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第二十四章 撕破臉皮

  我心中盤算著,卻是不動聲色,坐在篝火旁,一邊喝湯,一邊吃著烤肉和干糧。

  華族人的干糧有點兒類似于饃饃,不過不是小麥這種精糧,吃起來有一些粗糙,不過他們對于這糧食的態度,遠比那些香噴噴的烤肉重要得多,數量并不多,還得勻幾個給我。

  湯是茶攤,里面煮著炮制簡陋的茶葉,再加上一些炒香的胡米,用來解油脂的膩。

  比起臨湖一族的飲食來說,還是華族人的更加合理一些,我一邊吃,一邊跟華族二老聊天,至于荊可,他則是一臉冷漠地在我旁邊守著。

  不過他該吃還是吃,而華族人好客,倒也不缺他的吃食。

  聊到了這一次來蝴蝶谷的收獲,坨老和鵲老忍不住賣弄起來,將自己采摘的一堆靈藥拿出來,跟我交流,說這藥是治療某種病癥的,那個藥是治療某種傷病的,滔滔不絕,十分欣慰。

  說到遺憾,他們告訴我,說在這兒轉了幾天,就是沒有瞧見傳說中的猴面包林,著實遺憾。

  我一聽,便不動聲色地從乾坤袋中摸出了之前留著的猴面包果種子,留了三顆,其余的全部都拿到了二老的面前來。

  瞧見我手中圓滾滾的種子,鵲老愣了一下,立刻就激動了起來,顫抖著胡子說道:“這、這就是……”

  我點頭,說道:“這就是猴面包樹的種子。”

  鵲老虔誠地伸出手來,拿了一顆,仔細地打量種子表面的光澤,呼吸都變得沉重起來。

  而坨老也顯得十分激動,他看著我說道:“這些種子,你是在哪里發現的?”

  我說在這里待了幾天,無疑誤入其中說得——猴面包樹的種子很難植,不過這些是生命活力最旺盛的,經過祭祀和祝福,應該能夠在你們那兒生根發芽,不過種植的時候,需要用酸度很高的液體將其鞣制,具體辦法是……

  我把從俞千二老爺子那兒學到的知識跟他們講解起來,事實上生命古樹附近的那一片猴面包林是一外來物種,它的孕育和誕生,其實是俞千二老爺子親力親為而出現的。

  聽到我的講解,雖然不知真假,但坨老和鵲老卻也知道我是內行,慌忙喊來龍云,讓他也幫忙記住。

  說完諸般需要注意的事項,我將這十顆種子交給了二老,兩人一陣激動,那鵲老忍不住說道:“陸言,你的知識如此淵博,就好像是上天派下來的神識——我族也有如你一般的人,你若是有意愿,不如去我族交流一陣子,也指導指導我們的種植……”

  聽到鵲老的邀約,我的心中狂跳,正想回答,陰魂不散的荊可卻插話說道:“陸言是我們臨湖一族的人,他的一切舉動,都需要遵從族長的意愿。”

  這話兒說得硬邦邦的,氣氛一下子就變得冷了下來。

  華族人全部都望向了我,而在這些人的撐場下,我的膽氣也充足了一點兒,不卑不亢地說道:“荊可,我只不過是在臨湖一族待了三天,什么時候就成了臨湖一族的人了?”

  我這話兒一說出來,荊可的眼睛一下子就瞇了起來,細碎得宛如碎玻璃渣一般刺眼。

  他盯著我,一字一句地說道:“陸大神醫,也就是說,你覺得你不是臨湖一族的人咯?”

  我感受到了他身上濃重的殺意,不過這個時候龍云和龍砬兩人一左一右,將我給護翼住,鵲老驚訝地說道:“哦,如此說來,陸言你在臨湖并沒有待幾天咯?”

  我點了點頭,說對。

  我這是在回答鵲老的話,而荊可則認為我是在否認他的合理性,當下就變得無比冷酷起來,身子一挺,目光環視,對著周遭的華族人說道:“陸言是臨湖一族客人洛小北的仆人,也就是她的奴隸,目前洛小北在我臨湖一族做客,臨湖一族有責任保證她的財產安全,這也包括了她的奴隸,任何人膽敢挑釁臨湖一族捍衛財產的權力,就意味著戰爭!”

  他鏗鏘有力地說著,環視一周,最終目光落到了華族人為首的龍云身上,一字一句地說道:“那么,戰爭,你準備好了么?”

  聽到荊可這鄭重其事的話語,龍云陷入了沉默。

  這時坨老看向了我,對我說道:“他說的,果真如此?”

  我搖頭苦笑道:“那只是洛小北胡口亂說的,真實的情況并非如此,我并不是洛小北的仆人,我們只是搭伴而行罷了……”

  荊可毫不猶豫地打斷了我,厲聲說道:“當洛小北介紹你是她的仆人之時,你反對了么?”

