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第二十八章 變故陡生

  我愣了一下,點頭說道:“您也知道生命古樹?”

  蚩老爺子笑了,說那么大一棵樹在蝴蝶谷里面立著呢,能不知道么?不但如此,說起來,我跟住在生命古樹里面的那一位,還有一些淵源。

  我說俞千二老爺子?

  他一愣,說你居然真的知道他?

  我點頭,說不知道您跟他……

  瞧見我的表情,蚩老爺子哈哈一笑,說你別誤會,我跟他沒仇,不但如此,兩年前藤族被滅,我落難于此,便是他伸出了援手,將臨死垂危的我給救活的;別的不說,就這一點,便能夠讓我銘記于心。遺憾的是他的性情古怪,救了我之后,便不再露面,放我離開,而那生命古樹周遭的防衛又森嚴,我就沒有再見過他了。

  聽到蚩老爺子的這話兒,我不由得一陣感慨。

  看得出來,俞千二的性子其實是很善良的,只不過因為自己的生理缺陷而顯得比較抗拒與外界接觸而已。

  倘若我與他不是老鄉的話,未必能夠受他這般青睞。

  只是,我最終還是辜負了他,所有的情感,都葬送在了這一根雷擊木之上。

  想到這里,我所有的靈感一下子就崩潰消失了,臉色也變得頹然起來,蚩老爺子年老成精,瞧見我的表情,便問道:“我問你,你是如何認識俞千二的?”

  我滿心懊悔無處述說,此刻也耐不住,將事情的來龍去脈與蚩老爺子說明。

  聽到我的話語,蚩老爺子搖了搖頭,說陸言,雖說你是我孫女的救命恩人,但是說句公道話,你這事兒做得不地道啊……

  我點頭,說我現在也是十分后悔,不知道如何是好。

  蚩老爺子瞧見我說得真誠,臉上方才露出笑容來,說不過年輕人,不經歷一些事情,也斷然不會成長,你現在能夠知道不對,說明你已經成熟了,這是讓人欣慰的。等回頭了,你將東西完好無損地還回去,如何處置,就看人家的態度了。

  聽到這話兒,我一下子就釋然了起來。

  按理說我的雕工手藝沿襲自耶朗大匠,不可能對一塊木頭束手束腳,如此長時間的思索而沒有下手,到底還是因為自己的心理關沒有能過去。

  我點頭,說好,不過他出了遠門,不知道何時能夠回來,在此之前,我便暫時保留著吧。

  蚩老爺子瞧我這架勢,問我道:“怎么,你還會煉器?”

  我搖頭,說不是,會一些木工手藝。

  安這個時候剛剛把一堆小零嘴兒給收好,聽到了不由得大感興趣,問我道:“陸大哥,快給我們看看,開開眼界啊?”

  蚩老爺子也點頭,說對,露一手來瞧瞧。

  我不是害羞之人,大家既然這般熱情,也不扭捏,左右一看,瞧見旁邊堆著有柴火,挑了幾根材質比較不錯的,當下就是大匠俯身,刻刀飛舞,先是熱身,如同車床一般,做出了四五個精致圓潤的木碗來,不但如此,我還可以地炫了一下技,在外面弄了許多微型浮雕,栩栩如生。

  做了一些家常用品,我的手熱了,然后開始雕刻起了自己擅長的人物像來,那刻刀上下紛飛,并不停歇,先是給安雕了一個半身像,然后又給蚩老爺子弄了一個全身的。

  瞧見我這一手,蚩老爺子十分激動,一把拉著我,說道:“陸家小子,你能按照我的描述,幫我雕一個人的木像來么?”

  我愣了一下,思索了一番,說應該可以,我先雕一個雛形,然后你跟我講特征,一點一點兒修改。

  蚩老爺子收斂心情,說道:“好,我說,你雕……”

  接下來,我在蚩老爺子的講述下,細工慢活,精心雕刻出了一個老婦人的形象來,然后在他的指點下,一點一點地打磨成型。

  當最后一下完畢話之后,蚩老爺子從我手中一把搶了過來,兩行濁淚從眼眶之中陡然流下,哽咽著說道:“老婆子,又見到你了,真好、真好,這兩年渾渾噩噩地過活著,我都怕忘記你長什么模樣兒了……”

  而安也是哇啦一下大哭起來,抱著蚩老爺子的胳膊喊道:“奶奶……”

  啊?

  原來這個婦人,是安的奶奶,蚩老爺子的妻子啊?

  我先是一愣,突然間想起了之前在臨湖一族了解的情況,不由得疑問道:“我之前了解,說你們這兒,不是無父無母,只有族長的么?”

