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第二十六章 鮮活人參

  在那一刻,我聽到了清脆的炸響,就好像是熟透了的西瓜,碎裂時的那種聲音。

  我跟你們說,它對于我來說,真的是世界上最美妙的音樂。

  隨著這聲音的響起,荊可的腦袋驟然碎裂,那白色的腦漿灑落,伴隨著紅色的鮮血,澆了我一頭一臉,而我則感覺到眼前一黑,一雙眼睛好像給鮮血給糊住了,根本就睜不開來。

  我曾經救過安的命,她的爺爺,應該不會對我下毒手吧?

  應該不會!

  想到這里,我原本還想要硬撐著的心思就淡了許多,沒有再選擇睜開眼睛,若是安心地讓自己沉睡了下去。

  不知道過了多久,我從沉睡之中迷迷糊糊地醒了過來,聽到旁邊有人在說話。

  一開始的時候,這聲音仿佛在天邊,過了好一會兒,我的意識回復,努力地睜開眼睛來,瞧見我躺在一個石穴之中,旁邊有篝火,火焰不斷跳躍,將周遭的影子拉得一陣搖曳。

  “你醒了?”

  我抬起頭,被人給扶了起來,瞧見跟我說話的,正是之前被我從臨湖一族手里救出來的少女安。

  我左右打量,卻沒有瞧見她爺爺,也就是那位黑蠱惡來蚩隆。

  安知道我在找什么,露出了笑容來,對我說道:“你身上的傷勢很重,我爺爺去幫你找藥了,很快就會回來。”

  我打量完了身處的山洞,開口說道:“我昏迷多久了?”

  安告訴我,說沒多久,一個多時辰而已,不信你看外面,這天都還沒有亮呢。

  我一開口說話,就感覺到喉嚨里很癢,身體發虛,知道向前與荊可的戰斗,讓我的身體還是受了很大的傷害,而安瞧見我臉色發白,趕忙從篝火旁邊的一個瓦罐里面,倒了一碗紅得發黑的藥來,對我說道:“這是龍血藤熬的藥湯,我爺爺說你是精血損耗過度,喝點這個補血。”

  她小心翼翼地將泥碗端到了我的面前來,還撅著小嘴幫我吹散熱氣。

  我沒有太多的懷疑,接過碗來,先是嘗了一口,感覺到有一股魚腥草一般的苦味,不過入口之后,回味處又有一抹甘甜。

  我跟隨著陸左學本事,自己就是半桶水的醫師,對于藥性也能夠有一些把握,知道這玩意至少沒毒。

  當然,就算是有毒,我也不怕。

  顧不得燙,我將這一碗藥湯全部都倒進了嘴里,讓溫熱的藥湯順著喉嚨往下滑落,流入胃中,感覺到一股熱氣升騰,整個人就精神了許多。

  我恢復了一些氣色,沒有先跟安交流太多,而是閉上眼睛內視。

  一番巡視下來,我才發現自己許多的經脈處都有郁積,另外好幾處血液周轉處都有堵塞,內臟也傷了不少……

  很快,我感受到了小紅,發現它居然還是包裹著那根追魂藍蜂針。

  怎么回事?

  我的心中一驚,嘗試著將這蜂針分離出來,然而那東西與我身體的血液形成了一個十分緊密的聯系,仿佛某種磁場一般,根本就扯不下來。

  我讓小紅強行將它分離出身體,卻感覺到靈魂處傳來一陣又一陣痛入骨髓的撕扯。

  疼……

  我疼得一臉汗水冒出,安瞧見了,慌忙抓緊了我,喊道:“你怎么了,你怎么了?”

  我睜開眼睛來,放棄了讓小紅將其扯離的想法,開口問道:“安,我問你一個事情,你要跟我說實話。”

  小姑娘點了點頭,說陸大哥你是一個好人,我一定跟你說實話。

  我說那個荊可,到底有沒有死?

  安對我說道:“怎么會沒死?腦袋都給我爺爺敲碎了,死得不能再死了。不過說起來,那家伙還真的是挺厲害的,我爺爺告訴我,說如果沒有你在旁邊幫忙,只怕他未必能夠留得住那個家伙呢……”

  荊可死了?

  那為什么他留在我身體里面的這根蜂針還在我身體里蟄伏著呢?

  我滿腦子亂糟糟的,過了好一會兒,才回過神來,瞧見安又給我倒了一碗藥湯,也不客氣,接過來喝了一口,然后問道:“對了,那天你是怎么走的,我都不知道?”

  安低聲說道:“那天在路上,我就瞧見我爺爺了,他把我給接走的。”

  我沒有問她爺爺用了什么手段,而是關心起她的身份來,說你爺爺到底是做什么的,怎么會那么厲害?

  安的小臉一下子就變得有些光輝來,驕傲地說道:“我爺爺以前可是藤部落的大長老,他身上有傷,要不然還能更加厲害呢!”