  我搖頭,說沒有。

  荊可冷笑,說道:“既然如此,你還有什么好說的?”

  欲加之罪何患無辭,這家伙既然不講理,我實在是沒有什么可以辯解的,心中既氣憤當初洛小北的擅作主張,又憤怒臨湖一族的陰險狡詐,瞧見龍云的臉色陰晴不定,不由得呵呵一笑,說既然如此,那我便與你一起回去吧。

  我對華族人的印象不錯,特別是坨老和鵲老,兩位醉心于醫術的老師傅實在可敬,我并不想因為我而給他們帶來戰爭。

  我禮貌地將盛湯的瓢放下,然后向坨老和鵲老點頭致意,起身準備離開。

  而這個時候,龍云卻開口了:“陸言,等一等。”

  荊可伸手抓住了我的胳膊,聽到這話,扭頭過來,不耐煩地說道:“還有什么事?”

  龍云平靜地說道:“相比于血肉屠夫的你,我更愿意陸言的話。”

  荊可眉頭一挑,然后說道:“哦,你的意思是,你選擇了戰爭,對么?”

  龍源鎮定自若地說道:“戰爭不戰爭,不是你一個小小的武士就能夠說了算的,也不是我能夠決定的,不過我可以跟你坦然地說一句話,在這一片土地里,我們華族的一萬雄兵,絕對不怕任何威脅,包括你的戰爭。”

  面對著龍云的驕傲,荊可的臉色陰沉下來,他一字一句地說道:“你準備為他出頭?”

  龍云看了二老一眼,然后說道:“我尊重陸言的個人意愿。”

  眾人的目光,在這一刻,都匯聚到了我的身上來。

  我卻沉默了。

  我知道,一旦我開了口,無數的鮮血就將流下來,而即便是我獲得了華族人的庇護,無非又是一個臨湖一族而已,即便是多了幾分自由。

  我不是任何族群的附庸,我就是我。

  如同洛小北所說的一樣,這兒并不是我的世界,總有一天,我會離去的。

  沉思了好一會兒,我沖著龍云和華族二老鞠躬,然后說道:“多謝大家拔刀相助,我還是想回去,跟臨湖一族說清楚,會比較好一些。”

  我的話語,讓所有人都感覺到意外,華族二老瞪圓了雙眼,然后看著我說道:“陸言,你要相信華族,我們可以保證你的安全。”

  龍云也開口說道:“陸言,你不必擔心太多,臨湖一族這條惡狼,是沒有膽量挑戰猛虎的。”

  我依舊堅持,搖頭說道:“不了,多謝各位仗義援手。”

  華族人瞧見我這般,都搖頭嘆氣,龍云對我說道:“既然你堅持,那我們無話可說,不過還是多謝你的慷慨贈予,華族永遠都欠你一份情義。”

  而荊可則顯得囂張許多,哈哈大笑,說你們這幫多管閑事的家伙,懵了吧?

  走!

  他沖著我喊了一聲,我默默無語,沖著華族人擺了擺手,然后悄不作聲地跟在了荊可的身后離開。

  即便是有了保證,但是荊可依舊全神戒備著,一直到離開華族人的營地幾里路,方才放緩了腳步,回過頭來看我,冷笑著說道:“恭喜你做出了一個很正確的決定,因為如果你背叛了我們族群,落在你身體里的追魂藍蜂針,就會刺入你的心臟,讓你變成一具尸體。”

  既然撕破了臉,我便沒有再多猶豫,而是開口問道:“為什么要這么對我?”

  荊可說道:“這是族長的吩咐。”

  我問:“為什么?”

  荊可想了想,說道:“族中缺少醫師,所以必須把你留住。”

  我說我如果不愿意呢?

  他冷笑了起來,說臨湖一族有一千種手段讓你愿意,不過在此之前,我們還是希望你能夠主動融入進來,消極怠工,并不是一件好事情,你說對不?

  我點頭說好吧,我知道了。

  我沒有再說話,而荊可帶著我繼續朝著林子深處找尋而去,他一邊走,一邊說道:“再一次提醒你,不要輕舉妄動,我不想帶著一具尸體回去。”

  我沒有說話,心中默默盤算著。

  如此又走了一個多時辰,我們來到了一個狹窄的峽谷,我瞧見遠處浮現出了一道白色影子來,心中一動,而這個時候,荊可也感覺到了危險,對我說道:“是那幫人,伏擊我臨湖一族的人,你小心,我……”

  他話語還沒有說完,足下一空,整個人居然就朝著地下某一處陷阱跌落而去。

  啊……

  荊可帶著尖銳的叫聲跌落下去,我剛想動,身邊突然有人低沉地威脅道:“別動!”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