  蚩老爺子大怒,說怎么可能?臨湖一族,邪魔外道,把人當做畜牲,全然沒有人倫綱常,所以才會這樣,至于別的部族,哪里會有這般混亂?可憐我藤族,卻是被那幫狼崽子當做邪惡污穢之地給剿滅,實在是可恨啊……

  我聽了,心中感慨,覺得蚩老爺子說得并沒有錯,或許那臨湖一族這般的手段,的確能夠培養出不少強壯的戰士,卻少了許多人性。

  人乃萬物之靈,但若是沒有了人性,又如何存在于這世界上,又如何能夠區別于禽獸呢?

  有著之前的鋪墊,安也生出了希望,小心翼翼地問我,說能不能幫她也做兩幅雕像?

  我笑了,說是你父母么?

  安認真地點了點頭,說對,我經常在夢里面見到他們,不過都是模模糊糊的,一靠近,他們就不見了,如果能夠做成兩幅雕像的話,我就能夠每天每日都瞧見他們了。

  對于自己的手藝能夠給人慰籍這事兒,我十分樂意,也感受到了南南那種獨有的快樂,點頭說好。

  就在我準備動手的時候,蚩老爺子卻攔住了我。

  我有些意外,而他則笑了,站起來,說我這老婆子,一輩子粗糙慣了,且留著就是,若是留給安,還是得弄點不錯的木材,我之前回來的時候,瞧見過一根黑檀木,現在便去伐來。

  聽到這話,我也跟著站了起來,說老爺子,我跟你一塊兒去吧?

  蚩老爺子搖頭說不用,我一個人去,輕車熟路,你大病剛愈,多歇息一會兒吧。

  他說著,人便已經離開了洞子里。

  瞧見他那略微有些佝僂的背影,我不知道為什么,莫名就有些感動。

  雖然我跟這個老爺子無親無故,但他的所作所為,卻總能夠讓我想起自己的長輩,就如同我過世的奶奶和外公外婆一樣。

  他們純樸善良,雖然并不富裕,卻總是想著把自己最好的東西全部都給我。

  正如同蚩老爺子對那洛山魅的精血一滴不要,全部都給我一般,那種關愛,讓人有一種忍不住流淚的溫暖。

  蚩老爺子離去之后,安過來纏住我,說陸大哥,你教教我怎么做木雕好么?

  我自然是滿口子的答應。

  因為之前在那黃泉道牢籠之中有過教人的經驗,所以我倒也沒有太多的困難,深入淺出地跟安講起了這里面的道理來,而讓我驚訝的是,安的學習和理解能力,簡直讓人詫異,不但很快就理解了我話語里面的意思,而且還能夠舉一反三,衍生出許多東西來。

  她甚至能夠說出我都未曾在意的細節,反倒是使得我多了幾分感悟的東西。

  我現在才明白之前蚩老爺子所說的話語,原來安真的是一個玲瓏剔透的玉石,即便是不用那洛山魅的藥力沖擊,也必然會有極好的未來。

  只不過,她現在還小,還欠一個機遇。

  如此教學,不知道過了多久時間,就在我準備讓安親自上手的時候,突然間洞子外面傳來一陣炸響。

  緊接著蚩老爺子如旋風一樣地沖了進來,沖著我們喊道:“快走,有敵人。”

  聽到這話兒,我和安都是一愣,瞧見蚩老爺子半邊臉居然是青色的,立刻就知道了問題的嚴重性來,我沒有再猶豫,躍然而起,沖到蚩老爺子的跟前,問道:“怎么回事?”

  蚩老爺子焦急地說道:“臨湖一族的人在外面伏擊,我中了暗算,炸毀了出口,不過他們應該很快就會殺進來的,我們必須從另外的出口離開。”

  臨湖一族的人?

  我心中一跳,而這個時候安一邊收拾著自己的行李,一邊很驚恐地說道:“爺爺,你藏匿行蹤的手段,不是很厲害的么,這一路以來,都沒有被他們抓到破綻,怎么現在卻變成這個樣子呢?”

  蚩老爺子一邊拍打著自己的胸口要穴,將傷勢控制,一邊疑惑地說道:“我也不知道啊,有點兒莫名其妙的……”

  他說著,扔了兩截黑色的木頭給我,我接過來,感覺入手沉重,材質極佳。

  我心不在焉地接過來,然后收入乾坤袋中,想了一下,不由得苦笑道:“我知道事情出在哪里了。”

  蚩老爺子帶著我們朝著山洞的另外一個方向走去,一直來到了一個僅供一人匍匐的泥洞子里,這才問道:“你知道?到底怎么回事?”

  我指著胸口的心臟部位,然后說道:“我這里,中了荊可那家伙的一記追魂藍蜂針,對方可以窮搜百里,將我找到;本以為他死了之后,這東西就會消除,沒想到它卻一直留在這里……”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