  我說藤部落,是不是你以前的家?

  安點頭,語氣就變得有些哀傷起來,對我說道:“對,我們部落一直生活在山林之中,安安穩穩地過著日子,一直到兩年前的時候,那幫強盜闖入了我們的家園,說我們的族人是邪惡的信徒,要將我們給斬盡殺絕。族人們奮起反抗,不過最終還是打不過他們,死的死逃的逃,整個族群都散了,而我還有好多族人被抓住,帶回了他們那兒,一直當做畜牲在養著……”

  說著話,她的眼淚就流了下來,說道:“我爸爸戰死了,媽媽跟我一起被擄到那兒,后來被人活活弄死,只有我……要不是陸大哥你,說不定我也死在那里了。”

  我聽得心中發緊,忍不住問道:“臨湖一族很厲害?”

  安點頭說道:“對,很厲害,他們信仰邪神,經常和附近部族打仗,將人拉回來祭祀邪神,從而獲得力量。我聽說他們的族長,那個老妖婆能夠連通空間,自由穿行與不同的地域,而即便是她手下的五大長老,都比我們的的族長厲害,那個荊可,還有幾個狩獵隊的領頭長老,都是很厲害的人……”

  聽到安的話語,我忍不住吸了一口涼氣。

  關于那族長的傳說,我并不知曉,但是荊可的手段我是親眼所見的,倘若不是我拼死抵抗,再加上有安的爺爺在,只怕我們根本攔不住他。

  這荊可在臨湖一族之中,還緊緊只是一個小輩,在他上面,還有那么多的長老和領隊。

  我先前并不覺得臨湖一族有多牛,此刻方才發現“不識廬山真面目,只緣身在此山中”。

  難怪荊可僅僅一人,都敢與華族叫囂戰爭。

  面對著整個地區最大的部落,他也毫無畏懼,因為自小就已經習慣了自身的強大。

  想到這里,我越發對華族人生出好感來。

  他們即便是面對著這般的威脅,居然還是能夠挺直腰桿,讓我能夠做出最終的選擇來。

  我心中震撼,忍不住問道:“既然如此,那你們為什么還要選擇與他們為敵呢,不如找個地方躲著吧?”

  安沒有回答,反而是洞口處有一個粗獷的聲音傳來:“家破人亡的仇恨,豈是那么容易平息的?老夫這輩子茍延殘喘,為的就是多殺一個臨湖狗,如何能夠停歇呢?”

  我抬頭望去,卻見安的爺爺背著一個背簍,彎腰走了過來。

  老頭子說句實話,長得并不好看,滿臉老人斑,皮膚如枯樹皮,略微有些佝僂,雙眼渾濁,眼角處堆滿眼屎,就好像是常年在地里勞動的老農一般,滿臉的悲苦與仇怨。

  不過面對我的時候,他卻還是露出了幾分笑容來,伸出手來:“讓客人見笑了,老夫蚩隆。”

  我伸出手,與他搖了搖,說道:“小子陸言。”

  蚩隆的手就跟一節枯木似的,有些扎手,而我依舊跟他重重握了好久,方才放開。

  他扶著我的肩膀,說到:“陸小哥你身體還沒有好,且坐著。”

  說罷,他將背簍放在旁邊,然后搭著我的肩膀繼續說道:“本來老頭子這輩子都沒有什么希望的,是你把我孫女送到了我的面前來,讓我的眼前有了一道光明,也有了繼續活下去的動力,謝謝你。”

  我連忙擺手,笑著說道:“老爺子,你說這話太客氣了。說句實話,我這一路來,都被荊可脅迫著,若不是你,說不定我也死了。你救了我的命,又何必如此呢?”

  蚩隆倒也豁達,哈哈大笑,說你這般說來,倒是顯得我太小氣了,不提,不提……

  他一屁股坐在我的旁邊,安趕忙從另外一個泥罐里倒了一杯開水出來給他。

  蚩隆喝著水,我問他,說老爺子,我這一路過來,瞧見臨湖一族死了許多人,都是被人用蠱毒殺的,是不是你動的手?

  他聽到,不由得得意地撫摸著頷下幾縷長須,咧嘴說道:“那是咧,老子在這里臥薪嘗膽,隱忍辛苦,不敢去他們的地盤動手,沒想到還跑到死亡谷來了,老夫在這里待了兩年多,最為熟悉,哪里能夠讓他們活著離開?”

  我心中一動,正想問起洛小北的消息,這時那安卻開口問道:“爺爺,你說給陸大哥找藥去了,到底尋到沒有?”

  蚩隆哈哈一笑,從背簍里摸索了一下,抓出了一坨像白蘿卜般的東西來。

  我定睛一看,這并不是蘿卜,反而像是人參,不但如此,長得居然有點兒像人一般,有身體,有四肢。

  就在我盯著它的時候,這玩意居然微微一震,扭動了起來。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