我哪里敢說真話,只是推說被那蟲人嚇得魂飛魄散,就在林子里迷了幾天路。

  華族的尖兵龍砬若有所思地說道:“這蝴蝶谷號稱死亡之地,你能夠在這里生活幾天而安然無恙,相當了不起呢……”

  簡單聊了幾句,龍云招呼我們喝湯,我望著華族的這些人,心中不由得一動。

  我是不是能夠利用這些人,把一直看押著我的荊可給甩脫了去?

  這事兒,是否可行呢?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